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45章 天魔阵3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天魔阵3

‘门’户上挑着一杆蓝‘色’的旗子,旗子上写着红‘色’的篆字:乾天‘门’!

在黑熊‘精’内的九宫图中,有无数奇异的人类,就骑着黑熊,手拿长矛,弓箭,看那样子,黑熊加怪人,也差不多一千有余!

其实,每一个九宫图的格子内,人和动物加起来,共有九百九十九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第二坤‘门’在对面,是一个足有两丈大小的黑老鼠‘精’,那黑鼠‘精’,巨大无比,眼中闪烁着‘阴’毒的光,锋利的爪子,闪着寒光的锯齿,可以说是举世无双的巨鼠!

在巨鼠的后面,也是一扇‘门’户,‘门’户旁挑着一杆黑‘色’的旗子,旗子上写着白‘色’的三个篆字:坤地‘门’!

巨鼠的九宫格子内,里面是无数的老鼠‘精’,每一个老鼠‘精’,都足有一丈大小,狰狞诡异,邪恶无比!

在老鼠‘精’的旁边,还有不少的怪异人类,怪异人类,都在老鼠‘精’的对面,竟然丝毫也不惧老鼠‘精’!

仔细的一看,原来,这老鼠‘精’和人类们组成的是‘阴’阳太极的模样,一半是人类,一半是老鼠‘精’,正好是个太极图模样!

第三扇‘门’在乾‘门’的左边,‘门’上也立着旗子,旗子是绿‘色’的,但写着血红的三个篆字:坎水‘门’!

在水‘门’中,盘着一条长约五丈的眼镜王蛇,那条眼镜王蛇,蛇头后的帽冠张开,不断的吐着信子。

在蛇后的九宫格子内,有九百九十九条差不多一丈大小的蟒蛇,也是整齐的排列着……

第四扇‘门’在乾‘门’的右侧,一面三尺方圆的白‘色’旗子,旗子上用黑墨写着三个篆字:震雷‘门’!

在震雷‘门’的正中,有一头巨大的怪兽,就见那怪兽,足有三丈大小,生的像猿猴,头上独角,白头,红脚,遍体火红的红‘毛’,锋利的爪子,狰狞的面孔,真是凶恶无比,那怪兽不断的吼叫着,声若奔雷!

这怪兽名叫朱厌,乃是上古一种异兽!

在雷‘门’的九宫格中,是一群赤眼的妖猴,不断的跳跃着!

第五扇‘门’,在对面坤‘门’的左侧,‘门’前离着一根桅杆,桅杆上挂着一面杏黄旗,旗子上用写着血红的三个篆字:巽风‘门’!

在阵‘门’中,也有一个三丈大小的巨兽,就见那怪兽,鸟头,鹿身,尖尖的嘴,锋利的獠牙,头上生着鹿角,身上褐‘色’的‘毛’羽。

这种动物也是仅存不多的异兽,名叫飞廉,十分的凶恶!

在巽风格子内,里面都是一丈大小的巨蜥,共有九百九十九个!

在坤‘门’的右侧,立着一根桅杆,桅杆上有一面褐‘色’的旗子,旗子上是黑字,写着三个篆体字:艮山‘门’!

第六扇‘门’,名叫艮山‘门’,在‘门’中,有一个极其怪异的巨兽,那巨兽足有四五丈大小,生的是人面,豹身,牛耳,一目,长尾,金黄‘色’的兽‘毛’,青‘色’的脸好似驴脸,又长又宽,背上有无数的角,就好似恐龙中的剑龙一般,那无数的角锋利无比,血红的一只眼中闪着凶光!

这种事古代的一种神兽,名叫诸犍,也是这世上仅存不多的凶兽了!

在艮格中,尽是一些穿山甲之类的猛兽!

第七扇‘门’在熏风‘门’和坎水‘门’中间,乃是立着一杆桅杆,桅杆上也有一面旗子,旗子是血红‘色’的,上用金黄‘色’写着三个大字:坎水‘门’!

在坎水‘门’里,也有一头怪兽,高达三丈,就见那巨兽,好似犀牛一般,身上的皮甲坚硬无比,头上一个锋利的独角,眼如灯,巨大的脚趾,脚趾上生着锋利的指甲,就见那怪兽,不时的还嗷叫不已!

这看起来像犀牛的怪兽,其实并非是犀牛,而是上古的一种异兽,也是为数不多的异兽,名叫兕!

在山海经中海内南经,有记载道:兕在舜葬东,湘水南。其状如牛,苍黑,一角。

这个像犀牛一般的怪兽,就是兕!

在怪兽兕后的九宫格内,是一群又一群的犀牛!

