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9章 九婴3

第二百五十九章 九婴3

秦扬飞在了半空,立刻开始吹起了龙‘吟’翡翠笛,一首最厉害的‘迷’离魔曲刹那间回‘荡’在空中!

无数的人听了,顿时就觉得魂魄都被吹走一般,虽然大家都提前堵住了耳朵,但依旧被这魔音所摄,心中一阵阵‘迷’糊……

曲仙儿展开凤凰栖霞披,立刻开始抚琴。

刹那间,就听箫声好似惊涛骇‘浪’一般,琴声好似疾风骤雨一般,琴声和箫声吹奏的都是一个曲子,彼此呼应,彼此冲撞,但又彼此配合,一刚一柔,一阳一引,一龙一凤……

这母‘女’二人,各自使出了全身的本事和功力,就在九婴头顶上五六丈的上空盘旋着,无数的旋律和音符,化作一股股无形的气剑撞向了九婴!

别看无数的巨石和滚木阻挡不住这妖兽的猛攻,但这箫声和琴声却阻住了九婴的攻势,箫声和琴声骤起,再看九婴妖兽,刹那间,魂魄好似被吹散了一般,行动立刻迟缓了,几乎都停了下来,呆呆的九个头立在了空中,也不知想些什么……

白皛皛早就准备好了,就等这一瞬间的机会!

白皛皛一见九婴愣了片刻,知道这畜生刹那间被魔音所控,正是最好的时机,若不现在动手,不过约有十秒钟的时间,这畜生就会在魔音中苏醒,虽然魔音依旧能影响它,但也不能左右它的思想了,这只是刹那间的功夫,等的就是这个最好的时机,焉能错过。

白皛皛早就拿出了九支剑,纷纷搭在了金雕‘射’日弓上了。

白皛皛一见九婴愣住了,立刻催动乘黄神兽落了下来,跟九婴的九个头几乎平行着了,他离着九婴十余丈,就拽开了弓弦!

嘎吱吱……

白皛皛拉满了弓,左手一松,大吼道:“着!”

再看九把仙剑,化作一道道璀璨的流星,就‘射’向了九婴的九个头!九个头上的左眼!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第一支剑先飞了出去,正中九婴中间的一只眼睛上!

第二,第三,第四支剑也纷纷飞了出去!

九支仙剑,化作一道道流星,刹那间就发了出去!

再看十八盏明灯,顿时就灭了九盏!

九婴哪里能躲避的开,‘射’日弓的威力太大,速度太快,比闪电都要快,就算明着‘射’它,它都避不开,更何况它被魔音所控,思想已经‘迷’糊了,更躲避不开了!

这九支仙剑正中九婴的九个左眼,穿透九婴的厚厚的鳞甲,刺破它的**,九把剑余势不衰,嗖嗖嗖的都落入了深水中了。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嗷……嗷……

九婴发出一声声撕心裂肺,惊天动地的惨叫声,震得山都在摇晃!

随着‘射’日弓‘射’出去的仙剑‘射’中九婴的左眼,刹那间,就见九婴的九个蛇头顿时炸开,‘砰’的连声爆响,九婴的九个蛇头被炸飞了八个!

只有一支剑‘射’偏了一点,虽然‘射’中了这妖兽的要害,也‘射’中了眼睛,但却只是炸开了一半,并没有将那头炸掉!

虽然九婴的八个蛇头被炸掉,但被炸掉的九个妖头依旧还没有死,就见那九个妖头竟然飞了起来,直往山上飞去!

血淋淋狰狞恐怖的八个蛇头,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的‘射’向了山顶上的人!

‘玉’蝶大叫道:“快,准备网!”

早就有人防备着,随着‘玉’蝶的大叫,众人纷纷抖开了巨网,就撒向了那九个血淋淋的妖头!

那九个血淋淋的妖头,每一个头都有两丈方圆大小!

无数的人用大网罩住了妖头,众人立刻刀剑‘乱’砍‘乱’剁,将这八个血淋淋狰狞恐怖的妖头在帐篷做的网中就给剁成了‘肉’泥!

单说那仅有的一个没死的妖头,只是被炸掉了一半,还有一丈厚的血‘肉’和皮连着,唯一那个头,更是疯狂了,狂吼一声,这就要逃!

雪紫儿知道这畜生的厉害,若不将这一头除掉,不过几天,这畜生依旧能再生!

若不斩掉这颗妖头,让这畜生重生的话,那就前功尽弃了!

雪紫儿一咬银牙,不顾危险,大吼一声,凌空扑下,直接落在了妖兽的断颈之上了,双手抡起紫芒刃狠狠的照着断了一半的妖头剁了下去!

一刀!两刀!三刀!

