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3章 对弈1

第二百四十三章 对弈1

三个貌若天仙的圣‘女’一个个笑盈盈的,当真都将‘胸’‘挺’了起来,笑嘻嘻的看着‘玉’霄!

众人简直都不敢看了,一个个转过了头!

这也太荒唐了,那有当庭广众的去‘摸’‘女’人那地方的?

但这么荒唐的事,在他们的眼中却是神圣的,却是发自内心喜欢和好奇!

也许,做人就该这么真诚!

也许,做人就该这么不虚伪!

第二百四十三章对弈

这世上最不虚伪的人恐怕只有凌‘玉’霄一个人了,他承认自己好‘色’,承认自己自‘私’,敢于承认自己的种种缺点,而且也敢于当众提出那种荒唐的要求!

只要他心中所想,他就毫无保留的说出来,正大光明的说出来!

不像那些嘴里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虽然表面上正经,但一肚子却是男盗‘女’娼,反而不如这么真实来的可爱。

和尚和道士们被骂了个狗血淋头,但却无言反驳。

因为魔域的妖魔们并没有骂错,他们的确是虚伪透顶!

和尚和道士们嘴上都说的好听,但若是没有人虔诚的信奉,不养着他们,他们吃什么,喝什么?难道什么也不做,只是念经,就能够活下去不成?

他们嘴上说普度众生,但妖魔们提出只要他们各自骂自己信奉的神佛十句,就可以换一条人命,可是和尚和道士却闭口无言,他们始终做不到侮辱心中的尊神,而去换取百姓们的生命。

在他们心中,百姓的生命还是没有佛道两家的名誉重要,这难道不是自‘私’?这难道不是虚伪吗?

这当然是自‘私’了,这当然也是虚伪了!

但却没有人敢承认,这里这么多人,只有‘玉’霄敢承认自己自‘私’,除了‘玉’霄之外,每个人都显得那么伟大。

但在魔域英雄们的眼中,只有‘玉’霄才是最伟大,最可爱的,他承认自‘私’,但却要报恩,他肯承认动物们反抗人类的暴行没有错,但他依旧要帮着无耻凶残的人类对付动物,只因为他自己也是人类,所以,他承认自己的自‘私’!

并且直接就说出,就算是人类再怎么不是东西,他也要帮着人类,因为他自己就是人类,所以,他只好自‘私’的昧着良心屠杀动物,因为他是自‘私’的人,一个自‘私’的英雄!

可是那些和尚和道士呢?谁敢承认?

别说是和尚和道士没这个勇气,恐怕就算他们的祖师爷释迦摩尼如来佛祖,‘玉’帝、老君等,都没有一个承认自己自‘私’的,每一个都说自己的伟大,当真都是虚伪的伪君子!

伪君子的‘门’下,当然教出来得都是伪君子了。

和尚总说众生平等,可真的做到了吗?

既然这么大公无‘私’,人类繁衍过盛,又极其的凶残,屠杀动物无数,难道人类做的对吗?

魔域的妖魔团结动物反抗人类,只是为了后代子孙有一息生存之地,难道真的就做错了吗?

这世上,谁规定的人杀动物应该,动物杀人就不应该?

所以说,若是公平公正的说,人可以杀动物,动物也可以杀人,人杀动物没错,动物杀人也没有错,适者生存,这个世上杀戮根本就没有错,因为都是为了生存!

既然魔域的动物没做错,那这些和尚和道士没为什么不伟大的去帮着动物屠杀人类?帮着动物反抗人类?这难道不是自‘私’的一种表现吗?

但没有人敢于承认,只有‘玉’霄敢。

‘玉’霄就说自己自‘私’,就说人类就算千错万错再不是东西,作为人,他也要帮着人类,也不会帮着动物,可见‘玉’霄的光明磊落,自‘私’也是自‘私’的真君子,而不是伪君子!