共有九百九十九只犀牛!

在坎水‘门’的对面,是第八扇阵‘门’,名叫兑泽‘门’,立着一杆桅杆,桅杆上挂着一面旗子,是青‘色’的旗子,红‘色’的字体,写着:兑泽‘门’!

在兑泽‘门’的正中,也有一三丈大小的怪兽,那怪兽外形像野牛,白头,一眼,眼睛生在中间,好似铜铃一般大小,但一条尾巴却是又长又粗,好似蛇的尾巴一样,不断的甩着,啪啪声不断的响着。

这也是一种怪兽,名叫蜚,这种怪兽可喷火,也是十分的凶恶!

在这个格子内,一群又一群的野猪,共有九百九十九头野猪!

这个九宫格,共分为九部分,每一个格子内都有不同的动物,都是极其凶恶的动物!

外端的八个格子,被组成八卦形,围绕着中间的九宫格的四周。

九宫本来有九部分,在最中间的还有一个格子,那就是阵中,名叫中央无极,在最中央的格子内,也立着一杆旗子,乃是七彩旗子,旗子上用血写着五个诡异的大字:天魔幻虚阵!

在中间的格子内,被分成了五部分,金木水火土五部分,在金木水火土的正中,是一个‘阴’阳太极的模样。

单说那金、木、水、火、土五部分,每一个方位也有一个阵‘门’,也被分成了五个格子,在金阵‘门’中,有一条巨大无比的九头蛇,足有十余丈大小!

就见那九头蛇的怪物,生着九个头,身上黑鳞,蛇头足有大象那么大,不住的吐着血红的信子,九个狰狞恐怖的头,不断的吐着水和火,异常的凶恶!

别人不认识,可是廉政和魏晓晨却认识这个九头蛇!

廉政和魏晓晨不仅失声惊呼道:“九婴!”

魏晓晨面‘露’怯‘色’,失声道:“这……这九头凶兽不是在大雪山吗?如何到了此地?”

这个九头蛇,正是廉政和魏晓晨帮着‘玉’霄追杀狼魔时,遭遇了大雪崩,误入黑渊中见到的那最厉害的一头怪兽九婴!

二人联手,都不是九婴的对手,好不容易杀出了黑渊,逃了出来。

廉政也吃了一大惊,也道:“是呀,这畜生怎么到了此地?”

魏晓晨长叹道:“唉,今日定然一场生死之战!”

原来,这九婴自从追杀廉政和魏晓晨出了黑渊后,就开始在长白山游走,后来被魔域的妖魔鲲鹏魔圣发觉,就收为弟子,魔域的魔圣都有驭兽之术,这九婴虽然厉害,但道行不行,所以,遇到妖魔,自然就会服从,所以,被鲲鹏魔圣嗷泽,两千多年的道行,十分的厉害,这九婴就拜了嗷泽为师傅,但这凶恶的九婴,虽然凶猛巨大,但由于不过才五百多年,自己修炼,不得其法,还未能修‘成’人形,所以,依旧只是凶兽,还没有修炼‘成’人。

但经过鲲鹏魔圣的点拨指教,九婴的道法大进,修‘成’人形,再过百年就可以做到了,如今,九婴成了鲲鹏魔圣的弟子,替鲲鹏看守‘门’户。

这一次围杀三派的人,鲲鹏魔圣由于守护教主天魔,脱不开身子,故此,派出九婴前来率领群兽作战,这九婴才赶到,就被分派到这个九宫格最中间的金阵内,前来镇守金‘门’了。

再看金‘门’内,无数的怪异人类,手拿刀枪,共有九百九十九人,都是各大异族的族人。

在金‘门’的左侧,是木‘门’,木‘门’也有一巨大的怪兽,那怪兽,竟然是一条长约十丈的大蜈蚣,这大蜈蚣,数百条‘腿’,每一条‘腿’都有牛腰那么粗!

在木阵内,满是蜈蚣,那些蜈蚣,每一条都有一丈大小,张牙舞爪,甚是可怖!

那巨大蜈蚣,正是十大巫师中的百足真君巫蛊的族类,百足真君巫蛊,乃是两千年的蜈蚣成‘精’,脱胎换骨,修成了人形,手中一根血骨蜈蚣杖,乃是本体骨头所做的法器,这些蜈蚣,都是巫蛊所养,用巫术所养的,都是毒蜈蚣!

在水阵内,满是蝎子,九百九十九条巨大的蝎子,每一条蝎子,都有四五尺大小!