‘咔嚓’一声巨响,这颗妖头终于被她剁下!

再看雪紫儿全身,已经溅满了鲜血,已经被鲜血染红了,成了血红的人了!

但那颗被剁掉的妖头并没有死,咆哮着飞了起来,直扑向了雪紫儿!

禅悟,禅机、**等人看得清楚,但也看的心惊胆颤!

不过,更多的却是佩服和尊敬,佩服雪紫儿的勇气,佩服雪紫儿的胆‘色’!

其余的八人,纷纷扑上,就跟妖头在半空中‘激’战在了一起!

再看那没有了九个头的妖兽九婴,九个断颈之上喷着着鲜血,漫空中都开始下起了血雨!

忽然,一道淡蓝‘色’的光芒化作一道流星,‘射’入了中间的断颈之内,消失在了血雨中,消失在了妖兽的躯体内!

“‘玉’蝶姐!”

卓悠悠痛叫一声,因为她知道,这一道蓝‘色’的光芒,好似流星一般的倩影不是别人,正是‘玉’蝶!

随着悠悠的痛叫声,就听又有一人大叫道:“蝶儿!”

这正是‘玉’霄的声音!

原来,‘玉’霄虽然被点中‘穴’道,但他毕竟聪明,两个姑娘怎么也不给他解‘穴’,‘玉’霄万般无奈,开始自己运气冲‘穴’。

但要‘穴’被点,一时半刻哪能这么容易解开。

‘玉’霄想了半天,终于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妙计。

‘玉’霄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双剑了,急忙用意念将两把剑驱动,再看两把神剑化作一道光飞向了‘玉’霄,‘玉’霄念动法诀,两把剑飞来,将盖在他身上的棉被挑开了。

而洪袖儿和楚桂儿焦急万分,只是注意着外面的动静了,根本没注意‘玉’霄的动静,双剑挑开被子,两个姑娘毫无觉察。

‘玉’霄驱动双剑挑开了被子,然后念动法诀,再看两把剑倒转,两个剑柄就撞向了他自己身上的几处要‘穴’。

只是撞了几下,就将这‘穴’道撞开了。

‘玉’霄长出了一口气,‘揉’‘揉’‘胸’口,这才跳上了龙鱼,飞身往山下赶去。

“啊!霄哥哥!”

两个姑娘大惊,万没料到‘玉’霄竟然冲开了‘穴’道。

但他怎么能冲开要‘穴’,又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自己冲开‘穴’道,两个姑娘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但这时不是想太多的时候,两个姑娘急忙在后就追。

她们那里能料到‘玉’霄并非是运气冲开的‘穴’道,而是取巧,御动双剑让双剑撞开的。

两个姑娘急忙在后就追,‘玉’霄顾不得两个姑娘了,急忙往山下飞去!

但他来的还是迟了,刚飞到半空,正好看到‘玉’蝶飞身钻进了蛇腹内!

‘玉’霄急的大叫,但也来不及了,这就要随着钻进去。

洪袖儿急忙甩出红袖缠住了‘玉’霄,失声道:“霄哥哥,危险呀,你别去!”

‘玉’霄大叫道:“蝶儿钻进了蛇腹,万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楚桂儿喝道:“你疯了,蝶姐姐已经进去了,你再若进去,非但帮不上忙,反而会彼此的伤到对方的!”

‘玉’霄解开红袖,怒道:“那我也不能眼看着她去死!”

就在这时,就见那无头的庞然大物早就往山下滚落,往水中落去!

九婴心中明白,本想逃走,因为它有再生的本事,只要本体不死,依旧能再生,但雪紫儿却将它唯一的一个头又斩落,所以,无头的**什么也看不见,这才才往山下滚落而去。

楚桂儿紧紧的抱住‘玉’霄,这时,无数的人也都扑了上来,将‘玉’霄紧紧的拉住了。

洪袖儿叫道:“你们拉住他,我去对付那个蛇头!”

那妖头实在是太厉害了,九个人仅是能挡住,若是被这妖头飞回本体,那就是前功尽弃了!

洪袖儿飞至,大喝道:“闪开!看我的!”

九人正拦不住这妖头,一见袖儿飞来,知道袖儿有特殊的法宝,急忙各自让开了路。

洪袖儿大喝一声,祭出了两条流云飞霞袖,再看两条长袖,化作两条红‘色’的长龙,就将那颗妖头整个包裹住了!

洪袖儿紧紧的拉住了双袖,大叫道:“雪姐姐,悠悠,碧萝姐姐,快来帮我忙!”

雪紫儿几个姑娘答应一声,纷纷一起拽住了红袖。

就见两条红袖‘乱’抖不已,血滴滴答答在红袖中滴落,四个姑娘紧紧的拖住两条红袖,就紧紧的扯住了这跳动不已的妖头!

