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4章 玲珑心3

第二百四十四章 玲珑心3

‘玉’霄无疑就是最了不起的男人,也是最幸福的男人。

他闷了有人给他弹琴唱曲,跳舞作画等等风雅之事,这些姑娘中,有的活泼,有的体贴,有的多才,有的多艺,有的可爱,有的清纯,有的天真,有的勤快,真是各不相同,一个男人若是能娶这么多美‘女’,有这么优秀的美‘女’为妻,在他需要释放**时,可以随意的释放,在他寂寞时,有人陪伴,如此一生,真可谓是不枉此生了!

皇帝的‘女’人虽然多,可是能有几个像她们这样知心的?像她们这样爱‘玉’霄的?又有几个像她们这般的美貌和多才多艺的?

也许,‘玉’霄的几个妻子中,随便的拉出一个,就可以比的过皇宫大内的三千粉黛!

‘玉’霄的妻子随便的拉出一个,就可以胜得过古之什么四大美人!

元真等五个妖魔一见这么厉害的对手,转眼间在‘玉’霄面前是一副娇羞可爱的‘女’儿之态,真是哑然失笑,也更是佩服‘玉’霄的了不起了。

若不是亲自领教了楚桂儿的厉害,谁又能想得到这天真活泼、娇羞可爱的‘女’子,竟然是如此登峰造极的对手呢?

但五个妖魔是心服口服,知道就算再下一局,都赢不了楚桂儿,相比之下,比楚桂儿的造诣真的是差了太多。

元真抱拳道:“楚小姐。”

楚桂儿嫣然一笑道:“前辈什么事呀?还要对弈一局吗?”

‘玉’霄哈哈笑道:“前辈,你叫错了,你不应该叫她楚小姐,明白吗?”

元真苦笑道:“哦?”

‘玉’霄笑道:“你应该叫她为凌夫人,别忘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女’人嫁了人后,就要随着男人的姓氏叫做某某夫人了,而不是原先姓氏的小姐了,更何况,她已经非是处‘女’了,焉能叫楚小姐呢,哈哈哈……”

楚桂儿羞臊无比,嘤咛一声,红着脸又去追打‘玉’霄,嗔道:“我打死你,你讨厌死啦,臭无赖,臭无赖……”

这世上能一句话让桂儿羞的粉面通红的,能让桂儿将她最娇嗔可爱一面展‘露’无疑的人恐怕只有‘玉’霄了。

楚桂儿抓住‘玉’霄的手,捏住了‘玉’霄的鼻子,嗔道:“不准你再多话,再要多话,我咬死你,大坏蛋。”

‘玉’霄道:“我当哑巴行了吗?”

‘玉’霄说罢,捂住自己的嘴,却用腹语道:“我不用嘴说话,我用肚皮说话,这个你可管不着吧?楚小姐?哈哈哈,你这辈子再也不是处‘女’啦,噢噢噢噢,‘玉’‘女’变成**啦,处‘女’变成少‘妇’啦,很快要生宝宝啦,生完宝宝做娘啦,噢噢噢噢……”

楚桂儿娇嗔无比,扬起巴掌就打,咯吱着‘玉’霄,娇嗔道:“也不准你用腹语,讨厌,大坏蛋,臭无赖……”

‘玉’霄被咯吱的哈哈直笑,也咯吱着桂儿,于是跟楚桂儿嬉闹在了一起。

卓悠悠使劲咳嗽了一声,道:“喂喂,你俩打情骂俏也要找个时间好不好?现在有这么多人,就这么胡闹?真不害臊。”

楚桂儿红着脸道:“又不是我闹的,是他这么坏,能怪我呀。”

‘玉’霄哈哈笑道:“喂,不害臊怎么了?我就不要脸,我就不知羞,你能把我如何了?有本事强‘奸’我,看谁怕谁?怎么,悠悠,你吃醋啦,是不是我没亲你,你吃醋啦,好吧,我这就亲你,让你俩平衡一下,我是一视同仁的,这次你满意了吗?哈哈……”

卓悠悠嘤咛一声,吓得赶忙就跑,因为‘玉’霄是说到做到,这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是抱又是亲的,多难为情呀。

卓悠悠躲到‘玉’蝶的身后,嗔道:“姐姐,你看他坏死啦。”

‘玉’蝶掩嘴而笑,道:“谁叫你惹他的,能怪谁。”

‘玉’霄哈哈笑道:“喂,悠悠,快过来,老老实实的听话,我只亲一口,若是不听话,我就亲三口,掐你屁股两下,‘摸’你‘胸’两下,到底听不听话?”

