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7章 蛤蟆汤2

第二百五十七章 蛤蟆汤2

‘玉’霄微笑道:“这都是作料呀,这汤还有熊掌,猴脑,虎骨,豹筋等等,这些都是大补的呀,不过,只是太腥,必须用蛇‘肉’调和,用蛇胆祛腥才好喝,明白了吗?”

陶天喜哈哈笑道:“就是就是,霄儿不愧是学过几天医,懂得怎么配料,不过就是点蛇‘肉’和蝎子‘肉’嘛,这有什么?你们呀,只是心理作用罢了,快喝,真是好喝极了。.最快更新访问: 。”

众人一想也是,这当真是心里作用罢了,只要好喝就行了,何必在乎这个呢。

但‘玉’霄后面的话一说出,没一个人不吐的了。

‘玉’霄接着道:“其实,光是这几种作料还不够,我还配了癞蛤蟆的‘腿’,癞蛤蟆的皮,癞蛤蟆的眼珠……”

“哇……哇……”

他话音刚落,就吐了一片。

六个姑娘不约而同的都吐了,他居然用癞蛤蟆的‘腿’和眼珠做汤,谁听了不心惊?谁能不恶心?

几乎每个人都吐了,众人这才明白,为什么‘玉’霄始终没有喝汤,原来,他知道是什么作料,自己喝不下去,所以才不喝,拿喝酒做掩饰。

众人心里这个骂,心道:“这小子可真是坏透了,真是够缺德的。”

陶天喜刚说好喝,一听用癞蛤蟆做的汤,顿时也呕吐了起来!

六个姑娘吐了半天,一起气的都跳了起来,齐声喝道:“凌!‘玉’!霄!”

‘玉’霄故作惊讶的道:“呀,你们这是怎么了?”

姚霞气的边咳嗽着,边对六个姑娘道:“快,好好的揍他一顿,气死我了。”

曲仙儿吐了半天,骂道:“你……你怎么这么坏?”

“你成心的让人恶心的吧?”

‘玉’霄哈哈笑道:“喂,蛤蟆‘腿’大家不是都喜欢吃吗?”

“放你的屁,那是癞蛤蟆‘腿’吗?人家吃的是青蛙的‘腿’,吃的是田‘鸡’‘腿’,癞蛤蟆能吃吗?”

田‘鸡’也就是青蛙了,人们都爱吃青蛙‘腿’,青蛙‘腿’吃起来可香了,可谁喜欢吃癞蛤蟆的‘腿’呢?恐怕一想癞蛤蟆的模样,都恶心的吃不下饭了。

‘玉’霄哈哈大笑道:“喂,你们可以吃青蛙,就不能吃癞蛤蟆吗?难道因为人家青蛙生的好看些,就活该倒霉的被你们吃吗?人家癞蛤蟆难看些,就不能吃吗?这对癞蛤蟆多不公平呀?癞蛤蟆俗称蟾蜍,浑身都是宝呀,尤其是这些癞蛤蟆,都这么大,可见是宝贝呀,我给你们炖汤,给你们补补,这又什么不对。”

“打他,臭无赖,你这死小子!”

魏晓晨也喝了汤了,一听这话,也吐了出来,这一吐,带累的心口又痛了,魏晓晨喘息着道:“狠狠的打,这‘混’蛋是成心的,恶心死我了。”

‘玉’霄一蹦一跳的躲着六个姑娘的追打,一边还故意的气众人道:“喂,我还没说完呢,用蛤蟆做汤只是一部分,另外还有一种作料呢,刚才呢,我去死尸哪里了,我听说,人‘肉’是最香的,所以想慰劳大家一下,于是,我就把一个男人的宝贝割下来,去了皮,放进了汤内,然后我一看一具‘女’尸,那两包子‘挺’好的,我想呀,若是用这个做汤,会不会有一种乃味呢?所以,我又割掉了一个‘女’子的包子,放进了汤里了,喂,你们都喝了汤了,有没有一股子乃味呀?不过你们放心,我都洗的可干净了,人们都喜欢吃各种动物的小‘鸡’,像什么虎的了,不是叫什么虎鞭嘛,我也割掉了几只老虎的,给你们煮了虎鞭,外加上人的鞭,所以,这汤才这么好喝的,癞蛤蟆,毒蛇,蝎子,蜘蛛,各种动物的鞭,‘女’人的,所以,‘混’合在一起做的汤才这么好喝的,喂,你们可是大饱口福了吧……”

