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59章 九婴4

第二百五十九章 九婴4

那妖兽外部虽然坚硬,可是躯体内却柔软的很!

坚硬的堡垒,通常都是在内部所瓦解的,这个道理永远不会错。-叔哈哈-

顿时,妖兽的躯体就被分解成无数的尸块,无数燃烧着烈火的尸块,飞上了半空,有的落入了洪水内,有的落在了山上的火海中了。

‘玉’蝶则成了血人,随着血淋淋的尸块一起落入了洪水中了!

‘玉’蝶落入了洪水内足有十丈多深,‘砰’的一声巨响,尸块和‘玉’蝶将洪水击起来数十丈高!

‘玉’蝶就觉得眼前一阵‘迷’糊,被冷水一浸,立刻清醒了好多,立刻觉得全身冰冷好似到了地窖中一样,知道是落入了水中了。

虽然‘玉’蝶这奋力一击累的‘精’疲力尽,又被这炸开的尸块砸中,但幸好她修为高深,又有法宝霓裳羽衣护体,并没有什么大碍。

虽然钻入了十余丈深的水中,但幸好‘玉’蝶水‘性’并不错,这几个月来,水‘性’更好,跟‘玉’霄在一起整日里玩水,所以她水‘性’更好了。

虽然落入水中时,被灌进了几口冰凉的水,但很快的她就镇定了下来,急忙停下了身子,御剑往水上游去。

‘玉’蝶终于浮上了水面,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杀了九婴的本体,但她却已经尽了全力,所幸的是,她还活着,一次没杀掉,可以再试一次。

但就算没杀掉,难道还有那个力量吗?

有时候,人是有心而无力的,如今的‘玉’蝶也是如此,她能浮上来,就已经不错了。

她刚钻出水面,不少的人已经开始在寻找了,有的在火海中寻找她的骸骨,有的在水边,有的在草石中,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有人不住的呼喊着她的名字,等‘玉’蝶一浮上水面,就没有了力气。

但在朦胧中,她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正疯了似的在喊叫她的名字,在附近的水面上寻找着。

‘玉’蝶呻‘吟’一声,勉强叫道:“霄弟!我……我在这里!”

“快看,在哪里!”

“是蝶姐姐……”

‘玉’蝶只是听到了这几句话,就再也没有知觉了。

她拼尽了所有的功力,也是损耗太重,虽然杀了那妖兽的本体,但消耗的太多,又加上她飞出去时,是随着尸块一起飞出去的,被‘乱’飞的血块砸中,虽没有受什么严重的内伤,可是这水冰冷无比,她也经受不住。

落入冰冷的水中,被巨大的冲力砸进水中十余丈深,任谁也受不住,她被水砸的头昏目眩,差一点就昏死过去。

幸好,她修为高深,虽然水又冷又冰,又从空中直落入水中,落入了水中十余丈,但她勉强忍住,这才强咬牙关从水中勉强浮了上来。

‘玉’蝶何其的聪明,知道无论如何都要‘露’出水面,否则,一旦昏死在水中,若是沉入水底,那必死无疑了。

但她浮出水面,也显得有心无力了,因为她闭气的时间太久了,落入水中时,又喝了不少的水,所以,连灌,带冰,这才昏死在水中,若是没有人救她,她也是必死无疑的,冻也冻死她了。

这水实在是太冷了,因为这峡谷内都是冰雪,洪水融化了冰雪,冰雪融入到了水中,焉能不冷?

普通人若是这般落水,别说钻出来,恐怕冻也冻死在水内了。

众人都在岸上寻找着,独有‘玉’霄在水面上寻找着,因为这水太冷,没有人敢下水,只有‘玉’霄有这个本事。

别看冰水对别人有影响,可是对于‘玉’霄却没什么大碍,因为他身背两把神剑,遇冷则热,遇热则冷,始终是炙热和冰冷围绕着他,在他身上调和着,所以,在他身上始终是同样的温度。

‘玉’霄骑着龙鱼在水面上到处找寻,忽听一声轻微的呼唤和呻‘吟’,就知道‘玉’蝶在附近的水面上。

曲仙儿三姐妹一直在空中仔细的找寻着,也听到了呼唤声,一起指着水大叫着。

但天也太黑了,水中,除了尸块,就是浮冰,这峡谷宽约数十丈,找都不易寻找。

‘玉’霄听到呼唤,却没找到‘玉’蝶的位置所在,急忙将双剑用真气‘逼’出光亮,刹那间,就见四周明亮如昼一般!

‘玉’霄急的大叫道:“仙儿,刚才那里发出的声音?”

曲仙儿指着湖中心,大叫道:“好像是那边,往那边找找。”

龙鱼不用吩咐早就飞也似的钻入了水中,往那个位置游去。

忽然,龙鱼钻入了深水中,一直往深水中潜去!

