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3章 对弈2

第二百四十三章 对弈2

‘玉’霄依旧是像抚‘摸’狐媚儿那样,将手穿过她碎梅白雪满是诗情画意的肚兜,用手握住了梅朵儿满是幽香……,‘玉’霄轻柔的抚着,然后也跟梅朵儿‘浪’漫的亲‘吻’了起来。

梅朵儿给人的感觉果然又不同了,九尾天狐给他的感觉,是一种妩媚之感,她身上的幽香,就好似醉人的玫瑰之香差不多。

而梅朵儿给‘玉’霄的感觉却是那种琉璃世界冰雪寒梅的清香,她的美就像梅‘花’一样的富有诗情画意,令人心旷神怡!

‘玉’霄轻柔的抚‘摸’,深情的亲‘吻’,就好似亲‘吻’一个心爱的‘女’人一样,心中丝毫没有半点污秽之感,只是爱她们的美。

梅朵儿也像狐媚儿一样,也跟‘玉’霄‘浪’漫的亲‘吻’在一起,拥抱在一起!

所有人都偷偷的看着,直看的膛目结舌,目瞪口呆!

在世人眼中无耻、荒唐之事,可在他们心中,却是最‘浪’漫的事,最美的一件事!

也许,世人的心真的肮脏了,因为他们完全是出于喜欢,才亲‘吻’抚‘摸’,并非别人想象中那样的污浊,可是有几人能明白,这种真心的欣赏和喜欢是那么的纯洁呢?

‘玉’霄亲‘吻’抚‘摸’完梅朵儿,然后给梅朵儿又整理好了满是傲雪寒梅的薄纱衣,这才柔声道:“姐姐,谢谢你,让我又有了那种纯净的喜爱感觉,真的好谢谢你。”

这种纯净的感觉,‘玉’霄在美人鱼身上也感受过,在自己六个妻子身上也感受过,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梅朵儿白净秀雅的脸上泛起了红‘潮’,就好似白雪中的梅‘花’一样,梅朵儿的心兀自跳个不停,跟他接‘吻’,被他抚‘摸’,那种心跳的感觉实在是太美了,太‘浪’漫了,这是她一生中都没有过的感觉。

她多想多跟‘玉’霄拥抱一会,多跟‘玉’霄亲‘吻’一会,多被他抚一会,但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是这一会,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梅朵儿轻轻道:“我也谢谢你,你让我感觉到了爱情的美妙和‘浪’漫,真的好谢谢你。”

‘玉’霄淡淡一笑,然后又来到了素妙儿的面前,素妙儿咯咯一笑,轻轻道:“我等了你好半天了,怎么才来找我?不行,我要你多亲我一会。”

‘玉’霄微笑道:“那我就得罪了。”

于是,‘玉’霄又跟九命天猫亲‘吻’在了一起,又开始做那种‘浪’漫美妙的笑魂事,但在世人眼中无耻,又喜欢的事。

‘玉’霄亲‘吻’完素妙儿,这才恭恭敬敬给三个圣‘女’鞠了一躬,正‘色’道:“‘玉’霄多谢三位姐姐成全,三位姐姐,‘玉’霄有一言要说,不知三位姐姐能听吗?”

狐媚儿微笑道:“你不必说了,你一定是想让我们退隐山林,不再为圣教对付你们人类对不对?”

‘玉’霄道:“正是,三位姐姐都修成了人形,也算是人了,而且,三位姐姐内心中其实是很善良的,何苦非要‘插’手这种事呢?不知三位姐姐肯不肯不再屠杀我们人类呢?那我们就做好朋友,好不好?”

三个圣‘女’都是悠悠长叹,狐媚儿轻轻道:“霄弟弟,不瞒你说,若是人类都像你这般的坦‘荡’‘荡’,对于动物肯网开一面,丝毫不歧视动物,给动物留一息生存之地,那我们定然不会加入圣教,跟你们人类为仇作对,可是,你们人类都是贪婪,凶残,好‘色’,虚伪之辈,恨不得将我们动物生存之地都占有,恨不得让我们所有的动物都做他们的奴隶,我们现在若不趁着你们人类还没有变得更聪明的时候对付你们人类,等你们人类更聪明了,我们动物就都灭绝了,真是对不起,我们不能答应你,咱们今日就做一日的朋友,他朝再逢,就是仇敌,我们不会对你留情,你也不要对我留情,咱们都放手一搏,各尽所能,究竟是动物统辖这个世界,还是你们无耻人类统治这个世界,就都看天意吧!”