再看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不吐的,哇哇哇的都吐了一片。

六个姑娘正追着‘玉’霄,也追不下去了,一个个俯下身子就呕吐了起来……

再看整个大帐内,都是秽物了,人们都不吃不喝了,只剩下吐了。

就连四子,四‘女’和四僧,也都吐成了一片。

众人心里这个骂,暗骂‘玉’霄真是坏透了。

没有一个心中不骂的,真是恨不得掐死‘玉’霄。

‘玉’霄故意气众人道:“喂,你们吐什么呀,真是‘浪’费呀,你们喝了各种鞭汤,一定身体强壮的,不过,军纪必须严明,不准男‘女’‘乱’,没老婆的男人,真是对不起了,你们就自己解决吧,二位和尚师傅,你们也喝了,没办法,你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解决吧,对了,干脆这样吧,龙‘女’派的‘女’弟子这么多,大家都各自找主,今晚上,就一起‘洞’房吧,否则,你们喝了如此大补的汤,不释放一下,是很难受的,四位伯伯,幸好你们有各位师娘,这次可是霄儿看大家辛苦,慰劳大家的,大家多喝点吧。”

众人只是吐了,简直连肚子都吐空了。

都难受的要命,恶心的要命,那还顾得上去理他。

其实‘玉’霄哪里真的这么做,只是看这些人高兴,他的心就不舒服,因为,屠杀了这么多动物,他的心本来就难受,再看到这些人,大吃大喝,丝毫没有半点怜悯之心,心中更不是滋味。

他们既然这么高兴,吃的这么香,所以,‘玉’霄为了替动物们出口气,故意的这么说,恶心恶心他们罢了。

众人做梦也没想到‘玉’霄会这么说,就算这事不是真的,可是他这么说,谁心里也受不了,更何况‘玉’霄说的跟真的一样,这些人更受不了了。

就觉得一阵阵恶心,恨不得将刚才吃的都吐出来才舒服。

‘玉’霄得意洋洋的笑道:“喂,吐什么呀,都已经吃了,还能吐出来吗?喂,人‘肉’好吃嘛?鞭子的味道如何?人都说,人‘肉’是最好吃的,更何况,我用的是‘女’人最美,最软,最嫩,还有‘奶’味的地方做的汤,估计一定很好喝吧,喂,你们谈一谈吃人‘肉’什么感想呀?现在你们明白,为什么这汤味道特别,这么好喝了吧?哈哈哈……”

陶天喜吐了半天,气的跳起来大叫道:“快,抓住这臭小子,气死我啦,臭‘玉’霄,今日我不把你的屁股打烂了,我就不是你师傅!”

‘玉’霄嘿嘿笑道:“你现在本来就不是我师傅了,喂,陶老头,你不是说都是心理作用嘛,只要好喝就行了,你不是说,只要不去想就没事嘛,那你怎么也吐了?”

陶天喜气的在后就追,抡起巴掌就打。

三老也气坏了,三老也吐了半天,气的三老也跳了起来,在后追打‘玉’霄。

‘玉’霄哈哈笑道:“三位伯伯,唉,你们喝了各种鞭,估计你们的老‘鸡’也会有感觉了,但可惜呀,给你们找不到老婆解决呀,唉,这样吧,我让桂儿给你们三一人画一个大美人,画三个光屁股的大美人,你们就将就点用吧……”

谈天笑骂道:“你这个臭小子,今日不打的你满地找牙,我就不是谈天笑!快,仙儿,桂儿,快来帮我一起抓住他,好好的揍他一顿!”

六个姑娘吐了半天,也被气坏了,纷纷嘤咛一声,也加入了追打‘玉’霄的队伍中了。

但想要追到‘玉’霄那有这么容易,‘玉’霄穿着追日靴,快如闪电,一会在这个屁股上踢一脚,一会在这个姑娘的‘胸’上‘摸’一把,一会陶天喜地胡子被揪了一下,一会小糊涂仙的鼻子被捏了一把……

立刻,整个大帐‘乱’了起来,真是‘鸡’飞蛋打,‘乱’成了一锅粥。

大帐内,各种吃喝,也无法再吃了,因为大部分众人都吐上来,地上也是秽物,桌子上也是秽物,这哪里还能再吃。

魏晓晨恶心的蹲在了角落里不住的吐着,廉政给她轻轻的捶打着,他也是刚吐完。

魏晓晨骂道:“气……气死我了……哎呀……”

她躲在角落里也免不了被戏耍,一个不慎,被‘玉’霄在脸蛋上捏了一把……

“哇,大嫂的脸蛋像屁股一般的这么软呀,真好玩……哈哈哈,不陪你们玩了,这里臭死了,喂,大嫂,你蹲在地上是想便吗?”

魏晓晨跺脚大骂道:“你滚蛋,你去死吧,死不要脸的无赖!”

