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1章 血洗2

第二百六十一章 血洗2

新书推荐:

白莲也不敢多说了,就见龙鱼,又吃又喝,玉霄就坐在旁边,不时的还喂龙鱼,简直像是朋友一般。

很快的,玉霄也吃饱了,龙鱼也吃饱了,众人这才随着玉霄和龙鱼来到了山下的水边。

大家早就做好了记号了,玉霄指了指那已经结了冰的水,道:“龙龙,大约就在这几个位置,共有九把剑,就拜托给你了,多加小心。”

就见龙鱼摇头摆尾,一声龙啸,张口喷出一股烈火,再看冰面立刻融化了,一个冰窟窿出现,龙鱼化作一道光就从冰窟窿中扎进冰水中,消失不见。

这冰河龙鱼可不怕,龙鱼本就活在水里的,又是神兽,那会在乎这些。

虽然冰河极其的寒冷,但对于龙鱼来说,丝毫不在乎,毫无妨碍。

众人焦急的等待着,就见龙鱼下水足有一炷香的时间,依旧没有上来。

白莲小声对玉霄道:“喂,臭无赖,你的鱼会不会冻死在里面了?”

她话音刚落,就被玉霄重重的敲了一下,玉霄骂道:“放屁,闭住你的乌鸦嘴。”

白莲气的扬起巴掌就打,嗔道:“为什么打我?”

玉霄道:“打的就是你,我龙龙神通广大,上天下地无所不能,这点水能有事?”

两个人正在说着话,就见冰面忽然被撞破,一道金光‘嗖’的一声飞了出来,众人定睛一看,只见出来的正是龙鱼,就见龙鱼嘴里叼着九把不同的剑,就从水中飞了出来。

玉霄高兴的道:“哈哈,看了没,我说了,我的龙龙本事大吧。”

原来,这水太深,九把剑又太小,犹如大海捞针一般,虽然大体的位置没错,但也不太好找,龙鱼废了半天劲,这才找到这九把剑。

这九把剑虽然落在水中,虽然经过水的浮力缓解,但由于射日剑力量实在是太大,依旧是深深的插进了石头中了,仅是露着半个剑把了,龙鱼一把一把的寻找,又费了半天劲将剑从石头内叼出来,所以足足费了一炷多香的时间。

失剑的人开心的几乎都要跳起来了,急忙去拿自己的剑,就见龙鱼连理都不理,并不松口,而是来到玉霄面前,将剑都丢在了玉霄的脚下了。

玉霄高兴的抱着龙鱼,真是亲昵无比,连声赞道:“好龙龙,辛苦你啦,多谢了,叫我怎么感激你呢?唉,只可惜,世上你是独一无二的,我想给你找个老婆都给你找不到呀,这样吧,反正我老婆多,我就把我一个老婆送给你做老婆吧,就把臭仙儿送给你做老婆吧……”

曲仙儿这个气,嘤咛一声,照着玉霄的头重重的敲了起来,嗔道:“放你的臭屁,讨厌!”

楚桂儿吃吃笑道:“人家龙龙是小姐,对不对龙龙?”

魏晓晨扑哧一笑,骂道:“你这臭无赖,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竟会胡说八道。”

玉霄哈哈一笑,将剑捡起来,随便的一扔,笑道:“来,还给你们的臭剑,你们该怎么感激我龙龙呀?这样吧,一人亲我宝贝一口吧,先去刷牙漱口,然后再来亲我的龙龙,要不然,我龙龙会嫌你们脏的。”众人又气又笑,但找回了神剑,那会跟玉霄在乎这些,大家各自将自己的剑拿在手中,满脸喜悦之色,失而复得的喜悦溢于言表。

玉霄哈哈笑道:“在此山驻扎三天,大家都好好的休息,养养伤,不过,轮流值夜,好好守护,谁都不准懈怠,三日之后,咱们出发,噢噢噢,现在没人吵我了吧?睡觉去啦,几位夫人,快陪我睡觉去……”

“无耻!不要脸……”

“懒猪……”

于是,玉霄就驻扎在了山中了,虽然打退了妖魔,但众人依旧不敢大意,依旧是警惕的防备着。

一连三天,妖魔再也没有来偷袭,难道真的趁虚而入,为了泄愤,去血洗天帝九峰,血洗龙女山去了吗?

