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4章 玲珑心2

第二百四十四章 玲珑心2

就见黑子和白子不断的移动着位置,摆出了数十个大阵,楚桂儿一边将黑子和白子移动,一边布阵,一边解释着……

这一来,众人顿时都傻了眼了,只有‘玉’霄夫妻却没有惊异,因为楚桂儿在他们面前表演过,所以,‘玉’霄见怪不怪,雪紫儿、卓悠悠和‘玉’蝶等人也见怪不怪了。

但别人根本没见过这么奇妙的棋阵,而且是用法术驱动的棋阵,这更是令人敬佩了。

楚桂儿对于阵法的‘精’通,可谓是继承了父母,她的聪明和美丽,可爱和活泼,都继承了父母的优点,真可谓比之父母都更上一层了。

楚天翔和朱青看了,脸上满是得意之‘色’,因为他们自己都做不到,可是‘女’儿却这么了不起,只是这一招,就可以压倒全天下的人了!

三大圣‘女’、元真和巫姑,这五个妖魔其实都爱下棋布阵,但今日一见桂儿的聪慧,现在才知道自己真是井底之蛙了,也才明白什么叫做人上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了。

五个妖魔是心悦诚服,纷纷拜倒在地道:“小姐真乃是天下第一奇‘女’子也,多谢指教!”

楚桂儿倒是不好意思了,急忙搀扶起五个妖魔,轻轻道:“这没什么了不起的呀,我不过是喜欢玩罢了,并没有什么,元前辈,咱们下一局吧,元前辈的棋艺高超,小‘女’子真的想请教请教。”

元真苦笑道:“楚小姐,咱们还是平常的下法吧,你的这些本事,我自问再修炼一千年也做不到的,咱们也不比法术,也不要像你母亲那样的下,就一子一子的正常下法吧。”

楚桂儿嫣然一笑,道:“好,那我先整理好棋盘,咱们这就正式下一局。”

楚桂儿说罢,将白‘玉’一般的手轻轻的拍了三下,然后一指黑白棋罐,再看无数的棋子又分成了黑白两类,化作一道道光,就飞了回去,立刻,凌‘乱’的棋盘上,空的没有一颗棋子了。

楚桂儿将‘玉’手一伸道:“元前辈,你先请吧。”

元真苦笑道:“你既然叫我前辈,当然你先下子了。”

楚桂儿轻轻一笑道:“并非小‘女’子大言不惭对前辈不敬,若是小‘女’子先下子,前辈断无赢我之理,所以,还是请前辈先手吧。”

若是楚桂儿没有赢了巫姑,没有摆出怎么赢狐媚儿的棋招,也没有表演这些巧妙的道术,显‘露’出才华和玲珑之气时,元真真会生气,气桂儿大言不惭,目中无人,可楚桂儿轻松的赢了巫姑,又摆出阵势,赢了狐媚儿十六子,虽然不是她下的,但她的招数却是赢了,刚才变幻莫测的数十个棋阵,那更可见她的聪慧了,所以,现在桂儿这么说,元真倒是没有奇怪。

元真抱拳道:“好,既然姑娘让先,那我就惭愧的先手了。”

别看对面只是个十**岁的小姑娘,这一次元真可真不敢大意,可以说是当作了平生最强劲的对手一般的对待。

元真为了公正,也没有占便宜,而是恭恭敬敬的跟桂儿第一次跟巫姑那种下法一样,先将一颗墨‘玉’黑子投入了天元上的正中位置。

楚桂儿微微一笑道:“前辈何必客气呢?”

元真抱拳道:“你让我先手,我又是前辈,若是不顾羞耻的占一角的星位,焉能公平?我虽然并非人类,但对于围棋艺术的热爱丝毫不在你们之下的,这是对公平的一种尊重,小姐,请指教。”

楚桂儿轻轻点点头,虽然对方乃是魔域中的妖魔,跟仙疆内的修道之士势成水火,但今日五个妖魔来,一个是为了下书,再一个是跟他们切磋文雅的艺术,在音律,舞蹈、围棋、阵法上面互相切磋,纯粹是会友前来,楚桂儿内心中也是尊敬万分,而且元真的棋艺在五个妖魔中,可谓是首屈一指,也可以说是魔域妖魔中下围棋的第一高手。

