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0章 报复1

第二百六十章 报复1

“凭什么给蝶姐姐喝,不给我们喝?”

“我们也要喝……”

楚桂儿咯咯笑道:“干脆,咱们夫妻七人再喝一次‘交’杯酒吧,这多好玩呀。-叔哈哈-”

卓悠悠哈哈笑道:“这个主意不错,咱们庆祝蝶姐姐大难不死,早日生个胖娃娃……”

‘玉’蝶嘤咛一声,臊红了脸,嗔道:“死丫头,又胡说。”

曲仙儿嘻嘻笑道:“那蝶姐姐是不想生了?”

洪袖儿接口道:“恐怕到时候蝶姐姐不想生都不行呢。”

楚桂儿吃吃笑道:“是呀,这无赖将种子撒在地里,谁不想生都不行的,结了瓜,总不能不要吧。”

‘玉’霄笑骂道:“你这几个死丫头,越说越不知羞了,怎么,想让**你们呀?那里痒痒了?我就偏偏不‘操’你们,叫你们难受……”

“无耻……”

“真恶心,怎么话到你嘴里就这么恶心呢……”

‘玉’霄悠然笑道:“因为,男‘女’在一起,做的就是这么恶心的事。”

几个姑娘咯吱着‘玉’霄,有的去堵‘玉’霄的嘴,‘玉’霄哈哈笑着抱住了自己的六个姑娘,六个温软如‘玉’喷香的美人被他抱在怀中,他这个‘摸’一把,那个亲一口,哈哈笑道:“唉,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就算死了,也不枉此生了!”

“嗯……不准你说死呀死的……”

“就是,咱们夫妻七人,永远不死……”

“永远不死的是乌龟……”

“你讨厌,你才是乌龟呢……”

“哈哈,为了庆祝蝶儿不死,而且蝶儿这么辛苦,这么乖,今日,我决定,跟蝶儿一个人爱,让蝶儿开心开心,让蝶儿快活的似神仙一般……”

“不要脸,无耻……”

“你去死吧……”

大帐内,叽叽喳喳的就闹成了一团,银铃一般的笑声又响了起来。

无数的人都在不远处的大帐内,都关心着‘玉’蝶的伤势,但又不好进帐探视,因为‘玉’蝶全身湿透了,要换衣服,‘玉’霄夫妻要给她疗伤,不便打扰,但都没走,焦急的等待着。

但一听到大帐内又响起了玩笑声,众人不禁苦笑着摇摇头,就知道,‘玉’蝶已经没事了,因为她若是有事,绝不会这么笑的。

众人纷纷散去,一切又回归了寂静。

但‘玉’霄的大帐内依旧尽是笑声……

仿佛刚才的死亡之气,已经渐渐远去。

谁知道未来会如何?

谁知道会什么时候死?

只要活着,就要开心的活着!

这就是他们做人所追求的信仰!

第二百六十章报复

夜,深夜,风雪夜。

蛮荒之地,几千里都没有人烟的荒芜大山,一到了夜晚更是可怕的,因为黑暗,黑的不见五指,黑的对面几乎都不见人。

这里没有灯,没有月光,也没有星星,有的,只是黑暗!

虽然大雪满山,苍茫的大地一片银白,但没有月光,白雪又岂能有多少光华?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没有阳光如何能看的见灰尘的存在?

没有黑暗,焉能知道光明的可爱?

黑暗是可怕的,但比黑暗更可怕的则是仇恨!

仇恨,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不管是在人类中,还是在动物中,仇恨这东西是生命的各种**中最可怕的东西,可怕的足矣毁灭一切!

‘玉’霄深深知道自己被魔域的妖魔恨到什么程度,妖魔若是擒获了他,必然将他剥皮,拆骨,嚼碎,撕烂,一寸寸的将他碎尸万段,大卸九百九十九块都不解恨!

但‘玉’霄却绝不后悔,就算魔域的妖魔再怎么有英雄气概,反抗人类的压迫再怎么对,他也会这么做,就算人类再怎么残忍,他也会帮助人类,绝不能令妖魔灭绝了人类。

因为他是人类,他当然要帮着自己的同胞。

因为他欠下了人类的恩情,他必然要还。

因为他的朋友、知己、亲人、红颜都是人类,他必然要帮。

他就是如此的自‘私’的一个人,如此自‘私’但却可爱的一个人。

他不像某些人类一样,不敢承认自己的自‘私’,满口的仁义道德,做的事确是如此的自‘私’,却从不敢认。

人类过度的屠杀动物,动物奋起反抗人类的暴行,为了以后能生存下去,屠杀人类,又有什么不对?

