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9章 九婴2

第二百五十九章 九婴2

岳商等五人大惊,急忙御剑而飞,躲开这一道道冲天而起的水柱!

砰砰砰砰……

无数道水柱从半空中落下后,砸在了石头上,就好像重锤一般,将巨石砸碎!

那一股股火焰更是厉害,比这一道道水柱还要厉害十倍!

火红‘色’妖火,一股股的不断的喷出,火蛇‘乱’窜,若是被火苗喷中,那人必死无疑!

雪紫儿等四人也是大惊失‘色’,见过的妖兽不少,但这种能喷水吐火的妖兽当真是不多见!

雪紫儿大吼一声,紫芒刃凌空劈下,一道道紫‘色’的气芒随着‘射’出,将‘射’向她的一道火焰给劈落!

火焰‘砰’的一声炸开,立刻,将附近的枯树都引燃了!

刹那间,整个后山顿时火光一片,映亮了半山腰!

卓悠悠霜寒剑也劈出,一道十余丈的银白‘色’的剑气也将火焰击落!

其余人,也是如此,有的避开,有的将火焰劈开,都没有被烈焰烧着。

这些人都是弟子中的佼佼者,修为都很高深,那有这么容易中招。

雪紫儿怒吼一声,凌空劈下,紫芒刃直砍向了一个张牙舞爪的巨大蛇头!

九婴狂笑不已,九个巨大的蛇头一起立了起来,张牙舞爪的,好似八爪章鱼的无数触手一般,九个头分别迎住了九个人!

一个巨大的蛇头,喷出一股烈焰,就撞向了雪紫儿!

雪紫儿这一刀正好劈在了烈焰之上,半空中一个巨大的火球‘砰’的一声炸开!

火蛇‘乱’窜,映亮了半个天空!

雪紫儿就觉得一股热气扑面撞来,炙热无比,被这股烈焰冲的,差一点就倒飞出去!

她刚劈开了烈焰,九婴的一个巨大的蛇头张开,血盆大口中,喷着一股股的烈焰,就奔雪紫儿一口咬来!

再看那妖兽的两排獠牙锯齿,就好似她手中的紫芒宝刃一般,又长又利,闪着幽碧‘色’的毒光!

九婴的每一颗牙齿,都足有刀剑那般大小,长度差不多,但却比刀剑要厚,要宽,这一排排的锯齿,丝毫不比他们手中的仙剑差,甚至比他们的仙剑还要锋利!

更可怕的是,这一排排的锯齿上满是蛇毒,剧毒!

九个人虽然口中含着解毒‘药’,尽量的闭住呼吸,但依旧能感觉一股股腥臭的恶臭直刺鼻孔,简直都能将人熏晕了。

若不是九人功力高深,又都吃了避毒‘药’,又闭住呼吸的话,恐怕这毒气都能将九人熏死了!

这畜生若是冲上了上,九个锯齿獠牙的蛇头一张,张嘴一吸,人就好像无数的跳蚤一般就被吸进了蛇腹内,成了它的食物!

若是将嘴一咬,人们就好似它的猎物一般,就会被嚼碎,血淋淋的只剩下血淋淋的‘肉’末了!

若是它喷出一股股的毒气,那山上的一千多人,除了会飞的可以逃脱之外,那其余的人不用打,都能活活的被熏晕了,这畜生都不用费多少事,就可将众人一举击毙!

‘玉’霄的顾忌并没有错,也的确没有人能阻挡它的屠杀,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尽一切,将它击毙,或者跟它同归于尽,只有这样,才能救了众人!

雪紫儿暗自惊呼一声好厉害,并不敢怠慢,急忙御刀往旁边一飞,避开这一口!

她避开这一口,顺势一刀就横扫而出,直砍向了九婴的一个脖颈!

‘咔嚓’的一声响,锋利的紫芒宝刃劈开了这妖兽的护体黑鳞,砍进了妖兽的‘肉’体内了,就见一道鲜血随着就‘激’‘射’而出!

再看九婴的黑鳞簌簌落下了几片,在巨大的脖颈处,被砍开了一道口子!

每一片黑鳞都足有桌面大小,厚有三寸多,当真是好坚硬的鳞甲!

但这畜生也太巨大了,雪紫儿仓促之间的一刀,虽然尽了全力,但仅是砍开了一个深五寸,长一尺的口子!

这道小伤口,对于这庞然大物来说,无非相当于被蚊虫叮了一口没什么区别!

但虽然伤口并不大,可是九婴也有感觉,知道被砍中了一刀,哪里能不疼的,九婴暴怒无比,一声怒吼,那条巨大的蛇头横扫而下,扫向了雪紫儿!

