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4章 玲珑心1

第二百四十四章 玲珑心1

狐媚儿长叹一声,抱拳道:“朱姐姐,小妹佩服,朱姐姐不愧人称玲珑仙子,这玲珑棋阵,果然奥妙无穷,我苦创的幻虚妩媚**阵,竟然被姐姐所破。 ”

‘玉’霄哈哈笑道:“师娘仅是胜了一子罢了,也没胜出多少。”

狐媚儿道:“不,朱姐姐是胜了两子。”

‘玉’霄皱眉道:“两子?为什么?明明是胜了一子呀?”

狐媚儿微笑道:“你别忘了,我先下的子,先手者,终局计算数目的时候,必须贴还半子,但高手对弈,必须贴还一子,故此,我输了两子,多谢姐姐指教。”

朱青苦笑道:“妹妹的棋艺我也很佩服,妹妹的棋艺并不在我之下,我只是侥幸罢了。”

楚桂儿摇摇头道:“唉,娘,你本该最后能胜五子的呀,可为什么你那样下呢?真是不通,不通。”

狐媚儿问道:“哦?能胜我五子?那一招能胜我五子?”

楚桂儿轻轻一笑,也不用手去拈棋子,而是学着二人的样子,用道术将棋子驱动。

楚桂儿将左手的兰‘花’指轻轻一弹,再看,原先下的有四颗黑子和白子顿时飞了起来,正是最后四颗子。

楚桂儿用手一指白子,就看那白子飘飘飞起,落入了棋盘中,顿时,棋局发生了大变化!

楚桂儿微笑道:“娘,你若是下在此处,那她就只能下在这里了,她下在这里,你再这么一断,她呢,就只能认输了,你点一点,是不是可以赢五子呢?”

朱青和狐媚儿二人这么一看,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狐媚儿真可谓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顿时惊呼道:“好!好高明的一招!”

朱青也惊异万分,没想到‘女’儿心灵手巧到如此地步,若是这么下,狐媚儿果然是输了五子!

狐媚儿看了半天,竖起了大拇指,赞道:“令千金的棋艺可谓在我等之上了,好高明的一招,这一招,我就输了五子,加上贴还的那一子,足足输了六子!”

楚桂儿淡淡一笑,道:“还有,在中盘时,我娘完全可以杀掉你一条长龙,尾盘收宫时,完全可以赢你十六子,只是她太过于谨慎罢了,你们看着。”

楚桂儿双手兰‘花’指连弹向了棋盘,再看翡翠玲珑棋盘上的黑子和白子顿时都飞了起来,飘在了空中。

楚桂儿纤纤‘玉’指连弹不已,然后将刚才的她们所下的路数一一又给摆了出来,不过不同的是,她所下的一子,正中狐媚儿那奇幻之阵的要害,将一条长龙九子吃掉!

再往下去,由于失掉了九子,狐媚儿的棋阵顿时大减威力,在尾盘的时候,正好输了十六子,若是加上贴还的那一子,正好输了十七子!

狐媚儿看的脸‘色’惨变,真是骇得心惊胆颤,没想到,楚桂儿的棋艺简直出神入化,不但棋艺出神入化,而且连她的心思也是如此的聪慧,竟然可以将原棋阵复原,而且分毫不差!

狐媚儿长叹一声,躬身一揖,道:“楚小姐的棋艺真是出神入化,我彻底的服了,不错,若是如小姐这般下,我的确能输十六子!”

巫姑暗自高兴,因为她输给了楚桂儿五子,可是狐媚儿虽没跟楚桂儿下,但若是按桂儿那路数,要数十六子,相比之下,她的棋术比狐媚儿要技高一筹了,所以巫姑暗自高兴。

楚桂儿的本事,巫姑算是服了,因为她是尽了全力,但也未能赢桂儿,反而输了五子,可见桂儿的本事了。

元真也看的目瞪口呆,这么一看,楚桂儿棋艺简直盖过了父亲和母亲!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那一式奇思妙想的一招,元真都没有想出来,元真根本都没有料到!

楚桂儿嘻嘻一笑,将袖子一拂,再看无数的黑白子,纷纷飘了起来,轻飘飘的各自落进了棋罐中了。

黑的落进了黑的棋罐中,白的落进了白的棋罐中,分毫不差,整整齐齐的。

更难得的是,这无数的棋子并非一颗一颗的落进去的,而是九颗棋子组成一朵兰‘花’的模样,落进了棋罐内!

就见一朵朵黑兰‘花’,白兰‘花’,一串串的‘花’儿就这么落入了棋罐中,半空中,真是好看极了!