在阵‘门’中,有一个巨大的蝎子,那蝎子,足有五丈大小,巨大的蝎子尾,不断的摆动着。

这个巨大的蝎子‘精’,乃是十大巫师中巫荼的族类,巫荼乃是两千年修‘成’人形的蝎子‘精’,善用一杆金钩蝎尾杖,巫术惊人!

在火阵内,更是诡异万分,竟然是一只只的癞蛤蟆,每一只癞蛤蟆也都有四五尺大小,癞蛤蟆的恶心的外表,不必说,看上去就令人起‘鸡’皮疙瘩,更何况这么多巨大的癞蛤蟆了,那更是可怕的很了。

这些癞蛤蟆,只是人们起的俗名,真正的学名叫做蟾蜍。

在‘门’中,一个巨大的蟾蜍‘精’,足有三丈大小,褐‘色’的皮上疙疙瘩瘩,肚皮不断的起伏着,额下的蛤蟆腮,一鼓一鼓的,还不断的喷着毒气。

铜铃大小碧‘色’的眼睛,狰狞的目光正望着众人。

这个蟾蜍‘精’,名叫闭眼金蟾,乃是十大巫师巫灭的族类,巫灭乃是碧眼金蝉修炼两千年成‘精’的妖魔,人称碧眼真君,善用一根金睛蛤蟆杖,这个巨大的蛤蟆‘精’,就是他所养的。

在土阵内,满是毒蜘蛛,这些毒蜘蛛,每一只都足有三尺大小,在阵中,有一个巨大的毒蜘蛛,足有一丈大小,吐着碧‘色’的丝,八只‘毛’茸茸的脚,不断的动着。

这一群毒蜘蛛,乃是十大巫师中巫灵所养的,乃是巫灵的族类,巫灵乃是白骨蜘蛛修炼两千年成‘精’,手中一根白骨嗜血魔杖,这些毒蜘蛛,乃是他的族类。

在五行毒阵的最里面,是一个‘阴’阳太极图的形状,孔雀明王舒翎,骑着血麒麟,正端坐在正中的位置,手中拿着天魔杏黄旗,七彩开屏扇在身后背着。

在‘阴’阳太极的两个小圆内,左边的黑圈内,是九大巫师跟他们的亲传弟子,右边的白圈内,是三大圣‘女’和五大魔圣跟他们的亲传弟子。

‘玉’霄率领人在十余丈的空中观望着,这一看这些怪异的凶兽,‘玉’霄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今日定然是一场凶杀恶战,也许,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很难再活着出去!

好凶恶的天魔阵!

好玄妙的幻虚阵!

孔雀明王舒翎,脸上满是得意之‘色’,微微一笑,跟魔域高手们纷纷飞上了十余丈的空中,跟‘玉’霄等人打了个对面。

舒翎微笑道:“凌‘玉’霄,楚天祥,我等你们好久了。”

‘玉’霄微微一笑道:“我也等了好久了。”

元真大笑道:“霄老弟,还是那句话,我对你们这些修道之人,甚是钦佩,只要你们肯加入圣教,职位跟我们同样,咱们就做朋友,如何?”

‘玉’霄笑道:“我也是那句话,我是不会入魔域的,我要报恩,真是抱歉。”

元真叹道:“那好吧,那咱们今日就好好的比一比,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破阵?我容你们回去研究一下。”

楚天祥抱拳道:“可否容我们观看一下阵?”

元真微笑道:“请便,这就是我们布下的天魔幻虚大阵,你们可以先观阵,至于何时破阵,我等你们观完阵再说。”

众多妖魔也不来进攻,而是都静静的停在半空中,看着‘玉’霄等人观阵。

这个大阵,蔓延九里地,密布在宽二百丈的峡谷内。

楚天祥一家来到‘玉’霄面前,在这里,楚天祥一家三人,可谓是唯一懂得阵法的高手,破阵,当然离不开这一家三口了。

楚天祥叹道:“霄儿,你也看见了,好凶恶的大阵,今日是凶多吉少了。”

朱青道:“此阵外是八卦,由熊、虎、豹、象四种凶兽组成的图形,狼群分作四队,在前面,左右两翼,在后面左右两翼接应。”

廉政问道:“那该如何破这个外八卦阵呢?”

朱青道:“攻中,则左右两翼支援,攻左,右,中支援,攻右,左边,中间支援,要想破外八卦熊、虎、豹、象八卦阵,必须,四面一起攻打,分为六队,至于对面的外八卦,一时还打不到那边,可以先对付完这半边,再对付那半边的。”

‘玉’霄嘻嘻直笑,也不回答,只是静静的听着。

楚桂儿这个气,嗔道:“喂,这时候你还胡闹?我娘告诉你怎么破阵呢,你好好的听着呀。”

‘玉’霄微笑道:“我在听呢,你们说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