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8章 九剑2

第二百五十八章 九剑2

廉政脸通红,尴尬无比,支支吾吾的道:“你……你……你别胡说……没……”

‘玉’霄悠然笑道:“喂,你可不要撒谎呀,你若是撒谎,算什么正经人?你们无媒苟合,未婚就做出苟且之事,以这种行为,‘女’的该浸猪笼,活活的淹死,男人,该阉割的,说,到底有没有?”

六个姑娘这个气,曲仙儿重重敲了‘玉’霄一下,骂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坏?”

洪袖儿气道:“闭嘴!你以为廉大哥和魏姐姐跟你似的不知礼法?这种事不能胡说八道!”

楚桂儿嗔道:“胡说八道,打死你,皮又紧了?”

‘玉’蝶用‘春’葱一般的‘玉’指,使劲戳了‘玉’霄一下,嗔道:“你呀,简直坏透了,廉大哥和魏妹妹跟咱们一起成的亲,人家之前都是清清白白的。。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玉’霄坏笑道:“切,我才不信呢,若没有什么事,以廉大哥这种笨蛋,怎么能娶到这母老虎呢?那岂不是笑话了?而且,咱们见他们的时候,他们早就在一起了,你们想想,孤男寡‘女’,共处在一起这么久,若不发生那种事,嘿嘿,那男人还叫男人,‘女’人还是‘女’人吗?魏晓晨,廉政,你们可知罪?你们做出苟且之事,败坏天帝山的名声,败坏纲纪,教规,论理,‘女’人该剥光衣服浸猪笼,男人该切掉‘鸡’,说,你们做没做过?廉政,你可是刚正不阿的廉政,乃是铁面无‘私’应天生的徒弟,是不能撒谎的,我只听你一句话,你到底有没有做过这事?”

廉政这个气,没想到,好心提醒‘玉’霄小心那妖兽,反而被‘玉’霄又戏耍,这真是万万没料到。

但确实做过,可若是承认,以后还怎么见人?

他本不想撒谎,更不善于撒谎,但这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实话呀。

所以,廉政憋得面红耳赤,魏晓晨这个着急,心道:“傻瓜,你一定要明确的表示没有做过才行,你若是这样,岂不是人人都怀疑了?虽然如今名义上成亲了,但之前的事也不能认呀。”

魏晓晨不敢说话,怕人看出,偷偷的使劲在廉政的腰上掐了一把。

廉政暗暗的苦笑,魏晓晨则拍案而起,不怒假怒,不横假横,明明‘玉’霄没说错,但却要装作是受冤枉的。

魏晓晨拍案而起,大喝道:“凌‘玉’霄!你太过分了!你胆敢血口喷人,我岂能饶你?告诉你,我跟廉大哥在雪山的那段日子是清清白白的,我们根本一清二白的,什么事也没做过,你再要胡说,我杀了你!”

‘玉’霄哈哈笑道:“我不信你,我只问廉政,廉大哥,你可做过?我只信你的话,因为我要看看正经人的真面目。”

廉政心中长叹,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认,就算撒谎不对,有违良心,也必须撒谎,为了她而撒谎,否则,没有成亲,先做出了男‘女’之事,就算当时迫不得已,情有可原,可是传出去也不好听,所以,他必须要撒谎。

廉政正‘色’道:“小师弟,你不要胡说,晨妹是正经人,我们除了在地下觉得生还无望的时候,才成的亲,在雪山的时候,我们一清二白,这个,我可以对天发誓,假如我廉政有半句谎言,就叫我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

廉政嘴上发着誓,心里却暗道:“唉,就算日后应誓,就叫我一个人去死吧,一切都叫我承担吧。”

魏晓晨就觉得心一沉,暗自埋怨道:“廉哥哥呀,廉哥哥,你否认就行了,何必发这么重的誓呢?若是日后真的……那……那可如何是好?”

古人最重誓言,发誓乃是洗脱嫌疑的最好手段,廉政是横下一条心了,就算日后应誓不得好死,他也不能让她的名节有染,受到羞辱。

魏晓晨想要拦阻,但却知道已经晚了,也不能说别的,否则,这誓言不但白发了,还被别人看出真假了。

魏晓晨气的狠狠瞪了‘玉’霄一眼,暗暗的道:“凌‘玉’霄,你这死小子,若是日后廉大哥真的不幸应誓,我第一个找你算账!”