梅朵儿道:“不错,今日只谈友情,不谈大事。”

‘玉’霄长叹一声,苦笑道:“唉,人各有志,几位姐姐说的好,我凌‘玉’霄若是落在你们手,你们能杀了我,也不要留情,咱们就各尽所能,都勉力一战吧,就算咱们是仇敌,你们也是我的知己!”

元真哈哈笑道:“说得好,好兄弟!霄老弟,我们这次来虽然是下战书的,可是也有点事,咱们酒也喝过了,下一步,我们就要办我们的事了。”

‘玉’霄微笑道:“不知元大哥有什么事呢?”

元真哈哈笑道:“我们也是会知己而来呀!多少年来,我苦修苦练,只是为了会一会知己,楚天祥琴棋书画无所不‘精’,我这一次前来,只是想跟楚道兄好好的下一盘棋,比一比,究竟谁的棋艺高!楚道兄,不知可否赐教呢?”

楚天祥一皱眉,道:“这……”

元真道:“楚道兄,难道看不起我吗?我拿你做知己,想跟你在决一死战之前,好好的切磋切磋棋艺,这才亲自前来,就是以棋会友的,难道道兄以为我不配跟你下盘棋吗?”

楚天祥赶忙道:“不不不,岂敢岂敢。”

‘玉’霄沉声道:“楚伯伯,元大哥既然这么喜欢下棋,你何必拒绝呢?咱们虽然是敌人,可是今日,咱们就做朋友,不要拿他做敌人,就来一个以棋会友,这又有何不可?”

元真大笑道:“还是小老弟痛快!”

‘玉’霄苦笑道:“只可惜我的棋艺差了一些,不能跟大哥切磋。”

元真微笑道:“你并非棋艺差,而是你并未钻研罢了,以你的悟‘性’,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你肯学,没有不‘精’通的,只是现在你还不是我的对手,否则,我要找的棋手可就是你了,喂,道兄,肯赏脸吗?”

楚天祥长叹一声,抱拳道:“好,恭敬不如从命!咱们今日就做朋友,不做敌人,好,咱们就切磋切磋,元道兄请!”

元真哈哈大笑,真是高兴的很,楚天祥对楚桂儿道:“桂儿,去,拿我的玲珑棋盘来。”

楚桂儿答应一声,去拿棋盘去了。

巫姑微笑道:“令千金都如此的聪明,都能破了我的大阵,其实,我此来,也是想见识见识楚道兄和朱姐姐的才智的。”

狐媚儿笑道:“我们也是羡慕几位姐姐,前来切磋的。”

梅朵儿笑道:“阳姐姐,小妹真的好欣赏姐姐的舞蹈,请姐姐在舞蹈上指教一二,小妹学学。”

阳娇微笑道:“岂敢,既然如此,那咱们姐妹也好好的切磋切磋。”

素妙儿笑道:“秦姐姐的琴技,我也是羡慕不已,也是特意前来会会姐姐的,秦姐姐,咱们不如合奏一曲,她们跳舞,下棋,咱们就伴奏,何如?”

秦扬也来了兴趣,微笑道:“在艺术上,是不分敌友的,妹妹的音律方面的本事,姐姐也是极其的欣赏,好呀,那咱们就切磋切磋。”

原来,五个妖魔今日一个是下战书,再一个最重要的,就是想跟楚天祥,秦扬等切磋一些琴棋书画这些风雅之事。

常言道,知音难觅,知己难求,能在雅俗共赏的艺术上找个知己对手实在是难觅,所以,五个妖魔真的是诚心讨教而来,纯粹是惺惺相惜,前来切磋会友罢了。

很快的,楚桂儿拿来了棋盘,楚天祥执白子,元真执黑子,于是一人一猿就开始下起了棋。

这个棋盘也是极其的华美,名叫玲珑珍珠盘,乃是天然翡翠‘混’合美‘玉’做成的,那黑子和白子,都是纯美‘玉’做成的,黑子是墨‘玉’做的,白子是白‘玉’做的,都是价值连城之物,也是楚天祥的心爱之物。

这个玲珑珍珠棋盘乃是圣帝真君之物,只因为徒弟楚天祥继承了他的本事,故此,圣帝真君将此玲珑珍珠盘赐给了楚天祥。

巫姑则拉着楚桂儿和朱青母‘女’,谈起了阵法。

素妙儿吹起了笛子,秦扬抚起了琴,梅朵儿和阳娇则随着音乐翩翩跳起了舞……

五个妖魔各有所乐,都是如此的痴‘迷’艺术。

巫姑微笑道:“桂儿,我听说我的阵都是你破的,其实我内心中真的很佩服,我们三日后,将布一个由太极、两仪、四象、五行、八卦、九宫、等各种奥妙阵法所齐聚的一个法阵,到时候,咱们就斗斗阵法,好好的切磋切磋。”

楚桂儿微笑道:“好呀,其实,前辈的阵法真的奥妙无穷,桂儿也是极其的钦佩呢,但不知这么多奇阵汇聚在一起的,叫做什么阵呢?”

