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6章 凯旋3

第二百五十六章 凯旋3

?楚天祥等人功力如此深厚,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佛‘门’狮子吼所震得心一颤!

楚天祥暗自惊呼道:“好浑厚的内力!好厉害的狮吼功!”

梵仁高僧满脸得意之‘色’,因为犇犇乃是他最得意的徒弟,也是梵音阁三‘门’中的第一高手,若不是因为犇犇跟尼姑彼此爱慕有了‘私’情,为了维护释教的名誉,梵音阁的声誉,他那里能忍心将犇犇逐出师‘门’。[燃^文^书库][www].[774][buy].[com].访问:。

但就算犇犇出了师‘门’,可依旧是他调教出来的徒弟。

无数的妖魔也骇然变‘色’,因为一个人的修为有多高,从这一声怒吼中,就完全可以看的出来了。

犇犇这一声狮子吼,中气充沛,修为高深,这里也就都是高手,若是普通人,只是这一声狮子吼,就足矣震死一片了。

眼看着这雷霆一刀斩了下来了,牛犇犇依旧是没有还手,也没有招架,只是怒吼一声,然后趁着这一声怒吼将姚百震得神慌意‘乱’微微一慢之际,而是飞身就走,避开了这一刀!

牛犇犇说让三招,就算死,在这三招内,他也不会还手,因为他是以傲人族人的身份出战,就算死,也不能给傲人族丢人reads;。

所以,牛犇犇依旧让足了三招。

三招已过,犇犇将紫金降魔杵高高举起,大吼道:“三招已过了,饭桶,来吧!”

姚百怒吼道:“谁让你让?我不领情,砍刀!”

姚百飞身上前,抡刀就剁!

这一次犇犇没有闪避,连动都不动,眼看着刀来了,而是大吼一声,一招拨草寻蛇,就照着霹雳雷霆刃扫去!

紫金降魔杵正好撞在霹雳雷霆刃上,再看半空中,顿时出现了一道道火星,两件兵器撞在一起,迸发出无数的火星‘乱’‘射’!

当的一声巨响,众人就觉得耳朵嗡的一声,震得耳朵都要聋了!

这一招真是硬碰硬,再看一人一狮子‘精’,这一来乐子可大了。

牛犇犇纹丝不动,而姚百被震的飞出去一丈多远,这才稳住了身子。

刹那间,姚百就觉得双臂酸麻,心口窝发热!

“好大的力气!”姚百暗自惊呼!

这一招硬碰硬,相比之下,姚百已经输了。

牛犇犇天生神力,功力又这么深厚,所以,这勇力不在熊大壮和‘蒙’明之下,姚百虽然凶猛,但毕竟稍逊一筹。

牛犇犇大吼道:“是好汉,也接我一杵!”

姚百也真是好样的,在这个场合下,若是不敢接一下,那真是丢脸到家了。

姚百大吼道:“来吧!”

牛犇犇双手抡紫金降魔杵,化作一道光,当头砸下!

再看那根降魔杵,‘荡’起十余丈长的紫‘色’金芒,就将姚百罩在了其中reads;!

姚百一咬牙,就算明知道硬接这一下会吃亏,他也不能退,因为他不能给圣教和动物们丢脸!

姚百拼尽所有的功力,大吼一声,飞身迎了上去!

当!

紫金降魔杵落下正好跟姚百的霹雳雷霆刃撞在了一起!

空中一声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的巨响。

再看姚百,被撞得往地下落去,落下了足有三丈多,这才停住。

姚百双手抖成了一团,这一次可不敢再这么硬接了,再要是这么硬接几招,非要被撞的重伤不可,在气力上,他的确是不及犇犇。

姚百怒吼一声,不再硬拼,而是以巧招和法术取胜了,就跟牛犇犇在半空中‘激’斗在了一起。

一人一狮子‘精’在‘激’斗,而阳娇却拉了拉‘女’儿的衣袖,问道:“袖儿,你爹呢?”

阳娇还不知道洪天福中了蛇毒,因为洪天福离着她颇远,她根本没看到。

洪袖儿也不知道,本来她还以为父亲去助战了,可没等杀过去,妖魔就聚集在一起了,这时候,她还没注意。

洪袖儿这才注意看了看四周,不仅失声道:“是呀,我……我爹爹呢?我不知道呀。”

阳娇不由得一皱眉,她跟洪天福感情极好,心中担心丈夫,众人中不见了丈夫,她如何不担心。

洪袖儿道:“我去问问霄哥哥去。”

洪袖儿拉了拉‘玉’霄的衣袖,问道:“霄大哥,我爹爹呢?”

