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3章 对弈5

第二百四十三章 对弈5

这一招就叫做黑白分明,乃是一种极其高深的道术。

常人若是将下完了的黑白子分开,十分的麻烦,可是老和尚这一招黑白分明,可谓是高明至极,一下子就将黑子和白子分开了。

元真抚掌赞道:“好,大师果然好高明的手法,佩服,佩服,大师先请。”

梵仁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远来是客,还是施主先请。”

元真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元真说罢,拈起黑子,放在了星位之上,梵仁也不再客气,也拈起白子,放在了星位上。

一僧一猿又开始对弈了起来。

梵仁的棋路不‘露’锋芒,但柔和之中却有无尽的禅机,元真的棋路却是锋芒毕‘露’,招招进攻,发起猛攻。

梵仁以势破势,以无上的柔和之力来化解这猛烈的攻势,一一将其化解。

一人一猿你来我往,就各自摆开了阵势,黑子和白子又缠斗在了一起!

好一场龙虎之斗的凶杀恶战!

虽然只是下棋,但就好似在斗阵一样!

梵仁将佛法融入了棋阵中,招招蕴含着无上的禅机,用的正是他自己研究的棋路,叫做无量寿佛的一势,将各种佛‘门’中的道术都融入了其中,端的是奥妙无穷!

元真却将平生所学的道术,都融入了其中,这是一场佛跟道的对决,究竟是佛胜过道,还是道胜过佛?

和尚和道士你争我夺,互不相让,梵仁和元真你来我往各尽其能,杀了个难分难解,不相上下!

足足下了又半个时辰,一猿一僧这才都停下了对弈。

梵仁长叹一声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棋艺‘精’湛,变化莫测,老僧输了。”

元真抱拳道:“非也,这一局是我输了。”

‘玉’霄微笑道:“不会吧,我怎么看二位是和了呢?元前辈是一百八十一目,大师是一百八十目,可是元前辈先手,理应当让半子,所以,这一局应该是和了。”

元真叹道:“不,高手对弈,不该让半子,理应该让一子,所以,我输了半子。”

梵仁道:“不,输就是输,谈不到先手不先手的,是贫僧输了。”

‘玉’霄哈哈笑道:“得了得了,你们又没有赌什么,谁输谁赢,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一次是真诚的切磋技艺,谁输谁赢,都不要紧的,就算打和了才对,叫我说,和了,都不要争了!”

梵仁满意的一笑,最起码他没有输,比起楚天祥还要棋艺高了一点。

其实,这并非是梵仁比楚天祥的棋艺高,只因为他看了一局,已经心中有底了,所以,再跟元真比斗起来,就不像楚天祥第一次接触到这种怪阵那么束手无策了,所以才打和了。

其实,梵仁的棋艺比起楚天祥来还是稍逊一筹的,若是楚天祥跟梵仁一样,先观战一局,那么这一局,楚天祥就完全能赢了元真了,而楚天祥在没有任何接触之下,遇到这种奇诡的棋路,才输了一子,可见楚天祥真实的本事应该在和尚之上,也在元真之上。

元真只是研究透了所有的棋路,早就有准备,若是再要对弈一局的话,元真就很难能赢楚天祥了。

楚桂儿笑道:“这一次该我跟元前辈对弈了吧?不过呢,前辈又下了一局,我若是现在跟前辈下,似乎还是不好,这样吧,谁跟我下一局呢?”

狐媚儿咯咯笑道:“你若是再下一局,那么,下一局你接着下,岂不是也刚下完了,还是不公平吗?所以,这一局,你们都别下了,这一局呢,就让给我吧,我要跟朱姐姐下一局,朱姐姐,请指教一局吧?”

朱青微笑道:“好,恭敬不如从命,妹妹请吧。”

朱青将袖子一摆,一招玲珑‘玉’手,左手兰‘花’指一弹,右手的衣袖轻轻一抚,再看‘交’织在一起的黑白子,纷纷飞了起来,黑的飞进了黑的棋罐中,白的飞进了白的棋罐中,当真是整整齐齐,丝毫不差分毫!

这一招乃是道术,是朱青的一招,这一招名叫玲珑‘玉’手,比之梵仁的那招黑白分明更加高了一筹。

那小棋罐也是极其的‘精’巧,乃是用上等的翡翠做的,碧翠秀雅,也是宝贝。

狐媚儿赞道:“姐姐的这一招真是幽雅,好一招玲珑‘玉’手‘玉’玲珑,姐姐不愧人称玲珑仙子,果真是心灵手巧,十面玲珑!”

