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0章 报复4

第二百六十章 报复4

秦扬幽幽叹了口气道:“狐妹,你这是何苦呢?”

阳娇也轻叹道:“咱们难道真的不能做朋友?”

朱青道:“姐姐还是三思吧。,最新章节访问: 。”

狐媚儿也长叹一声,但却斩钉截铁的道:“你们若是跟我做朋友,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加入魔域,加入我们圣教,帮我们除掉人类,这样,普天下的动物才不会被欺凌,才会有一席生存之地,只有如此,我们才能做朋友!”

秦扬、阳娇和朱青纷纷长叹一声,她们虽然不想杀了九尾天狐,但那里又能背叛人类,背叛自己的同胞投靠魔域呢?

狐媚儿微笑道:“三位姐姐,你们是人类中的豪杰,我乃是动物中的英雄,我们势同水火,你们劝服不了我,我也劝解不了你们,所以,咱们谁都不必多说了,你们杀了我,我死在你们手上,我是死而无憾,你们动手吧。”

狐媚儿将美目一闭,神态十分的安详,闭眼等死了。

‘玉’霄哈哈一笑,淘气的轻轻捏了捏狐媚儿的鼻子,微笑道:“狐姐姐,我又怎能杀你?别忘了,我还曾经抚‘摸’过姐姐最美的地方,这份情我还记在心中,不过,我也仅能饶你这一次,下一次再要落在我手,我可不会再留情了,好了,你也走吧。”

楚桂儿气呼呼的噘着嘴嘟囔道:“下流,无耻,不要脸!”

其余的姑娘也是暗自好笑,但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不发一言的在一边观看着。

狐媚儿心中也是一动,那一天的化敌为友,几个时辰的朋友,几个时辰的情份,‘玉’霄对她酥‘胸’**的温柔爱抚,她忘不了,一想到那件事,她也是心中柔情无限。

但情归情,谊归谊,两方之间的仇恨却永远也无可化解,仙疆和魔域之战也无可避免,她依旧会忠于动物,忠于天魔,忠于圣教,绝不会背叛。

狐媚儿俏脸微微一红,睁眼看了看‘玉’霄,柔声道:“凌老弟,你当真要放了我?”

‘玉’霄微笑道:“你看我像是虚伪说假话的人吗?我傲人族言出必行,不过,我只饶你这一次,姐姐若是下次被我擒获,休怪我心狠手辣了。”

狐媚儿正‘色’道:“我可告诉你,我不会领情的,依旧会跟你做对的,抓到你,我可不会饶你的,这样你还要放了我吗?”

‘玉’霄淡淡道:“不错,我还是会放了你,狐姐姐,快走吧,后会有期了,愿你好自为之,走吧!”

狐媚儿看着‘玉’霄,咯咯一阵大笑,大笑道:“好!好一个凌‘玉’霄,虽然我很恨你,但我也很敬佩你,好,咱们后会有期,你好自珍重,再见!”

“不要走!”

“妖魔!拿命来!”

“大帅,不能放了她!”

狐媚儿这就要走,无数的三派弟子怒目而视,简直都要气疯了,没想到,‘玉’霄对妖魔竟会如此,竟然要放虎归山!

无数的弟子纷纷拦住了狐媚儿,阻住了狐媚儿的去路!

狐媚儿淡淡一笑,立刻,一副娇媚之‘色’,令见到的男子都神魂颠倒,一副怒容立刻变成了痴痴傻傻的模样,当真是倾国倾城,颠倒众生之媚态,令人心跳不已!

这妖狐的妩媚之术果然厉害,别说是男人,就算是‘女’人又何尝不被‘迷’住?

无数的弟子本来怒目而视,一见这妖狐妩媚之‘色’,被‘诱’‘惑’的纷纷都惊呆了!

‘玉’霄大喝道:“住口,刚才我已经说过,放她走,谁若是抗命,就是违反军纪,休怪我无情,都让开,狐姐姐,请吧!”

狐媚儿轻轻一笑,对着‘玉’霄一笑,对着三‘女’又一个万福,娇声道:“秦姐姐,可否将我的小红伞还给我呢?”

她被三‘女’联手擒获,她的法宝妩媚红云伞被秦扬收去,在秦扬的手中。

秦扬也轻轻一笑,将妩媚红云伞递给了狐媚儿,叹道:“唉,妹妹,你走吧,但愿我们不再为仇,珍重。”

狐媚儿抱拳笑道:“三位姐姐,‘玉’霄弟弟,你们若是肯加入魔域,我定当极力保荐,你们也好好的想想,告辞了!”