卓悠悠堵住耳朵,红着脸嗔道:“你滚蛋,我听不见,你去死吧,臭无赖,不要脸。”

‘玉’霄哈哈笑道:“哦,我明白了,原来你是想让我多亲你两口,多‘摸’你两下的,你这才不过来的,看看我多么善解人意呀,哈哈不过,我更善解‘女’衣,那好吧,我就成全你了,我来了。”

‘玉’霄哈哈笑着就去扑向了卓悠悠,卓悠悠妈呀一声,急忙围着‘玉’蝶直转躲着‘玉’霄。

楚桂儿这个笑,拍手笑道:“真是报应呀,报应,喂,悠悠,打情骂俏也要分个时间呀,咦,真不知羞。”

楚桂儿将原话又给悠悠端了回去,逗得众人这个笑。

雪紫儿和‘玉’蝶左右拉住了‘玉’霄,‘玉’蝶嗔道:“行啦,有你就能闹活了,什么时候你能不这么胡闹?”

雪紫儿道:“你呀,多大了,也不害臊,这么多人呢。”

两个姑娘拉着‘玉’霄的手,将‘玉’霄按在了座位上,一左一右,跟‘玉’霄坐在了一起。

‘玉’霄也不闹了,嘻嘻笑道:“好吧,好吧,大老婆和二老婆说话了,我只好听了,就给你们个面子吧。”

元真苦苦一笑道:“霄兄弟,你玩够了吗?”

‘玉’霄哈哈笑道:“玩够了,元大哥有事就请说吧。”

元真道:“那好,算我求求你了,就不要玩了,我要请教你妻子问题呢,好不好?”

‘玉’霄微笑道:“好好,有事你就问吧,谈何请教呢?”

元真道:“楚小姐,哦……不,是凌夫人……”

楚桂儿瞪了一眼‘玉’霄,嗔道:“都是你,瞎胡闹,前辈,你还是叫我桂儿吧,什么夫人的,真难听呀。”

元真抱拳道:“我还是叫你楚小姐吧,楚小姐,请问,你这一招叫什么,能否告诉我呢?”

楚桂儿笑道:“这是我自创的一招棋法,名叫‘玉’‘女’兰‘花’谱,又叫九九归真,玄‘女’兰‘花’阵,这个下法,最后能布成九九八十一朵大大小小的兰‘花’模样,正所谓九九归真,九九为玄,故此又叫做玄‘女’兰‘花’阵。”

元真竖起了两个大拇指道:“妙,实在是妙,妙极了!”

‘玉’霄在一边笑道:“还‘玉’‘女’兰‘花’谱呢,你现在又不是处‘女’了,焉能叫‘玉’‘女’兰‘花’谱呢?我看,应该叫做**兰‘花’谱,或者叫做少‘妇’兰‘花’谱才对……”

楚桂儿这个气,从怀中掏出一块准备用来擦屁股用的粗布,就塞住了‘玉’霄的嘴,掩嘴笑道:“叫你胡说,塞住你的臭嘴。”

‘玉’霄掏出粗布,故意苦着脸道:“喂,擦屁股布?你用这个堵住我的嘴呀?喂,这块布你到底用了没有?”

楚桂儿羞臊无比,重重的敲了‘玉’霄一下,嗔道:“放狗屁!用了我能放在身上……呀,你这坏蛋,坏死啦,打你……”

‘玉’蝶掩嘴而笑,轻轻道:“你呀,一时一刻也堵不住你的嘴,你就不能先不打岔?”

‘玉’霄自己掩住了嘴,点点头道:“我做哑巴行了吧?”

元真苦苦一笑,真是被‘玉’霄打败了,但也无可奈何,因为这里是‘玉’霄的地盘。

元真抱拳道:“楚小姐,可否再指教一局呢?”

楚桂儿笑道:“好呀,那咱们就再对弈一局就是,前辈请。”

楚桂儿说罢,将满是幽香的袖子一拂,再看无数的黑子和白子纷纷如‘花’儿一般的飞回了棋罐中,棋盘上又变的空无一物了。

元真真是酷爱棋艺,遇到桂儿这种高手,可谓是在围棋上的劲敌和知音,所以,元真这才要求再对弈一局,虽然知道必然不是桂儿的对手,但能再下一局,那也是学习的机会。

楚桂儿的棋艺已经超过了她的父母,在当世来说,可谓是第一高手了。

元真又认认真真的用心下了一局,结果,还是输给了楚桂儿,这一次,他输了七子。

但这一次,楚桂儿却没有用刚才的下法,又换了一种新的下法,这一次,再看白子也形成了一种图案,但已经不是兰‘花’图案了,而是一株树,一株飘渺的桂树。

八月桂‘花’香,这一次,她做的图案竟然是飘渺的桂树,桂树上零丁小‘花’开得无数,也是美到了极点。

再看那用白子做成的桂树,主干巍峨,枝叶繁茂,吱吱丫丫,繁‘花’点点,远远看去,朦朦胧胧的像极了天上明月中的桂树的影子。

众人又是惊呼不已,元真鞠躬请教道:“楚小姐,这一招又叫什么,请告诉我好不好?”

