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5章 天魔阵1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天魔阵1

这就是妖魔打的坏主意,这一招可够‘阴’毒的,万般无奈之下,‘玉’霄只好下了这么个‘混’蛋命令,令人疑‘惑’不解的命令。

三日终于过去了,大家都饿的头昏眼‘花’,手脚酥软无力,到了这第三日,所有人将手上仅有的食物,那剩余的几十片‘肉’都给吃了。

因为今日就是决战的日子,吃了这仅有的一点食物,也好有力气跟妖魔去拼命,到时候,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

别看只吃了几十片‘肉’,但也顶了大用了,吃了后,立刻就觉得不那么难受了,也有了力气了。

这里难民加三派弟子,差不多有一千七八百人了,这一天吃喝多少?

人类越来越多,负担就越来越重,也许,杀戮的确是抑制人类过度繁衍的好办法。

也幸亏人总有一天要死,若是只生不死,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住不开人了。

但生下来谁又想死呢?

既然生下来,注定要死去,为何这世上还有生命?

这恒古以来最令人困‘惑’的为什么,谁也无可奈何,只能无可奈何的生,然后无可奈何的死,这就是人生了,也许,生命根本就没有为什么。

第四日清晨,这也是大决战的日子。

‘玉’霄早早的起来了,让这四五十名高手吃饱,也让所有人把仅有的食物都吃掉。

然后命廉政和魏晓晨去妖魔大营中前去约战,看看大阵摆好了没。

廉政和魏晓晨二人领命,就往前面的山谷中飞去,只见脚下的峡谷内,密密麻麻的都是动物了,有动物也有人,摆成了一个个怪异的阵法,也不知是什么阵。

廉政和魏晓晨刚飞到大营上空,就被放哨的妖魔拦住。

廉政抱拳道:“各位,我是来下书的,请你们的主帅前来相见。”

妖魔们早就知道必然有人会前来,所以,飞身前去送信。

时间不大,元真接了出来,廉政抱拳道:“元前辈,不知道大阵摆好了没有?若是摆好了,我们可要破阵了,咱们决一死战吧!”

魏晓晨却故意骂道:“你们真是‘阴’险卑鄙,饿我们三日,你们就能赢了,对不对?哼,若是不敢决战,就早早说话!”

这其实也是‘玉’霄叮嘱好叫他们这么说的,因为若是不装做愤怒的样子,妖魔们以为大家还有吃的,根本没有挨饿,偏偏就困而不战,到时候,谁也无可奈何。

元真心中高兴,魏晓晨愤怒,他却高兴,因为他早就知道这三天以来,‘玉’霄等人根本没有吃的了,已经饿坏了。

‘玉’霄等人饿坏了,就没有这么厉害了,再要对付就容易的多了,所以,元真很高兴。

元真哈哈大笑道:“谁说不决战?大阵已经摆好了,你们不是也看到了吗?好了,今日咱们就决战,你们回去送信,我们在此等候着你们前来破阵,请吧。”

魏晓晨冷笑道:“你们的死期到了,正好我们饿了,今日杀光了你们,正好吃你们的‘肉’,廉哥哥,咱们走!”

廉政抱拳道:“前辈,请做好准备,我们这就来破阵,告辞。”

二人又御剑飞了回来,妖魔们也不加阻拦,二人回到大帐,前来见‘玉’霄回话。

‘玉’霄闻听喜上眉梢,微笑道:“妖魔的死期到了!”

楚桂儿皱眉道:“喂,这么多兽群,还有这么多人类帮忙,摆成这么个奇妙的大阵,咱们就算全体出动,都不见得能成功,说不定,今日会全军覆没,如何说妖魔的死期到了呢?我看该是咱们的死期到了才对。”

‘玉’霄悠然笑道:“本少爷的妙计,岂是尔等之辈能参悟透的?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迷’‘惑’妖魔,‘逼’的妖魔跟我决战,廉大哥,传我命令,将防守的为首弟子们,速速都聚集在大帐内见我。”

廉政答应一声,领命前去,时间不大,在三面山上防守的弟子,在冰墙上瞭望的弟子,纷纷前来见‘玉’霄。

‘玉’霄大模大样的坐在了正中的位置上,其余人都站立在两侧,连四子、四‘女’、四僧都不例外,他的六个妻子,也都不敢胡闹,也只好站立在两侧,等着他分兵派将。

‘玉’霄军令极严,在坐帐正式分兵派将的时候,除了他之外,任何人都不许坐着,都要站立在两侧,所以,四子、四‘女’、四僧虽然心中不高兴,但军有军法,‘玉’霄这么做根本没什么错,他们也无言可对,只好遵从。

‘玉’霄坐在冰做的太师椅上,上面铺着两张老虎皮,十分的舒适。

‘玉’霄端坐在虎皮椅上,沉声道:“刘角、史微、佟羽、吵吵、闹闹听令!”

