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3章 对弈3

第二百四十三章 对弈3

雪紫儿掩嘴而笑,嗔道:“去吧,去吧,看谁理你,哼,不要脸!”

‘玉’霄嬉皮笑脸的拉住了曲仙儿和洪袖儿的‘玉’手,微笑道:“哇,秦师娘和阳师娘真是多才多艺呀。 ”

曲仙儿和洪袖儿也是一样,哼了一声,一起甩开了手,曲仙儿嗔道:“找你的狐狸‘精’去,别理我们,哼!”

洪袖儿道:“呸!无耻!”

曲仙儿道:“呸!下流!”

‘玉’霄骂道:“切,了不起吗?我还有我的宝贝悠悠和蝶儿呢。”

‘玉’霄嘻嘻笑着又去拉‘玉’蝶和悠悠的手,‘玉’蝶和悠悠相视一笑,‘玉’蝶也甩开了手,嗔道:“去去去,找你的狐狸‘精’亲热去吧。”

卓悠悠悠然笑道:“是呀,你有狐狸‘精’了,找我们姐妹做什么?”

‘玉’霄哈哈笑道:“喂,你们也不理我了?”

‘玉’蝶哼了一声,掩嘴笑道:“不错,我们姐妹说好了,都不理你。”

卓悠悠吃吃笑着,甩开‘玉’霄的手道:“拿开你的脏手,‘摸’狐狸‘精’的手,别来‘摸’我们。”

‘玉’霄哼了一声道:“好呀,不理我是不,我看你们敢不理我,我自有办法。”

‘玉’霄也真够坏的,就嘻嘻笑着,又来到了曲仙儿洪袖儿姐妹的面前,左右抱住了两个姑娘的香肩。

两个姑娘依旧娇嗔着呸了‘玉’霄一口,骂道:“拿开你的脏爪子!哼!”

‘玉’霄嬉皮笑脸的在两个姑娘耳边轻轻道:“哇,阳伯母舞蹈跳的真好,她这么一跳舞,那玩意跟‘波’‘浪’似的,晃来晃去的真好看呀,秦伯母的也好大,秦扬和阳娇的身材都好好呀,看这样子,你们娘的比你们的还要大呢,有机会你们脱了衣服比一比,看看是你们娘的那个好看,还是你们娘的‘女’儿的那个好看,估计一定很好玩。”

他的声音极其的低,只有两个姑娘能听得见。

两个姑娘本来正生‘玉’霄的气,气‘玉’霄大庭广众之下不听她们的话,非要去跟三个妖‘女’去亲嘴,对三个妖‘女’是又亲又‘摸’的,她们顿时醋意发作,于是,六姐妹决定以后都不理‘玉’霄了。

但没想到,‘玉’霄竟然说她们母亲这种话,竟敢这么捉‘弄’她们的母亲,两个姑娘焉能受得了。

曲仙儿和洪袖儿同时嘤咛一声,两个姑娘几乎异口同声的掐腰跺脚,指着‘玉’霄道:“凌!‘玉’!霄!”

‘玉’霄这个笑,故意眨眨眼道:“喂,你们不是不理我吗?干嘛叫的这么亲热呀?什么事呀?”

曲仙儿伸手照着‘玉’霄的头就敲,骂道:“你无耻!你竟敢,你竟敢说我……你坏死了!”

‘玉’霄边躲开,边故意问道:“喂,我怎么了?你倒是说呀。”

两个姑娘焉能说的出口,因为母亲就在场,这轻薄母亲的话,本是‘玉’霄的玩笑话,哪里能说出来。

两个姑娘又羞又气,嘤咛一声,只好不说话了,追着‘玉’霄就拳打脚踢,也不说不理‘玉’霄了。

‘玉’霄哈哈笑着,脚下迈着幻影蝴蝶步,飞身来到雪紫儿身后,毫不客气的就在雪紫儿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大笑道:“哇,雪紫儿的屁股好圆好软呀,咦,只是怎么这么臭呢,紫儿,你是不是拉完粑粑又没有擦屁股呀?”

雪紫儿嘤咛一声,也羞的粉面通红,抡起巴掌就打。

但‘玉’霄不让她们打的到,她们想要打到‘玉’霄那有这么容易,‘玉’霄不但会幻影蝴蝶步的奥妙步法,而且还穿着追日靴,速度太快,三个姑娘气的去追打他,但却追不到。

‘玉’蝶和悠悠也难以幸免,二人就知道‘玉’霄会来捉‘弄’她们,但就是躲不开,‘玉’蝶的‘胸’被‘玉’霄捏了一把,悠悠的屁股被踢了一脚,‘玉’霄边躲着边拍手唱着儿歌故意气几个姑娘。

“六个大乌龟呀,真是大笨蛋呀,‘胸’大无脑,噢噢噢噢,腚大能生,耶耶耶耶……”

楚桂儿也难以幸免,虽然她在观棋,听到‘玉’霄又胡闹了,不想理会‘玉’霄,但她的屁股也毫不客气的被‘玉’霄捏了一把!

