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0章 报复3

第二百六十章 报复3

元真近乎癫狂了,一见果真击毁了五个大帐和探查所在‘玉’霄的小帐,而且不见‘玉’霄夫妻七人出现,还以为‘玉’霄夫妻七人已经被击成了粉末了,真是欣喜若狂,边打边狂笑道:“哈哈哈……凌‘玉’霄,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忽见黑暗中,一道白光出现,紧接着,又闪出来了数道光,就听一人冷笑道:“元真,你未免高兴的太早了些,想要杀我,没这么容易吧!”

元真失声道:“凌‘玉’霄!”

果不其然,就见天马之上,‘玉’霄手握双剑,左右六个姑娘,纷纷横眉立目的停在了白云上,他竟然没死!

雪紫儿怒喝道:“卑鄙,看刀!”

雪紫儿大吼一声就加入了战团!

卓悠悠也娇喝一声,也加入了战团!

只有‘玉’蝶、曲仙儿三姐妹在保护着‘玉’霄。

所有的妖魔简直都气疯了,没想到,如此周密的计划,依旧是功败垂成!

如今,被困在了垓心,敌众我寡,焉能再战?

元真大喝道:“快退!我断后!”

众多妖魔纷纷往外冲杀,四散而逃!

妖魔们都知道,实在是众寡悬殊,这里高手太多,而且又有这么多弟子保护,根本不是对手,打下去,只会白白吃亏罢了,所以,所有的妖魔纷纷往外冲杀。

三派的人焉能放过妖魔,早就恨透了妖魔了,纷纷前来阻截!

二十八个妖魔分为数个方向逃窜,大多数的妖魔都杀出了一条血路逃之夭夭了。

众人追了一段路,也就算了。

只有两个妖魔并没有逃脱,一个就是元真,一个却是九尾天狐狐媚儿!

元真好似疯了一般,轮动灭天霸王枪在后断后,挡住了大批的高手!

狐媚儿却被三‘女’挡住了,被翩翩仙子阳娇祭出法宝曼舞倾城带缠住,被三‘女’生擒了。

元真刚想杀开一条血路逃出去,无数的修道弟子纷纷抛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用帐篷做的天网就罩向了元真!

元真怒吼一声,人枪合一,化作一道光就刺破了无数的天网,破网而出,这就要逃之夭夭!

他刚冲破了天网,就听一个老僧高念佛号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随着一声佛号,就见一物凌空落下,‘射’出万道金光就罩向了元真!

原来,祭出法宝的正是梵音阁的主持梵仁大师,梵仁身怀两宝,一件是万佛普照袈裟,一件是紫金化缘钵盂,都是释迦摩尼成佛后留在凡间的法宝。

这紫金化缘钵盂当真是六耳灵猴元真的克星,几千年后,元真的真魂出窍,幻化而生,出现了真假孙悟空的事件,六耳猕猴和孙悟空本是一体,本领一样大,谁都收服不了,两个真假齐天大圣打到了西天,众多神,就算是照妖镜,都认不出假孙悟空的本体,就连照妖镜都照不出,只因为这本是孙悟空一人,只是两个心罢了,只有如来认出了元真的本体,用紫金化缘钵盂扣住了假孙悟空六耳猕猴,这六耳猕猴被真孙悟空一棍打死,自此之后,元真的灵魂才真的消失。

这紫金化缘钵盂仿佛天生就是元真的克星一般,梵仁就祭出了这件法宝!

若是明着祭出,不见得能制住元真,但元真刚突破了层层天网,正在力竭的时候祭出了,元真再想躲避来不及了!

元真惊呼一声,被紫金化缘钵盂扣在了其中,被压到了地上!

众人一见扣住了六耳灵猴魔圣元真,真是大喜,纷纷围住了钵盂,梵仁召回钵盂,再看钵盂下,元真已经‘露’出了本体,正是一只六个耳朵的金‘毛’灵猴!

雪紫儿凌空一指,一道白光‘射’出,没等元真脱逃,就点中了元真的大‘穴’,再看元真再也动弹不得,手握灭天霸王枪,正在怒目而视,破口大骂道:“秃驴!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

卓悠悠怒道:“是你暗算在前,到了此时,你还有什么可说?”

元真傲然道:“要杀就杀,少要废话,怕死就不是英雄!”

卓悠悠喝道:“那我就成全了你!”

卓悠悠霜寒剑举起,这就要剁掉这妖魔的头颅!

忽听一人大喝道:“且慢,不要杀他!”