众人猜测不透,但幸好玉霄已经派人去送信去了。

玉霄所料真不假,自从妖魔被打退之后,第二日,元真就出了这个主意,于是,除了一部分受了伤的妖魔回老巢休息养伤之外,其余主要的妖魔都前去报复去了。

妖魔兵分了两路,孔雀明王舒翎和三大圣女带着受伤的一部分妖魔赶往老巢,一个是修养,再一个就是调集魔域大军,开始东进。

而元真五个魔圣,九个巫尊以及他们的弟子们,聚集在一起,开始了报复行动。

除了为首的十四个之外,另外还有黑鹰鹰扬、秃鹫光万里、天狼、黑熊熊大壮四个厉害的魔头,共是十八个妖魔前去血洗天帝九峰和龙女山。

这十八个妖魔,个个都是高手,在飞出荒蛮之处的山脉,将山口附近的一个人类部落给斩杀的一个不剩,然后将尸体堆积在一起,扬长而去,往天帝山飞去。

这其实就是在示威,让玉霄等人看看,告诉玉霄,就算他救了这一千多人都没用,因为他救了这一千多人,他们可以杀别的地方的人,他跟没救一样,无非是故意的做给玉霄等人看的。

也果不出玉霄所料,妖魔的确是血腥的报复,不顾一切的报复。

但这也无可奈何,因为人类分布各处,根本无法预料妖魔到底要血洗何处,根本没有办法抵御。

三天的时间是转瞬即逝,很快的就过去了,在这三天中究竟能发生多少事?三老是否已经赶回去了呢?龙女派和其余八峰的人是否肯放弃各自的门派基地?

众人心急如焚,但却赶不回去,因为这里还有一千五百多百姓拖累着,还要保护着这些百姓。

但玉霄却很快活,每日里,不是玩,就是闹,晚上就找个姑娘快乐一番。

至于值夜,巡逻,放哨之事,玉霄却不去做的,因为他一向不喜欢做这种事,只要他不喜欢做的事,没有人可以勉强,而且,他是这里为首的主帅,就连他以前的师傅都要听他的,他当然更不用去做这些事了。

虽然这种事并不美,但却很xiao魂,这种事就好似吃饭一样,一日不‘吃’就被y望折磨的难受。

尤其是玉霄更是如此,漂亮的女人令男人百看不厌,爱不释手,恨不得记在心中,一辈子看都看不够。

x感的女人让男人x玉旺盛,恨不得溶入在一起永远都这么快乐那才好。

而这六个姑娘不但漂亮,而且性感,其实,漂亮两个字用来形容这六个姑娘的美实在是有点玷污这六个能倾倒众生的美女,世上任何美丽的形容词都难以形容这六个姑娘的美。

所以,玉霄整日里跟这些美人在一起,真是把持不住。

男人离不开女人,随时需要发6,难道女人就能离开男人吗?女人就不喜欢吗?

不要说他们这么年轻,就算老年人又能如何?还不是要受y望的折磨?还不是需要释放y望?

只不过,老人需要的少了一些,而像玉霄这种既年轻又满身活力的年轻人,需要的多一些罢了。

六个姑娘也喜欢玉霄这样,女人,那有什么贞洁烈女?这世上,那个人又不肮脏?那个女人没被脏过?

再美丽、再可爱、再纯洁的天使一但堕入人间,就会被尘世中的灰尘所脏了,这就是天使的命运。

六个姑娘也不拒绝玉霄,因为他是她们的丈夫,是他合法的对象,她们无权拒绝丈夫合理的需求,而且,这种事只要做过之后,就会上瘾,一不做就难受,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如此。

但玉霄却很讨厌这无耻的y望,不美的y望。

就是这x欲,让他心目中最纯洁的红颜不再纯洁,不再那么干净、那么美。

但他却无可奈何,因为她们也需要他。

人生就是如此的矛盾,美,永远都会被y望所玷污!

