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6章 凯旋2

第二百五十六章 凯旋2

黑熊躲得慢了一点,正好被劈在了左肩,在左肩处被劈开了一道长约一尺,深有一寸的大口子!

咔嚓一声,黑熊熊大壮穿着的兽皮就被劈开!

熊大壮知道厉害,那敢耽搁,拼着受伤,撞了出去,然后犹如弹丸一般,就往雪谷中坠落!

这黑熊‘精’这么沉,这么重,洪袖儿和楚桂儿那敢不松开飘带和红袖,若是被拖到了地上,这黑熊‘精’趁机抓着两根飘带把她们拽过去,一掌就打死了她们了,两个姑娘冰雪聪明,哪能吃这种亏。

所以,洪袖儿急忙一抖红袖,红袖松开了鎏金镗的铁杆。

楚桂儿也一抖手腕,将飘带收回。

黑熊‘精’刚落在地上,六个姑娘紧随而下,就杀了上去。

熊大壮不敢应战,知道一人之力对付这六个姑娘,实在是太吃亏了,好不容易脱开了,哪能再战。

所以,熊大壮一声狂吼,撒‘腿’就逃!

卓悠悠冷笑一声,心道:“就算抓不住你,也不能叫你这么便宜的逃了。”

卓悠悠一抖手,就‘射’出了一排排的冰剑,‘射’向了熊大壮。

嗖嗖嗖……噗噗噗……

熊大壮身上‘插’着无数的冰剑落荒而逃,飞奔出去几十丈远,御鎏金镗就飞入了云海中,消失不见。

黑熊‘精’这么凶猛,只是逃命,不肯死战,想要击毙,实在是不容易。

就算六个姑娘这么厉害,想要阻住他逃命,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天地这么宽广,想要逃,到处都是空缺,难以阻挡的住。

六个姑娘也不追赶,雪紫儿道:“走,再去对付下一个!”

卓悠悠咯咯笑道:“唉,他们若是只想逃命,杀死他们实在是太难了,看来,我还是先准备好冰剑,每个妖魔都给他留点记号。”

‘玉’蝶微笑道:“是呀,杀退容易,击毙难。”

雪紫儿笑道:“那给他们留记号的事就‘交’给妹妹了。”

几个姑娘笑成了一团,因为卓悠悠最善于冰雪道术,这正是她最擅长的。

楚桂儿笑道:“喂,我有个提议呀,咱们这么冲过去,那些妖魔肯定能看到咱们,不如咱们飞高点,从半空中飞下去,让他们看不见,这样,他们就逃不掉了。”

“哈哈,这个主意妙,就这么办。”

六个姑娘笑成了一团,一起都飞上了白云中,然后找准机会,从天上而下,扑了下来。

这一招还真有效,六个姑娘这么偷袭,一连重伤了三四个妖魔!

林霸、姚百、天狼、巫蛊、巫灭、‘蒙’明、元真、斩天这几个妖魔搓手不及,都被重伤,一个个重伤而逃。

有的被卓悠悠的刺中,有的被‘玉’蝶刺中,有的被雪紫儿砍中,纷纷负伤而逃。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忽然间,响起了铃铛声,就见‘激’战的各处妖魔,纷纷退后,聚集在了一起。

狐媚儿看的清楚,一见形势大变,若是被这六个姑娘各个击破,那是必败无疑的,所以,狐媚儿急忙摇动铃铛,下令退兵。

无数的妖魔气喘吁吁的都聚在了一起,停在了白云上,恶狠狠的瞪着众人。

三派的人也都聚集在了一起,跟妖魔们打了个对圆,离着一百多丈,都停在白云上对视着。

‘玉’霄哈哈一笑飞到了阵前,用剑一指这些妖魔道:“喂,你们已经败了,不服气的再来!”

元真右肩处流着鲜血,左‘腿’上也鲜血淋漓,身上还‘插’着一些冰剑,这些伤当然是六个姑娘给他留的了,那些冰剑是卓悠悠送给他的礼物,元真真是惨透了。

本来,厮杀了这么久,他就累的要命,而六个姑娘突如其来的偷袭,杀的他措手不及,被六个姑娘伤了,若不是他修为高,功力深,早就死在六人之手了。

元真气的破口大骂道:“凌‘玉’霄!我呸!你要不要脸?有本事单打独斗,你七八个人一起打一个,你就算赢了,又有什么光彩的?”

‘玉’霄微笑道:“这就叫战术,你们仗着兽群,群起而攻之,难道就讲什么道义了?喂,还记得你们和我打赌的事吗?你们说输了如何?”