‘玉’霄道:“不知道呀,咱们一起来的呀,你爹不在吗?”

洪袖儿一想也是,‘玉’霄哪里能知道,他们一起走的,‘玉’霄是被‘射’出去的,哪里能知道刚才的情景reads;。

他虽然送廉政回去,但也只是一走一站,就过来指挥了,也不知道洪天福受了重伤。

洪袖儿急的直跺脚,都快要急哭了,道:“呀,我爹爹他,他难不成出……不会的……不会的……”

‘玉’霄安慰道:“你别着急呀,咱们不知道,可是叶伯伯他们在呀,问问他们去。”

‘玉’霄跟洪袖儿前来找二老,二老正在半空中观战,这‘激’烈的决战,洪天福中了蛇毒的事,他们也没来得及说,也没机会说。

洪袖儿急的都要哭了,脸上挂着泪痕,着急的问道:“叶伯伯……我……我爹爹呢,你们看没看到他?”

叶方士叹了口气道:“你别着急,你爹爹没什么事,你们走后,那妖魔‘射’出了一群毒蛇,你爹和索命,躲避不及,被毒蛇咬中,中了蛇毒,我已经给他们吃了‘药’了,他们正在‘逼’毒,没什么要紧的了,你放心吧,不要着急。”

洪袖儿呜呜的哭了起来,轻轻啼哭道:“爹爹,爹……”

‘玉’霄轻轻安慰道:“莫要哭泣了,叶伯伯不是说了吗,你爹爹没事的,他功力深厚,这点蛇毒一会就‘逼’出来了,没事的,快去跟你娘说说,叫她不要着急。”

洪袖儿擦了擦泪珠,虽然叶方士说没什么大事,但她也知道,若是没什么要紧的,以她父亲的‘性’格,在这场大战中,他那里能坐在营中,他既然没来,证明这蛇毒十分的厉害。

洪袖儿擦着泪来到母亲身边,跟阳娇轻轻的说了经过,阳娇闻听,不由得也是紧蹙黛眉,她也知道,丈夫的伤肯定不轻,因为她更了解洪天福的‘性’格。

但如今正是决战的时候,也顾不得这些了,幸好洪天福功力深厚,阳娇心中还有底。

阳娇轻叹道:“唉,你爹爹应该没事的,给他点时间,就可将蛇毒‘逼’出体外的,好了,不要多想了,等打败妖魔,咱们再回去看看。”

几个人说话间,场上牛犇犇和姚百眨眼间就斗了百余招了,是不分上下。

虽然姚百修为和功力稍逊犇犇一筹,但几百招内想要打败这个狮子‘精’,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因为打不过,可以游战,天空这么广阔,若是游战,就算是弱一点,也能抵挡一阵,实在不行,可以逃走避开。

所以,就算功力较弱的,只要展开游战,一时半刻也不会这么容易败的。

这场大战就是这样,本来,‘玉’霄这边的高手不及妖魔多,可是‘玉’霄这边的人多,那些亲传弟子,虽然很多不及妖魔的本事大,可是御剑飞行,展开游战,不去硬拼,也能抵挡了一会。

姚百也是如此,实在抵挡不住了,就飞身避开,然后再攻。

‘玉’霄看的直皱眉,这若是一对一的决斗,这要打到什么时候?

实力差不多的对手,打上几个时辰,都难分胜负。

这么多人,若是这么打下去,岂不是打一天一夜也打不完?

众人也是看不下去了,但二人正在对决,说好了一对一,还不能‘插’手,只能干看着。

楚桂儿拽了拽‘玉’霄的衣袖,趴在‘玉’霄耳边轻轻道:“霄哥哥,何必这么打呢,像刚才一样,咱们一起上,打死他们就得了,这要打到什么时候?”

‘玉’霄皱眉道:“我也想呀,可是对方要跟咱们公平的对决,咱们总不能不讲道义呀。”

楚桂儿叹道:“唉,跟妖魔讲什么道义呀。”

‘玉’霄苦苦一笑,妖魔都讲道义公平一战,难道人要不讲道义不成?难道人反而不如妖魔?

‘玉’霄心中苦笑,但‘玉’霄虽然这么多主意,可是妖魔既然说到这里了,若是不敢公平一战,可谓是丢人了,‘玉’霄哪里能做这种事。

所以,‘玉’霄只是苦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玉’霄低下头陷入了沉默,楚桂儿想了一会,忽然扑哧一笑,轻轻的在‘玉’霄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reads;。

楚桂儿话一说完,‘玉’霄被逗得哈哈大笑,使劲捏捏楚桂儿的鼻子,笑骂道:“你呀,真是鬼灵‘精’。”

楚桂儿吃吃笑道:“咱们这么做,可不算不讲道义了吧?”