魏晓晨怒道:“现在你该信了吧?我们之前是清白的!”

‘玉’霄也没想到廉政发誓,这么郑重,但他察言观‘色’,却看得出廉政和魏晓晨一定是在撒谎,但他却不想将这谎言戳破,令二人难堪,因为二人是他的朋友。

‘玉’霄只是开个玩笑罢了,没想到,二人当真了。

‘玉’霄苦笑道:“算了,发什么誓?这个誓就不算,我不过是说说罢了。”

廉政正‘色’道:“不!这个誓必须算,因为我不能让晨妹不清不白的!”

魏晓晨这个气,心道:“廉哥哥,难道你真的正的要死?明明咱们做过夫妻,早在雪山黑渊中就做了夫妻了,你明明撒谎,难道为了让这谎言真实一些,宁愿发重誓,让大家相信,宁愿以后遭报应吗?唉,你真是太傻了,我的傻哥哥……”

但她心中却感动的很,因为心上人一生一世从不撒谎,但为了她的名誉,却睁着眼撒谎,可是他虽然撒谎,但依旧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宁愿日后应誓去死,他究竟算什么人?

是傻?是呆?是正,还是笨?

但无论他是什么人,他也是可爱的人。

魏晓晨怒道:“凌‘玉’霄!这次你满意了吧?告诉你,我跟廉哥哥成亲,跟你们是一起的,都是岳师兄做的主,你不是不知道,你不要胡说了!”

‘玉’霄嘻嘻笑道:“哦?真的?我怎么没看到你们拜天地呢?”

‘玉’霄可真够坏的,其实魏晓晨还是在撒谎,因为她跟廉政根本就没拜过天地,当时岳商给举行成亲的仪式,只是‘玉’霄等七人的,他们二人并没有参与。

但为了面子问题,也为了名誉问题,所以,跟‘玉’霄同去的十三人,都是一口咬定,廉政和魏晓晨跟‘玉’霄等七人一起成的亲,都是岳商做的主。

而岳商也是这么说的,为的只是掩天下人的耳目。

廉政和魏晓晨没有举行仪式,只因为二人当时觉得没这个必要罢了,而且,他们早就在黑渊中‘私’自举行了仪式了,也没想着再举行。

就算办仪式,也要回山禀明各自的师傅,再举行一次婚礼,这就是他们的打算。

可是如今,‘玉’霄竟然又要戳破这谎言,这真是太可气了。

魏晓晨羞的简直抬不起头来了,因为上一个谎言,‘玉’霄不明真相,可是这一次说跟‘玉’霄等人一起举行的仪式,那简直就是睁着眼说谎了。

六个姑娘狠狠瞪了‘玉’霄一眼,雪紫儿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你有病呀?岳师兄给咱们举行完了仪式,就给廉师兄和晓晨举行了,你装什么糊涂?”

卓悠悠道:“就是,你真是太可恶啦,开玩笑没有这么玩的,不准胡说。”

岳商也在场,急忙道:“小师弟,你真是太胡闹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廉师弟和晓晨在地下的仪式,也是我举行的,也是我的见证人,他们也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玉’霄嘻嘻笑道:“好好好,我胡说行了吧?我撒谎行了吧,嘿嘿,我开个玩笑罢了,何必这么认真呢?”

魏晓晨急忙错过这个谎言,转移话题,解释在黑渊中的事,正‘色’道:“当时,我跟廉大哥是在一起,可是我们确确实实是清白的,那时,廉大哥受了重伤,试问,他受了如此重的伤,焉能……焉能……那……那个……”

她一个‘女’孩子,哪能说的出口,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命都保不住,焉能男‘女’在一起‘洞’房呢,但这话,哪里能说的出口,但虽然说了一半,谁心里都明白。

廉政道:“不错,黑渊内太危险了,我被毒蝎子蜇了,是晨妹救的我,保护着我杀出了黑渊,又在雪山照顾了我数日之久,没有晨妹,我就死在雪山了,那段日子,我都在养伤。”

魏晓晨道:“不,是廉师兄救了我,他是为救我,才被蝎子蛰伤的,就从那时候起,我们……我们就彼此的相……爱了……”