这一招道术,比之朱青的玲珑‘玉’手都要技高一筹!

因为朱青的棋子落进罐子内,是一颗一颗的,而她‘女’儿所驭动的黑白子是组成一朵朵‘花’儿的模样,九颗九颗的整整齐齐排成一朵朵小‘花’落进了棋罐内,可谓是独具匠心的道术,也是一种赏心悦目的道术!

三大圣‘女’齐声惊呼,就连楚天祥父亲也惊叹不已!

这一招,可并非别人传给桂儿,乃是桂儿的自创,楚桂儿将这一招整理黑子和白子的道术叫做翩翩兰‘花’舞!

下完围棋,最麻烦的要算是整理‘交’织在一起的黑子和白子了,要将黑子和白子一一分类,可谓是麻烦的很,楚桂儿自幼喜欢下棋,也没事整理过‘乱’起八糟的黑子和白子,当然也将父母整理黑子和白子的道术也学会了。

梵仁的黑白分明,仅是能将黑子和白子分开,让黑子在一边,白子在一边,然后收拾起来。

朱青的玲珑‘玉’手可将黑子和白子分类自动归于原来的位置,比之那一招黑白分明,又高了一层。

可是桂儿的这一招翩翩兰‘花’舞,却不但将黑子和白子分了类,而且还将黑子和白子组成一朵朵小‘花’,然后以‘花’儿的模样回归原处,这一招道术不到巧,而且也美到了极点!

当真可以跟‘玉’蝶自创星辰道术的美丽道术所一较长短了。

这一来,立刻驳的一阵阵掌声。

‘玉’霄高兴的抱起桂儿,就在桂儿的小嘴上亲了一口,哈哈笑道:“小宝贝,你可真可爱呀,我好爱你吆。”

楚桂儿羞的粉面通红,嘤咛一声,轻轻的敲了‘玉’霄头一下,娇羞无比的嗔道:“讨厌,你坏死啦。”

楚桂儿‘摸’‘摸’红了的俏脸,心中却一阵阵甜蜜,轻轻道:“元前辈,咱们对弈一局吧?”

元真抱拳道:“好,楚小姐,请指教。”

楚桂儿道:“不敢,但不知元前辈要怎么玩呢?小‘女’子定当奉陪就是。”

元真道:“这……这还有怎么玩的吗?”

楚桂儿吃吃笑道:“当然了,围棋这东西可好玩了,咱们可以比一比,一下子将棋子都丢进棋盘内,而且还不准错,而且还布阵,这种玩法,前辈玩过吗?”

元真瞪大了眼睛,失声道:“呀,这么下棋?”

楚桂儿吃吃笑道:“是呀,我以前就玩过的,你不信?我做给你看看呀。”

楚桂儿说罢,将白嫩的‘玉’手轻轻的拍了三下,然后左手对着黑子一招,右手对着白子一引,双手兰‘花’指连弹不已,再看,黑子和白子顿时都飘了起来,然后犹如雨点一般的纷纷落下,又恰似下了一阵阵‘花’瓣雨,更好似九天银河绝了堤,倾泻而下!

这一招更是妙到毫巅的一招!

无数的黑子和白子飘了起来,非是胡‘乱’的飘了起来,而是黑子和白子穿‘插’在一起,一颗黑子,一颗白子,这么‘交’替而成,又都组成了一朵朵黑白‘花’儿的模样,就这么漂浮在棋盘上方!

她将黑子和白子组成兰‘花’的模样,让黑子和白子飞回棋罐内,毕竟黑子和白子分类了,黑的组成的是黑的兰‘花’,白的组成的是白的兰‘花’,黑白分明的。

可是她现在将黑子和白子引到空中,组成的兰‘花’模样,却是黑子和白子‘交’替在一起,一颗黑子,一颗白子,一颗黑子,一颗白子,这么‘交’替在一起组成一朵朵小‘花’,比之刚才的那一招更是难上百倍了!

但桂儿却做到了,而且黑白‘交’替组成的兰‘花’是错落有致,有条有序,丝毫不‘乱’,这如何不令人惊呼!

这一招将黑子和白子引出‘交’替组合成‘花’儿模样的道术,名叫漫天‘花’雨!

而漫空中黑白‘花’儿‘交’替在一起,落下时,却犹如‘花’儿分开母体化作一片片‘花’瓣飘飘飞出,好似下了一阵阵‘花’雨一般!

这一招名叫落英缤纷!

这漫天‘花’雨和落英缤纷这一招都是桂儿的自创,现在她结合使用,无数的黑白子化作一颗颗流星,错落有致的就飞到了棋盘上了,好似银河决堤、落英缤纷、流星飞舞一般,就在十九道的棋盘上布好了黑白‘交’替的棋阵!

