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8章 九剑4

第二百五十八章 九剑4

禅机、禅悟、**、碧萝、白莲包括犇犇在内的梵音阁弟子,纷纷跪倒在地道:“师傅,若是非要以人作箭才能除去妖兽,那弟子们愿意代劳!”

“弟子们也愿意前往,敢做人箭!”

天帝山的龙‘女’派的弟子们也都跪倒在地,天帝山以岳商、廉政为首的弟子们也都跪倒请令。-

龙‘女’派以雪紫儿和魏晓晨为首,也都跪倒在地表示愿意做人箭。

就连曲仙儿三姐妹也都哭了,她们本以为‘玉’霄是在玩笑胡闹,但如今一听,才知道‘玉’霄并非玩笑。

三个姑娘呜呜哭着都钻入了母亲的怀中,轻轻哭泣道:“娘,若是真的只有这样才可以,那‘女’儿甘愿替父母去死……呜呜呜……”

秦扬等姐妹搂着怀中的宝贝,心中不是滋味,秦扬轻轻拍拍‘女’儿,柔声道:“傻孩子,你们还年轻,为娘都已经老了,死又算得了什么。”

秦扬摆摆手,前来搀扶龙‘女’派的弟子,先搀扶起了雪紫儿和魏晓晨,又搀扶起了谢雨霏和岳盈等人,叹道:“你们都是好孩子,不过,这事你们不能去,我秦扬代表的龙‘女’派,是不能退缩的,若真的要去,也是我们去。”

雪紫儿抱拳道:“师叔,紫儿愿意代表龙‘女’派去做箭!”

魏晓晨道:“晓晨也甘愿前往!”

谢雨霏道:“师姐,还是我去吧,你受了重伤,内力不足,只是白白牺牲。”

阳娇和朱青也都前来搀扶起龙‘女’派的弟子,纷纷拉住这几个姑娘的手,叹道:“好了,不要争了,就这么定了,要去,我们姐妹去!”

楚天祥、熊天燚二人将天帝山的弟子搀扶了起来,四位和尚也将各自的弟子搀扶起,也是感慨万千。

‘玉’霄笑道:“喂,你们定下了吗?”

曲仙儿瞪了‘玉’霄一眼,嗔道:“定下了,我去!”

洪袖儿道:“还有我!”

楚桂儿道:“我也去,我们姐妹代替我娘她们!”

‘玉’霄失声道:“啊?你们都去,那怎么能行呢?我本来六个老婆,一下子就死三个呀,那我岂不是损失大了,以后谁给我抚琴,谁给我跳舞,谁给我画画呀,不行不行,你们不能去,别忘了,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你们是我的人了,没我的允许,你们可不能去。”

曲仙儿气呼呼的道:“哼!你‘逼’的我娘去死,你还要我们给你抚琴、跳舞、唱曲?我呸,我们宁愿死了,也不再理你,以后,你自己过日子去吧!哼!”

“哼哼!哼!”洪袖儿和楚桂儿也都哼了一声,不去理‘玉’霄。

‘玉’霄苦笑道:“喂,这能怪我吗?难道选人箭,让别人去死吗?别人不会说咱们为首的欺负弟子吗?我只是公平的选罢了,这是我的错吗?”

廉政正‘色’道:“不错,三位师妹,你们不要怪小师弟,这真的不怪他,他只是出了个主意,若真的必须牺牲不可,只能选人了,我情愿算一个!”

‘玉’霄道:“还是廉师兄正义,说句公道话,不过,你却不能去,因为你功力未复,去了也是白白的送死,必须选功力高深的才行。”

楚天祥道:“不必再选了,就这么定了,四位僧兄,我,青妹,秦姐,阳姐,熊大哥,我们九个人去,若是危急关头,真的只有这么做才可以,那我们九人做箭!”

‘玉’霄道:“楚伯伯说的对,好吧,就这么定了,不过,我说的是迫不得已,最后危急关头,但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能这么做,咱们先选出九把剑来,当作神剑使用,若是九把仙剑同时‘射’中那畜生,依旧‘射’不死那畜生,万般无奈,只能如此做了,那我就选出九把最好的剑,作为‘射’日神箭使用,小白,你觉得这样行吗?”

白皛皛苦笑道:“总比人做箭的好,咱们可以一试,先找九把最好的仙剑,当作‘射’日箭用,可以试试。”

‘玉’霄道:“不过,这重任可‘交’给你了,可千万不能‘射’歪了。”

白皛皛道:“我尽力而为,我自问虽不敢说箭法超越后羿,但这些年的苦练,我的箭法也不会太差的。”

‘玉’霄道:“那好吧,我就先选选剑吧,谁用剑,先将剑‘交’出来,我选一选。”

众人虽然不甘,但也只能同意,因为这剑若是‘射’出去,万一找不到了,那就完了,但这种时候,焉能推托?

