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1章 血洗1

第二百六十一章 血洗1

他们那里知道,三老、陶天喜、‘玉’霄和三个姑娘总是在一起这么玩,根本就是常事。。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玉’霄道:“不过,这一次可不是玩的,你们三不要在路上玩,我限你们三天之内必须赶到天帝山,两天之内三派必须都聚在天帝山,不得有误,耽误了时间,我打屁股。”

三老一起失声道:“啊?三天?”

谈天笑气道:“喂,你有病呀?这么远的路,足有三千多里地呢,我们一天赶一千里的路?我不去啦,你找别人吧!”

‘玉’霄忍住笑道:“喂,你们真的不去啦?”

三老一起道:“不去,不去!一天飞一千多里,你以为我们神仙呀?”

‘玉’霄悠然笑道:“唉,本来我想借给你们天马骑的,既然这样,算了,算了。”

三老立刻又变了,一个个赔着笑,叶方士道:“如此大事,当然我们义不容辞啦,我们不去谁去?”

“就是,就是,谁叫咱们大仁大义呢?”

‘玉’霄叹道:“不过嘛,我的天马不叫别人骑呀,我看,你们三个一起骑着白鹤去得了,累死了那只白鹤,你们路上饿了也好吃‘肉’。”

叶方士正给‘玉’霄赔着笑,闻听此言,气的照着‘玉’霄的头就敲,骂道:“放你的臭屁,我白鹤能驮三个人?你这臭小子,没一点好心。”

廉政苦笑摇摇头,道:“小师弟,不要开玩笑了,我的吉量马我也不骑,就借给三位伯伯用用就是,有了白鹤和我的马,三天赶回去,是没问题的,三位伯伯,你们路上多加小心。”

叶方士道:“哎,还是政儿为人好,看看你,死小子,臭小子,又小气,又抠‘门’,哼!”

三老这才高兴了,因为白鹤只能带一人,可是廉政的神马带着俩人却没问题,有了这两个坐骑,三天赶回去真是没问题了,否则的话,凭着飞的话,三天飞回去,简直累死了。

三老跟廉政的吉量马很熟,再有廉政的叮嘱,吉量马是听话的。

‘玉’霄嘿嘿笑道:“人家是刚正不阿廉政嘛,我就知道廉师兄会献出马的,这你们没话说了吧。”

魏晓晨嘟囔着骂道:“臭无赖,就会算计人。”

‘玉’霄这个笑,气她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我就这么小气,我就这么自‘私’自利,怎么着吧?气死你,气死你。”

“我呸,哼!”

他本就没心让三老骑着自己的天马,本就有心让三老骑着白鹤和廉政的神马去,但他偏偏不开口,让廉政自己说。

可是廉政为人就是这么正直,还真这么做。

‘玉’霄笑道:“喂,三位伯伯,你们现在就动身,记住,要飞的很高很高,别叫妖魔们发现你们。”

“现在?”

“不错,时间紧迫,事态紧急,速去,不可耽搁,快走吧。”

三老只好同意,于是,三人做好了准备,这就出发了。

叶方士骑着自己的白鹤,小糊涂仙和谈天笑则骑上了吉量神驹,廉政叮嘱好了吉量马吉吉,神驹慨然应允。

三人,一马一白鹤,跟众人告别,飞上了黑漆漆的夜空,就消失不见。

‘玉’霄这才长出一口气,妖魔为了报复,什么都做的出来,对付不了他们,定然会趁虚而入,去血洗两派九峰。

这关系着数千条‘性’命,关系着他五位恩师的‘性’命,他绝不能不做防范。

第二百六十一章血洗

大雪纷飞,始终没有停,不过一夜之间,水就冻结成了冰,冻的结结实实的,本来,这洪水就融化了山中的冰雪,本就很冷,再加上这恶劣的天气,水中就更冷了。

九把仙剑为了‘射’杀九婴妖兽,落在了洪水内了,已经无影无踪。

天亮了,失剑的人却坐不住了。

熊天燚望着已经结了冰的水面,急的直跺脚,虽然杀了妖兽,但却失去了仙剑,水这么深,水中这么冷,要想寻剑,岂不是太难了吗?

不但是他着急,失剑的人谁又能不着急?

熊天燚的赤霄燚焱剑,廉政的正气鸿‘蒙’‘阴’阳剑,秦扬的仙音飘渺剑,朱青的十面玲珑剑,原信智的冰清‘玉’洁剑,姚霞的痴心情长剑,岳盈的倾国倾城剑,秋离的龙凤秋分剑,这八人的九把剑都是仙剑,都是难得的宝贝,失去了,谁不着急?