狐媚儿轻轻一笑,然后打着妩媚红云伞,飘飘好似仙子一般飞上了半空,也消失不见。

秦扬望着半空中消失的狐媚儿,幽幽长叹道:“唉,但愿你好自为之吧……”

众人真是气愤异常,没想到好不容易抓到的两个大魔头,就这样被放掉了,这是心有不甘,但又无可奈何,只好忍气吞声。

所幸的是,由于‘玉’霄早有准备,妖魔们前来偷袭,只是一场虚惊罢了,除了有十余人受了伤之外,并无人员伤亡。

只是损失了几个帐篷,伤了一些人罢了。

众人更加佩服‘玉’霄了,佩服‘玉’霄的多智,现在才知道,‘玉’霄并非是多疑,他所做并没有错。

‘玉’霄长长叹了口气,他并不怪这些妖魔,因为这是各为其主,更何况,他屠杀了这么多动物,这些妖魔报复又有什么错?

所以,他并不恨,他只是伤感和心痛。

为什么生命非要势不两立不可?

为什么动物和人类之间不能和平相处?

为什么世间万物的生命都要互相伤害才能活下去?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世界这么无情和残酷?

他恨生命的存在,恨世间的**,恨这世界上的生老病死,爱恨别离!

恨世间分为男‘女’,公母,‘阴’阳!恨这个世界!

生命不存在,焉能如此的痛苦?

**不存在,焉能如此受折磨?

尘世间尽是离别、尽是苦难,为什么这世界这么可恨?

但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本就无可奈何的,没有选择,只能如此的活下去,自‘私’自利的活下去!

‘玉’霄长叹一声,沉声道:“严加防范,不可懈怠,召集其余的人,随我来商议军情。”

‘玉’霄命人又建了一个大帐,召集来了为首的数十人,众人都聚在了一起前来开会。

‘玉’霄叹了口气,神‘色’凝重的道:“各位,妖魔虽然被我们打跑,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来袭击我们了,不过,大家不要高兴的太早,我料妖魔心中仇恨难灭,定然会加深报复,虽然对我们无可奈何,但说不定会去袭击天帝山和龙‘女’派,两派说不定有一场大浩劫。”

秦扬神‘色’凝重,问道:“霄儿,你是说,妖魔会避实击虚,前去偷袭咱们的家?屠杀咱们的子弟来泄愤?”

‘玉’霄沉重的点点头,叹道:“不但龙‘女’山和天帝九峰有危险,而且,恐怕还会连累数千百姓,妖魔见咱们保护了这里的百姓,说不定去杀其余地方的百姓泄愤,让咱们看看,来气咱们,这都有可能,不过,人类分布太疏,各处都有,就算妖魔要泄愤,我们也无可奈何,只是天帝山和龙‘女’派却不能出事。”

曲仙儿失声道:“那……那可怎么办?”

‘玉’霄叹了口气,缓缓道:“为今之计,为了以防万一,楚伯伯,秦师娘,你们赶紧给曲师傅和宣师伯写封信,让他们都一起聚集在天帝山囚牛峰,放弃天帝山其余的八个山峰和龙‘女’山,都齐聚天帝山连接在一起,共同对付妖魔才是上策。”

‘玉’霄可谓是十分‘精’细之人,他这一次又没有算错,魔域的妖魔的的确确正有此意,但‘玉’霄料敌在前,已经想到了。

但两派汇集在一起,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

龙‘女’派辛辛苦苦在龙‘女’山开基创业,焉能舍弃不管?

别说龙‘女’派,就算是天帝山‘玉’清教,天帝九子聚集在一起都难。

天帝山共有九峰,都是以龙生的九子命名的,彼此相隔都有二百多里地,恰好形成了一个圈形,囚牛峰则在中间。

天帝山‘玉’清道教,虽是一个师祖,但却分为三个‘门’,九子虽然都是一师之徒,但却并不在一起,而是分立‘门’户。

分为‘玉’清‘门’,上清‘门’和太清‘门’,曲天赋、洪天福和楚天祥三人是‘玉’清‘门’的,主管天帝山,分别驻守在囚牛峰、赑屃峰和负屃峰,主要大殿是‘玉’清大殿,三人将圣帝祖师的音乐,绘画,书法等艺术学到了手,融入到了道术中了。

