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8章 九剑1

第二百五十八章 九剑1

只可惜,时光不会倒流!

众人都摇头叹息,纷纷走出了大帐,在外面透透气。。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六个姑娘咯咯笑着,一起拉着手,纷纷瞪了‘玉’霄一眼,六个姑娘彼此看看,嘻嘻笑成了一团,然后一起照着‘玉’霄呸了一口,不再理‘玉’霄,哼了一声,也出去了。

‘玉’霄叫道:“喂,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汤我也喝了,你们还没完呀?”

楚桂儿嗔道:“恨死你啦!”

“以后都不理你了!”

“再也不跟你玩啦!”

‘玉’霄苦笑道:“喂,那你们要怎么办?汤我也吃了,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还要我怎么办?”

雪紫儿气道:“你吃了没吐,你吃的这么香,害的我们大家难受!”

‘玉’霄嘻嘻笑道:“这么说,那我吐行了吧?哇……哇……哇……”

‘玉’霄说罢,故意的俯下身子,装作呕吐的模样,故意的吐着口水。

六个姑娘被逗得又笑成了一团,本想绷着脸不理‘玉’霄,但‘玉’霄逗人开心的手段真是太高了,她们不服都不行,真的是佩服到了极点了。

‘玉’霄哈哈笑道:“喂,你们可别以为我是喝汤吐的,我是看你们长得这么难看,一个个这么恶心,是你们恶心的我吐的,哇……哇……好丑的六个母老虎呀,我要吐了,哇……”

六个姑娘气的纷纷嘤咛一声,过来就收拾‘玉’霄。

‘玉’霄哈哈笑着,张开满是油腻的手,大笑道:“来呀,正好我没洗手,若是在美‘女’们的两个‘肉’包子上擦擦手,那滋味一定很美妙,哈哈……”

“呀……啊……”

六个姑娘羞的娇面通红,再也不敢抓‘玉’霄了,纷纷撒‘腿’就逃。

‘玉’霄可是说得出做的到,他满手油腻,若是被他抓一下,那真是脏死了,若是在酥‘胸’上印上个油腻的手印,那可真是羞死了,所以,六个姑娘赶紧逃。

几个姑娘跑到外面,三姐妹躲在了母亲的怀中,‘玉’蝶和悠悠躲在了三老的身后。

雪紫儿不好意思,毕竟一向高傲惯了,哪能靠别人的庇佑,雪紫儿指着‘玉’霄,跺脚嗔道:“你……你敢!你敢‘弄’脏我的衣服,我剁掉你的爪子!”

她话音刚落,就觉得脸上被捏了一把,油腻腻的不舒服。

‘玉’霄哈哈笑道:“你说不叫我‘弄’脏你的衣服,那我‘弄’脏你的脸,这个你可没说吧?”

雪紫儿气的跺脚骂道:“你……你无赖!我打死你!”

‘玉’霄嘻嘻笑道:“来呀,来呀,打我呀,我手上可都是油,你过来,我可是自卫,‘弄’脏了你的身上,可别怪我……”

雪紫儿气的直跺脚,还不敢过去打他,气的直骂道:“我怎么遇到你这个臭无赖,哼!气死我啦……”

‘玉’霄又直奔三个姑娘而去,不住的晃着满是油腻的手,在几个姑娘面前比划着。

三个姑娘吓得直往各自母亲的怀里钻,娇声道:“娘,你看他多坏,就会欺负人……”

秦扬等三姐妹也气坏了,纷纷扬起巴掌作势要打,护住了宝贝‘女’儿。

‘玉’霄嘻嘻笑道:“哈哈哈,羞羞羞,这么大了,还钻进娘怀里撒娇呢,喂,三位师姐,你们还没断‘奶’吧……”

“你滚,滚远点……”

“快去把爪子洗干净……”

“哈哈,我才不洗手呢,我洗干净了,你们打我,我怎么自卫呀?这样满手的油,我看谁敢打我,哈哈,蝶儿,悠悠,你这俩坏蛋,刚才谁掐我来?谁打我屁股来?我要打回来……”

‘玉’蝶和悠悠吓得直往三老身后躲,三老护住两个姑娘,纷纷扬手就打。

叶方士骂道:“小坏蛋,不准你欺负我侄媳‘妇’……”

小糊涂仙道:“你过来,过来打断你的‘腿’,臭小子,还反了你了?”

谈天笑道:“这笔账以后再找你算……”

‘玉’蝶嗔道:“你……你快把手洗干净去,恶心死啦……”

卓悠悠嗔道:“我们不打你了,快洗洗手去……”

‘玉’霄嘻嘻笑道:“先不忙,我还没吃饱呢,唉,吃的真爽呀,你们怎么不吃呀?”