再看一道白光从天而下,一人骑着天马落在了地上,跳下了天马,分开人群,来到了元真的面前,来的正是‘玉’霄,说话的也是‘玉’霄。

卓悠悠跺脚道:“霄哥哥,他暗杀你,为什么阻止我杀他?”

‘玉’霄摆摆手,道:“他毕竟是个英雄!我有几句话要说。”

元真眼中冒着烈火,咬着牙道:“凌‘玉’霄,你少要假仁假义了,要杀便杀,少要废话!”

‘玉’霄冷笑道:“元大哥,咱们曾做过一日的朋友,在我心中,一日朋友,永远都是朋友,我敬重你是个英雄,虽然你今日来暗杀我,但我并不恨你,你已经被我所擒,只要我一声令下,谁也救不了你了。”

元真冷笑道:“我难道怕死吗?我说过,我跟你只是一日朋友,一日过后,你我势同水火,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动手吧,能死在你手,我此生无憾!”

‘玉’霄长叹道:“难道你真的不能不再跟我为敌吗?只要你不再跟我为敌,我还可以拿你做朋友,可以放你走,如何?”

元真大笑道:“凌‘玉’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只要我元真还活着,就势必跟你们人类斗到底,你最好杀了我,就算你放了我,我也不会放过你,等我抓到你,必然将你碎尸万段,你杀了我吧,动手吧!”

雪紫儿怒道:“执‘迷’不悟,我杀了你!”

‘玉’霄大喝道:“慢着,不准动手!”

雪紫儿失声道:“霄哥哥,你……你要做什么?如此冥顽不灵的妖魔,留着就是祸害,好不容易抓住了他,为何不快杀了?”

‘玉’霄一扬手,拍开了元真的‘穴’道,冷冷的道:“元大哥,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

众人几乎都惊呆了,‘玉’霄居然要放了这妖魔,他难道疯了不成?

无数人都十分的不满,就连三派弟子和众多百姓都不满,无数的人跪倒在地道:“大帅,万万放不得呀,杀了他!”

就连元真都出乎意料之外,也没料到‘玉’霄竟然不杀他。

元真厉声道:“凌‘玉’霄,你为何不杀我?你不用假仁假义,我说过,就算你放了我,我依旧会杀你,依旧会屠尽你们人类,我不会领你的情,你动手吧!”

‘玉’霄冷笑道:“我傲人族人从不会让别人领情,也不会让别人感谢,我放你,只是给你一次改过的机会,但我能饶你这一次,下一次,我定然不会饶你,你走吧!”

“大帅,万万不可呀……”

众人如‘潮’水一般的喊声,纷纷要求‘玉’霄除掉这祸害。

就连四僧都不仅直皱眉,梵音道:“霄儿,此妖孽作恶多端,又冥顽不灵,实在不能放过,你可要想清楚了。”

梵仁道:“这灵猿乃是天魔的左膀右臂,今日擒获,实属不易,你可要三思。”

‘玉’霄摆摆手,正‘色’道:“我意已决,我只饶他这一次,你们若还将我当作大帅的话,就听我的,大家不必再说了,谁若是违命,军法处置,元真,你还不快走?”

元真眼中泪珠滚动,他看的出‘玉’霄乃是真心实意要放他逃生,真的拿他做朋友,不忍杀他,但就算‘玉’霄放了他,难道这灭人类的宏远大志就能放弃吗?绝不能!

元真心中也不是滋味,为什么他会是人类?为什么他凌‘玉’霄不是魔域中人?他实在不想跟‘玉’霄为敌,但却非要对立不可,为什么生命会是这样子的?为什么?

元真一立灭天霸王枪,拱手道:“凌‘玉’霄,你放我一次,我依旧不会领情,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

‘玉’霄冷笑道:“我言出如山,不会后悔,你快走,下一次抓住你,我绝不会再留情了!”

元真道:“好,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朝再见,依旧是你死我活,告辞了!”

元真驭灭天霸王枪飞上了青天黑云中,消失不见。

众人眼睁睁着看着被擒获的妖魔就这样被‘玉’霄放走,真是心有不甘,真是对‘玉’霄很不满,就连六个姑娘都对‘玉’霄不满,但无可奈何,因为‘玉’霄是主帅,他说出的话就是命令,谁也不能违抗,只好暗自埋怨。

这时,前去追杀妖魔的众人渐渐回来了,三‘女’也压着九尾天狐狐媚儿到了。

狐媚儿凌然不惧,依旧是傲骨铮铮,‘玉’霄暗自敬服,暗叹道:“魔域的妖魔不愧是动物中的英雄,狐媚儿也不愧是‘女’中豪杰,可敬可佩!”