她说到最后,声音小的好似蚊虫一般,红着脸低下了头。

众人早就信了二人的话,尤其是廉政发重誓,这更令人信了。

但就算二人说的谎言,也没人愿意戳破这谎言。

‘玉’霄哈哈大笑,抚掌赞道:“好,好一对生死鸳鸯,刚才呢,我不过是奇怪,为什么廉大哥这种什么事都不主动的人怎么能打动你这大美‘女’的芳心呢,原来,你们经历过同生共死的磨难呀,这就难怪了,所以,我就问问罢了,现在,我祝福你们这对金童‘玉’‘女’白头到老,一起死。”

众人这个气,因为祝福人那有这么祝福的?你就算祝福别人白头到老,可那有祝福别人一起死的?这真是太可气了。

魏晓晨也气的要命,但还不敢问,因为就算质问‘玉’霄,‘玉’霄也有话说。

到时候,‘玉’霄就会说,你们感情这么深,到老了一起死,是一种幸福,这就叫同命鸳鸯,生死与共,不离不弃,我祝你们一起死,这又有什么不好?

他若是这么一解释,到时候,还是无话可说,所以,魏晓晨忍住了,暗自骂道:“死小子,若是廉哥哥日后真的应誓,我先掐死你!唉……但愿,苍天有眼,神佛保佑,这誓言不灵……”

六个姑娘本来也听着不顺耳,但也都气的哼了一声忍住了,因为她们更了解‘玉’霄,‘玉’霄既然敢说,就能收的回来,绝对能将不好的话,解释成好话,跟他辨理,结果,一定被问的哑口无言,干找麻烦罢了。

卓悠悠拧着‘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这人真是太可恶了,以后,不准你胡说八道!”

曲仙儿道:“好好的,人家廉大哥提醒你小心,你却戏耍别人,你的良心叫狗吃啦?”

洪袖儿道:“人家魏姐姐哪得罪你了?你没事就欺负人家?”

楚桂儿道:“再若是胡闹,先把你拖出去打你三十板子,看你还敢不敢了!”

‘玉’霄嘻嘻笑道:“喂,我是不懂就问嘛,你们炎黄国不是说,不耻下问,谦虚诚实,虚心请教,乃是做人应该的嘛,你们炎黄国不是说,做人不要虚伪嘛,我不懂就问,正是你们炎黄国人所推崇的,对不对呀?四位师娘,你们说对不对?”

四‘女’彼此看看,心中这个气,但也真服了‘玉’霄什么都能解释,但还不能说‘玉’霄说的不对,因为他拿出炎黄国所推崇的礼仪来反驳,若是说他做的不对,那就等于说自己国家是虚伪的了,那岂不是自打嘴巴了。

所以,还不能说他问的不对,只能都点点头。

‘玉’霄嘻嘻笑着,故意摇头晃脑的道:“看到了没,四位师娘都赞我不懂就问是对的了,这就叫不耻下问,孺子可教,乃为师矣……”

曲仙儿重重的在‘玉’霄的头上敲了一下,嗔道:“问你个大头鬼!不要胡闹了!”

楚天祥咳嗽了一声,正‘色’道:“霄儿,咱们要商议正经事,不要玩了,还是听听你廉师兄要说什么吧。”

‘玉’霄用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嬉皮笑脸的道:“廉大哥,魏嫂嫂,请继续讲吧。”

魏晓晨狠狠瞪了‘玉’霄一眼,心道:“死无赖,臭小子,以后再找你算账。”

廉政叹了口气,道:“那九头蛇,若是没有错的话,应该叫做九婴,乃是十分凶恶的凶兽,是箭神后羿‘射’杀的第三只动物,但这畜生从黑渊出来投靠了魔域,刚才虽然‘玉’霄用水攻,淹死了不少妖兽,但,那畜生本就是生活在水中的,就算水再大,也淹不死它,那畜生,也许是被水冲出去太远,又被漩涡阻住了路,所以,才一直没来,可是,那畜生不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偷袭咱们,若是被那畜生攀上山顶,就算咱们能联手击毙它,但也必然会死很多很多的人,所以,咱们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防范这畜生才对。”

楚天祥点点头道:“不错,我也一直怀疑这畜生就是九婴,据说,这畜生已经是不死之身了,当年后羿之所以能除掉九婴,只因为用神箭连‘射’它的九个头,这才‘射’杀了它,若是只中一个,它还能再生,必须一起‘射’杀,才能除掉,的的确确,咱们要多加小心才对。”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