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4章 玲珑心4

第二百四十四章 玲珑心4

巫姑道:“凌‘玉’霄,若是劝说我们归降的话,或者背叛圣教的话,就请不必说了。”

‘玉’霄苦笑道:“我正是这个意思。”

元真道:“霄老弟,用你们人类的话说,这就叫各为其主,人各有志了,我们是动物,你们是人类,我们是动物修道中的英雄,为了普天下的动物而战,而你们是人类,是人类中的英雄,所以,我们各自为了各自的目的和愿望,请不要勉强了,我们不会勉强你们,你们也不要勉强我们了,正如你们永远不会投靠我们魔域,我们也永远不会投靠你们仙疆一样。”

‘玉’霄长叹一声,抱拳道:“好吧,既然如此,他日相见,咱们就不要留情,虽然只是做了一日的朋友,但在我心中,你们永远是我的朋友,不过,他日相见,我也不会留情,你们也不必留情,我们就各尽本分吧,各位,请!”

元真等五个妖魔抱拳道:“请,告辞了!”

五个妖魔转身要走,元真忽然转过身道:“霄老弟,若是破不了,你们就走吧,以你们的本事,我们是挡不住的,那些人就不要管了。”

元真心中不是滋味,今日一会,可谓是对‘玉’霄等人有了点感情,真的不想亲手杀死‘玉’霄等人。

但各为其主,没有办法。

‘玉’霄抱拳道:“元大哥,我也有一言相告,我会不择手段的破你们的大阵,若是你们守不住,请五位也不要死战,还是保住‘性’命要紧,各位,保重!”

“保重!”

五个妖魔各自道了声再见,然后五个妖魔并排出了大帐,然后飞上了半空,在半空中抱了抱拳,扬长而去。

再快乐的时光,也不会停留,所以,明日再见,就是死敌!

众人悠悠长叹,心中也不是滋味,从今日相处上,可见五个妖魔内心中也并非是大‘奸’大恶之辈,真可谓是妖魔中的枭雄。

但彼此势成水火,根本谁也劝服不了谁,必然依旧要一战。

‘玉’霄长叹一声,正‘色’道:“传我将令,今日将吃的都做熟了,一日只吃一餐,或者一餐只吃一点,留着第三天饱餐一顿,不得大吃大喝没有节制,将食物分发给大家,若是这三日内挨饿了,饿死了也不要怪我,但是,若是冷了,柴火可以燃烧取暖了,但也不要太‘浪’费,不过,吃的食物决不允许用火烤,实在饿的受不了了,就睡觉,或者吃一口冷的,最好是三日之后再吃,若是发现谁用火烤东西吃,军法从事,定杀不饶。”

廉政和岳商答应一声,去下达命令去了。

于是,将所有的吃的都从雪地里挖了出来,这些吃的果然不多了,的确仅是够饱饱的吃一餐的了。

但这一餐,只能慢慢的吃三天,换句话说,一人每天就吃几量‘肉’,大多只是喝‘肉’粥了。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幸好,三日之后就决战了,若是活活的困死饿死在此处,还真不如轰轰烈烈,痛痛快快的拼了。

所以,一千五百多人几乎都忍饥挨饿,只等第三日饱吃一顿,跟妖魔们拼了。

但‘玉’霄可饿不着,因为他有神葫芦,葫芦内有不少的鱼,‘玉’霄抓了不少的鱼,每到吃喝的时候,就将众多弟子一一找齐,大家一人吃一些鱼,真的是没饿着。

但令众人不解的是,‘玉’霄做鱼的时候,不生火,只是用神剑的热量烤熟,也不分给百姓,只是这四五十个弟子吃,就连那些普通的三派弟子,他都不分给。

很快的,一天过去了,‘玉’霄只是将食物给那三四十个分派有对手的人吃用,其余的一概不给,而且这些人吃,也不让生火烤熟,也是偷偷‘摸’‘摸’的,真不知他为什么这么做。

熊天燚实在忍不住了,问道:“霄儿,你既然有吃的,为何不分给百姓和弟子们?还有,为何要偷偷‘摸’‘摸’的?你这么做是什么道理?”