五个弟子那敢不听,急忙答应一声,躬身施礼道:“在!”

‘玉’霄正‘色’道:“我命你五人,将百姓分成五队,你们各带二百人顺着凿好的台阶上山,不得有误!”

五个人就是一愣,不是决战吗?怎么将所有人的带到山上去?这算什么决战?

史微跟‘玉’霄关系不错,大着胆子问道:“小……大帅……”他刚要叫小师弟,猛然想起,‘玉’霄曾经说过,在派将他做主帅的时候,不准叫小师弟,若是不敬,先重责二十棍,所以,史微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玉’霄沉着脸,俊目中‘射’出两道寒光,道:“什么事?”

史微就觉得浑身一寒,虽然他是曲天赋的五大弟子之一,自幼就跟‘玉’霄在一个山上,跟‘玉’霄的关系不错,但他发现,‘玉’霄一旦不嬉皮笑脸的时候,实在是太可怕,威严的好似一个真的主帅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史微暗暗的道:“我的天,这小师弟不笑的时候,竟然如此的可怕。”

史微大着胆子道:“大帅,既然要去破阵,为何将百姓带到山上去呢?”

曲仙儿在一边道:“是呀,这是什么道理?”

二人话一落,就见‘玉’霄将冰桌上用冰做的惊堂木使劲一摔,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玉’霄大喝道:“住口!你们好大的胆子!”

众人的心就猛地一缩紧,大家根本没有防备,都被惊得颤抖了一下,实在没想到‘玉’霄忽然发怒。

曲仙儿噘着嘴,嘟囔着道:“史师兄只是问问嘛,干嘛这么凶呢。”

‘玉’霄怒道:“我跟你们说过几遍了?兵随将令,草随风,主帅下令,要毫无条件的服从,有几个兵在主帅下完命令,去问为什么的?就算我现在叫你们一个个的把自己埋在雪里,叫你们现在都趴在地上,你们也不能问为什么,也要无条件的服从,不遵从,就是抗命不遵,就有杀头之罪,这个道理你们不懂?要我说几遍?”

史微的心就是一颤,冷汗湿透了全身。

因为若是行军作战,的确是如此,有几个主帅下完命令,将士去问为什么这么做的?还真没有将士敢这么做。

但‘玉’霄下的令也实在太怪了,大家根本不明白为什么,其实都想问问。

史微是四师兄,自幼就照顾‘玉’霄等四人,个人的感情十分的好,但今日,‘玉’霄是这里的主帅,就连四子四‘女’都听命,他更不敢了。

史微赶忙扑通跪倒在地,低头道:“大帅,末将知罪,请大帅责罚。”

‘玉’霄一见史微跪倒在地认错,心中也不是滋味,因为彼此的感情都十分的深厚,但统帅这么多人,若是没有严格的军纪,必然犹如一盘散沙,所以,‘玉’霄只能装装样子,否则,做大帅的没有半点威严之气,日后如何统帅千军万马跟魔域的妖魔作战?

‘玉’霄没有叫史微起来,而是正‘色’道:“我现在再跟你们说一遍军纪,有令则行,有令必遵,不能问为什么,这乃是做将的职责,主帅既然下令,就有他的道理,若是下一次令,你们不懂,就问一次为什么,这算什么规矩?难道你们做徒弟的时候,师傅下令让你们扫地,你们还要说,地面上很干净,为什么还要扫呢?我问你们,你们问吗?”