人都肯做箭了,难道牺牲一把剑都不行吗?

但梵音阁中却是没有一个用剑的,因为和尚很少用剑。

这的确是一个怪现象,自从有了僧人,真的很少有僧人用剑的,僧人好像更多的钟情于刀、禅杖等重型兵器,用剑的当真是少之又少。

道士用剑的却很多,用刀的却少,这真是一件有趣的现象。

梵音阁的和尚和尼姑就没一个用剑的,有的用禅杖,有的用戒刀,有的用钢叉,但却没一个用剑的。

牛犇犇和白莲也没区别,一个用的是紫金降魔杵,一个是用的飞轮。

可是龙‘女’派和天帝山的弟子用剑的却甚多。

很快的,在场几位高手的剑都摆在了桌子上。

‘玉’霄挑来选去,选中了九把剑。

这九把剑,第一把,乃是熊天燚的赤霄燚焱剑,这乃是一把仙剑,是圣帝真君用过的遗物。

第二把剑,乃是廉政的正气鸿‘蒙’‘阴’阳剑,这把剑也是上上之选。

第三把剑,乃是‘玉’蝶的灿灿星涟剑,这乃是凤凰的神器。

第四把剑,乃是秦扬的仙音飘渺剑。

第五把剑,乃是朱青的十面玲珑剑。

第六把剑,乃是卓悠悠的冰雪霜寒剑,这把剑乃是‘玉’龙九‘女’中冷‘艳’仙子苏冰的仙剑,苏冰得到了师傅的九寒冷‘艳’剑之后,将冰雪霜寒剑送给了最心爱的小徒弟卓悠悠。

第七把剑,乃是原信智的冰清‘玉’洁剑,这把剑乃是乃是原信智的母亲‘玉’龙九‘女’冰清仙子‘玉’洁的仙剑,但‘玉’洁有了师傅的闭月羞光剑之后,就将此剑送给了儿子。

第八把剑,乃是姚霞的痴心情长剑。

第九把剑,乃是岳盈的倾国倾城剑。

不过,这第八把剑和第九把剑虽然名字不错,但比起前面的几把仙剑,却要差了一些。

魏晓晨叹道:“唉,你倒是会选。”

白莲嗔道:“这叫自‘私’!你怎么不用你自己的剑呢?还有,你怎么不去做人箭呢?不叫自‘私’叫什么?”

牛犇犇拽了白莲一下,沉声道:“莲妹,不可胡说,霄大哥不是那种人。”

白莲鼓着嘴嗔道:“你就知道帮着他说话,不理你们啦!”

‘玉’霄微笑道:“并非我舍不得我的双剑,只是,谁能驾驭的了我的双剑?恐怕就算是‘射’日弓都不能驾驭我这两把剑,更何况,我用这两把剑还有大用处,皛皛,若是那妖兽真的来攻山了,我派人吸引它,你就找准时间,‘射’它的眼睛,到时候,就算‘射’不死它,令它重伤了,下一步‘交’给我好了,我自有办法应付。”

卓悠悠问道:“你……你怎么应付?咱们这么多人,干脆一起上得了。”

‘玉’霄苦笑道:“那妖兽,全身披着黑鳞甲,坚硬如铁,而且巨大无比,就算你们砍中一刀一剑,就好像一根筷子刺中它有什么区别,能要了它的命吗?到时候,那妖兽不理会咱们,先‘乱’咬一通,将所有人都咬死,对付不了咱们,然后逃走,又有什么办法阻止它不杀人?”

众人暗自长叹,的确如此,众人想要逃脱容易,但救人难,而且就算是谁也拦不住,因为那妖兽实在是太凶猛了,也太巨大了,足有十余丈长大,众人在它的面前,跟一只只小麻雀又有什么区别?就算被砍一刀,刺一剑,也杀不死它,而且九婴已经是不死之身了,只要有一个头存在,就可以再生,只要片刻的功夫,就可以再生出新的头颅,如此妖兽,当真是难以应付。

更何况,大家都累的‘精’疲力尽了,也有点力不从心,若是九婴妖兽真的不管众多高手,专‘门’去咬其余的普通人,那当真是阻拦不住。

曲仙儿三姐妹这才知道,‘玉’霄并非是开玩笑了,而是的的确确的很危险。

‘玉’蝶道:“你……那你如何对付它?”

