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9章 九婴1

第二百五十九章 九婴1

而负责值夜的姑娘,只要就是看好这八支冰剑的动向,因为这乃是‘玉’霄所布的一个警阵,一旦有异物攀爬上山,这八支冰剑就会倒下,那异物在那个方位来的,那个方位的冰剑就倒下,那异物往前攀爬,那支倒下的就在八卦阵上移动,直到移动到了‘阴’阳太极图上,那就证明那东西已经爬到了山顶了。,说

九婴穿过那片薄雾时,并没有觉出异常,这妖兽哪里知道,这层层薄雾,不光是天然的薄雾,而是楚桂儿所幻化的一层层真气幻象,那真气幻象就跟这帐篷内的‘阴’阳太极八卦阵密切相关,只要有东西爬到山上来,这‘插’着的八支冰剑就会警觉,这里的人就会知道了。

妖兽九婴刚穿过离着水面十余丈的薄雾,帐篷内的一支冰剑发出铮铮之声,啪嗒一声,倒在了地上,然后慢慢的往太极图方向移动着!

曲仙儿和楚桂儿同时睁开了眼睛,只见在坤位上的一支冰剑倒下了,慢慢的往太极图这边移动着,缓慢的移动着……

曲仙儿和楚桂儿失声道:“有情况!快醒醒!”

‘玉’蝶、悠悠、袖儿和紫儿一起睁开了双睛,都盯住了那支冰剑。

楚桂儿失声道:“那畜生果然来了,是坤位上的剑倒下了,定然是在后山,咱们快去看看!”

可是‘玉’霄却睡的很熟,依旧没有醒,曲仙儿急忙叫道:“霄哥哥,快醒醒……”

曲仙儿刚叫了一声,‘玉’蝶轻声道:“嘘,不要出声!”

‘玉’蝶一见‘玉’霄依旧没有醒,轻轻的走上前,啪啪啪,兰‘花’指轻点,拂在了‘玉’霄的几个‘穴’位上。

曲仙儿不明白什么意思,失声道:“‘玉’蝶姐,你,你这是做什么?”

‘玉’蝶轻轻道:“难道你们想他去送死吗?他功力未复,去了只是白白送死,他要去做的事,我替他去做,若是皛皛‘射’不死那畜生,霄弟的事‘交’给我来做!”

曲仙儿这才明白‘玉’蝶的意思,原来,‘玉’蝶是要替他去,就算去死,‘玉’蝶要替他去死!

是呀,‘玉’霄功力没有复原,白日又是一场恶战,累的‘精’疲力尽了,他若是钻进妖兽的腹内,跟妖兽做最后一搏,真的能杀的死妖兽吗?真的能活着出来吗?难道真的忍心看他去死?

她们不忍心父母做箭,难道忍心他去犯险吗?

几个姑娘都不忍心,都不忍心他这么做,可是必须有一个人要冒险才行,否则,谁又能阻挡的住这庞然大物的妖兽血腥的大屠杀呢?

若不除掉这妖兽,那前面所做的一切,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但谁做这最危险的工作?没有人想冒险,只有‘玉’霄自己站出来去一力承担!

虽然他出的主意并不好,竟然叫他们的父母去牺牲,可是他选择牺牲在他们的前面,要牺牲,他第一个去死!

他义无反顾,就算提出了这种损主意,又有什么错,难道真的是没有良心吗?

不,他并非没有良心的人,而是他内心中的正义在作怪罢了!

要冒险,为首的人第一个去冒险,要牺牲,当然为首的要站在前面,这乃是正义之举,所以他才这么决定。

难道明知道死,自己不去,让别人去?这样做,谁会服气?

所以,身为首者,当勇往直前,当冲在最前面,这样才是应该做的。

所以,他明知道被‘射’日弓‘射’出去必死无疑,可是他依旧让四大圣僧和四子四‘女’为首的几人去,而不叫他人,这就是他做人的宗旨,正义的宗旨,公平的决定,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错。

六个姑娘焉能忍心他去死?但不忍心也没用,因为他已经决定了,明知去死,他也要第一个冲上去!

没有人能阻止他,她们也不能。

‘玉’蝶了解‘玉’霄的为人,虽然‘玉’霄是胡闹顽皮,但在大义上,但在重要的事上,他从没有胡闹过,‘玉’蝶知道劝阻不了‘玉’霄,所以她只好不劝。

但她虽然不劝解,可是她内心中却早已打定了这个主意,那就是替‘玉’霄去做他要做的事,因为她绝不能让‘玉’霄死!

他是傲人族唯一的希望了,他如何能死?

