仙疆魔域

第242章 虚伪4

第二百四十二章 虚伪4

‘玉’霄毫不留情,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把众人骂了个哑口无言,根本无话可说。

因为他们虽然是妖魔,可却是使者,这五个妖魔真是大义凛然,不惧生死,明知道人们恨透了他们,他们依旧前来下书,可见乃是妖魔中的真英雄,别人只是打个比方,提个条件,出个难题,说不过妖魔,就去动手杀之,那这样的话,人岂不是还不如畜生?难道人们虚伪的嘴脸,神佛虚伪的嘴脸,是不允许戳破的吗?

‘玉’霄这一次是站在理上,既没有帮人类,也没有帮动物,的确是站在理上分析,而且‘玉’霄也没做错。

众人虽然心里暗骂,也暗恨‘玉’霄,但还没有办法,也无言答对,只好闭口无言了。

‘玉’霄冷笑道:“哼哼,你们心中一定骂我吃里扒外,不过,我告诉你们,我这人就这么公正,也这么自‘私’,因为你们的确是做错了!若你们不自‘私’,为何不骂呢?只要骂了你们心中的神佛,就可以救了这一千多条命,多好的事呀,等你们骂完了,他们若是说话不算数,那是他们的不对,是他们失信了,可是人家只是提出来这个条件,你们讲理不过就动武,这是谁的错?”

元真长叹一声,对着‘玉’霄躬身一揖,叹道:“凌‘玉’霄,我服了你了,虽然你率领十三人杀了我这么多子弟,但就凭这一点,我也佩服你,因为你不愧是一条好汉,是不虚伪的真英雄!”

巫姑也道:“不错!我虽然也恨死你了,但心中对你也很佩服,你若是肯投靠我们圣教,我们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你看如何?”

‘玉’霄哈哈一笑道:“各位前辈,你们也知道我是自‘私’的了,我是人类呀,我又欠下了九子的大恩,我如何能不报恩呢?所以,我不能帮着你们动物屠杀我们人类,更不能帮着你们对付我的恩人,所以,就算你们魔域中的修道者都是英雄,就算你们做的对,就算我们人类都猪狗不如,畜生不如,我也不会帮着你们对付我的恩人,对付我们人类自己呀,因为我这个人就是这么自‘私’,真是对不起了。”

狐媚儿大笑道:“痛快!自‘私’的好!”

‘玉’霄苦笑道:“唉,只可惜,我生来就是人类,我若是生来是妖魔的话,恐怕我早就入魔域了,但我是人,又欠下了他们的恩情,所以,我只能自‘私’的报恩了,只好跟各位作对了,这一点,我是不会变的,请你们也莫要劝了。”

元真大笑道:“好,好一句自‘私’的报恩,不分对错的报恩,真是真英雄本‘色’,凌‘玉’霄,我彻底的服了你了,假如有一日,你死在我手,我一定不会羞辱你的尸体,我一定将你的尸体亲手挖坑埋葬,当作是朋友一般的埋葬,因为,你毕竟是个不虚伪的真英雄!”

‘玉’霄哈哈笑道:“我也可以保证,我虽然跟你们作对,但也只是报恩迫不得已,但我并不恨你们,你们若是也死在我手,我也一定不会羞辱你们,也一定会亲手将你们埋葬,因为你们虽然不是人类,可也是动物中的真英雄!”

元真大笑道:“不知道有没有酒?咱们今日就做一日的朋友,好好的喝几杯,如何?”

‘玉’霄哈哈笑道:“痛快,好,这句话说的好,就做一日的朋友,咱们好好喝一杯!小糊涂仙,拿酒来!”

小糊涂仙噘着嘴道:“你怎么不喝你自己的?”

‘玉’霄哈哈大笑,抢过葫芦来道:“早就告诉你了,我自‘私’嘛,哈哈哈……”

‘玉’霄大笑着,将大帐内做的冰酒杯亲手拿了过来,然后一一倒满,将五杯酒递给了五个妖魔,然后自己又拿起一杯酒,大笑道:“喂,不怕有毒,咱们就干了此酒!”

元真笑道:“你凌‘玉’霄虽然是一个狡猾多端的人,自‘私’自利的人,但绝不是一个暗箭伤人的小人,绝不是一个伪君子,我如何不敢喝?别人给我的酒,我们可能不喝,因为我们不喝小人和伪君子的酒,可是你不同,你是英雄,自‘私’的真英雄,本‘性’流‘露’的真英雄,好,干了此酒!”

