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1章 血洗3

第二百六十一章 血洗3

‘玉’霄有心用乾坤袋装这些人,但人太多,在乾坤袋内人压人,人挤人,也不知要死多少人,所以,这个办法是行不通的。-

他有心将这些人都装进葫芦内带着走,但这葫芦内的世界太大,一但装进去,出来就难了,所以还不能用葫芦装。

他有心做水晶泡泡,或者让这些人骑着冰剑作法走,但人太多,这要做多少泡泡?多少冰剑?一个不慎,控制不住,摔下来不死就伤,所以,这也行不通。

晚上的时候,众人又聚在一起研究对策了。

白皛皛一见众人这么愁,微微一笑,道:“大家不用着急,我学过奇‘门’遁甲之术,奇‘门’遁甲中,有一种道术叫做缩天遁地之法,最高的一层,可使天地缩小到手那么大,最高的一层我可没这个本事,但缩百成一,缩丈成寸我应该还能做得到。”

这奇‘门’遁甲中的缩天遁地之法,可谓是奥妙无穷,当孙悟空大闹天宫时,如来为了降服孙悟空,跟孙悟空打赌,说孙悟空的筋斗云飞不出他的手掌心,孙悟空当然不信了,所以,就跟如来打赌,结果,输给了如来,被压在了五指山下。

如来用的这个法术,其实就是奇‘门’遁甲中最高的法术缩天遁地之法,只是孙悟空不懂,故此才会中计。

众人大吃一惊,没料到,白皛皛竟然有如此大的神通,没想到傲人族人竟然个个这么本事。

白皛皛的本事可谓是完全跟别人不同,白皛皛是魔域教主天魔凤天圣的儿子凤仙人唯一的徒弟,凤仙人传授给皛皛的就是奇‘门’遁甲之异术,所以,白皛皛五行遁法都会,在土里可以利用土遁赶路,在水里可用水遁,至于缩地之法,他当然也学过。

不过,奇‘门’遁甲之术奥妙无穷,他年纪轻,道法还浅,故此,仅仅能缩百成一罢了。

也就是说,他可以将十里地的路程缩小成一里地,走一里地,就相当于走十里,走十里地,等于走一百里地,走五十里地,就等于走五百里地。

这个法术可谓是妙的很,这乃是天魔所研究出的法术,传给了儿子,白皛皛是天魔儿子的爱徒,故此,他也学去了。

众人真是惊喜‘交’加,这种奥妙的法术,就连圣帝祖师都不会,而白皛皛却懂,尤其是在这时候,若是用这种法术来赶路,可真是太好了。

楚桂儿惊呼道:“哇,白哥哥,你真会这本事呀?”

白皛皛淡淡一笑,道:“我研究过,不过没试过,大可以试试吧。”

‘玉’蝶微笑道:“奇‘门’遁甲之术太过奥妙,我也曾学过一点,不过,却不‘精’通,至于缩地成寸的本事,我可没有,缩尺成寸还差不多,不过,我可以帮着作法,我和白大哥联手,应该能做到缩十成一的。”

曲仙儿道:“缩十成一是什么意思呀?”

‘玉’蝶笑道:“也就是说,走一里地等于走十里地那么远,不过这里人太多,大家要手拉手,按照我们所走的方位走才可,而且,这种法术也很耗费‘精’力的,每日里大家只走五百里,也就是说,赶五十里的路,这样,我们都很累的,走的太远了,不但大家吃不消,我们也做不到的。说( 就爱)”

‘玉’蝶乃是凤凰圣母的高徒,而凤凰圣母和天魔凤天圣却是表兄妹,虽然凤凰圣母的修为和本事远不及天魔,但这奇‘门’之术,凤凰圣母也懂一些,只是‘玉’蝶学的不深,没有皛皛深,因为‘玉’蝶将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修炼道术和飞剑上了,因为她要报仇,所以,只是学过一点,没有深入研究罢了。

白皛皛笑道:“是呀,蝶姐姐所说不假,这法术,我正担心以我一人之力难办呢,有了蝶姐姐助我,应该没问题了。”

众人都面‘露’喜‘色’,谁喜欢陪着慢慢的走天寒地冻的活受罪呢?