‘玉’霄来到了狐媚儿面前,微笑道:“狐姐姐,别来无恙?”

狐媚儿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娇媚的‘玉’容上满是怒‘色’,狐媚儿厉声道:“凌‘玉’霄,今日算你捡了个便宜,让你逃过此劫,但你不要得意,总有一天我们一定能杀掉你!要杀便杀,少要废话,皱皱眉头,就不是圣教的英雄!”

‘玉’霄不但不生气,反而抚掌赞道:“好好!狐姐姐,我佩服你,你果然是巾帼英雄,我还是那句话,狐姐姐只要隐退山林,从此不再‘插’手人畜之战,仙魔之争,我就放了你,如何?”

狐媚儿一阵冷笑,冷冷的道:“凌‘玉’霄!你不要白日做梦了!只要我狐媚儿有三寸气在,就会跟你们人类斗到底,你动手吧,我不会讨饶的!”

曲仙儿怒道:“你如今‘肉’在砧板之上,还逞什么能?你以为我们不敢杀你?”

狐媚儿傲然道:“我圣教之士,宁愿战着死,不愿跪着生,绝不会像你们人类这般摇尾乞怜的,要杀就杀,少要废话!”

‘玉’霄眼中满是敬意,因为他看得出,狐媚儿傲骨铮铮,一点也不畏生死,真是视死如归的‘女’中豪杰,虽然她不是人类,乃是狐狸一族,但依旧是如此的可敬、可佩,比人类中的软骨头可敬万倍!

‘玉’霄最看不起的就是没有骨气的人和动物,最敬重的就是有骨气的人和动物,他看不起卑躬屈膝的人类,看不起跪倒在宗教神佛下的无尊严之人,也看不起摇尾乞怜的狗,他只敬重英雄,敬重有骨气的动物和人类!

‘玉’霄竖起了大拇指,赞道:“狐姐姐,了不起,我敬重你!”

曲仙儿气道:“喂,她们要暗杀你,还骂你,你还赞她?你这人真是有‘毛’病呀!”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早就说他的脑袋被驴踢了,现在看来没错吧。”

‘玉’霄微微一笑,不理两个妻子的玩笑,对狐媚儿道:“狐姐姐,还记得咱们做了一日的朋友吗?你们可以忘记那一日的友情,可是我做不到,狐姐姐,我若放了你,你还会杀我吗?”

狐媚儿咬着银牙恨恨道:“会,你放了我,我捉住你,依旧会将你碎尸万段,所以,你最好杀了我以绝后患!”

‘玉’霄哈哈大笑,竖起大拇指道:“好!我果然没看错姐姐,姐姐果然不是虚伪之人,乃是真英雄,真豪杰,不愧为‘女’中丈夫!”

‘玉’霄摆摆手对三‘女’道:“放开她,让她走!”

阳娇、秦扬和朱青三姐妹也不忍杀之,若是想要杀了狐媚儿,早就动手了,根本不必押回来,三‘女’只是想抓到狐媚儿,然后好好劝解一番,想要施以恩德,感化这天狐,让狐媚儿从此退出魔域,不再跟仙疆做对罢了。

但现在看来,这九尾天狐是无论如何也感化不了的了,但要这么杀了,三个‘女’子下不去手,‘玉’霄要放,她们倒是正中下怀。

阳娇收回了法宝,秦扬和朱青也各自松开了手,解开了狐媚儿的‘穴’道。

众人又是一起失声,‘玉’霄放了元真,如今竟然又要放了这妖狐,他这究竟是那头的?真是令人气愤不已!

众人纷纷又跪倒在地,恳求‘玉’霄杀掉九尾天狐。

‘玉’霄一见这些动不动就爱跪在地上的人类,真是恶心到了极点,越发敬重狐媚儿的骨气,敬重动物的骨气。

‘玉’霄摆摆手道:“少要废话!我是主帅,我有权怎么处置,此事不关你们的事,不要多言!”

狐媚儿冷笑道:“凌‘玉’霄,你何必假仁假义的惺惺作态?你想要用此来收买我出卖圣教?哼哼,告诉你,这是没‘门’的,我是不会出卖圣教的,也不会投降的,更不会感‘激’你的,只要我活着,依旧会跟你们这些无耻的人类斗到底的,所以,你最好现在杀了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