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7章 蛤蟆汤1

第二百五十七章 蛤蟆汤1

魏晓晨气的呸了‘玉’霄一脸口水,狠狠地掐了‘玉’霄两把。

‘玉’霄哈哈笑道:“只可惜,她没力气了,打的不痛呀,喂,你不是母老虎嘛,怎么,不凶啦?使点劲呀。”

魏晓晨呸了一口,骂道:“你给我滚蛋,臭无赖,等我伤好了,我再找你算账,哼!”

曲仙儿三姐妹忍住笑,搀扶着魏晓晨坐好。

姚霞照着‘玉’霄的屁股打了一巴掌,笑骂道:“好了,坏小子,别胡闹了,咱们快开饭吧,大家都饿坏了。”

‘玉’霄也不玩了,他也累坏了,也没这么多‘精’力胡闹了。

楚桂儿画了三张桌子,‘玉’霄将幻象冰冻,做了几张桌子,时间不大,各种‘肉’和汤就摆满了桌子。

众人围聚在一起,开始吃喝起来。

山上有不少的野兽的尸体,也有不少飞禽,这吃的可真不少。

不管怎样,先吃饱肚子,就算要继续战斗,也有力气。

妖魔会不会再来?

第二百五十七章蛤蟆汤

饿了的人吃什么都是香的,这世上最可恨的一件事,就是生命都需要吃东西,就因为生命需要吃东西,这个世界才会如此的血腥残酷!

不管人,还是动物,都有一张嘴,一口的锋利牙齿,一个永远都喂不饱的肚皮!

为了吃饱,多活几年,只能伤害别的生命,这世界就是如此的凶残!

为什么这看似美丽的世界会是这样子的?

假如人不用吃东西那该有多好,假如动物不用吃东西该有多好?

但那永远都是一个幻想,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幻想。

就好像佛家的普度众生的口号一般,只是永远不能实现的废话罢了!

正因为天地万物无可奈何的出生,生下来都必须活下去,所以,这世界,杀戮和血腥永远都不会停止!

人吃人,兽吃兽,人杀兽,兽吃人,你吃我,我吃你,你玩我,我玩你,芸芸众生,不过就是彼此的玩偶罢了!

这些人饿了三天多了,每日里只是喝水,虽然有一点点吃的,但要省着吃。

若不是因为这要活下去的求生**,恐怕这些人早就成为一具冰冷的死尸了。

也许,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若是将死看作是永久的休息和长眠,再也不用在这玩偶的世界里被玩‘弄’,那么死,又有什么不好!

若是将死看淡,就算死,又有什么可恐惧的?

‘玉’霄从不畏死,他已经将死亡当作是一种休息,有时候,他宁愿死,因为死了,就再也没这么多烦恼和痛苦了,就再也不用在这玩偶世界里忍受着生老病死的痛苦了。

但这世界就这么奇怪,人不喜欢做人,非要去做别人的奴隶和玩偶。

见到神佛要毫无尊严的跪拜,那些信奉神佛的人,无非就是想死后免堕轮回之苦,升华到西天极乐世界去。

他们都是有所求的,何谈什么信奉和虔诚?

只有心中无所求,这样若还是这么虔诚的话,那才是道佛的忠实孝子。

但‘玉’霄却永不做道佛的奴才,他就算死后要下十八层地狱,也绝不会给神佛没有尊严的叩头,拜倒在神佛的脚下!

他活着,就要做一个有尊严,有自由,快乐,开心的人,永远不做任何人,任何事物和宗教的奴才,永不会屈膝拜倒在这些东西的脚下!

他死后,就算要下十八层地狱,也不会去求神佛超度去极乐世界,因为极乐世界里都是伪善的伪君子!那副虚伪的嘴脸,他看不惯!

‘玉’霄在这俗世中待得时间越久,就越是留恋在傲人族的日子,在这没有尊严,被封建,礼教,宗教等麻痹了的世界里待得越久,就越是觉得傲人族的人最可敬!

卓悠悠等傲人族唯一生还的几人也这样,因为他们发现,在这个世界里活着,根本没有自由,没有自尊,都是宗教的奴隶,封建礼教的奴隶,只有傲人族,是那么的平等,追求的信仰是那么的干净!

所以,他们这些人虽然被这俗世所同化,但不管是道,还是佛,哪怕是世上任何宗教,也无法泯灭他们对傲人族的尊重!

所以,他们绝不允许有人对傲人族不敬,妖魔对傲人族不敬,他们站出来跟妖魔拼他个‘玉’石俱焚,也不能让妖魔侮辱傲人族!