牛犇犇、禅机、禅悟、**和蔵伽五人一见这么好的时机,焉能放过,急忙抡起各自的兵器,就朝着红袖内的妖头劈头盖脸的不分地方的‘乱’砸一通!

五人的兵器雨点一般的砸落,噼噼啪啪的‘乱’响,就将这畜生的妖头给砸成了‘肉’泥!

直到那颗妖头不再‘乱’动,变成了一团死‘肉’,五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停了下来。

就在这时,那妖兽已经滚落入水的无头本体,忽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再看刚潜入水中的无头妖兽九婴的本体,顿时被炸了个四分五裂!

九个断头本体被炸成了十八截,那九个头共有的一个**也被炸成了九块!

洪水飞溅起数十丈高,那残缺的血‘肉’也飞上了半空,燃烧着烈火,落在了山上,落入了烈火中了!

“蝶儿!”

“‘玉’蝶姐!”

‘玉’霄好似疯了似的,分开众人,扑了下去!

卓悠悠、曲仙儿、雪紫儿等人也纷纷扑向了烈火中,去寻找‘玉’蝶的下落!

原来,‘玉’蝶钻进了断颈内,满是鲜血的断颈内,飞进了妖兽的躯体内,这乃是‘玉’蝶拼尽功力的一击。

‘玉’蝶也是冰雪聪明的‘女’子,早就注意观察着了,她是在中间那个妖头的断颈内飞进去的,因为中间那个断颈内,直通那妖兽共有的主体内,乃是最近的一条路,所以,‘玉’蝶选择在那个断颈内飞了进去。

而且‘玉’蝶仔细的观察,发现左边和中间的头,九婴是用来喷水的,而右边的四个是用来吐火的。

若是在吐火的兽体内钻进去,不等钻进去,定然被活活的烧死在其中了,所以,必须在吐水的兽体内钻进去,这样才能安全。

所以,‘玉’蝶观察了半天,早就选好了位置,这才从中间那个直通九个蛇身共有的本体最近的断颈内钻了进去,而且还是喷水的断颈内。

‘玉’蝶飞了进去,不但在全身做好了护体气罩,而且还用法宝淡蓝‘色’的霓裳羽衣护体,所以,众人看到的是一团淡蓝‘色’的星光飞了进去。

‘玉’蝶早就闭住了呼吸,刚刚飞进去,眼前就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不但是一片黑暗,而且这妖兽虽然吐出了不少的水,体内依旧存着不少的洪水。

妖兽肚腹内腥臭的水汹涌的扑来,‘玉’蝶眼前昏暗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只是一团黑!

‘玉’蝶急忙催动内力,将灿灿星涟剑的光亮‘逼’出,用来照亮。

再看灿灿星涟剑上的七七四十九颗璀璨的珍珠,恰似夜空中的星辰一般的明亮,就照亮了妖兽的躯体!

再看妖兽的躯体内,无数的白骨,残尸,血块,骷髅头,到处都是,简直好似地狱一般的骇人!

‘玉’蝶心惊胆寒,但她也知道,如今乃是生死存亡时刻,怕也无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能这样死去,就算要死,也要跟这兽体同归于尽!

‘玉’蝶一咬银牙,星涟剑舞动成一团光,劈开一条水路,御剑往躯体深处飞去!

‘玉’蝶边飞边计算着大约的路程,约莫在这腥臭无比的蛇体内飞了大约七八丈,她这才停下!

‘玉’蝶就觉得天旋地转,原来,那妖兽正往山下滚落,‘玉’蝶在妖兽体内也随着‘乱’摆不已!

‘玉’蝶万般无奈,只好双脚一盘,缠住了一根血淋淋的肠子,一只手伸出,穿透了腥臭的血‘肉’,牢牢地抓住了那妖兽的躯体!

‘玉’蝶等这妖兽落入了水中,‘玉’蝶不再上下‘乱’转了,她这才急忙念动法诀,将手中的灿灿星涟剑连连挥舞,再看灿灿星涟剑,瞬间就变出了九九八十一把气剑,蕴含着她所有功力的气剑,漂浮在了四周!

‘玉’蝶大吼一声,将那九九八十一把满含功力的气剑往四处‘射’去!

而她自己,手握灿灿星涟剑恶狠狠的一剑劈了下去,劈向了那腥臭的蛇体!

一道满是璀璨的星光劈了下来,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玉’蝶一剑斩落,劈开了妖兽的躯体,落入了洪水中!

而那无数的气剑,也‘乱’‘射’不已,将那妖兽的躯体给炸了个七零八落!

这乃是‘玉’蝶拼尽所有功力的一击,端的是非同小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