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8章 九剑3

第二百五十八章 九剑3

‘玉’霄微笑道:“无妨呀,这畜生合该死在此处,死在‘射’日弓下!”

楚天祥道:“哦,谁有‘射’日弓?”

‘玉’霄笑道:“小白背着的弓就是‘射’日弓,当年后羿所用的神弓呀,有了‘射’日弓,咱们还怕什么?”

廉政问道:“可是‘射’日箭呢?”

白皛皛也道:“是呀,我只有这张弓,却没有箭,据说,这神弓乃是天地所产之物,配有十支箭,但十支箭都不见了,九支箭‘射’掉了九个太阳,而有一支箭,‘射’死一只妖兽后,就再也没找到。-”

廉政道:“不错,当年箭神后羿共‘射’杀了十个妖兽,所猎杀的第三个妖兽就是这九头蛇妖九婴!但这十支箭都是神箭,当世只有十支,所以,后羿每当‘射’死一只妖兽,必然会找寻失落的箭,当后羿尊神在‘射’杀一只叫做猰貐的妖兽时,但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那支神箭了,所以,后羿尊神就只剩下了九支神箭了,后来,天上出现了十个太阳,后羿尊神就用那剩下的九支箭‘射’掉了九个,所以,自此之后,十支神箭皆没有了,只留下了一张‘射’日弓,后人称之为金雕‘射’日弓,但这张弓据说落在了昆仑,但无人能找到,没想到,却被白兄得到。”

白皛皛道:“不错,这张‘射’日神弓,的确是在昆仑山,是我师傅凤仙人找到的,我师傅送给了我了,也是只有弓,没有箭的。”

楚天祥微笑道:“你们可知道那失落那支神箭被谁得到了吗?”

楚桂儿问道:“啊!爹爹,难道你知道?”

楚天祥笑道:“你们可见过元真用的灭天霸王枪吗?”

楚桂儿道:“见过呀,这跟元真有什么关系?”

楚天祥微笑道:“其实,元真的灭天霸王枪就是后羿所‘射’杀猰貐后所失落的一支神箭,这支神箭,可大可小,随心所‘欲’,元真的灭天霸王枪,正是神箭所化,哪支神箭,被元真所得,元真拔下那支神箭,就逃之夭夭了,所以,后羿怎么找也没找到,就是这个原因了。”

‘玉’霄都吃惊了,他早就觉得元真的灭天霸王枪与众不同,是一件神器,但没想到竟然是后羿神箭所化而成的。

曲仙儿问道:“真的?叔叔,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楚天祥道:“我跟元真是老对手了,他的底细我是一清二楚,这件事,不但我知道,我们九子和九‘女’都知道,因为这是我们师祖告诉我们的。”

众人更不知道,元真的这灭天霸王枪,后来所化成一根如意金箍‘棒’,之所以变成了一支如意金箍‘棒’,只因为元真在跟‘玉’霄决战的时候,被‘玉’霄用神剑将枪头斩落,只剩下了枪杆,故此,成了如意金箍‘棒’。

那如意金箍‘棒’几个字,也是‘玉’霄亲手所题的,乃是用神剑刻上去的。

众人更不知道的是,元真,其实就是孙悟空的前身,只是元真被‘玉’霄斩杀后,魂魄落入到天然仙石内,又重生了。

这也就是那如意金箍‘棒’为何等待了千年,一见到孙悟空就任凭孙悟空驱驭的原因了,只因为,灵物自有主,它本就是元真的兵器,虽然元真已经死去,可是他的魂魄融入巨石中,受着日‘精’月华又重生了,所以,这被削断了枪头的灭天霸王枪,那根如意金箍‘棒’依旧识旧主。

这也就是日后‘玉’霄之所以化身为菩提老祖收孙悟空为徒的原因了,只因为‘玉’霄斩杀元真,心中敬佩元真是妖魔中的好汉,觉得有愧,这才传授给孙悟空**玄功七十二变的本事,只因为‘玉’霄觉得亏欠魔域动物中英雄们太多太多,这才这么做的。

‘玉’霄之所以不让孙悟空说出自己来,只因为他有苦衷,早就跟天上的‘玉’帝和西天的佛祖曾经一战过,神佛虽然败在他手下,但‘玉’霄为了救回亲人和朋友,这才答应神佛,从此之后,不理三界之事,所以他不能失言。

这当然是后话,乃是几千年后的事了,暂且不提。

‘玉’霄嘻嘻笑道:“虽然没有了神箭,但是,我有办法,依旧能当神箭使。”

白皛皛皱眉道:“你有办法?”

