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2章 消息2

第二百六十二章 消息2

人都是自‘私’的,这一点谁都无法否认。。 更新好快。

齐天寿也紧促眉头,叹道:“是呀,咱们弟兄这些年来,收了不少的徒弟,各自有一番事业,若是舍弃各自的山峰,那这些年的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齐天寿是太清‘门’的总‘门’长,太清大殿修建的宏伟,不见得就比‘玉’清大殿差,现在要他弃太清大殿,而守‘玉’清大殿,放弃自己的山峰,他焉能舍得。

原天宁没有说什么,因为上清大殿设在熊天燚的山峰,熊天燚都同意迁移了,他还能说什么,因为熊天燚乃是上清‘门’的‘门’长。

龙天罡也没有说什么,二人都静静的坐着,看看其余的师兄弟怎么说,然后再做决定。

天帝山九峰,有三峰修建的都很宏伟,一个就是‘玉’清大殿,坐落在囚牛峰,一个是上清大殿,坐落在熊天燚所在的睚眦峰,修建的也十分宏伟。

再一个就是太清大殿,修建在齐天寿的狻猊峰,也是主要地方。

九子分为三个‘门’,分为‘玉’清‘门’,上清‘门’和太清‘门’,三个‘门’中,各有三个‘门’长,曲天赋是‘玉’清‘门’的‘门’长,也是‘玉’清教的教主,熊天燚是上清‘门’的‘门’长,齐天寿是太清‘门’的‘门’长。

每一个‘门’都有一个主要的大殿,动工浩大,那就是‘玉’清大殿,太清大殿和上清大殿,修建的都十分的宏伟壮观,耗费了不少的人力,其中,尤其是‘玉’清大殿修建的最气魄,因为这乃是道教的总教。

曲天赋就知道不会这么顺利,因为让谁也舍不得各自的主殿,因为修建的不易,一但放弃,岂不是轻而易举的就被妖魔毁了吗?

但‘玉’霄的顾虑又不是不对,还不能不防范。

曲天赋问原天宁道:“三师弟,你的意见呢?”

原天宁苦笑道:“二师兄乃是上清‘门’的‘门’长,他都同意了,我还能说什么,我听二师兄的,血红,你师傅给你的信上写了什么?”

血红恭恭敬敬的双手将师傅的书信递给了三师叔,道:“师叔请过目,我师傅的意思是同意这么做。”

原天宁看了看二师兄的信,看了半天,不由得叹道:“二师兄的确是同意的。”

血红笑道:“那师叔的意思如何呢?”

原天宁叹道:“唉,上清殿修建不易,若是一旦放弃,就怕付之一炬。”

应天生也道:“是呀,不但上清殿修建不易,太清殿修建也不易,一但放弃,必然被毁,那这些年的心血岂不是白费了吗?”

三仙彼此看看,不由得都苦笑着摇摇头,一切果然如‘玉’霄所料,真的不这么容易劝说。

叶方士叹道:“几位道兄所言差异呀,其实,霄儿说的没错,各位分散在九个不同的地方,力量太薄弱,一旦妖魔真的如霄儿所说,集合二十多魔域高手,来一个突然袭击,各个击破,一个妖魔几位道兄当然并不怕,可各位道兄分散开,一个山峰一个人,一个人的力量能对付的了九大巫尊、五大魔圣吗?就算各位都有传人和弟子,但那些弟子们的道术相差太远,妖魔只用三四个就可以抵住了,然后数十名魔域妖魔联手对付各位道兄,到时候,谁能应付的了呢?各位还请三思才对。”

几人都默然长叹,应天生喃喃道:“我看不会这么严重吧,妖魔不会想到这点吧。”

谈天笑气呼呼的道:“你以为妖魔都是笨蛋?我可告诉你们,妖魔并不比咱们差,尤其是六耳灵猴元真,更是狡猾多端,我们半路上较量了不是一场了,若不是有‘玉’霄坐镇指挥,就算是楚老弟,都不见得能全身而退,‘玉’霄料敌在前,处处算计到,这才能胜,若你们为了一己之力,被妖魔各个击破,那就全完了!”

叶方士劝说道:“是呀,如今,天魔又重生了,不过数月之久,魔域大军就会卷土重来,这些年来,妖魔们养‘精’蓄锐,力量强大了不少,但以一己之力是难以应付的,等天魔杀来,各位还是要齐聚天帝山囚牛峰‘玉’清大殿共同御敌,早晚都要齐聚在一起御敌,与其被各个击破,还不如现在就聚在一起,各位道兄请三思。”

五子都长叹一声,纷纷低下了头,都沉思了起来。

片刻,应天生道:“我倒有个主意,除了这三座大殿之外,其余的地方,只是修建的一般,倒可以舍弃,我看,不如咱们分兵拒守三座大殿,上清‘门’的迁往上清‘门’,‘玉’清‘门’的齐聚‘玉’清大殿,太清的到太清大殿,不知这个主意如何?”