这个世界是如此的肮脏,如此的无情和残酷,又是如此的无可奈何!

人呢?人能做什么呢?

人只有随遇而安,男人该玩女人的时候就去玩,只要得到后负责任也就是了,只要别去宿^也就是了,女人该嫁人的时候就去嫁,该的时候就去,只要别太y贱也就是了,该生孩子的时候就去生,只要孩子的父亲是谁能确定就是了,该死的时候,就去死,只要死的时候,这一生没有遗憾也就是了。

除了能做这些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六个姑娘除了需要爱的滋润之外,除了彼此需要之外,还有真情,她们都明白,快乐的时候不多了,人都会死,谁知道下一刻什么时候死?谁知道还能活几天?

所以,只要心爱的男人喜欢,她们就会尽量满足他,让他开心,让他快乐,因为未来永远都不确定,尤其是她们这种人,说不定下一刻就会死去,一但死去,就什么也完了,这副臭皮囊就不会属于自己了,为什么不在活着的时候让他开心呢?让自己开心呢?

她们跟他出生入死,可以说,什么都经历过了,什么也都看淡了,虽然在她们心中,也觉得男女之事不美,但彼此在一起,却令她们感觉到了快乐的滋味,令她们快乐,那个女人不喜欢被男人那个?那个女人不喜欢这种感觉?

这种你快乐,我快乐的事,自从有了生命后,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是公的还是母的,只要是正常的生命都喜欢。

所以,六个姑娘不管是谁,都很少会拒绝玉霄,只要玉霄喜欢,她们就献出她们自己的,供心爱的男人尽情的释放那永无止境的,让他快乐,让他满足。

只不过,曲仙儿三姐妹却不肯陪着玉霄过夜,因为父母之命难违,面子是要要的,所以,她们一到了晚上就会去陪母亲休息。

但玉霄老婆多,没有这三个抱着睡觉还有另外的三个,另外三个姑娘可没人管,都是无父无母,就连师傅都不在身边,所以,这三个姑娘是自由的。

三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又要出发了。

山下的洪水内早就结成了厚厚的冰,厚厚的冰层,足以承当众人的体重了,众人就排成了整齐的四队,都各自背着各种动物的肉,踏着脚下的冰继续开始了漫长的路程。

晶莹的冰层中,尽是尸块了,血淋淋的尸块被冻结在了冰层中,脚下简直好似地狱一般的可怕!

吃的是够了,慢慢的吃,足够吃个七八天的了,而且,就算没了吃的,玉霄的葫芦内尽是鱼,只要调出水来,抓鱼吃也不会饿死。

但没有人比玉霄悠闲,会飞的慢慢飞着,有的走着,只有玉霄是躺着飞,玉霄就躺在自己做的水晶气泡内,并且在水晶泡泡内铺好了被褥,斜靠在软软的被褥上,悠然的喝着美酒,随着大部队往前慢慢的飞着。

众人看到玉霄这么悠闲的样子,真是又气又笑,又羡慕又嫉妒,因为他实在是太悠闲了,每日里,除了吃,就是玩,除了左拥右抱,就是风流快活,他虽然如此的快活,可是却下令让众人严守军纪,男人不得去亲近女人,就连夫妻都要暂时的分开,可以说,众人很不平。

但又无可奈何,因为还要指望着他搭救,谁又敢得罪这小祖宗?

终于走完了冰河,这条冰路足有四十多里地长,到了一个狭窄的山谷口,被山谷内的枯枝和冰塞住了,这才没有继续往前流去。

走完了这条冰河之后,众人这才长出一口气,脚下就是深不见底的洪水,虽然冰层被冻的很厚,但走在上面依旧是提心吊胆的。

更何况,走冰路,又滑又冷,十分的难行,整整走了一日,这才走完这四十多里的冰路。

走出了洪水冰层,又进入了峡谷中了,但却不再那么危险了,因为附近的动物几乎都死在了这场洪水中了,整个千里大山之内,都难见动物了。

但要想走出这个大山脉,大约还有一千七八百里的路,依旧是漫长的很,一日走一百里,也要走上个半个多月,百姓们真是叫苦连天,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咬牙赶路。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