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5章 天魔阵2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天魔阵2

‘玉’霄沉声道:“其余人,都随我前去破阵,我曾经给你们都找了差不多的对手,虽然大战时会‘乱’了,但不管谁跟谁‘交’手,都不能退,一定要顶住,就算要死,也要挡住魔域的那些妖魔,因为今日胜败就全看你们能不能挡住妖魔了,明白吗?”

众人纷纷答应一声,‘玉’霄道:“你们负责保护百姓的人,上山之后,多多准备石头,弓箭,准备对付天上的凶禽,刘角、史微、佟羽、吵吵、闹闹、禅弥、禅勒,那一千多百姓和修道弟子,就由你们七人率领,一定要守好山,小心妖魔绕到后面偷袭,这所有的兵马都‘交’给你们了,若是这么多人,依旧守不住,那你们自己就跳崖自杀,不必前来见我了!”

史微道:“大帅尽管放心。”

‘玉’霄点点头,沉声道:“曲仙儿、洪袖儿、楚桂儿、寂籁、叶方士、醉乾坤,你六人在我身边,他们跟妖魔对决的时候,你们不准参与,留在我身边,保护我,因为此战,能不能保住我的命,关系着这一场决战的胜败,明白吗?”

楚桂儿嘀咕道:“你倒会享受。”

“啪!”

‘玉’霄将惊堂木又是一摔,楚桂儿被吓得就是一跳,就听‘玉’霄骂道:“楚桂儿,你说什么呢?”

楚桂儿噘着嘴,心里骂道:“死‘玉’霄,臭‘玉’霄,就知道显威风欺负人。”

但桂儿一见‘玉’霄面沉如水,如此的威严,不敢顶嘴,嗔道:“我什么也没说,我说遵命呀,大帅!”

‘玉’霄心中暗笑,他对自己的妻子一向嬉闹,从来不这么严肃,所以,六个姑娘对‘玉’霄从来不怕,但在派将的时候,还不敢顶嘴,只是过后,这六个姑娘就来找他算账了。

‘玉’霄喝道:“既然你们都明白了,为何不接令?”

六个人忍住气,齐声道:“得令呀!”

‘玉’霄喝道:“跪倒接令!”

三个姑娘闻听跳了起来,齐声道:“凌‘玉’霄!”

曲仙儿嗔道:“你不要太过分!”

洪袖儿道:“你再要欺负人,哼,等会找你算账!”

‘玉’霄喝道:“喂,我是主帅!”

楚桂儿气道:“主你个大头鬼,本姑娘不是你的战将!”

叶方士也道:“我也是,并非你的战将,叫我跪下,你胆子不小!”

洪袖儿吃吃笑道:“该打他屁股!”

曲仙儿道:“你不叫别人跪下,叫我们跪下,分明就是欺负人,才不听你的,你若是再欺负人,我们都不管你,叫妖魔杀死你,哼!”

‘玉’霄哈哈笑道:“喂,我死了,谁救那些百姓?一千五百多人陪我一起死,你们可是罪过不小呀。”

小糊涂仙道:“他们爱死不死,他们又不是我爹,我老人家,可是来帮忙的,都死了,我也不管,你若是欺负伯伯我,我哥三可就转身就走啦。”

谈天笑道:“就是,就是,我们三又不是弟子,凭什么给你跪下,想得美。”

‘玉’霄哈哈笑道:“不跪就不跪吧,我不过跟你们开个玩笑,看看你们是不是喜欢做奴才嘛,现在看来,你们还有点骨气,的确不喜欢做奴才。”

曲仙儿骂道:“放屁!你才喜欢做奴才呢。”

‘玉’霄哈哈笑道:“既然你们不喜欢做奴才,那为什么见到你爹他们要跪下呢?那为什么见到祖师的牌位要跪下呢?这岂不是很怪吗?我还以为你们喜欢下跪呢,所以,给你们下跪的机会,叫你们给我磕头,你们本该感谢我才对嘛,唉,真是奇怪呀,既然你们不想跪下,为什么没事就爱给师傅、给祖师、给神佛跪下呢?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几个人被问的哑口无言,刚刚承认不想下跪,结果,没事还总给师傅下跪,给爹娘每天下跪请安,给祖师爷跪倒上香,但这些都是人生在世必不可少的礼节呀,实在是没办法的,但有一点办法,谁喜欢没事磕头玩?但‘玉’霄偏偏就坏的拿这个借口嘲笑她们姐妹,当真是够气人的。

三姐妹没有办法,说不过‘玉’霄,若是跟他辨理,结果,必然更没有面子,于是只好撒娇耍赖,去打‘玉’霄,这是她们一向没理的办法,也是唯一能对付‘玉’霄的办法。

三个姑娘一起去咯吱‘玉’霄,曲仙儿敲着‘玉’霄的头,嗔道:“我愿意给爹娘下跪,用你管?就不给你跪,气死你,气死你……”

‘玉’霄被咯吱的哈哈直笑,猛地一摔惊堂木,喝道:“大胆,放肆!”