人类中有人对傲人族不敬,他们还不配!

因为他们这些没有尊严的宗教、礼教的奴才,有什么资格去侮辱傲人族?

当他们无耻的跪倒在地时,傲人族的人却傲立于天地间!

他们有什么资格去侮辱傲人族的高尚信仰?

不管是人类,还是神佛妖魔,谁敢对傲人族不敬,谁敢侮辱傲人族,傲人族活着的凌‘玉’霄,冷‘玉’蝶,卓悠悠,白皛皛和牛犇犇都会‘挺’身而出,跟侮辱傲人族人的神佛妖魔无耻的人们决战!

但除了妖魔之外,不管是神佛,还是人类,都没有一个敢对傲人族不敬的,因为他们还要指着傲人族的有骨气,有气节,有尊严的人去救他们这些没骨气,没尊严的人!

谁敢得罪傲人族的人,这个世界就会灭绝,人类就会灭绝!

因为只有傲人族的人才能救这个世界!

因为只有有骨气,有尊严,有气节的真英雄,才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而不是那些泥雕佛塑!

所以,所有的人简直把‘玉’霄当作了神佛来膜拜,在他们的心中,‘玉’霄才是至高无上的,至于神佛,也都在他脚下!

所有人都饿坏了,这一可以吃喝了,再看没有一个吃像好看的,都是狼吞虎咽。就连娇滴滴的美‘女’们也不再矜持,也是狼吞虎咽的像疯狗一样!

但中军大帐内,那些普通的弟子和百姓,根本没这个资格进来。

这个中军大帐内,只有那些亲传弟子和三派的领头人才有资格在这里用餐。

再看中军大帐内真是热闹极了,和尚和尼姑,吃‘肉’喝酒。

道士和道姑,吃‘肉’喝酒。

美‘女’和帅哥,吃‘肉’喝酒。

在这个山上,除了‘肉’就是‘肉’,真是穷的只剩下吃‘肉’了。

这里有各种各样动物的‘肉’,有狼,有虎,有豹,有蛇,有鸟,真是应有尽有。

众人这一次可都服了‘玉’霄了,真是佩服到了极点。

若不是‘玉’霄,这大帐内的三四十个高手胜不了妖魔,只能狼狈的像狗一样的逃走!

若不是‘玉’霄,除了和三四十个高手能逃脱之外,这一千五百多弟子,三百多三派普通弟子,都会葬身在此处!

众人说说笑笑,真是开心极了,这一次,和尚和尼姑再也不用人百般的劝解他们吃‘肉’了,也不再惺惺作态了,因为他们都吃上了瘾,觉得‘肉’是真好吃,正好借此迫不得已的借口,好好的解解馋。

‘玉’霄边吃边笑道:“喂,这些‘肉’好吃吗?”

众人就知道‘玉’霄又有什么坏主意了,四大圣僧低下了头,真怕‘玉’霄会问他们,到时候,‘玉’霄坏的问他们,佛‘门’戒律是什么,那真是羞愧难当了。

六个姑娘瞪了‘玉’霄一眼,暗自埋怨‘玉’霄,一个个的心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坏,人家和尚怕了你也就算了,何必非要羞臊别人一番,你才舒服呢。”

‘玉’霄就是这种人,其实,也并非‘玉’霄总是爱找这些圣僧什么麻烦,而是他内心就看不起这些没有尊严神佛的奴才们!

所以,他才没事就嘲笑这些人玩,拿他们取笑。

曲仙儿夹起一块老虎‘肉’塞进了‘玉’霄的嘴里,咯咯笑道:“快吃吧,吃‘肉’喝酒也堵不住你的嘴!”

‘玉’霄哈哈笑道:“喂,你们大家尝尝这盆汤呀,这可是我齐聚了各种‘肉’熬的汤呢,也是我亲自烹煮的,你们都尝尝呀。”

还别说,这还真是‘玉’霄亲手做的汤,‘玉’霄其实‘挺’喜欢做点吃喝的,尤其是他做的汤,那真是与众不同,他嫌别人做的不好喝,所以,这一次自己挑选的‘肉’做的汤。

‘玉’霄悠然笑道:“这个汤呢,我取名叫做百‘肉’汤,因为齐聚各种‘肉’,真的太好喝了。”

‘玉’霄亲手给众人一人盛了一碗汤,众人这个笑,但这汤实在是太香了,众人还真喜欢喝。

虽然有几个重伤的人,但除了刘角勉强坐在铺盖上的小冰桌有人伺候着吃喝之外,至于另外的四个受了伤的,坐坐吃喝到没有什么关系。

廉政、魏晓晨也都坐在了一起,大家都围在一起吃喝。

众人都品尝了品尝,都不仅挑起了大拇指。

六个姑娘也喝了一碗,真是越喝越好喝。

楚桂儿抿嘴笑道:“霄哥哥,还别说,你做汤的本事可真是一流呀。”

‘玉’霄微笑道:“你们呀,都是别人的媳‘妇’了,以后呢,要多学学做饭,不可这么懒的,尤其是你,臭仙儿,好好的学学,你们六个呢,每天轮着给我做饭,今日是你,明日是她,明白了吗?”