而熊天燚、原天宁和龙天罡是上清‘门’的,主要是熊天燚的上清大殿,上清大殿修建的很好,其余的就差一些,而三人主要分别修炼两种真气,熊天燚主修紫府先天真气,为人脾气暴躁,十分的骁勇,而原天宁主修清虚先天真气,正好跟二师兄相反,为人足智多谋,至于龙天罡则水功奇特,将圣帝祖师的水中功夫学会,三人主管上清‘门’。

齐天寿、应天生和陶天喜是太清‘门’的人,太清大殿建在了齐天寿的狻猊峰,三人主管太清‘门’,齐天寿学会了圣帝祖师的医术,除了医术之外,他的修为和道术也很高,应天生则专修圣帝祖师传下来的鬼道之术,至于陶天喜,则和‘玉’霄一样,清虚紫府两种先天真气同修,都修炼到了第八层境界,他是九子中悟‘性’最高的弟子。

圣帝真君的琴棋书画、水功、鬼道之术,真是样样‘精’通,是千古难见的第一奇才,跟鸿钧老祖是好友,自学成材,横扫天下,创建了‘玉’清道教,调教出这九个最得意的徒弟天帝九子,九子分别将师傅其中的一项本事学到手,然后又分别驻守各处,维护着炎黄国方圆千里的安全和和平。

虽然九子都是人才,但悟‘性’毕竟不及祖师圣帝真君,一人学不会圣帝真君的所有本事,直到出现了‘玉’霄,‘玉’霄才有这个悟‘性’和本事能将圣帝真君的本事一人全部学会,可以说,‘玉’霄的悟‘性’可谓是人类中的第一人。

因为在圣帝祖师像‘玉’霄这般年纪时,还刚修道,更没有如此大的本事,可是‘玉’霄仅仅八年的时间,竟然可以将九个师傅的本事都学走,不但如此,就连梵音阁的心法都学会,在所有的人类中,哪怕再过几万年,都不会再有‘玉’霄这种人才了。

但‘玉’霄就是如此聪明,再过一段时间,他就能融会贯通了,而且他如今又自创了心法,他的悟‘性’和聪明,不但令九子、九‘女’和四僧瞠目结舌,就连所有的弟子都惊异不已。

众人这才明白,为什么上天会把拯救三界,拯救人类的重任会‘交’给他了,只因为他实在是几千万年以来的第一人,绝顶聪明,悟‘性’最高的一人,只有他,才能拯救三界,拯救人类,除了他之外,就连天上的‘玉’帝,西天的佛祖,三十三重天之上的鸿钧老祖,都无能为力。

但天帝九峰的弟子聚在一起,龙‘女’派舍弃龙‘女’山前来聚会,虽然‘玉’霄提出的这个主意不错,但想要实行却是太难了,因为谁也不忍心放弃各自的山峰,各自的基业。

但若不放弃,不聚集在一起,以一方之力焉能对抗的了魔域的妖魔?

魔域妖魔这三十多个高手,一旦为了报复去偷袭任何一个山峰,九子分散,各自为政,一子率领弟子对抗这三十多个魔域高手,只是白白送死,若魔域的妖魔真的集合在一起,团结在一起来一个各个击破的话,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留在家中的其余五子和众多弟子必然惨遭屠戮,五子也必然难以活命。

龙‘女’派也一样,大批‘精’英出来,山内空虚,以龙‘女’派三‘女’宣静、罗贞和苏冰的力量,又怎能抵挡的住这么多魔域高手的袭击呢?

就算她们还有一些‘女’弟子,也难以抵御,所以,若是妖魔来一个各个击破,血洗两派泄恨的话,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了。

虽然难,但也必须这么做,所以,‘玉’霄才让秦扬和楚天翔写信劝告山中的人速速集聚在囚牛峰,团结在一起对抗妖魔,‘玉’霄所虑并非不对。

但楚天祥和秦扬却犯了难,四子和四‘女’彼此看了看,纷纷摇头不语。

‘玉’霄急的直跺脚,道:“你们倒是说话呀,若我是妖魔的话,一定会这么做的,到时候,齐聚九大巫尊、三大圣‘女’、和五个魔圣以及众多魔域弟子,以这么多高手之力,来一个各个击破,血洗天帝九峰和龙‘女’派,若是如此做,谁又能抵挡的住?到那时,咱们虽然在这里打胜,但家岂不是被血洗了吗?为今之计,只有如此了,至于各自的大殿和基业,只能先放弃了,这件事刻不容缓,速速决定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