‘玉’霄哈哈一笑道:“我当然有我的道理了,熊伯伯,我之所以不让生火,不让分给大家吃,只因为我怕被妖魔发现呀,你们应该知道,妖魔大多都是动物,其实早就在暗地里观察我们呢,他们的鼻子都很灵的,若是这三日,依旧还有‘肉’香飘满山谷,这就证明咱们还有吃的,那妖魔恐怕又要拖延时间了,非要饿的咱们没有力气才跟咱们决战呢,我让大家可以燃烧篝火,却不准大家烤东西吃,说是留着三天后再吃,就是让妖魔闻到咱们的烟火中没有‘肉’香味,以为咱们断了伙食,都挨了饿,那么,他们三日之后,就会布阵,跟咱们决一死战了,因为他们就算要赢了咱们,也要等咱们饿的手脚酥软,跟咱们打,到时候,他们赢了也光彩罢了,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迷’‘惑’他们,让他们以为咱们的确是挨饿,没有吃的了。”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原来‘玉’霄这么做果然是有深意的。

洪天福问道:“那……那你为什么有吃的不分给弟子们,只让咱们这些人吃饱呢?”

‘玉’霄微笑道:“这个也很简单呀,我分给你们吃饱,只因为我都给你们派了厉害的对手,你们每一个的对手都是劲敌,若是饿上几天,没有了‘精’力,根本不是妖魔的对手了,所以,不能饿坏你们,至于其余的人,稍微饿上两天没事的,因为他们根本没这么厉害的对手,而且破阵我也用不着他们,所以,咱们这些人去拼命,他们用不着,咱们当然要吃饱,他们当然要饿几天了,但也饿不死他们,这又有什么呀。”

楚桂儿皱眉道:“这是什么话?破阵咱们三十多人岂能破的了的?就算怕妖魔发现,那,那也可以偷偷给他们一点呀。”

‘玉’霄问道:“那若是都有了吃的,都去烤熟,那岂不是告诉妖魔,我们还有吃的,那他们肯跟咱们决战吗?这岂不是因小失大了?”

曲仙儿道:“你不是有神剑吗?你用神剑烤熟不就行了。”

‘玉’霄骂道:“蠢材,你可知道这里多少人?共有一千多人呢,我烤的过来?而且,烤这么多吃的,妖魔难道闻不到香味吗?咱们这些人,都只能一天吃一顿,我每次用神剑做东西,都关好帐‘门’,也及时的将香味吸入葫芦内,就是怕被发现,如此生死存亡之际,焉能因为吃的耽误了大事?所以,除了咱们这些有对手的人之外,其余人必须挨饿三天,这是必须的!”

曲仙儿鼓着嘴嗔道:“就你聪明行了吧。”

洪袖儿道:“那……那破阵的时候,他们饿的手脚酥软,头昏目眩的,那,那又如何是好呢?岂不是也破不了阵吗?”

‘玉’霄哈哈笑道:“要破阵不难,都看我的吧,我根本谁也不用,连三派的弟子都不用。”

众人惊异万分,他破阵竟然要自己,要靠着三四十个高手,其余人竟然都不用,他究竟搞什么鬼?

秦扬问道:“霄儿,你……你究竟有什么主意?”

‘玉’霄悠然笑道:“师娘,你们就放心吧,这些日子,我等的就是决战那一天,我做的一切,就是‘逼’着妖魔约咱们决战,至于我怎么破阵,这个呢,是不能告诉你们的,到时候你们就明白了,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若是泄‘露’了,我这一招失败了,那就救不了这里的人了,大家不要问了。”

众人都是苦苦一笑,真不知道‘玉’霄有什么良策。

楚天祥道:“不过,这个阵法太复杂了,咱们还要去观阵,等第三天的早上,咱们去看看阵,回来商议一下,如何破阵,再出去决战。”

‘玉’霄神秘的一笑,道:“观阵都没这个必要的,算了,到时候再说吧,不过,我给你们安排的对手,你们一定要牢牢地拴住,只要保护好我,挡住那些高手,就胜了,若是挡不住你们的对手,我被人家杀了的话,我死了,这里的人可谁也活不了了。”

雪紫儿皱眉道:“保护你?你不是功力恢复了五成了吗?而且你还骑着天马,带着龙鱼,谁能伤你呀?”