他还要多娶妻,多生子,让傲人族有骨气的血脉永远的传承下去,因为傲人族绝不能灭绝!

所以,就算‘玉’霄喜欢这么多‘女’子,娶了这么多,‘玉’蝶却很高兴,在她和悠悠的心中,‘玉’霄娶的越多越好,因为娶的多,生的就多,而傲人族缺少的就是人了,所以,‘玉’霄若是娶上几千个,生他几千个孩子,那她们才开心。

因为傲人族需要他来传承下去,需要后代,需要香烟。

卓悠悠其实也打的这个主意,只是‘玉’蝶占先了些,卓悠悠道:“不错,‘玉’蝶姐姐,这件事‘交’给我了。”

雪紫儿道:“还是我去!”

‘玉’蝶正‘色’道:“不!霄弟的任务‘交’给我,我若是不行,死在了妖兽的腹内,再由你来完成这任务!”

卓悠悠道:“蝶姐姐,你跟我争什么?”

‘玉’蝶轻轻道:“你们也叫我姐姐了,我既然是姐姐,我当是第一个,你们当听我的话才对,好了,都不要争了,咱们都是好姐妹,谁去都一样,不要耽搁时间了,袖儿,桂儿,你俩好好的保护好‘玉’霄,仙儿,你负责吹箫,蛊‘惑’那妖兽,走!去叫醒其他人吧!”

‘玉’蝶深情的看了一眼熟睡中的‘玉’霄,轻轻叹了口气,对袖儿和桂儿道:“你们好好的保护他,他若是醒了,不要给他解开‘穴’道,若是……若是妖兽攻上山来,你们就保护着他快走,他是我们傲人族仅有的希望了,二位妹妹,就拜托你们了。”

“‘玉’蝶姐姐,你……你小心呀!”两个姑娘眼中满是泪水,望着‘玉’蝶渐渐离去的倩影,不仅感慨万千。

‘玉’蝶虽然生的温柔,可是骨子里也有一种豪气,不愧是她们最可敬的大姐姐。

‘玉’蝶说罢,走出了帐外,前来找隔壁的白皛皛和牛犇犇而来。

曲仙儿也急忙去通知其余的人了,一时间,众人都起来了,都往后山而来。

时间不大,山顶就聚满了人,但众人往山下看去,却什么也看不见,因为雾气朦胧,山又太高,那妖兽不过仅是攀爬了二十余丈,离着山顶还有七八十丈,离着这么远,当然看不清了。

楚天祥一见‘玉’霄不在,问道:“霄儿呢?”

‘玉’蝶道:“‘玉’霄还在睡觉,杀入蛇腹的事我来替他做,不必叫醒他了。”

楚天祥轻轻叹了口气,他当然明白‘玉’蝶的意思,‘玉’蝶的意思,要去送死,她去,她不希望‘玉’霄去送死,因为傲人族只有三个男子了,‘玉’霄乃是傲人族传宗接代的人,也是傲人族未来的国王,所以,‘玉’蝶宁愿牺牲自己,也不想‘玉’霄去送死。

因为‘女’人可以死,男人不可以死,因为只要男人不死,就可以生儿育‘女’,延续香火,可是男人若是死了,那傲人族就真的完了。

牛犇犇道:“‘玉’蝶姐,我去!你不要去!”

‘玉’蝶摇摇头道:“不,这一次,谁都不要争,我去,因为傲人族绝不能灭亡,你们是傲人族仅有的三个传承血脉的男人,你们不能出事,我们‘女’子不同,就算要牺牲,也应该‘女’的去!”

卓悠悠道:“不错,既然这是‘玉’霄的任务,当有我们傲人族的人承担,蝶姐姐若是杀不死那妖兽,下一个我去,若是我也杀不死它,再换你们!”

众人感慨万千,不仅赞叹不已!

傲人族人,男的是英雄,‘女’的是巾帼英雄,都是那么可敬!

‘玉’蝶道:“将剑给皛皛,我的剑我要留着对付妖兽,悠悠的剑也有用,秋师妹,你的双剑代替我俩的剑,皛皛,你瞅准时机,一举‘射’中它!”

白皛皛点点头道:“‘玉’蝶姐,你放心吧,你要多加小心。”

‘玉’蝶道:“放心吧,‘玉’霄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没有剑的人,率领大家守住山,其余的人,跟我下山对付那畜生,出发!”