众人低头不语,一个个都不再言语,因为‘玉’霄句句在理,的确是这样,师傅指派你做什么事,有几个徒弟会去问,为什么让我扫地?为什么让我做饭?为什么让我做这个,做那个的?的确没有人敢问,都是无条件的服从,乖乖的服从。

‘玉’霄接着道:“行军作战,也是如此,军令更大于师命,就算我命你们这些人往油锅里跳,往山涧里跳,你们也要绝对的服从,这就叫军令如山,你们都不是将军,都是修道之人,也许对于军令还不懂,还不明白应该怎么服从军令,总爱问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那么做,这是不对的,史微,念你是初犯,我今日就不责罚于你,下次再要问为什么,定斩不饶!”

史微擦了擦冷汗,暗自叹道:“唉,‘玉’霄真够厉害的。”

但他也暗自怪自己不该多问,也暗暗的后悔,但实在是不懂,依旧是不明白既然要破阵,为何不将百姓调出山谷决战,而是让百姓登山,这实在是令人费解,但现在还不敢问,只好纳闷着。

史微急忙磕头谢恩道:“多谢大帅不杀之恩,末将知错。”

‘玉’霄正‘色’道:“咱们‘私’下的‘交’情是‘私’下的,但公是公,‘私’是‘私’,公‘私’要分明,无论任何人违反军纪,我也毫不留情,这就叫纪律,都明白了吗?”

曲仙儿三姐妹噘着嘴,气呼呼的带头故意怪声怪气的大声道:“明白啦!”

‘玉’霄也不理会,知道这几个姑娘就是这么顽皮,也犯不上理会,‘玉’霄就装作没听见。

吵吵和闹闹这个笑,但还不敢笑,因为若是随意的笑,就是违纪,要受处罚的。

吵吵和闹闹忍住笑,一左一右将史微扶起来,低声道:“史大哥,不要问了,咱们依言而行就是。”

‘玉’霄沉声道:“你们五人,保护着众多百姓上山,留下四百壮汉,其余人都各带自己的用品,立刻上山。”

五人齐声道:“得令!”

五人退在了一边,等着散帐就去执行。

楚天祥暗暗的点头,心道:“‘玉’霄果然是帅才,虽然生‘性’顽皮,但的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玉’霄看了看众人,又道:“禅弥,禅勒听令!”

两个和尚急忙走出队列,口念佛号道:“阿弥陀佛……”

两个和尚养成了习惯,一说话先念佛,刚想念佛说声小僧在,就被‘玉’霄喝住。

‘玉’霄将惊堂木又是一摔,喝道:“住口!你二人可知罪?”

众人的心又是一跳,暗自骂道:“你又怎么了,好好的又摔这东西。”

楚桂儿嘀咕道:“讨厌,吓了人家一大跳。”

禅弥和禅勒早就知道‘玉’霄的厉害,但真不知错在何处。

禅弥赔笑道:“不知,贫僧那……哪里错了,请……”

‘玉’霄喝道:“我告诉你们几次了?你们既然身为我的属下,就不再是什么和尚身份,听令的时候,不准念什么佛号,要答应在,若是都像你们这样,这算什么军帐?岂不是成了寺庙了?若是道士一接令,嘴里先念无量天尊,贫道在此,请吩咐,和尚接令,就念阿弥陀佛,贫僧在此,你们自己看看,这里除了和尚就是老道,每个人都这么说,像什么话?在听令的时候,我不管你们是和尚还是道士,一概先把你们心中的神佛都给我甩到一边,不准带出来,知道吗?”

两个和尚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真是心里暗骂,但还不敢现出不悦之‘色’。

两个和尚急忙满脸赔笑,禅弥道:“小……末将明白了……”

众人心中暗笑,但还不能说‘玉’霄做的不对,因为他做的还真对。

‘玉’霄的确是规定过这件事,而且这里也的确除了和尚就是老道,若真的不加制止,的确是够可笑的。

因为道士一说话,的确是先念无量天尊,和尚一说话,先说阿弥陀佛,在这种军营中,的确是可笑的很。

‘玉’霄这么做也的确不算不对,所以,任何人还真无言以对。

‘玉’霄道:“好吧,念你们触犯,也就算了,下次再说错了,重责二十棍。”

两个和尚赶忙恭恭敬敬的鞠躬道:“多谢大帅。”

‘玉’霄道:“我命你俩人,带领留下的四百来人,立刻收拾这里的帐篷,锅碗等用品,收拾好后,立刻上山,不得有误!”

两个和尚答应一声,也恭恭敬敬的退下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