五个妖魔中,六耳三眼灵猿元真和五毒神算巫姑可谓是恨透了‘玉’霄,就算将‘玉’霄撕碎了,生嚼了,活吞了,都难解恨,因为‘玉’霄带着十三人,也不知屠杀了多少他们的弟子。

但仅是‘玉’霄坦诚这一点,毫不掩饰自己的自‘私’自利这一点,就可见,‘玉’霄是一个光明磊落的真英雄,而不是伪君子,所以,元真和巫姑痛恨‘玉’霄,但心中也佩服‘玉’霄,尊敬‘玉’霄,只要‘玉’霄肯站到动物这边,帮着动物反抗人类,那他们真的可以将过去对‘玉’霄的仇恨放掉,从此之后做朋友。

但‘玉’霄就是这么自‘私’自利的英雄,他说的很好,他自己是人类,九子又对他有恩,他又娶了九子的‘女’儿,所以,自‘私’自利的只好昧着良心跟魔域周旋到底了。

魔域的英雄们真的觉得很可惜,可惜人类中仅有的一个不虚伪的真英雄竟然不能化敌为友,竟然要做生死相搏,但这就是命运了。

三大圣‘女’心中也觉得‘玉’霄很可爱,很可爱,他竟然当众提出要抚‘摸’她们的,竟然当着六个妻子的面,当着岳父岳母的面,当着和尚、尼姑和道士的面,他说出这种荒唐的请求,可见需要多大的勇气?

但‘玉’霄就敢于做出来,而三大圣‘女’也敢于让他这么做。

‘玉’霄当真是毫不客气,一见狐媚儿应允了,‘玉’霄的双手隔着一层薄纱就握住了九尾天狐的‘胸’,轻轻的捏了几下,他的动作是那么的温柔,就好似一个男子握住了心爱‘女’人的一般是那么的爱惜。

四个佛‘门’弟子开始念佛,不住的念叨着,也不知念叨着什么,也许,他们‘春’心已经动了,只好用念经来抑制住心猿意马。

道士们也都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因为这也太荒唐了!

‘玉’霄的六个妻子羞的粉面通红,一个个不住的跺脚,嘴里不住的骂道:“不要脸,无耻,下流……”

几乎将所有难听的话都骂出来了,但内心中却并不怎么怨恨‘玉’霄。

因为‘玉’霄和圣‘女’们说的都不错,因为喜欢,才提出,因为他不是伪君子,才提出来,‘玉’霄的这种想法,可以说是见到三个圣‘女’的男人都有,但有‘玉’霄这个勇气和胆量的却一个没有,只有‘玉’霄一个敢。

而且,就算‘摸’了别的‘女’人一下,对她们也没损失,以后也完全可以再‘摸’她们,而且圣‘女’们不要求‘玉’霄负责,她们又怕什么呢?

而且,全世界的男人们都敢想不敢做,但‘玉’霄却敢想敢做,只是这一点,她们就应该感到自豪才对,因为她们嫁的男子,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人,独一无二的真君子!

但碍于‘女’人的矜持,做妻子的面子,必须要骂几句,否则,虚伪的面子上十分的不好看,所以,六个姑娘装装样子,骂‘玉’霄几句罢了。

无疑,六个姑娘也都是虚伪的。

狐媚儿一动不动,就任凭着‘玉’霄的手轻薄她的○,相反的依旧是一副笑容,还轻轻的喘息着,呼出的阵阵香气,更令‘玉’霄陶醉了。

‘玉’霄柔声道:“好姐姐,我想看看你那里,也想将手伸进你怀中轻轻的抚‘摸’几下,还有,我也想亲亲姐姐的小嘴,姐姐的小嘴真的好香呀。”

狐媚儿含情脉脉的眼神中满是笑意,媚笑道:“那你还犹豫什么?我早说了,你这么一个英雄,光明正大的提出了心中的要求,可见是打内心中喜欢我的美,我都依你。”

‘玉’霄轻轻道:“那……那我就得罪了。”

‘玉’霄将一只手在狐媚儿的肚腹下穿了进去,直接穿过九尾天狐的粉‘色’的肚兜,按在了狐媚儿柔软的上了,轻轻的握住了她的,然后另外一只手,竟然将她的肚兜在上面拉开了点空隙,开始窥探那‘女’人最美丽的地方。

‘玉’霄惊叹一声道:“哇,姐姐,原来你跟人类的‘女’人一点区别都没有呀,真的好美呀。”

狐媚儿咯咯一笑,柔声道:“傻兄弟,我修炼了两千年了,已经脱胎换骨,一副身子已经是‘女’儿身了,喂,你可是这世上第一个抚‘摸’我修‘成’人形身子的男人,姐姐我还是处‘女’。”

‘玉’霄柔声道:“那小弟真的感到荣幸了。”

‘玉’霄说罢,一只手边抚‘摸’着狐媚儿,然后一只手揽着狐媚儿的腰肢,轻轻的低下头,跟狐媚儿亲‘吻’了起来。

狐媚儿呻‘吟’一声,丝毫不抗拒,竟然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玉’霄亲‘吻’了起来!