‘玉’霄微笑道:“很简单嘛,若是那妖兽来了,我们就以人作箭嘛,我不就试过了嘛,这招绝对行得通的。”

六个姑娘一起失声惊呼,这算什么馊主意?

曲仙儿失声道:“喂,你疯了?你真想死呀?”

洪袖儿将手放在‘玉’霄的额头上,皱眉道:“原来是发烧了,难怪说胡话呢。”

卓悠悠笑道:“我看他是脑子进水了才是真的,你没死,捡了条命,你就知足吧,别胡闹了。”

楚桂儿嘻嘻笑道:“我看,他不是脑子进水,而是脑子被驴踢了,这一次你也尝到了‘射’日箭的威力了,你还要做箭,不粉身碎骨那才是怪事呢。”

‘玉’蝶也道:“是呀,这可不是玩的。”

‘玉’霄嘻嘻笑道:“喂,我又没说我做箭,除了我之外嘛,四位和尚师傅,乃是释‘门’高僧,口口声声普度众生,总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当然做人箭四位和尚师傅算四个了,四位高僧为除妖兽,就算撞死了,也算是功德无量的好事呀,因为四位神僧可以去西天极乐世界找他们的师傅佛祖团圆了,那岂不是好事吗?四位师傅,你们说我这主意好不好?”

四个和尚简直想跳起来一人给‘玉’霄两个耳光,这种馊主意还问别人好不好,真是太气人了。

虽然和尚和尼姑嘴上总这么说,但谁愿意真的去死?虽然西天极乐世界很好,是他们向往的地方,但能多活几年就多活几年,也没有一个和尚和尼姑愿意平白无故去死的。

虽然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但又有几个和尚和尼姑没事喜欢去死的?

但‘玉’霄既然这么说了,两个和尚和两个尼姑却不能说不,因为若是这么说的话,那就证明他们怕死贪生,佛‘门’中普度众生的口号,根本就是虚伪的谎言,那么佛教也一定会被‘玉’霄嘲笑是伪善了,所以,两个和尚和两个尼姑虽然心里恨不得‘抽’‘玉’霄两个嘴巴,但脸上却不敢带出来。

而且还必须夸赞‘玉’霄的话对,因为这样才能代表佛教的伟大。

他们可知道‘玉’霄的厉害,若不顺从‘玉’霄的话讲,那‘玉’霄还指不定怎么戏耍人呢,到时候,一定会脸面难堪的。

所以,梵音口念佛号道:“善哉,善哉,霄儿说的对,若是真的只有这样才能杀了这妖兽,为了救这里千余的苍生,我们甘愿做箭牺牲。”

梵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不错,若只有这个办法能救这里的人,那我们愿意当先。”

梵慈道:“贫尼也一样。”

梵若道:“为拯救苍生而死,虽死无憾,阿弥陀佛……”

白莲气的狠狠的瞪了‘玉’霄一眼,但师傅都这么说了,她又不能说别的,说别的,倒显得佛‘门’虚伪了,所以,气的瞪了‘玉’霄一眼,暗自骂‘玉’霄真是坏到家了。

‘玉’霄暗自好笑,因为他就要戏耍戏耍这些和尚和道士,因为他就是看他们不顺眼。

‘玉’霄抚掌大笑道:“好好好,好了,现在呢,九支人箭已经有了四支了,还差五支了,四位和尚师傅不愧是佛祖的首任徒弟呀,果然是了不起,佩服,佩服,梵音阁的僧人甘愿做人箭去牺牲,难道道士不如和尚吗?所以,道士中,再选出几人来,当然了,这种明知道必死的事,必须咱们为首的人去做,那就是说,这另外五人呢,必须在四子和四‘女’中选出,也就是熊伯伯等人和秦师娘等人中选出四个。”

三个姑娘简直气大了,明知道这么做一定死路一条,他居然还用话‘激’自己的父母去死,简直是太可恶了。

曲仙儿照着‘玉’霄狠狠的掐了一把,嗔道:“你有病呀?你明知道被‘射’日弓‘射’出去必死无疑,你还叫我娘她们做箭?你这没良心的白眼狼。”

洪袖儿骂道:“你的良心狗吃啦?你怎么这么坏?”