曲仙儿嗔道:“人家不会做嘛,你会做,你做还不行吗?”

‘玉’霄道:“你会什么?就会吃?不会要学呀,这几个月以来,不是我给你们做吃喝,就是蝶儿和悠悠,你们说说,你这四个懒丫头,何时做过?好好的跟蝶儿和悠悠学学。”

四个姑娘脸都微红,还真是这么回事,四个姑娘虽然都各有本事,但唯独对这厨艺差了太多。

曲仙儿三姐妹自不必说,将‘精’力都用在了吹箫,抚琴,跳舞,画画,下棋,练气,修道,阵法上了,对于这种事,真是从没有动过手。

至于雪紫儿,她乃是大师姐,那有大师姐去下厨的,当然她只是吃了,而且,她将‘精’力都用在了修炼上了,所以,对于这种事也是笨手笨脚的。

倒是‘玉’蝶和悠悠,生在傲人族,自幼就帮着父母做家务,所以,这一点可真是比这四个姑娘强的太多了。

楚桂儿嘻嘻笑道:“有蝶姐姐和悠悠姐姐在,我们吃不就行了。”

‘玉’霄捏住了桂儿的鼻子,笑骂道:“你就知道吃,以后不管是谁,都必须学着做饭,不学不行,这是做别人妻子的本分,明白吗?”

楚桂儿小声嘀咕道:“切,叫我做,到时候,我放一大把盐巴,咸死你,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叫我做饭了。”

众人闻听哈哈大笑,‘玉’霄捏了捏桂儿的俏脸,笑骂道:“你这死丫头,就没个好心,你胆敢发坏,看我怎么收拾你,到时候,谁做不好,我可脱‘裤’子打屁股的,而且,哪里人多,哪里给她脱‘裤’子,我看谁敢捣蛋。”

楚桂儿哼了一声,对着‘玉’霄扮个鬼脸,然后端起汤,津津有味的吃着,吃吃笑道:“会吃不就行啦,谁饿谁做,才不管呢,嘻嘻嘻……”

‘玉’霄咳嗽了一声,正‘色’道:“喂,从明天开始,你们就给我做这种汤喝,我现在就把怎么做汤的方法告诉你们,大家都好好的听着。”

楚桂儿咯咯笑道:“你说你的,做不好,难吃,可别怪我,哈哈哈……”

‘玉’霄笑道:“绝对好做,大家知道这汤为什么这么好喝?这‘肉’为什么这么好吃嘛?这当然有秘诀的呀,主要是作料的问题,你们再喝一碗,尝尝什么做的?”

众人又仔细的品尝了品尝,秦扬微笑道:“实在是吃不出,这里没有什么好的作料呀,不过,我喝着这汤,好似有姜的味道,还有胡椒,盐,不过,这些普通的作料,为何这般的好喝呢?”

姚霞也善于做吃喝,也觉得这汤好喝,也道:“是呀,这汤的味道好特别,真的好喝极了。”

陶天喜一连喝了两碗了,还吃了不少汤里的‘肉’,也连连道:“妙,真妙。”

‘玉’霄微笑道:“其实,之所以这汤这么好喝,只因为我的作料不同呀,这汤,我是用的蛇胆,蝎子,猴屁股上的‘肉’,所以,这汤因为有各种‘肉’,所以才叫百味汤嘛。”

众人闻听,顿时都放下了碗,一个个差点没吐出来。

曲仙儿俯下身哇的一口吐出了刚喝进嘴里的汤,失声道:“什么?蛇胆?蝎子?你……你用这个做汤?”

‘玉’霄微笑道:“喂,别吐呀,好喝就行了,这有什么呢?不过这是你们心里作用罢了,蛇胆可以祛腥,蝎子炸着吃可香了,我是用炸熟了的蝎子做调料,这有什么?”

楚桂儿皱眉道:“我的天,本来这么好喝的汤,你一说这些作料,我就吃不下去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