巫姑笑道:“这是我们教主天圣跟我和元真一起研究出来的,取名叫做天魔幻虚阵,我就实言相告,这个阵,包涵着奇‘门’,五行,八卦,中间是九宫图,九宫图内,每一个格内,都分‘阴’阳五行,外面是八卦的八个‘门’,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共八个‘门’,可谓是集合普天之下的阵法大成,咱们就斗斗阵法。”

楚桂儿赞道:“此阵法定然奥妙无穷,我和父亲母亲定当尽力!”

巫姑笑道:“我们就恭候大驾了。”

‘玉’霄道:“喂,那你们输了如何呢?”

巫姑道:“哼,还问?你难道还要打赌?输了就输了,赢了就赢了,我看也不必赌什么了,否则,小心你们输了,你的人头不保,逃命都不能,因为你们若是输了,依旧会赌你的人头,虽然我佩服你,但我也恨透了你!知道吗?”

‘玉’霄吐吐舌头,叹道:“唉,我也是没办法呀,谁叫前辈的阵法这么厉害的?”

巫姑气道:“不管怎么说,你毁了我二十多年的心血,这笔账我早晚跟你算!”

楚桂儿咯咯笑道:“霄哥哥,你就离着前辈远点吧,否则,小命不保。”

‘玉’霄笑道:“是呀是呀,不过,想杀我可也没这么容易呀,走吧,咱们看下棋的去。”

‘玉’霄拉住了楚桂儿的手,楚桂儿噘着嘴将手一甩,嗔道:“去去去,别碰我,碰过狐狸‘精’的手别碰我,你去找狐狸‘精’吧,讨厌!”

楚桂儿掩嘴而笑,一蹦一跳的来看父亲和六耳灵猿对弈。

三大圣‘女’和三‘女’都在吹箫弹琴跳舞,只有巫姑和元真在对面坐着,跟楚天祥对弈。

不过下了几十手,楚天祥就冒了汗,原来,元真的棋艺真的不在他之下,可以说是跟他半斤八两,旗鼓相当了!

这么多年来,楚天祥在棋艺上还真没遇到这么强劲的对手,除了朱青母‘女’能跟他不相上下之外,再也没有人能胜过他!

可是今日,楚天祥遇到了对手,只见元真的棋路怪异无比,已经将阵法融入到了棋中,真可谓是劲敌!

元真微笑道:“十九道,奥妙在其中,棋艺之道,完全不能有半点马虎,也完全要靠悟‘性’,楚师兄的棋艺,小弟早有耳闻,只是无缘切磋,今日能跟楚道兄切磋切磋,元某可谓是终生无憾也!”

楚天祥叹道:“元道兄的棋艺并不在我之下,能一会如此高手,我也是荣幸之极。”

楚桂儿笑道:“‘女’儿也有点技痒了,元前辈,不知下一盘能跟我下一局吗?”

元真笑道:“我来此,就打算下三盘的,我知道你的本事已经不在父亲之下,当然可以跟你下一盘了。”

楚桂儿哈哈笑道:“那我也要领教一下高招了。”

元真道:“不过,观棋不语,乃为君子,你们不要说话,我要全心全力的跟道兄下这一盘。”

楚桂儿捂住了嘴,笑道:“放心吧,我不会说的,我只观棋,不说棋。”

楚桂儿一不说话了,顿时,整个大帐内再也没有多余的声音,只有悦耳的笛声,悠扬的琴声。

对于闷闷的下棋,‘玉’霄可不感兴趣,‘玉’霄就开始欣赏起歌舞来,场中,阳娇和梅朵儿、狐媚儿正在开心的跳着舞,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闺中蜜友在舞蹈游戏,哪里像是水火不容的仇敌。

也许,她们本该做朋友的,虽然一个是人,一个是‘精’灵。

‘玉’霄嘻嘻笑着,轻轻揽着雪紫儿的腰肢,雪紫儿哼了一声,甩开‘玉’霄的手,嗔道:“离我远点,找你的狐狸‘精’去,哼!”

‘玉’霄微笑道:“喂,你不理我,那我去找别的美‘女’去,反正我老婆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