别人谁还能吃的下,都被他恶心死了,都没胃口了。

“吃吃吃!噎死你!”

“喝喝喝!呛死你!”

六个姑娘鼓着腮,噘着嘴,不住的咒着‘玉’霄。

‘玉’霄可不管这些,哈哈笑着,手里拿着一根香喷喷的老虎‘腿’,一边吃,一边喝,就靠着自己的三个宠物吃喝起来,一会喂喂龙鱼,一会喂喂天马……

除了他之外,大帐内的这些人都没了胃口,仅是吃了个半饱,又吐了半天,真是吃不下了。

众人心中这个骂,都骂‘玉’霄真是坏透了,诚心恶心别人,自己却吃的这么香,故意的去逗人生气。

三个姑娘躲在母亲怀里不住的瞪眼,皱鼻子,扮鬼脸,咒着‘玉’霄……

终于,‘玉’霄吃饱了,但手还是没洗,六个姑娘直皱眉。

‘玉’蝶叹了口气,轻轻的掏出手绢,丢给‘玉’霄,嗔道:“别胡闹了,赶紧洗洗手,擦干净。”

‘玉’霄嘿嘿笑道:“那你们不打我了,我就去洗手,要不,我不洗手了。”

六个姑娘咯咯的笑成了一团,齐声道:“不打啦!”

于是,六个姑娘拉着‘玉’霄,给‘玉’霄擦干净,等给‘玉’霄擦干净了手,曲仙儿三姐妹立刻变了脸。

曲仙儿敲着‘玉’霄的头,袖儿和桂儿开始拧耳朵,楚桂儿咯咯笑道:“三位姐姐,这次他的手干净了,快打他,出出气……”

“喂,你们不讲信用!说话不算数!”

“哈哈,我们‘女’人天生不讲信用!”

“废话,说话算数的,叫‘女’人吗?”

“说话不算数是我们‘女’人的专利,你不知道呀……”

几个姑娘咯咯笑着,有的咯吱他,有的拧他,‘玉’霄被捉‘弄’的实在受不了了,忽然大叫道:“哎呀,不好了,我喝的虎鞭汤起作用了,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要‘女’人,快,我难受死了,我要释放‘欲’火,你们快陪我……”

“啊……呀……”

“你无耻……臭流氓……”

立刻,六个姑娘这次老实了,不但不敢打‘玉’霄了,吓得妈呀一声,纷纷四散而逃,这一次换成‘玉’霄成了追人的了……

众多姑娘又羞又臊,纷纷暗骂不已,但不得不承认他这一招还真有效。

有‘玉’霄的地方总有笑声,也永远不会寂寞。

虽然这一次‘玉’霄的玩笑开的过分,虽然‘玉’霄很坏,但坏的却这么可爱。

这么可爱的坏蛋,世上并不多。

有时候,男人越坏,就越有‘女’人爱,因为‘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这个世界也是这么奇怪,越是一本正经的君子,就越是孤独寂寞的。

廉政就是如此,若不是上天眷顾,让他跟她有出生入死,总在一起的机会,恐怕以廉政这种正人君子一辈子也找不到老婆。

但老婆多了难道就好吗?

谁知道?

鞋子合不适合,只有自己的脚知道。

但他已经没有了选择,已经占有了这么多‘女’人了,必须要负责,就算他不喜欢,也已经太迟了……

第二百五十八章九剑

人活着,就要活的快乐,人活着,就要活的自由,人活着,就要活的有尊严,傲立于天地间,有尊严的活着,这样的人生才不枉活一世!

没有人可以永生,人迟早有一天都要死,何必为了多活几日,丢掉了做人的尊严?

俗世上迂腐的礼节,封建礼教,宗教,就好似一道道紧箍一样,紧紧的套住了世人,麻木人的心灵,令人甘心情愿的拜倒在地做奴隶!

这样活着有什么尊严?这样活着,还能算是人吗?

神真的能救世界?佛真的能普渡众生?

恐怕,这不过就是一场谎言罢了!

若是真的能,就请无所不能的神佛施展无上的法力,令这个世界不再这么残酷和无情吧!

就请神佛施展法力,令世间万物的生命不要吃东西,不要互相伤害吧!

他们能做到吗?

若是能做到,我也信神佛,若是做不到,既不能让人脱离生、老、病、死、爱、恨、别离的命运,又不能令人摆脱**的折磨,何必要拜倒在神佛脚下?

所以,‘玉’霄从不信神佛,也从不拜神求佛,就算是神佛是万能的,他也从不拜求,因为他是傲人族的人,是天底下最有骨气,最有傲气,最有尊严的人!