朱青淡淡一笑,道:“久不对弈,今日遇到知音,当好好的杀一盘,妹妹远来是客,先请下。”

狐媚儿笑道:“好,小妹恭敬不如从命了,咱们若是用手拈着棋子下,显不出咱们的本事,咱们谁都不能用手,就用各自的道术用来下这一盘,何如?”

朱青笑道:“定当奉陪,请。”

狐媚儿轻轻一笑,用‘春’葱一般的‘玉’指一指一颗黑子,再看那颗黑子,被她的法力驱动,飘飘飞起,准确无误的,落到了四个角的一个星目上了。

朱青也是淡淡一笑,将左手的兰‘花’指一弹,再看翡翠棋罐内的一颗白‘玉’一般的白子,也是飞了起来,轻轻的也落在了一颗星目之上!

二人不但要比棋艺,也在比道术的‘精’妙!

只有一尺三寸方圆的棋盘,十九道,密密麻麻的格子,不用手指拈着棋子下,反而用道术将棋子驱动,下到自己想下的位置上,的确是难得很。

众人屏住呼吸,都在静静的观看着两个仙‘女’对弈,用道术对弈这一局!

黑白之战,究竟是谁胜谁负?

但不管谁胜谁负,这都是一场智慧和勇力的较量!

这也是一场正亦邪的较量!

但这也是知己于知己间的较量!

胜也好,败也好,最起码今日做过一天的朋友!

有时候,一天的朋友,甚至比一辈子的朋友更要知心!

第二百四十四章玲珑心

一个人最可怕的是没有对手,高高在上的寂寞和孤独,只有到了最高点才会明白那是一种什么孤寂的心情。

皇帝自称寡人,皇后自称哀家,这是什么道理呢?

只因为他们太高高在上了,所以,已经没有了朋友。

所以,做皇帝的虽然身边都是人,但总感觉自己孤独寂寞,乃是孤家寡人一个。

做皇后的,也不例外,也是没有了朋友,生活上的寂寞真是够悲哀的,所以自称是哀家。

这虽然不见得怎么对,但也并非没有道理的。

这一次楚天祥虽然败了一子,虽然败了,可是心中却十分的开心,因为自从圣帝真君过世之后,天下间就再也没有人能在围棋上能赢了他一家人。

就算是师傅圣帝真君,楚天祥的棋艺也能打败师傅,只是,对于恩师的尊重,楚天祥从不敢赢师傅。

而楚桂儿也一样,虽然已经青出于蓝了,但对于父亲的尊重,也总是赢一局,输一局,始终要跟父亲打成了平手,不能令父亲脸面难堪。

可是今日,楚天祥使出了浑身解数,依旧是败给了六耳灵猿元真,可见元真在围棋艺术上‘精’湛的棋艺了。

所以,他虽然败了,可是心中高兴的很。

朱青也万没料到九尾天狐狐媚儿竟然也是此中高手,丝毫不在灵猿元真之下!

而且,这一次不但是棋术的较量,也是道术的较量。

两个宛如仙子的美人根本不用手去拈棋子下棋,而是用道术驭动棋子随着自己想的位置下子,这么一来,可谓是斗智又斗力的一场比试切磋了。

虽然她们都会道术,但凭着法术端端正正,准确无误的下到一尺多的棋盘上,也不这么容易。

要知道,越是大的东西,准头越是好找,越是小的东西,准头越是难找,不管是谁,若是将棋子稍微歪了一点,或是出了线,或是没在线与线‘交’叉的正中位置,那无疑就算是落了下风了。

若是一个不慎,棋子放错了位置,那更是满盘皆是输了。

常言道,一子错,满盘皆输,尤其是她们这种棋中高手,是万万不能错一丝一毫的。

狐媚儿和朱青,都不敢大意,都是全神贯注,掐动法诀,用真气驱动棋子,让棋子自动飘到她们想下子的位置。

只是这么下了四五十子,两个‘女’子都见了汗!

黑白‘交’替,玲琅满目,小小棋盘上,黑子和白子‘交’织在一起,烁烁发着璀璨的光,好似漫空中的繁星一般的复杂,令人眼‘花’缭‘乱’!

