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7章 蛤蟆汤4

第二百五十七章 蛤蟆汤4

‘玉’霄嘿嘿笑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魏晓晨道:“不说,你自己喝,这就叫自食恶果!”

‘玉’霄皱眉道:“喂,实话告诉你们吧,其实呢,癞蛤蟆确实放了,但是,我倒了……”

众人长出一口气,因为他们宁愿这是‘玉’霄的实话。-叔哈哈-

“但是……”

‘玉’霄说了声但是,再看众人一起变了‘色’……

雪紫儿气的骂道:“你哪来这么多的但是?”

‘玉’蝶嗔道:“你能不能不要说但是了?”

‘玉’霄叹道:“这一次我就说实话了,虽然我将汤倒了,可是呢,锅却没洗,所以呢,锅里恐怕还存留着一点蛤蟆汤,还有,人的‘鸡’虽然没放,可是我放了几条虎鞭,搀和在一起了,这个确实是真的……”

“啊……哇……哇……”

众人忍不住又呕吐了起来,因为这一次‘玉’霄说的是实话,就算没有将锅里有一点,那也受不了呀,更何况,他放了老虎的,这也受不了,一想到也恶心呀。

‘玉’霄故意道:“喂,你们何必如此呢?就算你们吃的东西再干净,吃进肚子后,经过消化,不也是变成了一堆大便了嘛?只要吃的时候,好吃不就行了吗,何必这么认真呢?不过就是一点点嘛……”

秦扬、阳娇、朱青和姚霞,四‘女’也吐了不少,闻听这话,一个个又吐了一会。

秦扬‘揉’着‘胸’口,道:“霄儿,好呀你,你可真够坏的……”

阳娇道:“真是欠揍!”

朱青道:“揍得轻了!”

白莲嗔道:“快,灌他,让他也喝!”

‘玉’霄连连摆手道:“喂,我也喝不行吗?哈哈,就算有癞蛤蟆,不过呢,我这碗汤可不同了,因为这碗里有牛大嫂的香水,喂,牛大嫂,多谢你给我的作料呀,谢谢,谢谢啦……”

‘玉’霄悠然笑着,就当着众人的面,将带着白莲口水的汤喝了个一干二净,喝的是津津有味。

‘玉’霄擦了擦嘴,赞道:“哇,好香呀,白嫂嫂,莫非你还是处‘女’吗?口水怎么这么香呢?能不能再多给我加点佐料?”

白莲羞的满面通红,怒道:“你……你无耻……”

‘玉’霄悠然笑道:“唉,廉大嫂的口水就不必要了,因为她不是处‘女’了,嘴里臭死啦,没有香味了,几位师娘的呢,更不是处‘女’啦,孩子都这么大了,孩子都要做娘了,可见几位师娘肯定不是了,不过,二位尼姑师傅,应该是老处‘女’,估计还有香味呢,二位尼姑师傅,请你们也给我加点佐料吧,否则,这蛤蟆汤我可喝不下去呀……”

啪啪啪……

梵慈气的用戒尺照着‘玉’霄的头就敲了好几下,喝道:“找打?”

梵若也敲了‘玉’霄几下,叱道:“胡说八道!”

‘玉’霄‘摸’‘摸’头,嘿嘿笑着,自己又盛了一碗汤,悠然笑道:“喂,这里还有谁是‘玉’‘女’?是‘玉’‘女’现在就可以在我汤里吐口水了,这样呢,我就跟亲你们的小嘴没区别了,你们给我吐口水,就相当于被我亲了你们的小嘴了,喂,谁吐口水,给我加点香味呀?快呀……”

谁会去理他,就算有人想吐的,一听他这话,都不能吐了,因为他说,谁给他吐口水,就是跟他亲嘴,那还有谁给他吐?

曲仙儿气的张口就要吐,‘玉’霄急忙盖住了,叱道:“去去去,你们六个又不是处‘女’了,我又不是没亲过你们的小嘴,算了,我喝了……”

‘玉’霄自己又喝了起来,一口气又喝了一碗。

‘玉’霄喝完这一碗大笑道:“哈哈哈,原来,你们都不是处‘女’了呀?刚才我说,谁给我吐口水谁就是处‘女’,是处‘女’就给我碗里吐口水,结果呢,除了我白大嫂给我吐口水之外,你们都没吐,这就证明,你们都不是处‘女’了,哇,快说,你们冰清‘玉’洁的处‘女’之身谁给破的?谢雨霏,岳盈,秋离,碧萝,寂籁,还有你你你你,哇,原来你们都已经不是‘玉’‘女’啦……”

这些‘女’子一个个臊的粉面通红,真是又羞又气,这才知道,又被‘玉’霄捉‘弄’了。

但她们那里能去吐,若是吐口水,‘玉’霄就会吃了她们的口水,取笑她们,说在亲她们的小嘴,但不吐,反而被他说成不是处‘女’,真是怎么做,都不行。

楚桂儿跺脚嗔道:“姐妹们,不必客气,一起打无赖,好好的出出气!”