转眼间,再看棋盘上,黑子和白子错落有致的布好了一个个的棋阵!

楚桂儿也是有心卖‘弄’,因为心上人在身边,‘露’一手,让心上人知道她的本事,让‘玉’霄多赞她几声罢了。

但虽然是卖‘弄’,但这一手,可谓是石破天惊的一招,任谁都做不到!

别说是让所有的棋子自动飞起布成棋阵,就算是整齐的排在线的中间,也是千难万难的事!

更何况,她将黑子和白子做成兰‘花’状,落下时却成了阵型,落下时的每一颗棋子都飞到了线的正中位置,丝毫没有偏差,这一点,可谓是非心灵手巧到极点的人都难以做到。

朱青和狐媚儿用道术下棋,只是一颗一颗的驱动,可是楚桂儿竟然将二三百颗棋子用道术驱动,不但让棋子组成‘花’阵,而且落下时让棋子各自布阵,这一点,就算是楚天祥和朱青都无法做到!

顿时,众人都惊呆了,楚天祥和朱青夫妻简直都傻了,简直不认识自己的‘女’儿了!

这难道就是自己爱撒娇、好似永远都长不大的‘女’儿吗?

朱青和楚天祥都看呆了,这一招招满是诗情画意的道术,可谓是妙到毫巅,难到了极点,可是楚桂儿却轻悄悄的做到了,这如何不令人吃惊!

‘玉’霄也惊呼不已,刹那间,‘玉’霄开心的鼓起掌来,大笑道:“好好!妙!妙极了,小宝贝,来,我再赏你一个‘吻’。”

‘玉’霄哈哈笑着,抱起楚桂儿就原地转了三圈,然后亲‘吻’着楚桂儿的小嘴,楚桂儿心中甜丝丝的,简直比吃了蜜都要甜,她最开心的就是‘玉’霄称赞她,常言道,‘女’为悦己者容,就是这个道理了。

但这么多人看着,父母也在场,‘玉’霄就亲她‘吻’她,真是羞臊不已,所以,桂儿装作不愿意的模样,娇嗔的挥动粉拳捶打着‘玉’霄,嗔道:“讨厌,你讨厌,放我下来。”

‘玉’霄哈哈一笑,放开了桂儿,大笑道:“看到了没?这可是我老婆,我是天下第一聪明人,我老婆是天下第一心灵手巧之人,哈哈哈……”

楚桂儿掩嘴而笑,轻轻的戳了‘玉’霄额头一下,嗔道:“真不知羞。”

洪袖儿吃吃笑道:“我看你是天下第一最不要脸的人才是真的。”

曲仙儿道:“应该是天下第一最坏的无赖才对。”

悠悠笑道:“是天下第一淘气鬼。”

但魔域三大圣‘女’、元真和巫姑简直都佩服到极点了!

楚桂儿心灵手巧到如此地步,可以说比之母亲玲珑仙子更加的聪慧了,简直可以说是超过母亲了。

当真不愧是玲珑仙子的‘女’儿,众人真是服了。

元真长叹道:“唉,楚小姐真乃是仙人也,在下真是服了,这种下法我真的做不到。”

‘玉’霄哈哈笑道:“还有更好玩的呢,来,小宝贝,给大家看看,看看什么叫真本事,将这些棋阵变化一下,让大家瞧瞧。”

楚桂儿红着脸道:“不……不要这么显摆吧。”

元真道:“小姐还可以变阵不成?呀,就请小姐再表演一番吧,元谋恳请小姐指教,请。”

元真是诚心请教,真的想见识一下。

要知道,这么多棋子凭空摆出阵法来都不易,若是将摆出的阵法再变化,那更是难得很了。

楚桂儿轻轻道:“好吧,那小‘女’子就献丑了。”

楚桂儿说罢,双手做兰‘花’指状,然后连连挥舞,再看无数的黑子和白子立刻来回的移动位置,立刻,阵法就变了!

楚桂儿不断的移动着黑子和白子,不住的变化着阵势,一边轻轻道:“这是云龙九翔阵,这是九宫八卦阵,这是八‘门’金锁阵,这是七星连珠阵,这是六丁六甲阵,这是五虎屠羊阵,这是天绝地灭阵,这是四象奇‘门’阵,这是‘阴’阳五行阵,这是丹凤朝阳阵,这是三才四奇阵,这是二龙戏珠阵,这是一字长蛇阵,这是十面玲珑阵,这是清虚太极阵,这是紫府八卦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