楚桂儿这个气,嗔道:“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没事你就摔这玩意玩,你是不是摔上瘾了?叫你摔,我也会摔,哼……”

楚桂儿夺过‘玉’霄的惊堂冰,她自己噼噼啪啪的摔了起来,然后咯咯笑道:“散帐,本帅下令,解散,哈哈哈……”

‘玉’霄大叫道:“喂,你们要造反呀。”

“反你个大头鬼!”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摆威风。”

“刚才吓了我们两大跳,正要找你算账!”

‘玉’霄哈哈笑道:“好呀,你们亵渎本帅,违反军纪,我早说过,男人违反军纪,踢屁股,‘女’人违反军纪,抓**,这一次,我非把你们‘胸’前的‘肉’包子抓肿了不可,看你们还敢不敢不听话……”

三个姑娘嘤咛一声,转身就逃,她们可知道‘玉’霄真敢这么做,若是大庭广众之下,被‘玉’霄胡闹的抓了‘胸’,那该多羞人呀,所以,三个姑娘赶忙就逃,捂着‘胸’就逃,但即使这样,三个人又圆又翘的屁股也被掐了两把。

三个姑娘边跑边大叫道:“姐妹们,快来打无赖!”

“紫姐姐,蝶姐姐,悠悠,快来呀,打臭流氓呀……”

顿时,另外三个姑娘一起相应,三个姑娘也趁机翻身杀回,嘻嘻笑着就跟‘玉’霄闹在了一起。

众弟子纷纷苦笑不已,刚刚还这么威严,转眼间,又成了孩子的闹剧了。

但这些弟子们也见怪不怪了,因为这夫妻七人,总是这么胡闹,除了办正经事的时候,这些姑娘不恼,可一旦办完了事,这小夫妻七人就变成了淘气的孩子。

秦扬等四姐妹,真是对这小夫妻七人没有办法,不过,这六个姑娘如此的团结,没有什么争风吃醋的事发生,好的跟亲姐妹一样,她们心中倒是很安慰。

本来她们还担心‘玉’霄娶这么多姑娘,万一六个姑娘不和,整日里不是打就是闹的,那就不好了。

现在看来,那百余日的生死与共,朝夕相处,七个人的感情都很深,就连三个姑娘一向不和的悠悠,如今也变得这么好,跟好姐妹一样。

看到六个姑娘这么团结,‘玉’霄对六个姑娘又这么好,秦扬夫妻等人的心也就好受多了,否则,一下子失去了三个宝贝,三个宝贝再若是嫁给一个整日不是打就是骂的坏男人,那真可谓是心痛无比了。

但‘玉’霄跟她们并非那种打骂,虽然‘玉’霄没事就捉‘弄’这些姑娘,几个姑娘也总被他气着,但那是打情骂俏的喜欢,跟打骂不和是两码事。

秦扬等姐妹四人,笑着将小夫妻七人给拉开了,三个姑娘幸福的靠在母亲的怀中,眼中满是笑意。

‘玉’霄哈哈笑道:“对对对,你们趁着有娘,赶紧做做生死告别吧,有什么遗言,有什么要说的,就赶紧说吧。”

曲仙儿嘤咛一声,跳过来就敲了‘玉’霄一下,洪袖儿和楚桂儿也不例外,纷纷一起掐了‘玉’霄一把,呸了‘玉’霄一口,然后都撒娇的钻进母亲的怀中,娇嗔道:“娘,你看他,多讨厌。”

洪袖儿道:“娘,你看他,真坏死啦。”

楚桂儿嗔道:“臭嘴,再敢胡说,用裹脚布塞住你的嘴,哼。”

秦扬微笑道:“他自幼就这么坏,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很讨厌他呢?”