楚桂儿气的嘤咛一声,依旧不去理‘玉’霄,结果,脸蛋又被捏了一下,‘胸’被抓了一把,楚桂儿也受不了了,嘤咛一声,也去追打‘玉’霄。

这一来,七个人就闹成了一团,‘玉’霄坏的就在跳舞的人身边来回转,顿时跳舞的也不跳了,吹笛的也不吹了,抚琴的也不抚琴了,念经的也不念经了,下棋的也不下棋了,都一起来看‘玉’霄,一见‘玉’霄这个胡闹,纷纷苦笑摇头不已。

秦扬皱眉道:“仙儿,你们又闹什么?没看到我们‘交’流音律?”

曲仙儿心中苦笑道:“我的亲娘来,你怎么也不多穿件衣服,你的乖‘女’婿就看着你呢,‘女’儿替你出气,这才打他呢。”

但这话如何对母亲说?曲仙儿只好嗔道;“娘,这坏蛋坏透了,气死我啦。”

阳娇也皱眉道:“袖儿,不要胡闹了,娘正在跳舞,研究舞技呢。”

洪袖儿心道:“我的亲娘来,你还跳什么,你一跳舞,你的那个一颤一颤的,你的好‘女’婿刚才就看着呢,唉,娘呀,你怎么不多穿衣服呢,也不知有多少人这么想呢,‘女’儿这是替你出气呢。”

但这事哪里能怪秦扬和阳娇,她们生的这么美,这么丰腴,乃是天生的,这是‘女’人正常的特征,她们穿的少,只因为她们修炼的是寒功,根本不怕冷,但她们穿的少,那里又那么大,又这么漂亮,总不能不让人看,所以,见到的男弟子们,虽然嘴上不敢说师娘,但内心中将宛如仙子的师娘当作了意y的对象,这种人比比皆是。

这并非那些弟子们脏心烂肺,只因为她们太美了,而且,想并不是一种罪过,有歪念也不是坏人,因为自己内心的想法没有人知道,只要不将肮脏的想法付诸于行动,那表面依旧是好人。

若是将人的内心**‘裸’的读出来,恐怕对漂亮‘女’人没有幻想的男人根本没有,这世上恐怕就没有一个好男人了。

‘玉’霄却坏的将这种话说出来,故意的逗这两个姑娘生气,其实在内心中,‘玉’霄虽然也很欣赏师娘们的美,但一直将几位师娘当作了亲生母亲一样,十分的尊敬,这种话,他也只是跟心爱的妻子开个无聊的玩笑罢了,其实并不是不尊重师娘。

但袖儿也一样,哪里能将夫妻之间的玩笑话说给母亲听呢,洪袖儿嗔道:“娘,我们先好好的打他一顿再说。”

六个姑娘想要打‘玉’霄还不这么容易,因为‘玉’霄滑的就好似鱼儿一般,可把六个姑娘气坏了,围追堵截,就是抓不到,打不着。

元真苦笑道:“霄老弟,请你不要闹了好吗?我们还要切磋技艺呢,请给个面子吧。”

‘玉’霄嘿嘿笑道:“可以呀,只是她们非要打我不可,我总不能叫她们打我吧,她们抓到我,不打死我才怪呢,喂,别打我了好不好?”

曲仙儿嗔道:“不好,你乖乖的听话,让我们好好的收拾你一顿,就算了,不让我们打你,没完,哼!”

‘玉’霄嘻嘻笑道:“喂,你们想打我也行呀,不过要答应我个条件,那就是不要不理我,这总行吧?”

楚桂儿吃吃笑道:“好呀,乖乖的别跑,我们答应你,我们会很轻很轻的揍你的,好宝贝,快来。”

‘玉’霄皱眉道:“喂,真的要打吗?”

雪紫儿掩嘴笑道:“必须打,否则,以后谁也不理你了。”

‘玉’霄叹道:“唉,好吧,不过,说好了,不准打脸,不准掐人,不准拧人……”

楚桂儿飞身就抓住了‘玉’霄,嗔道:“那这么多不准?姐妹们,快来,打这‘混’蛋!”

六个姑娘咯咯直笑,围住了‘玉’霄,就开始收拾起‘玉’霄来了。

曲仙儿使劲掐了‘玉’霄一把,敲着‘玉’霄的头,嗔道:“你若是以后再敢这么胡说,我打的你满地找牙。”

‘玉’霄讨饶道:“那我不说啦,我在心里这么想,不说出来,这行了吧。”

曲仙儿嗔道:“想也不行,想也要挨打,臭无赖,不要脸,呸!”