这黑子和白子,布下的是一个又一个的‘迷’阵,两个‘女’子就好似身临其境一般,只见绚丽的黑子和白子,不住的发出阵阵‘迷’雾,令人眩晕、神‘乱’,平常之人见此棋阵,根本无法抗拒棋阵中的令人眩晕的魔力!

雪紫儿和卓悠悠实在看不下去了,再要盯着棋盘内的黑白子看,非要吐血不可!

呕血谱的传说,就是由于下棋人太过专注,被棋阵中的魔力所控制,才呕血不止,留下了千古传说!

雪紫儿和卓悠悠若不是因为修为高,以她们平凡的棋技,根本无法抗拒的了棋阵中的眩晕魔力。

但越到最后,这种魔力就越大,因为黑子和白子‘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幻阵,令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之感,看到的人,真是心思‘混’‘乱’,这种奇术,简直就跟秦扬的仙音‘迷’离之曲一样,一样有一种‘迷’离之作用。

在这里面,不懂围棋的人还有,洪天福和熊天燚,二人乃是粗人,丝毫不懂其中的奥妙,但棋阵这东西就是这么奇怪,只是‘迷’‘惑’懂得人,却‘迷’‘惑’不住不懂之人。

洪天福和熊天燚看了却不以为然,只是见到黑子和白子‘乱’七八糟‘交’织在一起,毫无章法的穿‘插’在一起,其中的奥妙却是不能领会分毫,当然也不会受棋阵魔力的影响了。

二人功力也深厚,也根本不懂棋,所以,半点也不受奇幻的棋阵所影响。

但二人看的甚是烦闷,根本看不下去,二人摇摇头,自己坐到一边,也不看了。

陶天喜和姚霞也是一样,对于这种下棋的闷事,懒得看,根本看都不看,夫妻二人竟然找了一根线,玩起了翻‘花’绳的游戏,二人玩的津津有味。

三老中,除了叶方士是下棋高手之外,小糊涂仙和谈天笑,也不喜欢玩这种闷人的游戏。

叶方士可是此中高手,他也经常跟楚天祥没事对弈几局,跟楚天祥的棋术不相上下,各有胜负。

叶方士静静的看着,也被两个‘女’子神奇‘精’湛的棋艺和道术所折服。

剩下能观棋的只有‘玉’霄、叶方士、曲仙儿三姐妹、秦扬和阳娇、楚天祥以及四位高僧了。

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但所有人也都被这一场千年难得一遇的对弈所吸引!

‘玉’霄看来看去,不由得就皱起了眉头,因为狐媚儿和朱青真是半斤八两,不相上下!

狐媚儿的棋阵满是‘诱’‘惑’之气,她人生的妩媚,善于‘迷’‘惑’人,就连她的棋阵也散发着一种奇异的幻术,也令人‘迷’‘惑’不解。

可是朱青的棋阵却是灵巧多变,处处透着灵气,这股清灵之气,就跟这股妩媚之气斗在了一起。

一会清灵之气压制住了妩媚之气,一会妩媚之气又克制住了清灵之气,两股真气各布幻阵,整个棋盘上,顿时杀气腾腾,雾气昭昭!

楚桂儿暗自着急,正所谓旁观者清,桂儿的棋艺已经能胜过父母了,她当然看得出其中的厉害!

对于母亲那种恪守规矩,不敢大胆创新的下法,楚桂儿真是暗自着急。

因为太过保守,总是防守不攻,势必会吃亏,慢慢的就难赢了。

朱青和丈夫楚天祥一样,虽然聪明多智,但由于被礼教束缚,在创新上不足,所以,不及‘女’儿桂儿灵活多变,大胆创新,所以,就像丈夫一样,一遇到了这种奇幻诡谲的棋路,就呆板的防守,有些地方,放不开,故此,渐渐的比不上‘女’儿了。

楚桂儿急的直搓手,这要是她下,绝不会像母亲这样恪守规矩,这要是她下,这一局,楚桂儿完全能胜出!

所以说,人贵在创新,敢做敢为,若是恪守规矩,固足不前,必然再也难以再进一层境界。

只有不但创新,敢于实践,才能站到最高点!

终于,狐媚儿和朱青,足足各自下了一百五十手,这一盘斗智斗力的比斗终于有了结果!

毕竟朱青略胜一筹,最后仅是一子险胜罢了!

那一子,也是因为狐媚儿久攻不下,急于求成,才误下一子,落了下风,这才败的,否则,这一局,说不定狐媚儿能赢,就算她赢不了,那打成平手,也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