六个姑娘又气、又羞、又臊、还吃醋,一个个跺脚不已,不住的骂道:“无耻!不要脸,狐狸‘精’……”

‘玉’霄和狐媚儿却不管这些,却真的亲‘吻’起来,一人一狐亲‘吻’了一阵,‘玉’霄这才将手在狐媚儿怀中拿了出来,离开了她最美最柔软的地方。

‘玉’霄轻轻的给狐媚儿整理好纱衣,然后柔声道:“姐姐,真的谢谢你,我一直好奇,好奇你们动物修‘成’人形后,究竟是不是真的跟人一样,现在,我明白了,原来,你们真的修成了人形,姐姐,你真的好美。”

狐媚儿微笑道:“多谢,霄兄弟,你快看看,你的老婆可都吃醋了,你难道就不担心吗?”

‘玉’霄哈哈笑道:“有人以为我这么做是无耻,下流,不要脸,可是有的人暗地里不知做过多少这种事呢,我喜欢姐姐的美,喜欢姐姐的妩媚,正大光明的提出来,心中毫无半点亵渎姐姐美的意思,只是爱惜姐姐的美,姐姐的容貌,所以,才这么做,可有人心中却是肮脏的,以为这么做,就是为世人所不耻,他们那里能明白,发乎真心喜爱,毫无半点亵渎侮辱美的感觉?”

狐媚儿抚掌笑道:“说的好,说的好!不错,你喜欢我的美,乃是完全出于爱美之心,这才亲亲,‘摸’‘摸’,搂搂,抱抱,完全是出于爱美之心的真本‘性’,你们人类,只要喜欢,就会用肢体行动表示内心的喜悦,就好似一个小‘女’孩亲‘吻’父亲一样,也好似一个小男孩吸允母亲的一样,完全是出于喜爱,你能说亲‘吻’父亲的小‘女’孩吗?你能说吸允母亲**的小男孩无耻吗?当然不能了,而你这么做,就是完全出于喜欢,只有用肢体接触,才能满足内心中的喜欢,这乃是心中纯洁毫无瑕疵的一种发乎于内心的喜爱,只可惜,有的人永远也不懂,永远将这种事当作荒唐之事,这种人内心中本来就死活肮脏的,但只可惜,还不敢承认,世人总说这种男欢‘女’爱的肢体接触无耻,但谁又不喜欢呢?男人依旧好‘女’‘色’,恨不得将普天下的‘女’人都得到,供之一夜之欢愉,‘女’人装作清纯,但内心中恨不得男人天天这么爱她,这么占有她的身体,这才能满足,又有几个敢于承认的?而咱们,却能堂堂正正的做这种事,你情我愿,只为喜欢那种纯真的感觉,当真是胜却那些伪君子数百倍!”

‘玉’霄长叹一声,道:“姐姐,你说的太好了,没想到姐姐的见识这么高,小弟真的很敬佩姐姐,姐姐的美,小弟真的不想亵渎,能抚‘摸’姐姐最美的地方,跟姐姐‘浪’漫的亲‘吻’一次,就算日后我死在姐姐之手,那这一生也无憾了。”

狐媚儿微笑道:“我也一样,能死在你手,也算是今生无憾!”

狐媚儿咯咯笑着,轻轻的拉着‘玉’霄的手,左看右看,真是爱不释手,幽幽长叹道:“六位好妹子,你们不要生气,我真替你们感到幸福,你们六个选择他并没有错,能嫁给他,可见你们六人的眼光不错,我看的出,你们虽然装的生气,但内心中却没有怪他,不过,做人不要这么虚伪才好,你们也应该多学学你们的丈夫,做人坦‘荡’‘荡’,喜欢就是喜欢,想就是想,这样才是可爱的人,哈哈,好了,小老弟,姐姐就不打扰你再感受两种不同美的美妙感觉了,我生的妩媚,是一种媚态之美,而我两位妹妹的美,跟我的美,跟我给你的感觉,又完全不同的,去吧。”

‘玉’霄轻轻道:“多谢姐姐们成全。”

‘玉’霄又来到了梅朵儿的身前,抱拳道:“梅姐姐,得罪了。”

梅朵儿也满是笑容,甜甜的道:“好兄弟,我能得到你的亲‘吻’和抚‘摸’,可谓是此生无憾了,因为只有你的心是那么的纯净,完全是喜欢我们的美,而不是想着那种肮脏的男‘女’‘交’配苟合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