‘玉’霄不加阻止,知道龙鱼是嗅到了‘玉’蝶的气味,所以这才寻着气味,随着气味去找‘玉’蝶。

原来,‘玉’蝶虽然浮出了水面,但水面上尽是浮冰,她浮出水面就没有了力气,昏死了过去,本来抱住一块浮冰的,但这一昏死过去,双手一松,又往水底下沉去。

‘玉’蝶的全身冰冷如冰,都要结成冰了,这冰河内的水,足有令下三四十度,虽然那时没有计量水温度的名词,但这水的确是这么冷。

‘玉’蝶刚沉入水中两丈多深,龙鱼就飞到,一口就叼住了慢慢下沉的‘玉’蝶,拖住了‘玉’蝶不往下沉去。

‘玉’霄在水中睁开双睛一看‘玉’蝶已经昏死过去了,急忙将双剑背好,从龙鱼嘴中抱起了‘玉’蝶,龙鱼立刻就往空中飞来。

‘玉’霄抱着‘玉’蝶飞上了半空,众人惊呼不已,知道是找到了‘玉’蝶了。

‘玉’霄落在了半山腰,大喝道:“你们快将那妖兽的尸块焚毁,不要叫它有机会复生!”

众人答应一声,有的打捞水里的尸块,有的开始焚烧,有的把血‘肉’模糊的妖头也都丢进了火堆中,立刻,这庞然大物的妖兽九婴,四分五裂的尸身,就被焚烧在了烈火中了。

这世上唯一的一个妖兽九婴终于被灭绝了!

也许,这妖兽命中注定该死在‘射’日弓下,也许,这就叫命运吧!

‘玉’霄却已不再管众人,而是盘膝而坐,将自己的功力输入到了‘玉’蝶的体内,也将神剑的热气注入了‘玉’蝶的体内,帮着‘玉’蝶驱逐寒冷。

‘玉’蝶本就功力深厚,只是用功过猛,又落入了冷水中,这才昏‘迷’过去,虽然她也受了点轻微的伤,但并不致命,也不太严重。

幸好‘玉’霄救治的及时,所以,时间不大,‘玉’蝶就悠悠醒转。

‘玉’蝶悠悠醒转,呻‘吟’一声,张口就吐出了一股股的酸水。

她早就被妖兽腹内的恶臭几乎都要熏晕了,又喝了不少的冷水,这一吐出来,倒是好受多了。

‘玉’蝶就觉得两股暖流源源不断的注入到了自己的丹田内了,知道是有人在给自己运功疗伤,在救自己。

一股是‘玉’霄的内力修为,一股则是神剑的热量,虽然‘玉’蝶觉得依旧有点冷,但这两股热量却甚是舒服。

‘玉’蝶呻‘吟’一声,喘息着道:“是……是霄弟吗?”

‘玉’霄哭道:“是我,姐姐,你不要说话,我帮你疗伤……”

“你……你重伤未愈,我……我没有大碍……”

‘玉’蝶挣扎着转过头,又无力的靠在了‘玉’霄的怀中了。

卓悠悠等姑娘早就来到了‘玉’霄的身边,一见‘玉’蝶醒来,悠悠急忙道:“霄哥哥,快,快带‘玉’蝶姐姐进大帐,我们也好给她换换衣服,给她疗伤。”

‘玉’霄点点头,抱着‘玉’蝶飞身上了天马,就往山顶飞来。

其余的姑娘们跟随着,一直来到大帐,五个姑娘帮着忙,七手八脚的将‘玉’蝶身上**都结成冰的衣衫褪掉,给‘玉’蝶换了一身干的衣服,又开始给‘玉’蝶疗伤。

‘玉’霄虽然功力没有多少了,可是这五个姑娘却个个都是高手,功力都很高深,曲仙儿三姐妹在帐外看护着,不叫人进来,而雪紫儿、卓悠悠则运功帮着‘玉’蝶调息。

几人忙活了半天,终于,‘玉’蝶好受多了,也不那么冷了。

‘玉’蝶披着厚厚的棉被,虽然不再那么冷,但依旧还不住的颤抖着。

‘玉’霄紧紧抱着瑟瑟发抖的‘玉’蝶,眼中满是热泪,柔声道:“蝶儿,你真是太傻了,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可知道这多危险。”

‘玉’蝶依偎在‘玉’霄的怀中,虽然冻的瑟瑟发抖,但满脸都是幸福的神韵。

‘玉’蝶柔声道:“你……你是我的丈夫,也是……也是傲人族的希望,我们‘女’子死不要紧,可……可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咱们傲人族就……就完了,我又怎么对得起爹爹和娘……”