八个人将手中的剑都给了白皛皛了,白皛皛将九把仙剑‘插’入腰中,骑上了神兽乘黄,停在了半空中。

九把剑是熊天燚的赤霄燚焱剑,廉政的正气鸿‘蒙’‘阴’阳剑,秦扬的仙音飘渺剑,朱青的十面玲珑剑,原信智的冰清‘玉’洁剑,姚霞的痴心情长剑,岳盈的倾国倾城剑,秋离的龙凤秋分剑。

白皛皛九把仙剑在手,手握金雕‘射’日弓,就隐身在了雾中。

众人飞到了山下,只见薄雾中,有几盏红灯一闪一闪的,忽明忽暗,慢慢的往山上爬来。

好大的灯笼!好亮的灯笼!

但众人却知道,这绝不是灯笼,而是巨兽赤红的双睛!

‘玉’蝶沉声道:“犇犇,禅机,禅悟,**,蔵伽,碧萝,雪紫儿,悠悠,岳商,你们九人前去拦住那畜生,吸引那畜生的注意力,我叫你们回来,你们立刻飞走,多加小心!”

九个人答应一声,纷纷御手中兵器飞走,往那一盏盏明灯而去!

‘玉’蝶道:“仙儿,秦伯母,你们擅长音律,等会他们九人飞走后,你们立刻吹奏‘迷’离之音,令这畜生受到魔音的影响,而皛皛好有机会一击必中。”

母‘女’二人也都点头,秦扬暗自赞叹,没想到,‘玉’蝶看似柔弱,文静,但竟然也善于指挥,很有魄力,虽然‘玉’霄不在,可是‘玉’蝶指挥的井井有条,纹丝不‘乱’。

秦扬暗自赞叹这兄妹两个真都不简单。

‘玉’蝶叹道:“若是我们都失败,悠悠也失败,那……那几位前辈只好……你们准备好吧。”

说话间,九个人已经跟妖兽九婴‘交’上了手!

那果然是妖兽九婴,那十八盏明灯,正是九婴的血红的眼睛!

这九婴也真是狡猾,怕人发现,攀登山时,并没有十八只眼睛一起睁开,而只是睁开了三四只眼睛,还尽量的微微闭着,所以,众人看到的好似鬼火一般。

这九婴通体犹如墨染,漆黑一片,跟黑暗一个模样,只有那九双巨眼才不是黑‘色’的!

九人冲下来,这九婴就发现了。

但这凶兽心中也真是奇怪,没想到这么小心居然依旧被发觉了。

九婴哪里能知道,是楚桂儿布下了幻阵,这一层层的薄雾中有楚桂儿所幻化的幻象真气,跟上面的太极八卦阵相连,只要穿过这层薄雾,楚桂儿就知道了。

但虽然被发觉,可是九婴根本就不在乎,它根本就没将这些人放在心上,在它的眼中,这些人,就跟一只只的小跳蚤没什么区别,除了会飞它追不上之外,其余的,在它眼中,只是一阵‘乱’拍,就都给拍成‘肉’泥了。

九婴仰天一声怪啸,好似鬼哭一般,又恰似夜枭的叫声一般,尖锐不已,‘阴’森不已!

“哈哈哈……你们的死期到了,受死吧!”那九婴妖兽居然说开了人话,虽然人话说的不太清楚,可是也能听得出,但声音却是‘阴’测测的,又尖锐无比!

这妖兽已经通灵,已经有七八百岁了,修炼了三百多年了,有了三百多年的道行了,已经能口吐人言了,除了没有脱胎换骨,化‘成’人形之外,除了不能飞之外,其余的不见得就比人差。

若是再修炼个三四百年,这妖兽定然能修‘成’人形!

九人大吼一声,纷纷各自挥舞兵器直奔九婴而去!

呼呼呼……

噗噗噗……

猛然间,就见九婴张牙舞爪,将左边的四个诡异的蛇头立起,张口就喷出了四股碧‘色’的水柱,直‘射’向了左边的岳商、禅悟、禅机、**和蔵伽五人!

于此同时,而右边的四个粗有两丈方圆,长约五丈的蛇头张开,则喷出了一股股的烈焰,直‘射’向了雪紫儿、卓悠悠、碧萝和牛犇犇四人!

九人大吃一惊,幸好他们早就听廉政和魏晓晨介绍过,知道这畜生不但会吐水,而且能喷火,也有防备,否则,若是没有防备的话,还真是险的很!

一股股水柱,每一股都足有一丈方圆,长数丈!

而且,每一道水柱都是腥臭无比,虽然不一定有剧毒,并非什么碰到皮肤就可将皮肤腐蚀的毒水,但这一股股水柱是在这妖兽的肚腹内吐出来的,当然也是肮脏的很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