能一会高手,楚桂儿也是心中高兴,楚桂儿也不敢大意,因为她虽有把握能战胜对手,但若是大意,必然也会败北,所以,桂儿也是集中‘精’力,也是用出平生解数跟灵猿对弈。

一人一猿,正经的开始对弈起来,你一子,我一子,转眼间,就各自下了二十多子,一时间,依旧是不相上下。

高手下棋,也不会考虑的太久太久,有的人考虑一招棋都能好几个时辰,那根本不能算是什么高手,只能算是庸才。

虽然下棋要动脑子考虑,但也不能考虑这么久。

尤其是像他们这种高手,若是下一招棋就要考虑半个时辰,那这一盘棋都能下个几天几夜都下不完了,他们这种高手下一局棋,半个时辰足够。

就算是半个时辰,时间也不短了,半个时辰,相当于一个小时了。

渐渐的棋盘上的棋子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凌‘乱’,令人看的眼‘花’缭‘乱’,因为他们下的这局棋,所用的棋路,棋子和棋子根本不在一起,不像如今下棋的人,一下就是一条长龙,形成两条长龙,从这个角往那个角延伸,看看谁占有的地盘多。

那只是低等的下法,而他们这种高手下棋,每一个棋子都不在一起,这里一颗,哪里一颗,虽然都不在一起,但棋棋必然专‘门’扼杀对方的要害,将对方的路截断,令对方连不起长龙来,所以,他们的棋阵看上去就好似杂‘乱’无章的漫天繁星一般,充满了神秘,也充满了魔力。

这就是玲珑珍珠棋局的奥妙之处,也是下棋的最高境界的棋阵。

楚桂儿一不做长龙,二不守角,三不占边,四不攻地,只是东一颗棋子,西一颗棋子,密密麻麻的将自己白‘色’的棋子都投入到了对方的气眼中了,外行人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却是奥妙无穷。

她每一颗棋子都有妙处,都是经过深思后所下,每一颗棋子都投在黑子的要害之上了,将黑子四面八方的活气都给堵死了,攻黑子之必自救!

所以,她根本不守,只是攻敌,在攻敌中只做两个活气。

因为棋子能不能在棋盘上存活,必须有两口气,俗称做活气,若是只有一口气,必然是死棋,而楚桂儿所下之棋,一开始根本不做活气,但最后收官的时候,只做两口活气,这就是高手中的高手的下法。

她就是如此的高手,元真也一样。

元真冷汗直流,因为楚桂儿锋芒毕‘露’,跟她父亲的棋路恰恰相反,楚天翔多是防守,可是楚桂儿却是只攻不守!

更可怕的是,她每一颗白子投入,都必然将他的黑子的活气堵死,或者是投入到公同的活气之上,真的是令人惊叹不已。

所谓共同的活气就是指,只要吃掉她的白子,对方自己的黑子必然也不能活,而且,根本不能吃,因为共同的活气,是永远都吃不掉的子!

不过到了中盘,翡翠玲珑棋盘上的黑子和白子‘交’织在一起,就变得绚丽好看了。

可若是仔细的去盯着棋盘看,就会发现,棋盘之上的黑子和白子,颗颗都发出令人眩晕的光芒,仿佛令人置入到了九天玄阵中无法自拔!

元真的黑子,连着在十九道棋盘上做了十九道做长龙的子,一一只是连到了三颗子,就被白子完全的掐断了路!

于是,再看整个棋盘上,左一块黑子,右一块黑子,有的三四颗就被白子所困,有的五六颗就被困,元真的黑子根本连不在一起,因为进路和退路都被白子所掐断,几乎都是各自为战了。

随着棋子的越下越多,越下越密,渐渐的已经该到了最后收官的关键时刻了。

这时,众人才看出白子已经占据了优势,可以说是能胜出了。

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直到最后时刻,众人才看出白子不但已经占据了优势,而且还形成了一副副图案,正是一朵朵兰‘花’的图案!

大大小小的兰‘花’状,充满了整个棋盘,远远看去,真的好似素雅的兰‘花’一般,这一朵,那一朵,东一朵,西一朵,总计共形成了九九八十一朵兰‘花’形状的小‘花’!

收官开始了,就见楚桂儿将她自己‘乱’的好似繁星的棋子东连一颗,西连一颗,转眼间,再看无数的小‘兰‘花’’,顿时,好似被一根根线穿起来了一般,宛如真的‘花’枝!