元真厉声道:“我呸!打赌?你还有脸提打赌的事?哼哼,输了就是输了,当时我们可没有答应你什么,更何况,你用这么卑鄙的手段赢了我们,我们就算跟你打赌了输了也要跟你决战到底!”

‘玉’霄大笑道:“哦?卑鄙的手段?这有什么卑鄙的?你用兽群,我用水攻,再说了,我只是好意呀,我是怕你们打了这么久,会口渴,不过是请你们喝点水,喝杯茶罢了,你们应该感谢我才对嘛,再说了,天气怪热的,请你们冲冲凉,洗个澡罢了,这又有什么不对的?”

妖魔们气的都跳了起来,都在咆哮着。

‘玉’霄也太可气了,这么冷的天,他说天气怪热的请大家洗个澡,冲个凉,他说请大家喝水喝茶,简直太可恶了。

‘蒙’明破口大骂道:“放你的狗臭屁!凌‘玉’霄!你若是有种,咱们单打独斗,总是诡计算计人,算什么真本事?”

‘玉’霄悠然笑道:“你以为单打独斗,我们就怕了你们了吗?别忘了,刚才你们又不是没有单打独斗过,既然你们喜欢单打独斗,那好呀,那我们就奉陪,但不知谁先上呢,我也好派将。”

‘蒙’明怒吼道:“我要会的是你,有本事你上来,派别人的算什么本事?你若是承认自己是孬种,怕死,若是懦夫,可以不上!”

元真冷笑道:“凌‘玉’霄,难道你怕了不成?哼哼,没想到傲人族的人竟然都是孬种和懦夫!”

这若是用‘激’将法对付廉政,肯定凑效,但用来对付‘玉’霄,却毫无作用。

卓悠悠柳眉倒竖,厉声道:“哼,杀你们,用得着我霄哥哥吗?谁上来跟我战!”

牛犇犇大吼道:“放你的狗臭屁!你说谁呢?我们傲人族的人都是英雄,我就是傲人族的人,谁来跟我决战!”

白皛皛和冷‘玉’蝶也纷纷站在了一起,排成了一排,各自怒目而视。

侮辱傲人族,他们哪能受得了,因为傲人族的名誉在傲人族人的眼中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玉’蝶道:“你们谁敢过来一战,不管是单打也好,群殴也罢,我们都奉陪!”

元真冷笑道:“哼哼,我们要会的是凌‘玉’霄,并不是你们,凌‘玉’霄不敢过来一战,就是懦夫,你们傲人族的人就是懦夫!”

‘玉’霄哈哈一笑,分开几人,大笑道:“喂,想跟我一战吗?并非我怕了你们,其实呢,是因为你们的身份不配跟我打,想要跟我决斗,你们还不配,我是这里的主帅,也是傲人族的族长,更是未来傲来国的国王,你们想想,你们是什么东西,怎配跟我‘交’手?想要跟我‘交’手,你们只能先打败了我的手下,还有,这世上只有你们的教主天魔凤天圣才配跟我一战,至于你们这些小喽啰,只配跟我的手下打,你们根本不配跟我打,明白了吗?”

‘玉’霄那会吃这亏,论斗嘴,他可不怕这些妖魔,这些妖魔哪里是他的对手,‘激’将法对于廉政这种人有用,可是对于‘玉’霄却毫无作用。

‘玉’霄并非不想去打,也并非不敢单对单的决战,而是他受了伤,根本打不过妖魔,而妖魔却偏偏用‘激’将法,借此来‘激’怒‘玉’霄过来决斗,好击毙‘玉’霄。

因为元真等妖魔也看的清清楚楚,‘玉’霄脸上苍白,显见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卓悠悠冷笑道:“不错,我‘玉’霄哥哥是什么人?他乃是我们傲人族人的国王,你们配跟他‘交’手吗?并非我霄哥哥怕你们,而是你们身份太低微,太卑贱,根本不配跟我霄哥哥‘交’手,对付你们这些饭桶,我们就够了,这就叫饭桶对饭桶,兵对兵。”

白皛皛一扬手中的素白亮银戟,用银戟指着群魔,傲然道:“喂,我们傲人族有个规矩,对付饭桶,必须饭桶出手对付,我们都是傲人族的饭桶,你们也都是天魔手下的饭桶,我霄大哥身份尊贵,你们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自然有我们对付就够了。”

楚桂儿咯咯笑道:“是呀,我霄大哥乃是至尊无上的人,你们这些狗奴才,如何能配跟我霄哥哥‘交’手呢?”

洪袖儿道:“喂,你们这些饭桶谁先上来呀?”