这八人简直急坏了,几乎急的一夜未眠。

其中,赤霄燚炎剑乃是圣帝祖师的遗物,熊天燚爱如珍宝一般,再就要数正气鸿‘蒙’剑价值最高了。

其余的几把剑,也都是用特殊的钢铁铸造而成的,龙‘女’祖师和圣帝祖师都是多方面的人才,也善于铸剑,这几把剑,都是二人的心血,可是如今却丢了,他们当然焦急了。

‘玉’霄还没起来,八个人就一起来找‘玉’霄来了。

熊天燚是急脾气,以他的‘性’格,当晚就想要捞剑,但一个是太黑,再一个,水太深,太冷,以他的水‘性’,根本没这个本事。

但当时情况特殊,还不得不如此做,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忍痛割爱,献出仙剑去对付妖兽。

熊天燚没敢进帐篷,因为帐篷内不但有‘玉’霄,还有六个姑娘。

熊天燚急的在大帐‘门’口大叫道:“喂,‘玉’霄,懒蛋,快起来,起来!”

‘玉’霄还没睡醒,正一只手抱着‘玉’蝶,另外一只手伸进‘玉’蝶的怀中,握着‘玉’蝶一个‘玉’球,一条‘腿’搭在‘玉’蝶身上呼呼睡着,睡的可真是香甜。

男人都喜欢这么睡觉,有妻子的男人,哪一个不喜欢这么睡觉?

其余的五个姑娘有的靠着,有的倒着,有的盘膝打坐,有的睡在‘玉’霄身边。

雪紫儿睁开眼,急忙推推‘玉’霄道:“喂,醒醒,有人来了。”

‘玉’霄依旧懒得睁眼,将头扎进‘玉’蝶丰满的双峰之中,懒洋洋的道:“什么事呀,大清早的就吵,告诉他们,他们的剑不会丢的,我会找回来的,让我好好睡一觉。”

曲仙儿‘揉’‘揉’惺忪的睡眼,问道:“你怎知道他们来做什么?”

‘玉’霄一只手把玩着‘玉’蝶的‘胸’,一边叹道:“他们这么急找我,不为了剑才怪,不信你去问问。”

‘玉’蝶满面娇红,拿开了‘玉’霄握着她那个的手,轻轻的推了推‘玉’霄,坐了起来,整理着被‘玉’霄‘弄’‘乱’了的衣衫,柔声道:“快起来吧。”

‘玉’霄皱皱眉,顺手又把旁边的楚桂儿给抱住,又骑着楚桂儿睡了,但嘴里却道:“快去告诉他们别吵,就算要捞剑,也要等我做完爱,吃完饭吧。”

楚桂儿嘤咛一声,咯吱着‘玉’霄,红着脸道:“别胡闹了,外面都是人,叫人家看到多不好,我出去看看。”

六个姑娘都离开了‘玉’霄,走出了帐外。

曲仙儿三姐妹一见各自的父母,都羞红了脸。

曲仙儿轻轻解释道:“我……我们轮着值夜……都……”

洪袖儿也解释道:“我们六姐妹都没有睡,只有他自己在那睡的……”

秦扬苦苦一笑,一见‘女’儿这个模样,知道怕她见怪,但‘女’儿早就是‘玉’霄的人了,已经都做了夫妻了,就算晚上跟‘玉’霄做那事,谁又能如何?她虽然是做娘的,也无权干涉。

但秦扬姐妹只是怕难堪,而且就算他们成了亲,也不能一男六‘女’睡在一起,就算要行房,也应该一男和一‘女’,六个‘女’子也该分开,若是一男六‘女’在一起‘乱’搞,这实在是不像话,所以,秦扬姐妹才再三叮嘱‘女’儿,不准跟‘玉’霄在一起,要等回山之后重新办过仪式才可,就算以后成了亲,也不准都睡在一起,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秦扬一见三姐妹都羞臊无比,也就不多说什么了,问道:“霄儿还在睡?”

楚桂儿道:“啊,他……他一向不喜欢起早的。”

卓悠悠道:“什么事呀?”

熊天燚道:“这死小子还睡?我们的剑都丢了,他倒是不急,快把他叫起来,想个办法捞剑呀。”

秦扬道:“是呀,都一晚上了,叫霄儿让龙龙下去找找剑吧,或者想个别的办法。”

卓悠悠轻轻一笑,心道:“霄哥哥真是太聪明了,一猜就中。”

楚桂儿道:“霄哥哥说了,他多睡一会,就算要捞剑,也要等他吃完饭,做……”

楚桂儿脸又红了,这种话她那说的出口。

熊天燚气道:“我们急的一晚上没睡,他却睡的这么香,我去叫他。”

三个姑娘急忙拦住,曲仙儿道:“别……别,他……他还没起来呢。”

熊天燚哪管这些,推开三个姑娘,大喝道:“喂,臭‘玉’霄,快起来!”