直到双方都无法再落子了,在下子都是废子的时候,这一场智慧和心灵的对弈终于结束了。

远远的再看白棋所形成的图案,已经清清楚楚的形成了一个满是兰‘花’的‘花’枝,‘花’枝上的兰‘花’数一数恰好是九九八十一朵!

这乃是楚桂儿独具匠心的一种棋术,名叫‘玉’‘女’兰‘花’谱,乃是她研究出来的最深奥最‘精’妙的一种下法,当真是天下无敌的棋术!

点一点棋盘上的子和目,楚桂儿恰恰胜出了九子!

这一招就叫做九九归真兰‘花’阵,若是下完棋,按照她的棋路下,最后所有的棋子势必形成九九八十一朵兰‘花’形状的模样,所以,她取名为‘玉’‘女’兰‘花’谱,又叫做九九归真,玄‘女’兰‘花’阵。

在场的众人简直都傻了眼了,一个人下棋下着下着,竟然将自己的棋子组成了一朵朵小‘花’,而且还这么秀雅,这简直就是一件奇闻了!

元真简直怀疑自己做了一场梦一般,这种举世无双的棋艺,可谓不但是天下第一,也可以说是美的天下第一了,除了有一颗玲珑心之外,谁又能做出这种奇妙的玄阵?

难道此‘女’乃是珍珠玲珑心不成?她竟然是如此的聪慧,如此的灵巧,难道她真的是九天仙子不成?

元真长叹一声,恭恭敬敬的给楚桂儿长揖到地,抱拳道:“楚小姐真是玲珑仙子,真乃是仙‘女’也,元真输的心服口服,多谢指教。”

楚桂儿轻轻道:“前辈不要多礼,此乃是小术,并没有什么了不起。”

‘玉’霄哈哈大笑着,抱住了楚桂儿,在桂儿的脸蛋上和吐气如兰的樱‘唇’上深深一‘吻’,大笑道:“喂,你又虚伪啦,叫我这么厉害的话,我就说自己天下第一了,干嘛这么谦虚呢,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的表现,你真是我的好宝贝,喂喂,大家看到了没,这可是我的老婆,看我老婆多厉害,聪明吧,哈哈……”

曲仙儿吃吃笑道:“是你老婆不假,人家可不是你教出来的本事,人家是楚叔叔和朱婶婶的宝贝,又不是你调教出来的,你有什么光荣的。”

‘玉’霄嘻嘻笑道:“我当然光荣呀,因为你们再厉害,再美,再心灵手巧,什么弹琴、作词、唱曲、跳舞、画画、下棋,就算你们什么都会,也是我老婆,也属于我的,这就证明,我比你们还厉害,因为你们再了不起,都是我的老婆,都曾经被我剥光过,也只有我能得到你们的**,哈哈哈……”

楚桂儿嘤咛一声,扬起白净的‘玉’手就去敲‘玉’霄的头,嗔道:“你这无赖,谁是你老婆,打你……”

‘玉’霄嘿嘿笑着,抓住楚桂儿柔若无骨的‘玉’手,拉进怀中,就亲在了楚桂儿的樱‘唇’上,大笑道:“哇,真香呀,哈哈……”

楚桂儿娇羞无比,更加显得可爱无比,俏脸之上两片红云,也像极了两朵‘花’儿。

楚桂儿心里甜丝丝的,但却跺脚嗔道:“臭无赖,讨厌,不理你啦,最坏的就是你了。”

众人这个笑,但心中也无限的羡慕和嫉妒。

就连楚天祥都有点嫉妒‘玉’霄,因为‘玉’霄实在是太幸福了,正如他自己所说,曲仙儿在音律上天下第一,洪袖儿的舞姿天下第一,楚桂儿心灵手巧、聪明可爱天下第一,‘玉’蝶、悠悠的清纯和美貌天下第一,雪紫儿的冷傲娇‘艳’天下第一,就算她们都如此的优秀,也都被他一人所俘获,成了他的老婆,这就证明,这么多的天下第一,这么多的才貌双全的‘女’子,都在他之下,他岂不是比谁都厉害?

再厉害的‘女’人也会遇到对手,也会成为男人附属物,所以,能征服那‘女’人,能娶那厉害‘女’人的男人才是最了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