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8章 九剑5

第二百五十八章 九剑5

谢雨霏道:“你就吩咐吧,我们听命就是。”

‘玉’霄点点头,又选出了九把剑。

第一把是谢雨霏的飘雨‘迷’‘蒙’剑。

第二把是谈天笑的七星龙渊剑。

第三把是岳商的情殇银剑。

第四、五把是秋离的龙凤秋分剑。

第六把剑是冷凝的凝碧剑。

第七把是魏晓晨的修罗刀。

第八把是雪紫儿的紫芒刃。

第九把是邵七玄的七玄刀。

因为后面实在没有好剑了,只好用刀了,这三把刀都是最上好的仙刀,也可一用。

只有谈天笑是满心的舍不得,鼓着嘴不高兴,但也无可奈何,因为大家都甘心献出自己的仙剑,还有人甘愿显出生命,他如何能拒绝,所以,就算不高兴,也只能听从。

但这九把兵器,乃是最后一招,是‘玉’霄杀不死妖兽之后的最后一招。

‘玉’霄一切都安排好了,这才道:“不过,不但要防备那可怕的九婴妖兽,也要防备魔域的妖魔,魔域的妖魔恨透了我了,今日深夜,说不定会卷土重来,来暗杀我,或者暗杀你们,今日,四座大帐都不要住人,要虚设营帐,你们暂时都住在小帐篷中,免得中了妖魔的暗算。”

雪紫儿道:“你是说,妖魔们会深夜偷袭暗算咱们?他们大败而回,焉能再来呢?”

‘玉’霄道:“小心总没错,咱们困守孤山,三两天是走不了的,要走,也要等妖兽去净了,这里的水结成冰都再走,而且,有不少人受了伤,也必须修养几天,所以,这几日来,咱们一定要多加小心,咱们这些人,我给你们分分工,天帝山的弟子守一个时辰,由岳商率领,至于廉政,魏晓晨,洪伯伯,索大哥,刘师兄等人受了重伤,就休息,不必负责巡夜了,龙‘女’派的‘女’弟子,雪紫儿率领,也守一个时辰,作为第二队,梵音阁的弟子守一个时辰,由禅悟和犇犇率领,守一个时辰,作为第三队,秦师娘你们姐妹四个,加上梵慈和梵若两位师傅,你们六个守一个时辰,楚伯伯、熊伯伯、陶伯伯和两位和尚师傅守最后一个时辰,这样呢,五个时辰后,天应该就亮了,这样就安全了。”

白莲问道:“那你呢?你叫别人都守夜,你又做什么?”

牛犇犇拉了拉白莲,道:“霄大哥是主帅,他焉能守夜?”

白莲嗔道:“你就知道向着他,就连四位师傅和七位师叔伯都守夜了,他难道就不能守夜?他身份比几位师叔伯还要尊贵呀?”

‘玉’霄悠然笑道:“那是自然,我如何能去守夜?别忘了我是这里的主帅,谁听说过主帅去守夜的?我的任务呢,当然是吃饱了就睡了,不但要睡,而且,我还要人保护我的安全呢,曲仙儿三姐妹,悠悠和‘玉’蝶,你们五个呢就负责保护我的安全,其中一个呢,必须还要让我抱着睡觉,因为我养成个习惯呀,晚上没有‘女’人抱着睡觉,睡不着呀。”

五个姑娘又羞又臊纷纷嘤咛一声,就去打‘玉’霄。

‘玉’霄嘻嘻笑道:“我这人呢,就这么诚实,实话说,今日我真的离不开‘女’人了,必须要‘洞’房才行,唉,你们都吐出了那汤,可是非要‘逼’着我喝不可,那汤可是大补呀,我现在就受不了了,必须要找‘女’人发泄发泄呀……”

六个姑娘羞臊无比,有的去掐他,有的去拧他,有的堵住他的嘴,有的咯吱他。

这也太胡闹了,这种话那有当着这么多人面说的,而且,曲仙儿三姐妹的父母也在场,三姐妹更是羞臊无比了。

但‘玉’霄就这么坏,偏偏就这么胡说八道,可是六个姑娘却受不了。

白莲也臊的粉面通红,骂道:“无耻,下流!”