这凶猛的一击,若是击中雪紫儿,任凭雪紫儿修为和功力再高深,也必然被砸了个粉身碎骨,惨死于当场!

但雪紫儿那里能这么容易被这畜生击中,一击得手,飞身就走,就在夹缝中飞了出去!

那妖兽狂吼不已,好似疯狂了一般,又长又粗的蛇身‘乱’扫‘乱’砸!

再看雪紫儿,好似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小的孤舟一般,随着汹涌的‘波’涛来回的摇曳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惊涛骇‘浪’拍碎,沉入大海中,当真是险到了极点!

不但是雪紫儿,其余的人也一样,也被‘逼’的‘乱’飞不已,围着九婴直转!

不过就是几招,九个人就出了一身冷汗,若不是九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早就被这畜生击毙在当场了!

众人可以说都没有还手之力,只是围着九婴在半空中‘乱’转,缠住这妖兽不往山上来罢了。

卓悠悠一抖手,就‘射’出了一排排的冰剑,嗖嗖嗖,叮叮叮,无数的冰剑‘射’中九婴,就好似‘射’在了刀枪不入的宝甲之上,竟然连九婴的黑鳞都‘射’不破!

卓悠悠也吃了一惊,这才知道为什么当时廉政和魏晓晨遇到这妖兽,二人合力都不是对手的原因了,只因为这畜生实在是太厉害了!

一个巨大的蛇头又扑向了悠悠,悠悠伸手也极其的敏捷,修为和功力,也并不在雪紫儿之下,急忙在九婴的头旁边飞过,顺势一剑,直刺九婴的一只眼睛!

这九婴哪里能让她刺中,张口就是一股烈焰!

卓悠悠左手兰‘花’指一弹,‘射’出一排的冰气,将烈焰挡住!

一声巨响,烈焰被挡了下去,可是冰罩也被破掉了!

卓悠悠趁势飞到了九婴的头后,顺势一剑又刺出,正好刺在了九婴的蛇头后!

‘噗’的一声响,又是一股血箭‘激’‘射’而出!

卓悠悠一剑刺破九婴的黑鳞甲,刺出了一个深一尺的伤口!

但这伤口跟没有刺中没什么两样,她的剑在九婴妖兽眼中,就跟一根牙签没什么区别,就好似人一样,就算被牙签戳了一下,也无大碍,只是疼一下罢了,也要不了命!

九个人围住了九婴妖兽,手中兵刃雨点一般而下,也不知刺中了多少剑,劈中了多少刀,砸中了多少下,但根本无济于事!

九个人都冒了汗!

‘砰’的一声巨响,禅悟双锤正好砸中了九婴的躯体,但他自己却被震飞了出去!

单说这九头九婴妖兽,刹那间,就被伤了好几处,不由得发了狂,仰天一声怒吼,九个头纷纷立着,开始‘乱’砸一通!

再听半山中,砰砰砰‘乱’响,碎石漫天‘乱’飞,寂静的夜里,立刻就被打破!

‘玉’霄也从睡梦中被惊醒!

这巨大的打斗声,九婴的狂枭声,真是惊天动地,就连整个大山似乎都在震颤着,如此大的动静,他如何能不醒?

‘玉’霄睁开眼,就知道妖兽来了,但刚想起来,却发现,身子竟然动转不能,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竟然被点中了‘穴’道!

而大帐口,洪袖儿和楚桂儿正在焦急的张望着,就连龙鱼和天马,他的三只神兽,也在大帐口焦急的张望着。

刹那间,‘玉’霄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一定是她们怕自己出事,这才点了自己的‘穴’道,自己去对付那妖兽去了!

‘玉’霄急的大叫道:“袖儿,桂儿,是不是妖兽来了?快!给我解开‘穴’道!”

洪袖儿和楚桂儿一听‘玉’霄醒了,纷纷来到‘玉’霄近前,洪袖儿轻轻道:“妖兽来了,‘玉’蝶姐正指挥大家对付呢。”

‘玉’霄大叫道:“快解开我‘穴’道呀!”

两个姑娘彼此看看,纷纷摇摇头,楚桂儿轻轻的抚‘摸’着‘玉’霄的脸颊,柔声道:“不行,蝶姐姐吩咐过,不让给你解‘穴’。”

‘玉’霄急的满头都是汗,怒道:“你不给我解‘穴’,怎么对付那畜生?我要到那畜生的腹内,将它的本体毁灭,这才能杀死它,赶紧给我解开!”