楚天祥大喜道:“那真是太好了!每日里就走五百里也行呀,这个大山,估计路程还有两千多里地,若是那样的话,大约走四天就走出这个峡谷了,那真是太好了,出了这个峡谷,就到了平坦的大路了,也就有人烟了,离着天帝山,还有一千多里了,那就好赶路了。”

白皛皛道:“那明日起,我们就作法画图,按照奇‘门’之术来走,每日大约走五百里,大约七天就可到达天帝山了。”

众人真是高兴坏了,因为以这些百姓的脚力,每日走个一百里就累死了,大约三千多里的路程,爬山、越岭、道路崎岖,大雪满山,要走到目的地,没有两个月都难走到,如今,这二人会奇‘门’遁甲之术,将路程大大的缩短了,七天就可到达目的地,那谁不兴奋?

‘玉’霄哈哈笑道:“看了没?我傲人族的人竟是有本事的人,尤其是我,我本事更大。”

白莲呸了一口道:“喂,你真不害羞呀。”

魏晓晨微笑道:“他本来就这么脸皮厚,根本不懂什么叫谦虚。”

‘玉’霄笑道:“喂,他们俩本事虽然大,可是呢,一个是我老婆,一个是我小兄弟,都要听我的,你们说,我不是比他们本事大吗?”

众人哈哈大笑,但也不跟‘玉’霄辨理,白皛皛和‘玉’蝶也一样,也不和‘玉’霄争辩,因为他们俩都很敬重‘玉’霄,因为‘玉’霄除了爱开玩笑之外,不管是哪方面,他都是一个令人尊敬的人。

‘玉’蝶轻轻一笑,用‘春’葱一般的‘玉’指轻轻的戳了‘玉’霄额头一下,道:“你呀,就爱胡闹,从明日起,不准你再这么玩了,明日,我就教给你奇‘门’遁甲之术,你要好好的用心学,知道吗?”

白皛皛也笑道:“是呀,霄大哥,明日起,你就跟我和蝶姐姐学奇‘门’遁甲之术,奇‘门’遁甲之术奥妙无穷,也只有你才能参悟透了,你是唯一能对付天魔的人,你多学一样本事,就可以多一分胜算,明日起,我就将我所会的奇‘门’遁甲之术和火凤真诀传给你,‘玉’蝶姐姐也会传给你水凰真诀,你要用心的学呀。”

凤凰真诀也是分为‘阴’阳两种,一种是火凤真诀,属于阳,一种是水凰真诀,属于‘阴’,白皛皛学的是火凤真诀,学的是阳气,而‘玉’蝶是‘女’子,学的是水凰真诀,属于‘阴’气的一种。

但凤凰真诀也可以‘阴’阳同修,天魔就是如此,只是,要想‘阴’阳同修,必须需要悟‘性’奇高的人才可,‘玉’蝶和白皛皛只是学了一种罢了,倒不是二人悟‘性’不好,而是二人一个是男,一个是‘女’,适合学其中的一种罢了,而且,贪多嚼不烂,他们也怕学的太多,功力不深,无法报仇,反而不如学一种。

但‘玉’霄却是世上最聪明的人,他‘阴’阳同修,仅仅七八年的时间,就将八个师傅的本事都学走,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学会了梵音阁禅‘门’中的心法,可见他的聪明和悟‘性’了。

而且,‘玉’霄是傲人族的希望,也是人类的希望,只要他多学一些,功力深一些,那就多一分打败天魔的希望。

‘玉’霄却失声道:“啊?又要学这些无聊的东西?我才不学来!”

众人又气又笑,又羡慕又嫉妒,别人想学学不到,但别人上赶着让他学,他却反而讨厌学这个。

‘玉’蝶扑哧一笑,拧着‘玉’霄的耳朵,嗔道:“你不学不行,不学也要学,到底学不学?”

白皛皛微笑道:“霄大哥,你就学学吧,你放心,又不叫你拜师,这你怕什么?我们是无条件教给你,你多学一样本事不好吗?奇‘门’遁甲之术,我的资质不够,实在是难以参悟透,只有你才能完全参悟了,你就好好的学学吧。”

‘玉’霄苦着脸道:“喂,好蝶儿,好兄弟,我学了这么多了,再学有什么用?这些东西枯燥无味,那有玩开心?我才不学,累死了,让我好好的玩玩吧,拜托了。”

‘玉’蝶嗔道:“不行!你怎么这么懒呢?就知道玩,不行,明日开始,你就要跟我们学,不学,不叫你睡觉,不叫你吃饭。”

‘玉’霄道:“那我不睡觉,不吃饭行了吧?不学,就不学,对了,你教给桂儿吧,桂儿聪明,而且也喜欢钻研这种道术,奇‘门’遁甲的道术,也包括阵法,你教给她吧。”

‘玉’蝶板着脸道:“桂儿要学,我自然会教给他,但你必须学,我早就想教给你凤凰真诀,如今,要对付天魔,只有你才能有机会打败天魔,你必须多学才可,万不能这么懒,你不学,我以后再也不理你啦!”