傲人族的人不求死后去极乐世界,不求做神,不求人,不拜人,要活就有尊严的活着,自由的活着,快乐的活着,就算要死,也要站着死!

也许,‘玉’霄这不是顽皮,也不是坏,而是他知道就算再相爱,爱情再美丽,总有一天,也要别离,所以,他是珍惜每一刻相处的日子。

所以,只要是他的朋友,只要跟他在一起,他总会令别人快乐,因为生命的最后都是离别,都是生离死别,在生的时候,为何不快乐的活着,为何不珍惜每一刻所拥有的时光?

‘玉’霄又跟六个红颜知己玩在了一起,虽然经过一场惨烈的对决,可是,这里却好似天堂一般。

三老、姚霞和陶天喜,也加入了一起玩的行列,十几个人,开心的就好似一个个孩子一般。

秦扬眼中满是笑意,虽然她也被‘玉’霄捉‘弄’了,害的吐了半天,但一见到‘玉’霄,就算‘玉’霄做的再过分,她也气不起来。

因为‘玉’霄就是这么可爱,虽然能把人气着,但也能片刻之间将人逗乐。

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么喜欢‘玉’霄了,只因为跟他在一起,永远没有寂寞,没有孤单,没有忧伤,有的只有欢笑。

‘玉’霄逗着几个姑娘玩了一会,几个姑娘也玩够了,各自拉着手,一蹦一跳的回大帐去了。

大帐内已经收拾干净了,这种事,根本不用他们这些为首的人动手收拾,有弟子就够了,这就是身份的重要‘性’。

众人纷纷又落座,商议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廉政虽然受了伤,但内心还是关心这里人的生命,一见‘玉’霄玩的忘乎所以了,就前来过来提醒,廉政正‘色’道:“小师弟,现在还不是玩的时候。”

‘玉’霄嘻嘻笑道:“哦,怎么了?妖魔都打跑了,它们就算来了,咱们又怕什么?”

廉政道:“小师弟,你观阵的时候,可曾看到过有一巨大无比的九头蛇?”

‘玉’霄笑道:“当然看到了,那畜生恐怕是这个大阵中最厉害的妖兽了。”

廉政道:“不错,那畜生的厉害,我和晓晨领教过,十分的厉害。”

曲仙儿失声道:“啊,魏姐姐,你们跟那畜生打过吗?”

魏晓晨点点头道:“不错,那一次,咱们追杀狼魔到了大雪山,遇到了雪崩,我和廉大哥……一……一起逃命,落入了黑渊中,在山腹内的黑水河中,就遇到了这畜生,我们联手,都应付不了,幸好,我们逃了出来。”

魏晓晨脸微微一红,又想起了二人遇险和那难忘的甜蜜,不觉得脸红了,但众人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了,也没必要再隐瞒了。

‘玉’霄哈哈笑道:“哦,怪不得我这么帅,这么优秀,大嫂不喜欢我,却喜欢这个木头疙瘩呢,原来,你们在黑渊中就做了夫妻啦,生米成炊,木已成舟,所以,大嫂只能跟着他了……”

魏晓晨这个气,虽然隔着‘玉’霄还有三尺远,气的魏晓晨,站起来,伸手就照着‘玉’霄敲了一巴掌。

魏晓晨骂道:“放你的臭屁!谁喜欢你?你算什么东西?告诉你,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你,闭住你的臭嘴,哼!”

‘玉’霄嘻嘻笑道:“喂,我是问你,是不是你们在黑渊中就做了夫妻了?就‘洞’房‘花’烛了,你可不要答非所问呀。”

魏晓晨臊的粉面通红,嗔道:“放屁!我们没有,你别胡说,再胡说,我打死你!”

其实,她这可真是撒谎,他们以为必死无疑了,所以,在临死前,彼此的给了对方,的确是做过男‘女’之事,但哪里能承认这事。

‘玉’霄哈哈笑道:“真的?我才不信呢,‘女’人没一句实话,我还是问问廉大哥,喂,廉大哥,是不是你们早在雪山内就做了夫妻了?说,不准撒谎,你可别忘了,你叫廉政,乃是刚正不阿的廉政,撒谎可不是好人了,说,是不是?”

廉政也是羞臊无比,暗骂‘玉’霄怎么这么坏,非要把事挑明了,这种事,就算有人怀疑,就算都猜到,也没有人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说,可是这事‘玉’霄就做得出来。

可是这事如何能说呢?若是说出来,岂不是被笑死了?那还怎么见人?

要知道,男‘女’没有成亲,先发生了关系,那可是有违伦理的事,那叫苟且之事,那是世人所不耻之事,若是别人知道了,那简直都无脸见人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