‘玉’霄长叹道:“既然几位师傅都肯牺牲,难道我就怕死吗?我虽然如此说,但我一定会死在众位之前的,皛皛‘射’中它后,我趁着它慌‘乱’中,就骑着龙鱼钻入它腹中,拼尽所有的功力,将它炸掉,若是我死在它腹中,依旧没杀了它,那万般无奈之下,只好用你们九个做人箭了,所以,我的双剑还有用。”

众人齐的失声,曲仙儿三姐妹更是惊呆了,这才知道是怪错了‘玉’霄了。

曲仙儿失声道:“你……你怎能如此的冒险呢?”

洪袖儿道:“万万不能呀!”

楚桂儿则抱住‘玉’霄的脖子哭泣道:“霄哥哥,对不起,我错怪你了,真是对不起,你不要去,咱们联手不信对付不了它。”

‘玉’霄嘻嘻笑道:“现在你们知道,我并非是没良心了吧,不过你们放心,我死,总比你们的九位恩师去死好,反正你们都这么讨厌我,那我死了,你们岂不是如愿了?”

曲仙儿嗔道:“谁讨厌你啦,人家说说气话,咱们都不要出事。”

洪袖儿道:“咱们都平平安安的,另想对策。”

楚桂儿道:“就是,不要说死呀死的,不就是一个九婴妖兽吗,咱们这里这么多高手,我就不信对付不了它。”

‘玉’霄长叹道:“唉,这山这么大,咱们也无法防守到,而且,这畜生已经通灵了,还有,就算什么滚木石头,也阻不住它的,而且,咱们在明,这畜生在暗,谁知道它什么时候出现?只要它出现,定然杀咱们个措手不及,一阵狂奔,就会飞奔上山,然后‘乱’咬一通,将这里的人都活活的咬死,这就是这畜生打定的主意,也许,现在这畜生就在附近不远处,暗暗的注视着咱们的动静,所以,我们必须先定好计策,以防万一,你们尽管放心就是,我骑着龙龙其快如电,只要钻进了它的腹内,我拼尽所有的功力,应该能将它击毙的,至于九位师傅做人箭的事,那是最后一招。”

卓悠悠叹道:“可是你……这么危险……”

‘玉’霄苦笑道:“危险,那次不危险?我还不是逢凶化吉了?放心吧,我是这世界的救世主,我是不会死的,只要我**不坏,就没有阎王小鬼敢来拘我的魂魄,因为我若是死了,人类就会灭绝,三界就会灭绝,所以,我不会轻易死的。”

白莲脸也红了,这才知道怪错了‘玉’霄了,很不自然的看了看‘玉’霄,满脸的歉意。

牛犇犇轻轻道:“莲妹,看到了吧,我说过,霄大哥不是那种人,不管霄大哥怎么吩咐,都有他的道理,咱们只要听从就是了。”

白莲嘀咕道:“你霄大哥要去死了,你也不劝劝。”

牛犇犇苦笑道:“他如何能听我的?他拿定的主意,没有人能劝得住的,唉,但愿他逢凶化吉。”

‘玉’霄看了看众人,微笑道:“你们的剑呢,‘射’出去一定会落入水中的,你们不必担心剑会丢,只要我活着,就能下水帮你们找剑,一定能找到你们的剑的。”

众人的确是心疼自己的仙剑,但有人肯去赴死,难道连一柄剑都舍不得吗?献出剑的人,又如何能拒绝?

卓悠悠轻轻啜泣道:“霄大哥,只要你没事,我宁愿我的剑丢了,霄哥哥,你可要小心。”

‘玉’蝶也拉着‘玉’霄的手道:“霄弟,剑是小事,剑没了,就没了,可是人却是最重要的,虽然我的灿灿星涟剑乃是神器,可是我宁愿失剑,也不想看到你出事。”

‘玉’霄拉着二人的手,长叹道:“放心吧,我有两把神剑在手,天下间没有我做不到的事,只要那畜生出现,定然会死在我跟小白之手,你们的剑也不会丢失的。”

‘玉’霄看了看唉声叹气的众人,微笑道:“对了,若是九把剑‘射’出去,依旧不能击毙那畜生,我死了依旧也杀不了那畜生,那九位师傅只能做人箭了,不过,他们必须一人再用一把剑,以人作剑,手中也要有剑,人剑合一,拼尽所有的功力,‘射’中那畜生的要害,这样,才能一举击毙那畜生,所以,还必须准备九把剑,其余的人,你们的剑恐怕也要牺牲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