楚桂儿对着‘玉’蝶和另外几个姑娘使了个眼‘色’,故意道:“唉,蝶姐姐,你就别叫他学了,他呀,这么笨,他是怕学不会丢人,到时候,就无法吹嘘自己是最聪明的人了。”

几个姑娘都明白桂儿什么意思,纷纷笑成了一团,曲仙儿接口道:“是呀,他是怕学不会丢人。”

洪袖儿道:“咱们就别勉强他了,他呀,资质一般,就会吹牛,就别叫他丢人了。”

卓悠悠吃吃笑道:“是呀是呀,我敢打赌,他就算学,也学不会,因为他笨的就像猪一样。”

‘玉’霄不但不生气,反而悠然笑道:“是呀,我笨的很,我就不学了,就不丢人了,哈哈,‘激’将法?‘激’将法对我有用吗?哈哈,你们喜欢说,就说吧,对不起,我要睡觉去了,来,今晚谁陪我睡?”

楚桂儿气道:“喂,你不听话,姐妹们谁也不理你了,哼!”

‘玉’霄嘻嘻笑道:“切,稀罕吗?你们最好离我远点,我倒是不闹心了。”

‘玉’蝶嗔道:“喂,你到底学不学?”

‘玉’霄微笑道:“不学,不学,就不学,不理我,我也不学,这么无聊的东西,我学它作甚?还不如多喝杯酒,多睡点觉呢。”

‘玉’蝶这个气,红着脸嗔道:“喂,你再敢说不学?”

‘玉’霄嘻嘻笑道:“干嘛,你要吃了我呀?还是要强‘奸’我呀?我都不怕,就是不学,气死你,哼!”

‘玉’蝶嘤咛一声,也不顾有人看着了,嗔道:“姐妹们,给我咯吱他,好好的教训教训他,叫他不听话,学不学,学不学……”

‘玉’蝶抓住‘玉’霄,就开始咯吱起‘玉’霄来,其余的五个姑娘最听‘玉’蝶的话,‘玉’蝶这一说话,其余的五个姑娘纷纷都抓住了‘玉’霄,有的抓住‘玉’霄,有的咯吱‘玉’霄。

‘玉’霄可惨透了,被六个姑娘抓住,又跑不掉,被咯吱的笑个不停。

‘玉’霄边笑边喘息着叫道:“喂,救命呀,你们讲不讲理?还有人‘逼’着学的?”

卓悠悠吃吃笑道:“就不讲理怎么了?”

“到底学不学?不听话,笑死你……”

‘玉’霄生‘性’怕痒,被胳肢的难受的很,开始时还嘴硬,后来实在忍不住了,连连叫道:“喂,喂,六位大美人,饶了我吧。”

“那你学吗?”

“我实在没时间学呀。”

“胡说,你整日里除了玩就是睡,怎么没时间?”

“就是,每日里,你‘抽’出一个时辰跟‘玉’蝶姐姐学不就行了?”

“不错,你不但要学,而且,十天之内,你学不会,看我们能饶你……”

“喂,你们怎么这么野蛮?怎么不讲道理?唉吆,哈哈哈……别闹了,难受死啦……”

“我们‘女’人就这么野蛮,就这么不讲理,你才知道呀……”

“就不讲理,就野蛮,怎么着吧,你能拿我们‘女’人怎么办,气死你……”

“到底答不答应?不准你这么懒,叫你白白的学本事,你都懒得学,你怎么这么懒?”

‘玉’霄实在没有办法,只好连连叫道:“好啦,好啦,六位姑‘奶’‘奶’,我真是怕了你们了,我学还不行吗?”

六个姑娘笑成了一团,纷纷道:“这还差不多。”

楚桂儿咯咯笑道:“你呀,敬酒不吃,要吃罚酒,真是自找的。”

卓悠悠笑道:“还有,不准你应付,要用心的学,明白吗?”

曲仙儿微笑道:“你若是敷衍我们,还收拾你,看你听不听话。”

‘玉’霄以手加额,长叹道:“噢,天呀!为何这般的折磨我?为何让我遇到这六个母老虎……”

“还敢说,继续胳肢他……”

“喂喂喂,我说错了还不行吗,你们温柔,善良,善解人意,漂亮大方,美的一塌糊涂,都是好姑娘,这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哈哈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