“什么什么,你说我聪明又可爱,是人见人爱呀,谢谢夸讲了……”

‘玉’霄给闹了一个‘乱’七八糟,然后飞身跳到了大帐外,哈哈笑道:“来呀,来呀,来抓我呀,噢噢噢噢,你们都吃了癞蛤蟆‘肉’啦,噢噢噢,和尚和尼姑,道士和道姑都吃人‘肉’了,噢噢噢噢,真好玩呀……”

四子,四‘女’和四僧顾及着身份,哪里能去抓‘玉’霄,跟‘玉’霄玩捉‘迷’藏去胡闹,只是吐了半天,急忙找水好好的漱漱口,一个个坐在蒲团上唉声叹气,真是被气的啼笑皆非。

只有陶天喜和三老,外加六个姑娘,在追打着‘玉’霄。

至于其他的弟子虽然被捉‘弄’,但也无可奈何,只好认倒霉了,只是暗暗的苦笑。

魏晓晨若不是受了重伤,早就参与到捉拿‘玉’霄的队伍当中了。

谢雨霏、岳盈等弟子们,也难以幸免,也都喝了‘玉’霄的蛤蟆汤和人鞭人‘奶’汤了,一个个真是气的咬牙切齿的,恨不得上去撕烂‘玉’霄的嘴,好好的揍他一顿才解气。

但这些人那敢,只能干生气罢了,因为‘玉’霄身份在这,除了他身边的亲近人敢这么收拾他之外,别人那敢。

白莲吐的连苦胆都要吐出来了,哎呀着,都没力气打‘玉’霄了。

就连牛犇犇和白皛皛,二人也都吐了,也没幸免被‘玉’霄捉‘弄’。

这里面,除了沈渊和岳商在外放哨,没有被捉‘弄’之外,可以说,就连刘角都没幸免。

六个姑娘追了半天,追不到,‘玉’霄若是想要逃命,不让别人抓到,这世上能抓到他的人几乎没有。

因为他穿着追日靴,没人能追上他,他又有龙鱼和天马,骑上神兽,也没人能追上他,所以,要抓‘玉’霄真是太难了。

六个姑娘追不到‘玉’霄,不打他一顿,难解气,楚桂儿忽然不追了,而是蹲在地上哇哇的哭了起来。

洪袖儿和曲仙儿心领神会,也都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雪紫儿、‘玉’蝶和悠悠虽然没有像这三个姑娘这般的厚脸皮的撒娇耍赖,但也都不追了,一个个气的蹲在地上不去理‘玉’霄。

谈天笑和陶天喜也学着哭了起来,二人甚至比三个姑娘哭的还来劲。

谈天笑坐在雪地上双脚双手‘乱’踢‘乱’蹬,好似孩子一般,呜呜哭道:“不干不干,你欺负人家,你不叫我打你一顿,我就哭,呜呜呜,哇哇哇……”

众人差点都笑了,谈天笑竟然把三个姑娘小时候撒娇的话说出来了,就连装哭的三个姑娘也差点笑了。

‘玉’霄玩的没劲了,苦笑道:“喂,好好的哭什么呀,我不过跟你们开个玩笑嘛,我没有将人‘肉’放进去,你们放心了吧,逗你们玩的,你们还真当真了?”

众人长出一口气,这才舒服多了,但刚一舒服,‘玉’霄后面的话,又差点令众人都吐了。

曲仙儿呜呜哭道:“真的?你真的没放那个什么……鞭……”

‘玉’霄笑道:“废话,我哪能那么做呢,就连‘女’人的‘‘肉’包子’,我也没割下来煮给你们吃呀。”

雪紫儿长出一口气,叹道:“你这臭无赖,真是气死人了,恶心死我了。”

‘玉’蝶轻轻道:“唉,幸好是开玩笑。”

‘玉’霄哈哈笑道:“不过嘛,虽然人的鞭,兽鞭我没放,‘女’人的‘肉’包子我没放,但是,我确实放了一只癞蛤蟆煮汤,这倒是真的……”

“哇……哇……”

众人闻听,又都俯下身吐了起来。

就算没有人的,兽鞭和人‘肉’,他竟然真的放了只癞蛤蟆!

刚才真的喝了癞蛤蟆汤,众人焉能不恶心?

若说刚才‘玉’霄撒谎,这次可说的是真的了,真的喝了癞蛤蟆汤,那也是够恶心的了。

魏晓晨跺脚骂道:“你……你真的这么坏!好呀,我……我非打死你不可!”

‘玉’霄看到众人痛苦难受的样子,哈哈笑道:“喂,我还没说完呢,我虽然放了癞蛤蟆,但是,后来呢,我一想,算了,癞蛤蟆毕竟不是田‘鸡’,不是青蛙,大家不喜欢,我何必放呢,所以呢,我就把用癞蛤蟆煮的汤都倒了,这你们放心了吗?”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