他刚走进大帐,就见人影一闪,咚的一声,就觉得自己的头被重重的敲了一下。

只见‘玉’霄已经起来了,敲他的正是‘玉’霄。

这么大吵大叫的,‘玉’霄那里能不醒,本来他就没全脱了衣服睡觉,趁着外面说话的功夫,他就起来了。

熊天燚这个气,‘摸’着被敲疼的头,骂道:“死小子,为什么打我?”

‘玉’霄嘻嘻笑道:“打的就是你,谁叫你不经允许就进来的,这么没礼貌?这是给你个小小教训,下次再没礼貌,我不敲你头,踢你屁股。”

熊天燚扬起巴掌就打,嘴里骂道:“死小子,我是你师傅,你这么没大没小的!”

“哈哈,喂,别忘了,现在你不是我师傅了,别拿师傅来压我了……”

其余的人一听‘玉’霄起来了,也都纷纷进了大帐,一见‘玉’霄又玩了起来,都是苦笑不已。

因为他们发现,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玉’霄总有这么大的兴趣玩。

姚霞咯咯笑道:“好了,小宝贝来,别玩了,快想个办法吧。”

‘玉’霄微笑道:“这有何难的?不就是找剑吗?只要你们的破剑结实,没有碎了,我就能找得到,不过嘛,你们大清早吵醒了我,必须要给我道个歉才行,要不然,我就不管了。”

魏晓晨骂道:“道歉?道你个大头鬼!还胡闹什么?还不快把这些水都收起来,大家都急了一晚上了。”

‘玉’霄故意叹道:“唉,将水收起来?那可不行呀,你们看看水里面,除了死尸就是死尸,不是血就是冰的,‘弄’脏了我的葫芦怎么办?你们有本事自己下去捞去吧。”

‘玉’蝶轻轻的推推‘玉’霄,柔声道:“好了,霄弟,就别胡闹了,大家都急坏了,你快想个办法吧。”

‘玉’霄笑嘻嘻的捏捏‘玉’蝶的下巴,笑道:“算了,看在蝶儿的份上,就不跟你们玩了,本来,我看蝶儿劳苦功高,本想好好的犒劳她一番,跟她……”

‘玉’蝶羞臊无比,就知道‘玉’霄后半句话说不出什么好的来,羞臊的急忙堵住了‘玉’霄的嘴,咯吱着‘玉’霄,嗔道:“不准你胡说八道,你敢胡说,看我不打你,还敢不敢了……”

‘玉’霄被咯吱的大笑不已,众人却看的呆住了,都被‘玉’蝶那娇羞可人的模样惊呆了。

‘玉’蝶实在是太美了,虽然这里美‘女’太多,但‘玉’蝶的一颦一笑,无论跟那个‘女’子相比,都要将其余的美‘女’们比下去了。

就算这里面最清秀的卓悠悠,最娇媚的曲仙儿,谁也比不上‘玉’蝶的美,几乎都稍逊‘玉’蝶一筹。

‘玉’蝶羞红了脸,一见众人都在看着,越发的脸红了,轻轻的推了‘玉’霄一下,柔声道:“霄弟,不要玩了,快想个办法吧。”

‘玉’霄微笑道:“这又有何难呢?根本不用我出马,有龙龙就办妥了。”

‘玉’霄笑嘻嘻的将龙鱼唤过来,亲昵的抱着龙鱼狰狞可怕的龙头,笑道:“好龙龙,你帮我个忙吧,帮我去找找昨夜丢失的那九把剑,除了你有这个本事之外,谁也没本事找到了,好不好呀?”

就见龙鱼频频点头,慨然应允。

‘玉’霄哈哈笑道:“多谢啦,我先叫人给你做点好吃的,等你吃饱了,再下去找,你看好不好?来人,快去做饭。”

众人暗笑不已,但也无可奈何,因为的确只能靠‘玉’霄的神鱼了。

很快的,吃喝都做好了,‘玉’霄让龙鱼坐在了首席之上,还给龙鱼倒了几杯酒,简直拿那条龙鱼当作人一般了,龙鱼也不客气,又吃又喝。

白莲嘀咕着道:“找不到剑,就将你烤着吃了,叫你这么神气。”

就见龙鱼瞪了白莲一眼,冲着白莲哼哼了两声。

白莲吓的一吐舌头,道:“呀,它……它什么都听的懂呀?”

‘玉’霄得意的道:“那当然了,你可别说它的坏话呀,龙龙比你聪明,你要是惹了它,咬你我可不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