“喂,真不讲理呀,暗中心里这么想的男人,多的是,你怎么不打他们呢。”

曲仙儿咯咯笑道:“我不知道,就偏偏打你,你就是臭不要脸男人的代表,所以,重责你就对了。”

洪袖儿拧着‘玉’霄的耳朵,嗔道:“你好好的记住,下次再要敢这么无礼,我拧掉你的猪耳朵,叫你坏。”

‘玉’霄叫道:“哎呀,饶命呀,你要谋杀亲夫呀,你的手这么大力,跟你爹一样,都是种地的命,都这么有劲,你要我的命呀。”

洪袖儿气的边拧着‘玉’霄的耳朵,边踢着‘玉’霄的屁股,嗔道:“你还敢胡说八道,叫你胡说,打死你,臭不要脸的。”

其余的姑娘也是咯咯直笑,有的咯吱‘玉’霄,有的掐‘玉’霄,好一顿把‘玉’霄收拾,这才都饶了‘玉’霄。

‘玉’霄叹了口气,喃喃道:“唉,好一群母老虎呀,若我不娶你们,你们一辈子嫁不出去,谁敢要母老虎呀。”

六个姑娘一起瞪大了眼,齐声嗔道:“说什么呢?”

‘玉’霄嘻嘻笑道:“我说,你们真好呀,都是好姑娘,好的呱呱叫,顶呱呱……”

六个姑娘吃吃直笑,纷纷道:“这还差不多。”

‘玉’霄接着道:“呱呱叫的是癞蛤蟆……”

“你!”

六个姑娘刚笑了,又被气的扬手要打,‘玉’霄嘻嘻笑着躲开了。

秦扬姐妹这个笑,但也见惯了‘玉’霄的胡闹和顽皮,也不以为意了。

秦扬道:“好了,不要胡闹了,你们都在一边玩吧,别打扰下棋的。”

‘玉’霄嘿嘿笑着,揽着几个姑娘,几个姑娘依旧甩开了‘玉’霄的手,一起嗔道:“去去去,找你的狐狸‘精’去!”

‘玉’霄失声道:“啊!还不理我?怎么你们说话不算数呢?”

楚桂儿嘻嘻笑道:“我们‘女’人就说话不算数,怎么了?”

曲仙儿笑道:“你几时见到‘女’人说话算数的?”

卓悠悠笑道:“说话不算数是‘女’人的专利,这个你不懂呀。”

‘玉’霄长叹道:“好吧,既然你们不理我,那我只好坐下来,喝着美酒,欣赏着师娘美丽的舞姿了。”

曲仙儿和洪袖儿嘤咛一声,一左一右拉住了‘玉’霄的手,曲仙儿嗔道:“不准你看跳舞弹琴的,来,过来看下棋的。”

洪袖儿道:“就是,不准你看跳舞,来看下棋,快来!”

两个姑娘知道‘玉’霄盯着跳舞的,专‘门’就往‘女’人跳舞时‘波’‘浪’一般‘乱’摇的‘胸’上看,跳舞的是她们的母亲,她们焉能让‘玉’霄这么无礼的看母亲跳舞。

所以,两个姑娘一左一右,拉着‘玉’霄过来看下棋的。

楚桂儿将手指头放在嘴边,轻声道:“嘘,不要闹了,观棋不语,不准你总胡闹。”

‘玉’霄苦笑道:“下棋好闷呀,喂,我去睡觉好不好?”

楚桂儿嗔道:“不行,就叫你看,不准你去胡闹。”

元真轻轻道:“嘘,不要说话,静听琴音,好好观棋。”

‘玉’霄也不再玩笑了,就坐在旁边观棋,六个姑娘在‘玉’霄身边,一起观棋。

除了‘玉’霄等人观棋之外,在那边,四个僧人也在观棋,都在注视着这场战局。

这时,已经下了五十多手了,正在‘激’烈的厮杀着,黑子和白子攻势都不相上下,可以说是难分胜负。

楚天祥暗自佩服,因为元真的棋路诡异无比,但又极其的奥妙,可以说跟他不相上下。

一人一猿,一正,一奇,楚天祥是继承师傅的棋路,堂堂正正,正气凛然,而元真的棋路却是剑走偏锋,诡谲,狡诈,变幻莫测,二人当真正是敌手!

一人一猿各自拼尽了本事,但也是半斤八两,不相上下!

就见棋盘上,黑子和白子‘交’织在一起,好似天上的繁星一般密密麻麻,令人看的头昏目眩!

‘玉’霄就是一皱眉,因为他虽然没有研究过下棋,但对于下棋也算是高手,因为他接触的都是高手,楚天祥是高手,楚桂儿也是高手,尤其是楚桂儿,经常非要拉着‘玉’霄下棋,所以,‘玉’霄聪明的将各种棋阵棋势都不知不觉的记在了心中,以他的棋艺,虽然不是楚氏一家的对手,但在外面跟那些普通人比起来,可谓是神仙一样的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