楚桂儿眼中含泪,轻轻道:“‘玉’蝶姐姐要替你去,你不要动,你功力未复。”

洪袖儿轻叹道:“放心吧,‘玉’蝶姐姐功力不比你差,她一定能成功的。”

‘玉’霄破口骂道:“你这两个死丫头!‘玉’蝶功力虽然不弱,可是她没有做过这种事,我是有经验的,而且我骑着龙鱼,奇快如电,是伤不到的,快给我解开,‘玉’蝶若是出了什么事,我饶不了你们两个!”

洪袖儿将手一抬,在‘玉’霄的哑‘穴’上戳了下去,叹道:“无论你说什么,我们也不会眼睁睁的看你去死。”

楚桂儿柔声道:“就算日后你不原谅我们,我们也不能让你去死,你好好的睡一觉吧!”

两个姑娘轻轻的在‘玉’霄脸颊上‘吻’了‘吻’,然后给‘玉’霄盖好被子,二人又来到了大帐口,焦急的观望着。

‘玉’霄急的满头是汗,但却无可奈何,不由得暗自恨自己睡的太死。

但他也是太过疲劳了,所以才睡的如此的死,这根本也不怪他。

但现在,要‘穴’被封住,动弹不得,真是干着急都没有办法。

如今,别说动弹不得,想要骂人都骂不了了,因为他哑‘穴’也被封住了。

单说战妖兽的九人,转眼间,已经斗了数十个照面,虽然伤了这畜生,但跟没伤几乎没区别。

他们的兵器,在妖兽的眼中,简直就不能算是兵器,都不够给它挠痒的。

这九婴,九个蛇身子都伸展开,足有十三四丈长,每一个蛇身都有两丈方圆粗,如此一个庞然大物,这小小的刀剑,砍在它满是鳞甲的‘肉’体上,跟痒痒挠又有什么区别?

这九婴,九个蛇身都连在一条巨大的蛇体上,就好似一条毒蛇生出的九个头一般,不过不同的是,不是九个头长在一个蛇体上,是九个头分别长在一个蛇体上,就好像连体婴儿一般。

这九婴的九个蛇头,每一个都是蛇头连着蛇身,都有五六丈长,九个五六丈长的蛇身和蛇头长在同一个巨大的蛇身上。

那在地上支撑九个蛇头的蛇身,更是粗大无比,足有四丈粗细,六七丈长!

九婴,就叉开九个不同的头,不同的蛇身,分别对付九个人!

九个高手真是险象环生!

不过打了一会,这九婴也知道九个人的厉害了,忽然狂吼一声,九个头并着,吐出一排排水柱和火焰,将九个人都‘逼’开了,然后一个头猛然盘住了一块岩石,一个头猛然缠住了几株枯树,然后用力一甩,九个头同时动,刹那间,就往山上窜了五丈远!

原来,这妖兽一见这九人不好对付,它的目的也不是吃掉这九个人,而是屠杀完山上大批的人,所以,它决定舍掉这九个人,而强冲上山,去对付其余的人。

果不出‘玉’霄所料,这畜生成心就是来屠山的,若是真被这畜生爬上了山,那这里虽然一千多人,也难有一个人活命!

唯一能活命的,就是那些可以御空飞行的人,其余不能飞离的人,必然没一个能活着离开这座山,这也就是这妖兽打的歹毒的主意!

九人大惊失‘色’,知道这妖兽的目的,九个人纷纷扑下,就奔九婴斩落!

那畜生好似早有防备一般,用两个巨大的蛇头和蛇身‘乱’扫一通,挡住九个高手,而其余的七个在主体上分出来的蛇身,依旧是盘住枯树和岩石,不住的往山顶窜去!

众人看的清楚,都大惊失‘色’!

就见这畜生,一窜就是五六丈,这七八十丈的山顶,不过窜十余下就窜了上来了,这若是被这畜生攻上山,那岂不是都完了!

楚天祥大叫道:“快,放石头,拦住那畜生!”

山上的壮汉,急忙将滚木巨石纷纷往山下滚去,砸向了九婴巨兽!

但就见那九婴,腾出两个蛇体来,当作了巨‘棒’不住的扫着滚落的石头和木头,这无数的山石和滚木,竟然对它没有什么效用!

转眼间,这妖兽就往山顶窜了三十多丈,还有三十多丈就攻上山顶了!

‘玉’蝶暗叫一声不好,急忙大叫道:“停止放石!第二步计划!”

众人闻听,都停下了放石头和滚木,纷纷看向了‘玉’蝶。

‘玉’蝶大叫道:“你们九个快退!”

雪紫儿等九人明白这计划,急忙化作一道光,往半空中飞去!

‘玉’蝶对秦扬和仙儿道:“吹曲!”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