巫姑道:“不错,这杯酒我也跟你干了,因为你让我见到了,人类中也有英雄,也有你这种一点都不虚伪的真英雄!”

狐媚儿咯咯笑道:“小兄弟,很好,我也陪你喝三杯!”

梅朵儿和素妙儿也笑盈盈的接过酒杯,跟‘玉’霄碰了碰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玉’霄又给五个妖魔连着满了三杯,然后又一饮而尽!

一个人,五个妖魔一起喝完了酒,纷纷将酒杯摔在了地上!

元真大笑道:“凌‘玉’霄!今日为友,他日依旧会取你的‘性’命,依旧是毫不留情,希望你也不要留情!”

‘玉’霄也大笑道:“我也一样,元大哥,今日咱们做朋友,他日我也不会留情,我若是死在你手,也死而无憾了!”

元真笑道:“我也一样,若是天意让我们动物被你们人类灭绝,永远的做你们人类的奴隶,受你们人类的屠杀和欺凌,那我也没有办法,可是,我若是死在你手,也是我一生的光荣,也是死而无憾!”

‘玉’霄哈哈大笑,伸手拉住了元真满是黄‘毛’的猴子手,笑道:“元大哥,请坐!”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玉’霄竟然跟妖魔把酒言欢,说是做朋友,这简直是于俗世不容,可是他竟然做出了这种事!

但众人又不好说什么,妖魔如此的气魄,如此的豪爽,难道人类要小气不成?那岂不是不如畜生?

所以,为了所谓的脸面,没有人敢‘插’言。

三个圣‘女’这个笑,这个拉住‘玉’霄的手看,那个拉住‘玉’霄的手看,真是赞不绝口。

狐媚儿微笑道:“霄弟弟,你刚才不是说想‘摸’‘摸’我的‘胸’吗?你还想‘摸’‘摸’吗?”

‘玉’霄嘿嘿笑道:“三位姐姐,你们都这么美,我若是说不想‘摸’‘摸’你们,那我简直就是骗自己了,我不但想‘摸’‘摸’你,你们三个我都想‘摸’‘摸’。”

狐媚儿媚眼连抛,放着秋‘波’,无限的柔情之‘色’,一双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那地方,轻轻笑道:“那你还犹豫什么?你这么一个真英雄,只凭着你刚才说出的不虚伪的话,我都同意你‘摸’我,不但‘摸’我可以,你现在可以随心所‘欲’,我都没意见,来吧。”

‘玉’霄嘻嘻笑道:“姐姐,真的不后悔吗?若是三位姐姐都同意的话,那我凌‘玉’霄可要享受一下了?”

梅朵儿微笑道:“对于你这么一个英雄,我也没意见,我也同意你随便的亲‘吻’抚‘摸’,如何?”

素妙儿咯咯笑道:“既然二位姐姐同意,我更没意见了,不过吗,我看你身边总是有这么多大美人,若是你这么对我们,你的美人们就会不愿意了,我看,你要是不敢的话,还是别‘摸’我们了,省的得罪了你的美人们。”

‘玉’霄哈哈大笑道:“不瞒各位姐姐说,你们看到了没,这六个大美人,都是我老婆,都被我娶了,怎么样?我本事大吧?”

元真失声道:“啊!你……你娶了六个?”

‘玉’霄笑着拍拍元真的肩膀道:“元大哥,何必这么吃惊呢?我的本事,别说是娶六个‘女’人,就算是娶尽全天下的‘女’人又有何难呢?本人生的英俊不凡,又这么聪明,可爱,谁见到我不喜欢我呢?”

六个姑娘这个气,这么厚脸皮,这么不要脸的人,若是‘玉’霄敢说第一,就没人敢认第二了。

他一点也不谦虚,自夸聪明,机智,可爱,英俊,像他这么一点都不谦虚的人可谓是普天之下都没有。

但他其实一点都没有说谎,他的确英俊,聪明,机智,可爱,他也没有说谎,但像他这么夸赞自己的,可以说没有这种人。

更可气的是,他居然跟水火不容的妖魔称兄论弟,而且还提出来去‘摸’三个妖‘女’的酥‘胸’,真可谓是太荒唐了,但这么荒唐的事,他就偏偏能做的出来。

元真苦笑道:“老弟真是好本事呀,但不知娶了那六个呢?”

‘玉’霄哈哈笑道:“‘玉’蝶,卓悠悠,雪紫儿,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看看,都是大美人吧?她们脱光了更美呢,我跟她们**,做一天一夜不休息,我都做不够呢,她们一个个给人的感觉都不同,每一个的身材都是一流的……”

“凌‘玉’霄!”