难道只准人类屠杀动物,却不准动物屠杀人类吗?

谁给人类屠杀万物的权利?

所以,魔域的妖魔没有错,不但没有错,而且站在动物的角度上,还是正义之举!

但魔域的妖魔做得对,妖魔们又如此的可敬、可佩,不愧为英雄豪杰,那些不自‘私’的人类是不是该助魔域对付人类呢?

但不自‘私’的人类,又有那一个去助魔域的英雄了?

不自‘私’的人类有道教的弟子,佛‘门’的弟子,但人类中这些满嘴仁义道德,普度众生的教徒们,却没有一个站在正义的角度上帮着妖魔对付人类,反抗人类的暴行,这难道不自‘私’?

但他们却不敢认,永远不敢承认,因为他们永远都是满嘴仁义道德,但却自‘私’自利的伪君子!

可是‘玉’霄却敢于承认,他就承认自己的自‘私’,他就是如此的自‘私’,如此的坦白,也如此的可爱!

试问,生命谁不自‘私’?

自‘私’又有什么错?

为了自己的亲人,朋友,爱人,就算自‘私’的屠杀动物,那又有什么!

但‘玉’霄的心却不好受,他心中流的不是泪,而是血!

虽然‘玉’霄承认自己的自‘私’,但他却依旧要自‘私’下去!

‘玉’霄在‘玉’蝶好了一点之后,立刻又换了个帐篷,众人十分不解,但‘玉’霄却有他的道理,因为,他被妖魔恨之入骨,谁知道暗中是不是有什么妖魔的暗探在暗中偷窥?

万一被妖魔发现了他的真行踪,那深夜前来偷袭,集中一切力量杀他一人的话,那岂不是被暗杀了?

他知道仇恨的可怕,因为他经历过仇恨,这仇恨在他内心中八年之久都不曾淡忘,最终他手刃仇人,报了傲人族的血仇!

妖魔屠杀傲人族一百多人,他却屠妖魔数千!

可见这仇恨的可怕了,今日,他水淹兽群,屠戮数万的动物,如此血债,有那一个妖魔不痛恨他?

‘玉’霄聪明绝顶,乃是人类中最聪明的人,他如何能不防备。

正所谓狡兔三窟,这样才安全。

就这样,他‘混’迹在了普通百姓中的帐篷中了,外面没有人保护,跟普通人一样,任谁也看不出。

但他刚刚离开的小帐篷,却又加派了人巡逻,又让楚桂儿幻化幻象,作出重点保护的样子,以此来麻痹敌人。

众人又好气又好笑,他已经将中军大帐空出来了,做了假象,但他一出来,又做了个假局,众人暗笑‘玉’霄太多疑,太谨慎。

妖魔们多半重伤,锐气大挫,这里又这么多高手,那个妖魔敢来?来了岂不是送死?

所以说,众人都暗笑,笑‘玉’霄的所为。

但这些人那里知道,‘玉’霄却一点都没有料错,妖魔的的确确的派出了暗探只注意‘玉’霄一个人的动向,主要盯着‘玉’霄一个人。

所以,一到了深夜,在山上,飞来了一只乌鸦,这只乌鸦就落在了云中,隐身在了乌云内,注视着骑天马的人。

‘玉’霄一出了大帐,前来对付上古妖兽九婴就暴‘露’了目标,那只乌鸦别的人不管,只是注意着骑天马的‘玉’霄,一见‘玉’霄钻进了一个小帐篷内,再也没有出来,这才悄悄的飞回报信去了。

但可惜,‘玉’霄在帐篷内玩了好久,一个是给‘玉’蝶疗伤,再一个就是怕妖魔的暗探发现他的行踪,所以,他并没有立刻换地方,而是等了几乎半个多时辰,这才命人四处巡查,来一个打草惊蛇,然后悄悄的带着六个妻子转移走了。

而那只乌鸦虽然探出了‘玉’霄的行踪,但‘玉’霄却在它走后,又换了个地方,已经不在了。

一个多时辰后,‘玉’霄又酣酣入睡了,这一次,他是抱着‘玉’蝶一起睡的,不过,他可没有跟‘玉’蝶**,因为‘玉’蝶受了伤,身体虚弱,而他也一样。

所以,他只是抱着‘玉’蝶一起入睡,用丈夫的关怀和爱抚,来抚慰‘玉’蝶所做的一切,除了如此做之外,他实在也没有别的办法。

也许,夫妻之间,能抚慰妻子,能令妻子开心的,恐怕只有丈夫的爱抚了,爱抚当然有两种,一种就是做夫妻之间的男‘女’**之事,令她开心**,一种当然是拥抱着爱妻说着贴心话。

而后一种,恐怕更能令心爱的‘女’人感到幸福和甜蜜。

‘玉’蝶就是如此,‘玉’蝶倒在‘玉’霄的怀中,跟‘玉’霄相拥而眠,‘玉’霄拥抱着她,跟她接‘吻’,抚‘摸’她,跟她说着贴心话,‘玉’蝶心中满是甜蜜,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值了!