牛犇犇呵呵笑着,低声道:“早就叫你别多事了,你如何能是他的对手,他若是羞你一顿,你怪谁,不要惹他,他说什么听从准没错的。”

白莲气的踩了他一脚,哼了一声。

牛犇犇这个笑,他可是了解‘玉’霄的,自幼他们这些孩子就没少被他捉‘弄’,就因为不听话,只要不服他的,被他捉‘弄’的都服了,因为得罪了‘玉’霄,不服‘玉’霄,是没有好果子吃的,因为‘玉’霄就这么坏,这么淘气。

‘玉’蝶推了‘玉’霄一把,嗔道:“好啦,不要胡说了,满嘴胡说八道的,真没个正经,说正经的呢,又胡闹了。”

“再‘乱’说,撕烂你的嘴!”

‘玉’霄哈哈笑道:“不说了还不行嘛,反正夫妻间的事,不就那么一点事嘛,谁心里还不明白呀,喂,我这人呢,可不喜欢守夜的,要叫我守夜,对不起,被妖兽吃了可别怪我,再说了,我是主帅,焉能守夜呢?这种事,我怎么能做呢?所以,你们是我的下属,必须听我的,不听的,‘女’的……”

他刚说‘女’的,六个姑娘嘤咛一声,一起捂住了他的嘴。

‘玉’霄嘻嘻笑道:“你以为我说,‘女’的违抗命令就抓‘肉’包子呀,你们想得美,你们‘女’人喜欢男人‘摸’你们,我就偏偏不‘摸’你们,‘女’的不听话,脱光了‘裤’子,打屁股,要男的打,男的违抗命令,脱光了屁股要‘女’的打,哈哈,谁敢不听话?白大嫂,你若是不听我话,我就叫牛大哥脱光你的‘裤’子,叫牛大哥打你屁股,你听不听命令?”

白莲羞臊无比,这才知道牛犇犇看似笨的很,其实很聪明,因为他从不会多话,只会听从,所以,很少被‘玉’霄捉‘弄’,这一次,又被‘玉’霄戏耍了,羞臊无比,还真是自己找的。

白莲气的照着‘玉’霄啐了一口,骂道:“放你的臭屁,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玉’霄嘻嘻笑道:“哇,好香好香呀,处‘女’的口水就是不一样,就是香,再给喷点,多谢多谢。”

白莲这个气,淘气的照着‘玉’霄的脚狠狠的踩了一脚,吃吃笑着,躲在了牛犇犇的身后了。

六个姑娘好一阵将‘玉’霄咯吱,这才不闹了。

‘玉’霄嘻嘻笑道:“还有没有人反对我不守夜的?提出来吧,反正说也白说,我就是不守夜,气死你们,要不你们做主帅,指挥我,只可惜,现在我是主帅,在这里,就是我最大,就连天王老子也要听我的。”

谁还有异议,白莲因为身份特殊敢于说话,可是那些人那能说的出口,而且,他们也知道,就算说也白说,就算有异议,也没用,因为没有人能管的了‘玉’霄,的确在这里他是最大的,就连四僧,四‘女’和四子都要听命于他。

更何况,若是反驳他的意见,到时候一定会被戏耍一番,反而‘弄’得下不来台,何必找那个没趣呢,所以,众多弟子纷纷答应,都没有异议。

就连四子,四‘女’和四僧都不敢有意义。

‘玉’霄嘻嘻笑道:“那就这样办了,桂儿,今晚上,你就多幻化一些幻象,好好的保护住着五座空帐篷,让妖魔以为咱们主要的这些高手都在这五座大帐内,咱们再其余各处就安全了。”

五座空帐,‘玉’霄和三个姑娘在中军大帐。

四‘女’和两个‘女’尼在一个大帐。

四僧和四子和三老在一个大帐。

龙‘女’派的‘女’弟子在一个大帐。

其余的,大部分的男弟子在最后一个大帐内。

‘玉’霄的中军大帐在最中间,四座大帐的最中间。

‘玉’霄一切都安排好了,休息了一下午,很快的,天又黑了。

守夜的人按照‘玉’霄说的,分别开始在山上巡视。

而‘玉’霄却躲进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帐篷内,在六个姑娘的保护下,早就憨憨入睡,这一次,曲仙儿三姐妹没有去跟母亲在一起睡,而是一起保护着‘玉’霄。

龙鱼和天马都在帐篷内,跟‘玉’霄左右不离。

六个姑娘哪里能跟‘玉’霄真的**,‘玉’霄也没这个‘精’力了,他也真是累了,所以,早早的就睡下了。

六个姑娘都是保护‘玉’霄的,因为‘玉’霄的确是太危险了,正如‘玉’霄所说,妖魔恨透了他,第一个击毙的就是他,而且说不定会不惜一切的击毙他,所以,‘玉’霄是最危险的。

但妖魔真的会来偷袭吗?

难道妖魔真的会来吗?