卓悠悠问道:“喂,你们嘀咕什么呢?”

曲仙儿也道:“是呀,这么神秘?”

楚桂儿轻轻道:“等会你们就知道了,霄哥哥,你快喊牛大哥回来吧。”

‘玉’霄点点头,大叫道:“牛大哥,你回来。”

牛犇犇不由得一皱眉,但‘玉’霄既然叫他,就是有事,他一向听‘玉’霄的话,牛犇犇将紫金降魔杵在身后一背,指着姚百道:“喂,我并非怕你,而是我们主帅有事,等会再找你算账!”

牛犇犇飞回来,问道:“霄大哥,有什么事?”

白莲扑哧一笑,她一听到牛犇犇叫‘玉’霄大哥,叫的还这么亲热,就想笑。

因为这二人真的很有趣,有时候,‘玉’霄懂事了就叫犇犇大哥,犇犇也叫‘玉’霄大哥,但其实呢,‘玉’霄岁数小,应该叫犇犇为哥,可是犇犇偏偏就叫‘玉’霄大哥,所以,白莲总是忍禁不住要笑。

‘玉’霄笑道:“牛大哥,咱们不打了,你看看天,都临近中午了,也该吃饭了。”

牛犇犇失声道:“啊!不打了?”

‘玉’霄笑道:“是呀,吃完饭再打也不迟嘛,你没闻到好香的‘肉’味吗?”

‘玉’霄哈哈一笑,对着对面的妖魔们一抱拳道:“喂,元前辈,咱们休战吧,你们逃命去吧,我们不会追杀你们的,去吧去吧。”

元真怒吼道:“你这个懦夫,难道你怕了不成?不敢跟我们公平一战?”

‘玉’霄微笑道:“并非如此,而是我们有好生之德,放你们一马,还有,咱们一个对一个的打,这要打到什么时候?就算是决战,也用不着一天就打完呀,咱们打了一上午了,你们也累了,我们也累了,你仔细的闻闻,闻到‘肉’香味了没有?我们三天没吃饭了,多谢你们送了这么多吃的来,所以,我们决定先吃饭,等吃饱了,喝足了再打,你们既然是英雄,是好汉,总不能趁人之危吧?我们三天没吃饭跟你们打,难道你们吃饱了欺负没吃饭的,这又算什么公平呢?所以,我们打算吃完饭再打,喂,各位若是不介意,咱们下去一起吃饭,等一起吃饱了,再好好打一场也不迟嘛,告辞,告辞了reads;。”

可把妖魔们气坏了,仗还没打完,他竟然提出要去吃饭,吃完了再打,那有这种事。

其实,这并非是‘玉’霄想出来的主意,而是楚桂儿出的坏主意。

因为这么打下去,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也难免会有人受伤,但若是说不打了,或者要一拥而上,还不能就这么上去打,若是那样的话,就会被说成以多为胜,不讲道义了,反而显得不如动物了。

可这么提出来先吃饭,后打,若是妖魔同意了,当然就算了,对大家也有好处,好好的吃饱了肚子再打也有力气,可若是妖魔不同意,那就有话说了,就非不跟妖魔打,妖魔若是恼羞成怒一起冲上来阻拦,那大家一起动手,就不算不讲道义了。

这个主意可真够坏的,就连‘玉’霄都觉得好笑,也觉得很妙。

但这一来可把妖魔们都气疯了,元真厉声道:“凌‘玉’霄!你这怕死鬼,懦夫,不准吃饭!有本事现在就打。”

‘玉’霄哈哈笑道:“喂,吃不吃饭,好像你们没这个权利管吧?再说了,我们都三天没吃东西了,你们却吃的饱饱的,那我问你们,这公平吗?”

元真顿时语塞,是呀,别人饿了三天,你们吃的饱饱的,既然要讲公平的话,这当然不公平了。

‘玉’霄悠然笑道:“喂,为了公平起见,咱们都吃饱了再决斗,前辈,山上我们准备好了很多好吃的,有猴脑,猴‘肉’,虎‘肉’,狼‘肉’,都是你们兄弟姐妹的‘肉’,可香了,我们大方的很,你们一起下去吃饱了,咱们再打吧,放心吧,我们请客,请吧。”

这些妖魔简直都气疯了,气的哇哇大叫。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