就算为他去死,这一生也值!

其余的姑娘们并没有吃醋,因为‘玉’蝶所作所为,理应该得到他特殊的关爱,于情于理,根本没有理由争风吃醋。

而且六个姑娘相处的如同姐妹一般,根本也不存在吃醋的问题。

其余的五个姑娘,依旧是轮流守夜,时间就这么消失,渐渐的,已经到了四更了,魔域的妖魔们还没有来。

但众人却不敢掉以轻心,依旧是严加防备着。

就在四更时分,魔域的妖魔终于来了,前来报复了!

这笔血债如何能算了?

本来稳赢的一局,却输的惨不忍睹!

这一切都是谁做的?

就是他!就是凌‘玉’霄!

众多妖魔痛恨‘玉’霄,简直比恨所有的人类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虽然‘玉’霄是个人才,就算他这时候归顺魔域,妖魔们也绝不能放过他了,因为他犯下的罪恶实在是太大了!

元真收拾残兵败将,除了这些高手侥幸逃脱之外,其余的兽军和弟子们可谓是全军覆没,几万魔域大军,损失殆尽,只剩下这四五十个妖魔!

元真痛哭失声,所有的妖魔都哭了,别看他们并非是人类,可是也同样有人类的情感。

元真恨得咬牙切齿,简直咬碎了口中牙,现在,他才真的明白,凌‘玉’霄的的确确是魔星,天命生下来对付他们的魔星。

此人招降不了,又聪明绝顶,悟‘性’奇高,若是‘玉’霄留在世上,将会是魔域的大患,甚至比三派的修道者全部加起来都要可怕!

元真又想了个计策,就是黑夜偷袭!

虽然,妖魔们很不耻这种行径,但是,只要能除去‘玉’霄,就算再卑鄙的事他们也绝顶做了。

魔域的妖魔们从没有作出这种勾当,他们是动物中的英雄,虽然凶残的屠杀人类,但来的正,去的正,从不会搞暗杀这种无耻的行径,这也是魔域的第一次不正大光明的行径。

当然,‘逼’得妖魔们作出如此之事的,是‘玉’霄,也是这仇恨!

元真派出一只最‘精’明的乌鸦,命这乌鸦时时刻刻的盯着这个山顶,尤其是‘玉’霄的行踪,只要‘玉’霄出来方便,只要见到骑天马的人,就盯住了,前来报信。

所以,那只乌鸦从二更就来了,但一直没发现‘玉’霄,直到妖兽九婴出现,那只乌鸦这才探明‘玉’霄的所在,这才悄悄的报信去了。

元真大喜,决定今夜集中所有的力量,只击毙‘玉’霄夫妻七人!

于是,四更时分,孔雀明王舒翎,五大魔圣,三大圣‘女’,九大巫尊,外加十名最厉害、没有受伤的弟子纷纷悄悄的飞到了几千丈高的高空中,潜到了众人所在的山的上空中了。

大鹏金翅鸟展翔这次没有来,因为展翔受的伤实在是不轻。

来的这些弟子有黑熊‘精’熊大庄,天狼,白象常娟儿、九头狮子姚百、金睛白虎林霸、金钱豹梅点儿、鸳鸯成双、裴兑,赤绝和秃鹫‘精’光万里这十个妖魔。

这十个妖魔都是弟子中的佼佼者,都是高手,只是除了展翔被雪紫儿重伤,又和廉政拼了个两败俱伤不能来之外,其余的高手都来了。

总计有二十八个妖魔前来暗杀‘玉’霄!

这二十八个妖魔,一个个怕被‘玉’霄发觉,从几千丈高的空中慢慢的往下落,准备集中二十八妖魔合力将‘玉’霄所在的帐篷击成粉粹!

这真是防不胜防,因为天这么高,谁能巡查到天上去?

二十八个妖魔悄悄的飞上几千丈高的空中,前来偷袭,谁又能防备?而且也无法防备!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