‘玉’霄微笑道:“到时候,妖魔定然全都过来杀我,说不定不顾一切的来击毙我,我就算有天大的本事都挡不住,更何况我功力未复,还要留着力气了,所以,我给你们安排的对手,你们一定要牢牢地拴住,无论如何都要拴住,你们只要按我的要求去做就行了,不要问为什么。”

雪紫儿道:“放心吧。”

楚桂儿道:“不错,你给大家安排的对手,实力和功力都差不多,应该没问题,更何况,我们三姐妹保护你,加上寂籁师姐,两位伯伯,应该万无一失的,不过,我也不明白你究竟怎么破阵,我爹爹都没把握破掉呀,咱们还是先观阵,好好的研究研究,那是生‘门’,那是死‘门’,如何的破法才对呀。”

‘玉’霄笑道:“都告诉你们天机不可泄‘露’了,本帅想要做什么,你们焉能猜想得到?而且,兵随将令,草随风,主帅叫你们做什么,你们就不该问为什么,这个道理难道你们都不懂?真是一群笨蛋,不准问为什么,谁若再敢问为什么,男的踢屁股,‘女’的……”

没等‘玉’霄说完,六个姑娘几乎一起伸出‘玉’手掩住了‘玉’霄的嘴,因为她们就知道‘玉’霄没好话。

他究竟用什么办法破阵?

谁也猜不透,谁都不知道他有何妙策。

三天很快就会过去,大决战很快就到了。

那一日,又要死多少生命?流多少血?

第二百四十五章天魔阵

一个人不吃饭能饿几天?一顿不吃就饿的心慌,若是三天不吃,那又会如何?但一个人的忍耐力和生命力也是很强的。

若是有水喝,就算三天不吃,也还饿不死。

百姓们更猜不透‘玉’霄是什么意思了,一个个心里只是骂‘玉’霄缺德的。

因为‘玉’霄将仅有的吃喝都给了大家,但那仅有的一点食物,也仅是够吃一餐半饱的。

更可气的是,‘玉’霄三令五申,实在饿的受不了了,也不准用火烤熟了吃。

身上就有吃的,可以生火,但却不准烤着吃,不准热着吃,就算是煮雪水喝,也不准丢几片‘肉’到锅里煮着吃。

这是什么道理?这也太无理了!

难民们心中十分不满,但还不敢不听,因为大权在‘玉’霄手中,谁若是不听,谁若是违抗军令,轻者当场重责几十皮鞭,重责就要杀头!

这谁敢不听?真是心里怨恨,简直连‘玉’霄的祖宗都骂出来了,但还不得不听。

打又不打不过这些修道者,而且还指望着这些会法术的人救命,所以,无数的难民们饿了就睡觉,只好等待三天之后的决战,倒是盼着三天快点过去,好出去痛痛快快的战死,也总比活活的被饿死的好。

幸好,‘玉’霄命人将烤‘肉’都切成了一片一片的,分给了大家收着,就算天冷熟‘肉’冻成了冰,但饿了就嚼一块吃,也总比没有的好。

但这一片一片的‘肉’,分给大家的也不多,一人也就是分了三十几片‘肉’,每一片‘肉’都薄的像刀锋一样,这三十几片‘肉’,就算都吃了,都吃不饱。

但虽然饿着,可是每日里,放哨的依旧不准懈怠,军令依旧是如此的严。

可是可气的是,大家都饿着,可是‘玉’霄等为首的四十多个高手,每日里却可以吃一条鱼,除了这四五十个高手能吃点东西之外,其余的人可谓是没这个待遇了。

别说是那些普通的百姓,就算是三派的弟子们,都饿着肚子。

每日里,这四五十个高手也都是偷偷‘摸’‘摸’的来‘玉’霄的大帐内吃喝。

有吃的不分给大家吃,就连三派的普通弟子都不给,只准生火,不准煮食,除了为首的这些高手知道为什么之外,其余人可谓是一概不知,不知道‘玉’霄为什么下这种‘混’蛋的命令。

到了第二天,百姓们手中的火种都给没收了,每日里,就算生火取暖,也要统一着来,还不准个人‘私’藏火种,这么一来,众人就算想煮食东西都难了,因为连火石火镰都没有了。

只有为首的人知道‘玉’霄的苦心,‘玉’霄也是迫不得已。

若是将那唯一一点的吃的用火烤,用水煮食的话,那妖魔知道这里还有吃的,就不会决战了,若是每日里这里酒‘肉’飘香,被妖魔嗅到,妖魔就会推迟决战的时间,非要将大家饿上个三四天再决战。

更何况,吃的本来就够吃一顿了,也本来就没有了,若是为了吃几片熟‘肉’,再要是让妖魔嗅到烟火中有‘肉’香味,那妖魔说三日后决战,就会再推迟,借口说法阵没有摆好,再往后推延时间,反正不饿大家几天,他们是不会决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