但不管来不来,那五个大帐也没有人敢住,都是空的,虽然是空的,可是,大帐内却让楚桂儿幻化了很多幻象,大帐外也幻化了很多人站岗放哨,跟真人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也就是二更左右,妖魔没有来,可是在水中却浮出了一个庞大至极的妖兽。

那妖兽,巨大无比,左右十余丈大小,九个头,浑身黑如墨,十八个眼睛好似十八盏灯笼一般的大小,闪烁着火红‘色’光芒,远远看去,就是十八盏红灯笼。

这正是那最厉害的妖兽九婴,那十八盏红灯笼正是九婴的十八个眼睛!

原来,九婴被大水冲到了很远的地方,九婴想赶回去,却发现,沿途之上到处都是汹涌的漩涡,而且山顶上这么多人,就算杀出去,也不好冲上山去。

这畜生极其的通灵,都有三百多年的道行了,连人话都会说了,所以很有心计,于是,潜入深水中,躲着没有‘露’面,只等晚上杀众人个措手不及。

正如廉政所料的那样,这畜生绝不会淹死的,也正如‘玉’霄所想的那样,这畜生诚心就是冲到山上将所有人咬死,至于那些高手,应付不了,就逃之夭夭。

夜深人静,九婴慢慢的从水中‘露’出了头,开始在后山,慢慢的往山上爬去……

第二百五十九章九婴

天空中一片灰暗,没有星星,没有月光,除了山中的白雪之外,根本没有一点光,在这荒山野岭中,黑暗才是最可怕的,黑暗也是杀人偷袭的最好时候。

‘玉’霄已经酣酣入睡,他实在是太累了,也太疲惫了。

但他却不知道,就在他沉睡的时候,百丈下的洪水中那可怕的妖兽九婴终于浮出了水面,悄悄的往山上攀爬而来。

那妖兽攀爬的并不快,因为夜深人静,万籁无声,若是速度太快,定然会发出声响,引起别人的注意,那样的话,就不太容易攀爬上山了。

九婴乃是上古的恶兽,早已通灵了,它能选择晚上来偷袭,可见智慧并不是一般动物可比的。

普天之下这种凶兽也仅是一两只而已,这种凶兽,乃是上古蛮荒时期天地‘阴’晦戾气所生,可以说是第一凶兽了,九婴,跟黑水玄蛇等妖兽,都乃是普天之下少有的凶兽。

后羿曾‘射’杀了一只,但这只妖兽乃是出自于大雪山中的黑渊内,由于生活在黑水河中,故此,全身好似墨染一般,一副黑鳞,除了十八双灯笼大小的眼睛之外是血红的之外,其余都是通黑一片。

夜深了,雾更浓了,百丈的山崖下,十余丈的范围内,只能隐隐看到一双双暗红的灯笼在慢慢的移动着,实在是难以发现。

但这妖兽若是攀爬到离着山顶还有十余丈的时候,那任谁也再也阻挡不住这妖兽的血腥屠杀了。

但这妖兽仅是攀爬了十余丈,刚离开水面十余丈,经过一片薄雾时,却已经惊动了帐内的六个姑娘。

六个姑娘都没有熟睡,而是轮着守护着‘玉’霄,保护着心上人的安危。

每两个姑娘守两个时辰,这时候,恰好是曲仙儿和楚桂儿值夜的时候。

曲仙儿和楚桂儿两个姑娘最是娇生惯养,而且值夜这种事,当然是前半夜最容易熬了,后半夜不容易熬了。

所以,一更和二更时分,曲仙儿和楚桂儿值夜,这乃是最容易熬的一个多时辰,其余的四个姑娘并不跟这两个最娇贵的姑娘争。

楚桂儿盘膝而坐,正在静坐调息,曲仙儿也一样,两个姑娘都坐在水晶泡泡内,漂浮在地面三尺的空中坐着,闭目养神,但一双耳朵却是听着的。

在小帐篷的地上,却是一个太极八卦阵图,‘阴’阳太极图在内,紫府八卦阵在外。

在‘阴’阳太极黑白的两个点上,‘玉’霄的两把剑镇着,九子凝冰剑,‘插’在了太极图黑的一面的白点上了,而天地苍穹剑则‘插’在了太极图白的一面的黑点上了,两把剑发着光,就这样‘插’在了两个要点之上,镇住了这一团真气所化而成的‘阴’阳太极八卦图。

在‘阴’阳太极的外层则是一个紫府真气所化而成的八卦图,在八卦的八个方位上,共‘插’着八支冰剑,每一支都整整齐齐的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