其余的姑娘这一次也都一起来了,都过来收拾‘玉’霄了,有的掐,有的拧,有的敲……

‘玉’霄却抱着头哈哈笑道:“喂,谁打我,证明谁爱我,谁打我,证明谁的处‘女’之身就是被我破的,谁打我,谁就是我老婆,喂,打吧,最好都打我,因为打是亲,骂是爱嘛,打吧……”

所有的‘女’子正在收拾他,一听这话,都红着脸住了手,一个个急忙退到一边去了。

谢雨霏、岳盈、白莲、碧萝等‘女’子正在咯咯笑着一起收拾‘玉’霄,一听这话,那还敢收拾他,急忙红着脸躲在一边去了。

除了他的六个妻子在收拾他之外,其余的姑娘可不敢闹了。

这也太可气了,若是打他,那就是爱他,谁的处‘女’身就是被他破的,谁就是他的老婆,这谁还敢去打他。

但那六个姑娘却不同,因为她们的处‘女’之身本来就是被‘玉’霄破的,也本来都嫁给了‘玉’霄了,所以,她们可不在乎。

六个姑娘好一顿把‘玉’霄收拾,也都打累了,这才都喘息着不打了。

‘玉’霄悠然笑道:“唉,最近皮紧,一直想让你们给我‘揉’‘揉’的,但明说呢,你们又不肯,所以,只好用这个计策请你们给我舒舒皮了,哇,真是太舒服啦,实话告诉你们吧,这汤里呢,其实什么都没有,那有什么癞蛤蟆,那有什么小**,其实呢,这是我挑选的猴脑,虎骨,豹骨等等大补的东西熬制的汤,跟你们开个玩笑嘛,你们就当真了?真是暴敛天物呀,唉,可惜,可惜……”

众人这个气,你没有放,你说他做什么?这岂不是诚心恶心别人,让别人吃不下饭,这真是坏透了。

‘玉’霄哈哈笑道:“好了,好了,快,叫人打扫干净,咱们再重新摆一桌吃喝吧。”

曲仙儿嗔道:“吃你个大头鬼,谁还吃的下!”

的确,众人只是吃了个半饱,都吃不下了,恶心了半天,谁还有胃口。

‘玉’霄却不管这些,抓起一个烤虎‘腿’,就大吃大喝起来,众人一边收拾着,一边看着‘玉’霄吃喝,真是被气的啼笑皆非。

白莲气的嗔道:“吃吃吃!噎死你!”

魏晓晨嗔道:“喝酒呛死你!”

楚桂儿道:“里面有癞蛤蟆,恶心死你!”

曲仙儿道:“做饭的人没洗手,脏死了……”

洪袖儿道:“刚才我抓了一条蜈蚣放进锅里了……”

几个姑娘叽叽喳喳的,纷纷说着一些恶心的事,诚心恶心‘玉’霄也吃不下,但‘玉’霄丝毫不在乎,吃的是津津有味。

‘玉’霄嘻嘻笑道:“喂,我这人可不像你们这些人假干净,就算你们现在一起脱了‘裤’子在这里拉屎,当着你们的面,我也吃的下,你们谁想拉屎,就在这里拉吧,我照样吃,哈哈哈……”

“你……”

“无耻!恶心!”

“呸……”

这些姑娘也只能送给‘玉’霄这几个词语了,实在是对他无可奈何。

众人也一样,被气的真是笑破了肚皮,又气破了肚皮,但真是无可奈何。

众人纷纷摇头苦笑,被捉‘弄’了一番,都没了胃口了,一个个彼此搀扶着走出了帐外。

谢雨霏搀扶着师姐魏晓晨,轻轻道:“师姐,你伤很重,再吃一点吧。”

魏晓晨一阵苦笑,叹道:“唉,我哪里吃的下,恶心死我了。”

谢雨霏嗔道:“这个臭无赖,真坏透啦,他故意的恶心咱们,他吃的倒是香。”

魏晓晨苦笑道:“他就这么坏,一天不捉‘弄’人开心,他就难受,以后,可要小心了,遇到他,离着远点,他可不管你是谁,你没看到,和尚他都敢捉‘弄’,师傅们他也照样戏耍。”

谢雨霏眼中满是笑意,根本没有生气,盈盈笑道:“他可真是本事。”

其实,谢雨霏何尝不喜欢‘玉’霄?