‘玉’霄轻轻的抚‘摸’着‘玉’蝶的完美无缺但却苍白的脸,柔声道:“下次,不准再自己拿主意,不可再做这么危险的事,这太危险了……”

‘玉’蝶轻轻的点点头,但一看几位姑娘都在,就觉得粉面通红,想要离开‘玉’霄的怀抱,‘玉’霄柔声道:“怕什么,我们是夫妻呀,今日,我就这么给你暖身子,她们不会吃醋的,吃醋我也不理她们,今晚我只抱着你……”

‘玉’蝶羞的娇面通红,轻轻道:“你……也不害臊,这一次……紫儿和悠悠更累,她们恶斗妖兽,也累的不轻呀……”

‘玉’霄柔声道:“可是她们却没有受伤,而你却受了伤,所以今晚我只抱着你。”

雪紫儿和卓悠悠纷纷摇头微笑,卓悠悠叹道:“唉,我宁愿你不抱着我,因为若是因为我受了伤你才抱着我,那我可不要。”

雪紫儿笑道:“是呀,为了让你抱抱,受这么重的伤,那可太不值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蝶姐姐,你好幸福呀,我们都要吃醋啦,蝶姐姐,羞不羞呀?羞羞羞,真是羞死人了。”

‘玉’蝶嘤咛一声,笑骂道:“你……你这死丫头,就是这张嘴……”

卓悠悠道:“喂,说什么呢?你让这坏小子亲你的时候,你都不嫌羞,还有,每次你都抢着跟这小子睡觉,我才替你羞呢……”

雪紫儿也微笑道:“这臭丫头就这么坏,她躺在霄哥怀里的时候不嫌害臊,可是轮到了咱们姐妹了,她就说风凉话,喂,这臭小子被你独占你就高兴了吧?”

楚桂儿咯咯笑道:“是呀,那我才高兴呢,几位姐姐,你们都这么好,这样吧,就把霄哥哥都让给我吧,我不被他抱着,我睡不着的,这样吧,一个月三十天,我跟他一起睡二十五天,其余的五天,你们就一人睡一天吧,好不好呀?你们做姐姐的,应该让着小妹妹嘛……”

“呸!”

四个姑娘对着楚桂儿就呸了一口,然后咯咯的笑成了一团。

卓悠悠骂道:“你想的倒美!”

“不害臊!”

“不要脸!”

六个姑娘都笑成了一团,就连‘玉’霄都笑了,看到‘玉’蝶没事了,大家都很开心,尤其是这五个姑娘,因为‘玉’蝶在她们心中,始终是大姐姐,最可爱可亲可敬的大姐姐。

‘玉’蝶从不争什么,什么都让着她们,不管是谁,‘玉’蝶都百般的忍让,而且还主动的负责做饭,像对待亲妹妹一般的对待这五个姑娘,所以,这五个姑娘都对‘玉’蝶十分的敬重,就连雪紫儿也不例外。

雪紫儿谁都不服,在五个姑娘中,不论是容貌,还是修为本事,她都是佼佼者,但独有‘玉’蝶,她是超越不了,雪紫儿是佩服加敬服,不但因为‘玉’蝶的容貌,而且还因为‘玉’蝶的‘性’格和人品,因为‘玉’蝶对人,永远都那么温柔,那么关心。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玉’蝶的修为和功夫,雪紫儿都敬服,因为雪紫儿自己也知道,若是单打独斗,她不见得能赢得过‘玉’蝶。

至于其他方面,她比起‘玉’蝶来更差了,她虽然很美,可以说‘艳’盖群芳,但跟‘玉’蝶比起来,始终比不上‘玉’蝶,她虽然本领高,修为高,道术高,但跟‘玉’蝶比起来,却是不相上下,至于刺绣,阵法,唱歌,跳舞等方面,她比起‘玉’蝶来差的更多了。

所以,她谁都不服,但独服气‘玉’蝶,也敬重‘玉’蝶。

就拿这一次来说,‘玉’蝶虽然看似温柔恬静,但骨子里却有一股傲气,她竟然能做出替‘玉’霄去冒险,替‘玉’霄去死的事,这令雪紫儿都震惊非常。

因为以‘玉’蝶的柔弱,文静,实在不该有这种想法,也不该这么大胆,但‘玉’蝶却做了,而且做这件事时是义无反顾。

这足以可见,‘玉’蝶虽然天‘性’善良温柔,但骨子里却是有骨气,有血‘性’的‘女’子,可谓是巾帼‘女’豪,雪紫儿一向最敬重有骨气的人,像‘玉’蝶这种温柔贤惠,美丽可爱,多才多艺,但又有骨气的‘女’子真可谓是少之又少!

七个人说说笑笑,‘玉’霄给‘玉’蝶斟满了酒,柔声道:“你喝点酒吧,喝点酒会暖和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