三个姑娘齐声道:“讨厌死了,这些年来,最令人讨厌的就是他了。”

阳娇笑道:“既然你们姐妹讨厌他,那这样吧,都不嫁给他了,这样你们满意了吧。”

三个姑娘脸通红,一起跺脚,钻进母亲的怀内,道:“娘,你真坏死啦,就会取笑人家。”

‘玉’霄哈哈笑道:“最好别嫁给我,唉,你们三都怎么长得呀?师娘都这么漂亮,看看你们,生的这么难看,一个个都是丑丫头,看来,你们的确不是师娘们亲生的,一定是捡来的,唉,也只有我,才娶你们这种难看,野蛮的臭丫头,我就当做做好事吧,谁叫咱们一起长大的呢,所以,我只好吃亏娶你们啦,唉,我怎么这么倒霉呀,怎么娶了三个这么丑的丑八怪呢……”

这三个姑娘哪里难看,根本就是十万里挑一的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但‘玉’霄就这么胡闹的说她们难看。

三个姑娘正在撒娇,闻听‘玉’霄这么说,一个个在娘的怀中跳了出来,白嫩的‘玉’手雨点一般的就去敲‘玉’霄。

众人被逗得一阵大笑,都被‘玉’霄这么幽默的言语逗笑了。

魏晓晨拉着廉政的手,掩嘴笑道:“难怪这坏蛋能娶这么多美‘女’,你看看他的这张嘴,廉哥哥,再看看你自己。”

廉政苦笑道:“我若是跟他一样,那我岂不是娶六个了,这样你乐意呀?”

魏晓晨也嘤咛一声,嗔道:“嗯……你也这么坏,不准你这么‘花’心。”

廉政轻轻道:“晨妹,今日决战,千万要小心。”

二人手拉手靠在一起,心中满是浓情蜜意。

就算是死又如何?若是两个人这么相爱的死在一起,这一生也无憾了!

原信智的手轻轻的拉了拉谢雨霏,然后又不自然的缩了回来,轻声道:“谢姐姐,多加小心。”

谢雨霏脸上也是娇红一片,轻轻的点点头,柔声道:“你也一样。”

应刑和岳盈也站在一起,二人也轻轻的说着情话,互相道声珍重。

正当几个人沉浸在爱河中时,猛然间‘啪’的一声脆响,吓得众人就是一蹦。

原来,又是‘玉’霄摔的惊堂木,这突如其来的巨响,焉能不惊人。

魏晓晨吓得妈呀一声,嗔道:“这臭无赖,真可恶死了,吓死我了。”

廉政忍住笑,轻轻道:“现在你懂什么叫做惊堂木了吧,这个呢,在官哪里叫惊堂木,在大帅哪里就叫做虎胆。”

就听‘玉’霄大声道:“好了,别闹啦,各位注意听真,今日之战,只准进,不准退,谁若是临阵退缩,畏刀避剑,怕死贪生,定然杀无赦,好了,各自行动,立刻出发!”

众人答应一声,都准备好了自己的东西,然后纷纷出了大帐。

‘玉’霄点手将禅弥和禅勒叫来,叮嘱道:“你二人收拾营帐一定要快,收拾完东西,立刻顺着台阶上山,不得迟误,限你们一炷香之内,必须将营帐收拾完毕,明白吗?”

“遵令!”

二人率领着四百多壮汉开始收拾起营帐用具来,其余的百姓则在史微等的率领下,往山顶攀爬而去。

‘玉’霄骑上了天马,喝道:“跟我来!”

天马展动双翼,化作一道白光飞上了半空!

龙鱼紧随其后,就在‘玉’霄身边保护,菁菁鸟始终都在天马身上待着,也随着天马和‘玉’霄一起上了天。

‘玉’霄在前,众人在后,众人各自御剑而行,四十五名三派弟子中的‘精’英,倾巢出动,随着‘玉’霄前来破阵。

曲仙儿三姐妹跟‘玉’霄寸步不离,寂籁、叶方士和小糊涂仙也在一边,这六人是‘玉’霄安排对付空中的凶禽,以及保护他安全的人。

四十五人纷纷立在十余丈高的空中,往下观看着。

只见朦胧雾气中,峡谷内布好了一个怪异的大阵!

四周的一圈是虎、象、熊、豹四种动物,四种动物各占其位,组成了一圈又一圈,远远看去,那形成的图形,正是八卦中的各种符号,乾三连,坤六断……

八种符号,就由四种猛兽组成,就见那些猛兽,一只又一只的不断的朝着众人咆哮!

在八中符号的左右两侧,还埋伏着两队狼群,用来接应左右两翼!

八卦的符号内,则是一个九宫图,九宫图内,共有八个‘门’。

再看每一个大‘门’中,都有一个怪异的动物把守,第一扇乾‘门’中,是一个两丈大小的飞熊,就见那飞熊,足有三丈左右大小,半人半兽的模样,手中提着巨大的开山大斧,两肋之下,生着一双黑翼,好似飞鸟一般,不住的忽扇着,那黑熊当中一站,守住了‘门’户!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