但是,有时候,男‘女’之事需要的是缘分,而且谢雨霏是个聪明的‘女’子,‘玉’霄身边已经这么多美‘女’了,就算‘插’进一足去,顶多跟别的姑娘分享‘玉’霄的爱,与其跟别的姑娘分享一个男人,还不如独占一个男人。

所以,她虽然心中对‘玉’霄很喜欢,可以说一见钟情,但她却不会选择‘玉’霄,她宁愿选择不喜欢的男人,她宁愿选择原信智,最起码,嫁给了原信智,不但可以做九子的儿媳‘妇’,而且还是独占一个好男人。

她可谓是很聪明的‘女’子,但这种‘女’子,世上也太多太多,因为这种‘女’子就是势利眼那种类型的‘女’子,嫁人,从不以喜欢不喜欢为主,而是看从家境出发。

世上的这种‘女’人太多太多,也许,她这种‘女’子跟曲仙儿等姑娘来对比,永远没有‘玉’霄的六个姑娘可爱。

因为‘玉’霄的六个红颜知己,城府不那么深,她们是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哪怕是跟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子,她们也甘心,就算不嫁给‘玉’霄,她们也永远不会嫁给不喜欢的男人。

这就是这六个姑娘的可爱之处,比起谢雨霏这种‘女’子来说,可爱的多了。

曲仙儿三姐妹就是如此,本来,以她们三姐妹的家境和她们自己的容貌和才华,谢雨霏、岳盈等‘女’子永远都靠后,她们要想得到原信智和应刑的心,可谓是易如反掌。

但三姐妹自从爱上了‘玉’霄,就再也不对别的男人正眼看一眼,包括父母的好友之子,她们从不理会。

在她们心中,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喜欢宁愿一生一世都不嫁人,也永远不会嫁给不喜欢的男人。

喜欢就是喜欢,就算喜欢‘玉’霄,‘玉’霄不娶她们,她们宁愿一生一世不嫁,也不会再爱别的男人,这就是三姐妹最可爱之处。

曲仙儿三姐妹如此,‘玉’蝶、悠悠和雪紫儿何尝不是。

喜欢‘玉’蝶的男人,傲人族中同龄的有的是,虽然傲人族被灭,可是活着的牛犇犇和白皛皛二人,自幼就深爱‘玉’蝶,但‘玉’蝶却不爱他们。

白皛皛和牛犇犇在心中将‘玉’蝶当作了心中的‘女’神,永远也不敢有非分之想,只是将这份爱深埋一辈子。

‘玉’蝶也从没有喜欢过别的男人,甚至很少给男子说话,除了‘玉’霄之外的男人,她几乎都没有正眼看过,因为所有的男人跟‘玉’霄一比,都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只有‘玉’霄,才能打动她的芳心,只有‘玉’霄可以令她不再那么矜持,不再那么温柔,只有‘玉’霄,才可以令她本‘性’流‘露’,流‘露’出可爱温柔的一面。

卓悠悠更是如此,因为自幼,‘玉’霄就说娶她做媳‘妇’,全村的孩子都知道,虽然是戏言,但言之无心,听者有意,所以,在悠悠的心中,这一生一世,要嫁只嫁一个男人,那就是‘玉’霄,除了‘玉’霄之外,她宁愿一生一世不嫁人。

至于雪紫儿,却没人敢爱她,就算喜欢她的男人千千万万,但一见雪紫儿的美貌和傲气,一个个都自惭形秽了,只有‘玉’霄敢于去爱她,去戏耍她,去逗她开心,逗她生气。

也许,在别人眼中,六‘女’嫁一夫,没有一‘女’嫁一夫开心,但在这七人眼中,七个人在一起根本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六个‘女’子在一起亲如姐妹,可以一起玩,一起笑,不再那么寂寞,就算六个一起嫁给了一个人,又有什么不好?

何必非要选择一个,而令另外五个‘女’子痛苦一生,遗憾一生?

也许,爱情没有这么多约束,婚姻没有什么约束,也没什么不好,只要彼此都喜欢就行,只要彼此都不在乎,那又有什么?

对于如今的男人来讲,永远不会喜欢活在现代,因为现代最起码爱情不能共享,只能喜欢一个,就算你爱的至深,都爱的那么深,也只能选择一个。

这就是如今的不好之处,更不好的是,如今这年代,‘女’人越来越没有了可爱之处,越来越令人反感,别说娶几个,就算娶一个,有时候男人都伺候不了,因为如今娶妻,并不是娶妻,而是娶了一个祖‘奶’‘奶’回家伺候着,试问,那个男人愿意活在这种社会?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