六个姑娘红着脸几乎异口同声的喝止住了‘玉’霄!

六个姑娘这个气,‘玉’霄居然跟妖魔说这种事,说他们夫妻的事,真是岂有此理!

六个姑娘几乎一起跳了过来,这个拧住了‘玉’霄的耳朵,那个拧住了‘玉’霄的鼻子,那个敲着‘玉’霄的头,那个掐‘玉’霄,就把‘玉’霄好一顿收拾。

雪紫儿骂道:“你真不知羞?再要胡说八道,堵住你的臭嘴!”

曲仙儿气呼呼的道:“打的你满地找牙!”

‘玉’霄急忙躲避着,对着五个妖魔苦笑道:“看到了没,作为男人,还是不要娶老婆的好呀,你们看看,‘女’人一旦嫁了人,就会变成泼‘妇’了,喂,别闹了,也不怕客人笑话?”

可把五个妖魔逗坏了,五个妖魔这个笑,元真大笑道:“‘玉’霄老弟,难怪这么多美‘女’肯嫁给你,你果然是可爱极了,我若是‘女’子,我也嫁给你,哈哈哈……”

六个姑娘面面相觑,红着脸,实在是无地自容,再要胡闹下去,真的不像话,六个人只好红着脸,不再说话。

楚桂儿拉着‘玉’霄的手,嗔道:“你过来,离他们远点,喂,你们下完战书了,没事了,你们都走吧!”

‘玉’霄推开了六个姑娘,喝道:“去去去去,人家来做客的,这么快就赶人家走?客人自己不走,你们往外赶,焉能是待客之道呢?”

‘玉’霄微笑道:“既然三位姐姐答应了我的请求,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就‘摸’‘摸’三位姐姐的‘胸’,我一定很温柔很温柔的。”

六个姑娘简直臊的抬不起头来了,几乎齐声喝道:“凌‘玉’霄!”

‘玉’霄嘿嘿笑道:“喂,三位姐姐好意,我焉能辜负呢?”

楚桂儿跺脚嗔道:“你……你若是敢‘摸’着三个狐狸‘精’,以后……以后……”

‘玉’霄微笑道:“以后再也不准‘摸’你们了,对不对?唉,你们‘女’人就是小气,我‘摸’‘摸’她们,只是看三位姐姐太漂亮,是打内心中想‘摸’‘摸’她们最美的地方,丝毫没有亵渎她们的意思,你们倒好,为什么要将人的心想的这么歪呢?难道只准我‘摸’你们的‘胸’,不准‘摸’别人吗?我‘摸’她们,又不会娶她们,三位姐姐如此的大方,慷慨,丝毫不在乎,可见为人坦‘荡’‘荡’,难道咱们人,还不如动物吗?你们也不嫌丢人,我都替你们脸红!”

“你……你!”

六个姑娘被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玉’霄说心中无邪念,只是爱她们的美,才会抚‘摸’她们,亲‘吻’她们,她们若是干涉‘玉’霄所为,就变成了心中有邪念,还不如动物,这叫人如何反驳?

狐媚儿咯咯笑道:“六位小妹妹,你的‘玉’霄只是想‘摸’我们罢了,我们又不会嫁给他,你们怕什么呢?难道只准他‘摸’你们,亲你们,却不准‘摸’别人吗?多‘摸’我们几下,对你们没有任何损失,你们何必这么小气呢?不过,你们这也叫自‘私’,叫**情的占有和自‘私’,这也不怪你们,不过,做人呢,要大方,你们的郎君是光明正大的提出,而且还是经过我们允许的,可见内心是光明磊落,而你们为何心这么脏呢?将他想的这么肮脏呢?唉,人呀,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梅朵儿微笑道:“‘玉’霄,那你还敢不敢‘摸’我们呢?”

‘玉’霄大笑道:“如何不敢?我一直很好奇,你们不是人类,修成了人形,究竟身子跟人类有什么区别,所以我很好奇呀,而且三位姐姐如此的美,我真的好想,就算‘摸’了你们,她们生气,我也不怕,大不了我‘摸’你们一下,多‘摸’她们几下也就罢了,‘女’人嘛,都是假正经,都想做丈夫的多‘摸’‘摸’她们,最好连别的‘女’子的手都不能碰,那才好呢,嫁了人的‘女’人,占有‘欲’特别重,好姐姐,我就轻轻的‘摸’你们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