楚桂儿轻轻笑道:“这一招就叫做飘渺桂‘花’香,前辈,小‘女’子叫做桂儿,只因为我娘生我的时候,正在桂树下,就生在了飘渺的桂树下,故此,给我取名叫做桂儿,前辈看到了月亮了吧,月亮之上好似有影子,据说,那就是桂树的影子,所以,我这一招就是仿照明月上飘渺桂树的影子所研究出来的一种棋招,取名叫做飘渺桂‘花’香,献丑了。”

元真赞道:“高,妙!”

狐媚儿抚掌赞道:“唉,朱姐姐我真是好羡慕你呀,令千金真可谓是比姐姐还要心灵手巧,独具匠心呢。”

朱青苦笑道:“你该羡慕‘玉’霄才对,现在,我这‘女’儿已经被人拐走了,心里根本没我这个娘亲了,只有丈夫了。”

楚桂儿嘤咛一声,钻进了母亲的怀中,撒娇道:“娘,你真坏,‘女’儿心中只有娘亲和爹爹,‘女’儿永远是你们的小宝贝。”

朱青微笑着捏捏宝贝的脸,笑道:“那你舍得你的霄哥哥吗?这样吧,你一辈子别嫁人了,就跟着娘和爹吧,好吗?”

楚桂儿娇羞无比,嗔道:“娘,你坏死啦,不来了,就会取笑人家。”

狐媚儿哈哈笑道:“令千金可真是可爱呀。”

梅朵儿也笑道:“唉,真是人见人爱的姑娘。”

素妙儿微笑道:“凌‘玉’霄呀,凌‘玉’霄,你前辈子究竟做了什么善事,这辈子这么多美‘女’跟着你。”

‘玉’霄哈哈笑道:“我是作了孽才对,上辈子我欠下她们的,所以这辈子这六个丑八怪才缠住了我,唉,苦恼呀,苦恼,倒霉呀,倒霉……”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真是又羞又气,雪紫儿和‘玉’蝶一左一右就狠狠的掐了他一把,雪紫儿嗔道:“你真是无赖透顶了。”

‘玉’蝶道:“你真是太可气啦,是不是皮又紧了。”

‘玉’霄苦笑道:“看了没,六个母老虎,哎呀,不不不,是六个温柔可爱的小猫行了吗?”

‘玉’霄刚说母老虎,六个姑娘都扬起了‘玉’手,‘玉’蝶和雪紫儿先拧了他一下,‘玉’霄急忙就改口了。

“这还差不多……”六个姑娘纷纷掩嘴而笑。

“不过,猫叫‘春’最恶心了,你们**的声音也够恶心的了。”

“呀,你……”

噼啪,叮当……

六个姑娘闻听‘玉’霄下半句话,六个姑娘纤纤‘玉’手一阵‘乱’敲‘乱’掐。

狐媚儿掩嘴而笑,叹道:“唉,我现在终于明白这小坏蛋为什么能得到这么多美‘女’的芳心了,只因为他实在是太坏了,坏的是那么可爱呀。”

巫姑道:“时间很晚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元真抱拳道:“楚道兄,楚小姐,霄老弟,今日一会,我们真的很开心,他朝再遇,咱们已不是朋友,请各位不要对我们留情,我们也不会对你们留情,我们要告辞了。”

如今,的确是很晚了,已经到了黄昏了。

冬日天黑的早,尤其是这种峡谷,按现在的时间来说,大约五点多天就黑了,现在已经到了四点多了。

五个妖魔来得时候,正是刚吃完午饭的时候,一连下了五盘棋,差不多用了三个时辰,也就是现在的六个小时,所以,天都要黑了。

‘玉’霄微笑道:“喂,各位,咱们既然是做一日的朋友,既然来了,焉能不吃完晚饭再走呢?”

元真抱拳道:“多谢多谢,我们实在不敢叨扰了,就此告辞了。”

‘玉’霄苦笑道:“其实,我们的吃的也不多了,那些‘肉’几乎都吃完了,至于人‘肉’,我们是人,哪里能吃呢,我只好将人‘肉’早烧了,免得大家饿的吃人‘肉’。”

元真叹道:“你们的东西不多了,我们的也不多了,也顶多够吃三天的了,再若这么耗下去,我们的动物也开始彼此的你吃我,我吃你了,所以,咱们不能这么耗下去了,但若是强攻,你们防守的这么严密,所以,我们就以阵法赌个输赢吧。”

‘玉’霄道:“五位朋友,不知能否听在下一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