曲仙儿笑道:“我们都是饭桶,咱们饭桶对饭桶正合适,至于我霄哥哥嘛,他主要是对付你们的教主的,这世上,除了你们的教主能值得他出手之外,你们这些妖魔,资格还不配。”

雪紫儿一摆紫芒刃,喝道:“谁上来?”

楚桂儿笑道:“不敢上来的就是懦夫,我看,你们才是懦夫吧,怎么,你们想死在我霄哥哥的手下好成名‘露’脸吗,我呸,就算杀你们,你们都不配我霄哥哥动手,明白了吗?你们这些懦夫。”

这些姑娘你一言我一语,将这番话又给端了回去,这些姑娘当然向着‘玉’霄了,抬高‘玉’霄,贬低这些妖魔,只有这样,才可以不让‘玉’霄出战,否则,被妖魔用话僵住,‘逼’的‘玉’霄出战,那无疑等于去送死了。

所以,几个姑娘和白皛皛等人,将‘玉’霄捧上了天,言下之意无非就是说,‘玉’霄身份尊贵,他们这些饭桶不值得‘玉’霄出手,而并非是因为‘玉’霄怕死,也并非是懦夫,傲人族人也并非是胆小如鼠的懦夫。

牛犇犇驭紫金降魔杵走到最前面,一摆降魔杵,大喝道:“你们既然要单打独斗,那我们奉陪,鼠辈!谁来跟我一战?老子奉陪到底!”

金‘毛’狮子‘精’姚百一声狮子吼,不等别人下令,‘挺’霹雳雷霆刃上前直奔牛犇犇而去!

姚百手中的霹雳雷霆刃,刀长五尺五寸,刀宽四指,也是金‘色’的,刀柄乃是狮子兽头的模样,这把大刀又重又沉,姚百也是凶猛著称。

刚才他也被六个姑娘连在一起刺伤了,幸好逃的快,否则,死在了雪紫儿刀下了。

姚百怒吼道:“你们卑鄙无耻,七个打一个,算什么本事?”

他说的真不错,本来,就有一人跟他厮杀,加上六个姑娘,正好是七个打一个。

牛犇犇冷笑道:“现在可是一对一了,刚才又没有讲明,乃是‘混’战,就算是七十个打一个也未尝不可,现在你是想单打独斗,还是想一起上?”

姚百怒吼道:“独战!一对一!”这狮子‘精’十分的骁勇,那是群兽之王,跟老虎都是兽中王,而且脾气暴戾,一说话,不是喊就是叫的。

牛犇犇道:“好,那我就来会会你,我降魔杵下不死无名鼠辈,通名再战!”

姚百厉声道:“姚百是也,你是何人?”

牛犇犇道:“我叫牛犇犇,乃是傲人族最没用的人,不过,对付你这种饭桶,有我足矣,你出手吧!”

姚百大喝道:“看刀!”

姚百当头一刀就斩落,直奔牛犇犇的头颅劈来!

牛犇犇冷冷一笑,根本没有招架这凶猛的一刀,而是飞身避开,这一刀就走了个空。

姚百一刀走空,顺势一刀飞燕归林,化作一道光刺向了牛犇犇!

牛犇犇又是避开,还是没有出手。

姚百这一次没有再动手,而是停下,不仅怒吼道:“你为何不动手?”

牛犇犇傲然道:“我们傲人族的人有个规矩,对付饭桶,一向会让饭桶三招,你是个饭桶,我必须让你三招。”

牛犇犇也真是够气人的,这大多也是跟‘玉’霄学的,犇犇虽然忠厚,可不是傻瓜,本来犇犇不会做这种事,但犇犇生气这些妖魔侮辱傲人族,故此,才这么气气妖魔。

姚百被气的一声怒吼,直震得连大山似乎都在摇晃!

可把姚百给气坏了,姚百气的咆哮道:“好呀,有本事,你这一次也不还手,看刀!”

姚百飞天而起,金黄‘色’的散发随着风飘摆,简直好似一个疯子一般,姚百摇晃着满头金‘色’的黄‘毛’,两只满是黄‘毛’的手紧握霹雳雷霆刃,头下,脚上,化作一道金光,凌空斩落!

白莲急的直跺脚,不由得大叫道:“牛哥哥,你何必让他,打他呀,小心呀!”

牛犇犇并不理会,依旧是没有还手,而是猛地仰头对着俯冲而下的姚百一声大吼!

再看在犇犇的嘴里喷出一道气,这股气直‘射’冲霄!

牛犇犇这一声大吼,好似晴天一个霹雳一般,比之这狮子‘精’的万兽狮子吼声音还要大!

这正是梵音阁中的释教狮子吼功!

姚百被震得身子都一晃,心就是猛地一蹦!

别说是姚百,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吼所震的心惊胆颤!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