楚桂儿也不干了,这简直太可气了,那有‘女’婿用话‘逼’着岳丈和岳母去死的,这简直太胡闹了。

楚桂儿拧着‘玉’霄的耳朵,嗔道:“你还有一点良心吗?你的心呢?”

‘玉’霄咳嗽了声,照着三个姑娘的小脸一人捏了一把,喝道:“住口!现在是正经事的时候,是怎么研究对付妖兽九婴的时候,不是玩笑,若是杀不了那畜生,那畜生冲上山来,咱们在座的都可以飞走,可是其余人呢?那岂不是都死在此处?为了救苍生,难道牺牲不应该吗?看看人家和尚,难道道士不如和尚的境界高吗?我说的是假如杀不死那妖兽,只能用箭‘射’死的话,才这么做,我这是提前找好箭人,到时候,万不得已只能如此了,明白了吗?四位师娘,四位伯伯,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管不管你们野蛮不讲道理的‘女’儿了?”

楚天祥心里虽然也有气,但仔细一想,若真的如‘玉’霄所说,怎么也拦不住这只凶兽,只能这个办法除掉才能保住这里人的‘性’命,那为首的不做箭,如何能服众?而且,和尚都表示愿意了,若是做道士的不大义凌然的表示决心,岂不是境界不如僧人,岂不是给祖师丢人了?

楚天祥喝道:“桂儿,仙儿,你们不要胡闹,霄儿说的没错,若是真的阻挡不住那畜生,只能如此才能救这里的人,那就算是牺牲了我们的‘性’命,又有什么不可的?”

曲仙儿嗔道:“可是他这馊主意,若是真这么做了,那是必死无疑的呀!”

秦扬也叱道:“住口,现在是商议怎么除掉那畜生,‘玉’霄只是出了个主意,不要胡闹。”

三姐妹气呼呼的瞪了‘玉’霄一眼,没有办法,只好气呼呼的噘着嘴不说话,也不和‘玉’霄胡闹了。

但三姐妹却偷偷的掐了‘玉’霄一把,一个个用心声对‘玉’霄道:“死‘玉’霄,臭‘玉’霄,若是我爹娘他们真的因此而死,我恨死你了,再也不理你了,哼!”

‘玉’霄假装不知,却大笑道:“好好,道士的觉悟的确不在和尚之下,果然都是修道之人,以苍生为重,不过嘛,你们的子‘女’可就没这么伟大了。”

朱青正‘色’道:“霄儿,假如真的非要这样才能救人的话,我们甘愿做箭!”

‘玉’霄微笑道:“那我就选五个人,洪伯伯受了重伤,功力不足,做箭也没什么用处。”

楚天祥道:“不用选了,我算一个!”

朱青道:“我也算一个!”

楚天祥心一震,柔声道:“青妹,你就不要去了。”

朱青也柔声道:“祥哥,咱们夫妻乃是一体,若你真的去做箭,我焉能弃你而去?你不必劝了,就算死,咱们也不分开,桂儿已经大了,咱们也没什么牵挂了。”

楚天祥长叹一声,轻轻的在下面拉住了妻子的手,心中真是感慨万千。

熊天燚道:“我也算一个!”

秦扬道:“我也算一个!”

曲仙儿失声道:“娘!你……”

秦扬一摆手,正‘色’道:“不必多说,若真的只有如此才能救人,娘代表的是龙‘女’派焉能退缩?”

阳娇道:“四姐,你不要去了,还是我去吧,算我一个!”

陶天喜皱眉道:“喂,你们喜欢做箭,可别算我们夫妻,我们夫妻可没这么伟大,我们可不去死,我还没活够呢。”

楚天祥狠狠瞪了陶天喜一眼,心道:“你也不嫌丢人,如今,若是退缩,就丢人了,就算明知是死,也不能落后才对,焉能丢道教的人,焉能让世人认为咱们道反而不如佛呢?”

但陶天喜的可爱之处就是不虚伪,自‘私’的真实,谁想去死?这乃是他的真本‘性’罢了。

姚霞皱眉道:“霄儿,你就别胡闹了,难道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行吗?咱们不会想别的办法吗?”

‘玉’霄苦笑道:“我说的是假如,你们都知道那妖兽的本事,咱们若是杀不死它,被它冲上山来,这里被洪水围困,逃也逃不掉的,而且,谁也没这妖兽的速度快,所以,若是冲上山来,咱们可以走,但这里的百姓们却必然难逃一死了,你们以为我开玩笑?其实,我并没有开玩笑。”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