原天宁点头道:“这个主意还不错,这样,咱们的基业或许能保得住,总不能因为妖魔要来,立刻都退走,那这些年的心血可谓是白费了,七师弟的这个主意还不错,能守住各处要殿,的确是个好主意。”

其实,应天生这个主意还真不错,因为三处大殿乃是道教的**,上清殿和太清殿跟‘玉’清殿几乎一样重要,若是轻易的舍弃,的的确确是太可惜了,若是妖魔来了,一把火烧了个干净,的确是多年的心血都白费了,如今,分兵三处,也是个好主意。

谈天笑拍案而起,将那封信往桌子上一拍,道:“你们四个再好好看看‘玉’霄给你们留的这句话!”

应天生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谈天笑叫道:“什么意思?我是说你们自‘私’!‘玉’霄当真没说错,道的确不及佛,你们也真给你们的祖师爷丢脸,一个个自‘私’自利!”

应天生气的面红耳赤,怒道:“你……谈道兄,请你放尊重些,我所做都是为了‘玉’清教,上清殿和太清殿一样的重要,乃是多年的心血,焉能只凭着捕风捉影的猜测就轻易的舍弃?”

谈天笑可不管这些,冷笑道:“那我问你,人家梵音阁的基业大不大?为何和尚能做到千里迁移,而你们百里迁移却做不到?我看霄儿没说错,你们的确是自‘私’自利!”

其余的人赶忙相劝,叶方士和小糊涂仙也劝解三弟。

曲天赋劝道:“不要吵了,咱们都是自己人,坐着商议,谁有不同的意见,提出来研究,不要伤了和气。”

场面异常的尴尬,气氛十分的紧张,这也是从未有过的事。

谈天笑这次没开玩笑,是真的生气了,谈天笑冷笑道:“算了,算了,反正吃亏的又不是我们弟兄,你们‘玉’清教的存亡兴盛于我何干?我们弟兄几千里星夜赶来送信,图的是什么?难道是吃饱了撑的?我言尽于此,你们好好的考虑考虑吧。”

应天生也觉得有点过分,实在不该发怒,因为三老不远千里送信,为的还是‘玉’清教,的的确确是劳苦功高,实在不该跟三老争执。

应天生一想到三老的热心,这么远前来送信,是心中真的很感‘激’,觉得刚才太过分,苦笑道:“谈大哥,小弟出言冒犯,还请谈大哥别放在心上,真是对不起。”

谈天笑虽然人称疯疯癫癫,其实并不是傻瓜,乃是一位热心人,而且谈天笑的好处就是从不记仇,有什么说什么,做人坦白,爱‘交’友,所以,一听应天生给自己道歉,也就不生气了。

谈天笑哈哈笑道:“算了算了,我这人就是这样,说话没个把‘门’的,应老弟并没什么错,是我说错了。”

叶方士微笑道:“这就对了,大家都是自己人,都是好兄弟,有什么事好好的商量,各位道兄,其实,应老弟的这个主意也不错,不过,我依旧觉得还是不妥,因为魔域出动的高手实在是太多,就算各位分兵守三处,也是不好守的,假如九个巫尊,五个魔圣,外加三大圣‘女’,再加上七八个魔域弟子中的高手一起前来,若是各位分守三处,虽然力量大了好多,不过,也是难以应付的,各位道兄还请好好的想想。”

应天生长叹一声道:“不管如何,三处大殿都是咱们的心血,至于我个人的山峰,大殿并不在我哪里,我的家可以舍弃,只是我心疼其余两处大殿,若是咱们没等见到妖魔就都迁走,只留下空殿,那百姓们定然以为咱们怕了妖魔了,定然人心不稳呀,我的意思还是分守三处好,齐师兄,我,舒妹,欢欢和笑笑两位师侄,还有不少的徒弟,就算来几十个妖魔,集合这么多弟子依旧可以抵挡一时的,不至于立刻败北,上清殿由血师侄,残师侄,原师兄夫妻,龙师兄师徒,也数十名高手,也不至于立刻就败北,至于‘玉’清殿,一旦有妖魔入侵,可敲击夔牛鼓,我们就立刻来支援,而且,师兄这里也好几个高手,弟子也众多,也可以抵挡一阵的,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谈天笑想说几句,叶方士悄悄的拉了拉三弟,因为叶方士知道,这些人是不到黄河是不死心,不见棺材是不落泪的,没吃过亏,是不会这么轻易的服从的。

曲天赋虽然是教主,也是大师兄,但也不能强人所难,而且觉得应天生这主意也真不错,也不好多说什么。

原天宁道:“应师弟说的也有道理,这样吧,我们就分守三处大殿,今日就开始迁移,主守三峰,舍弃其余的六峰就是。”

曲天赋叹了口气,道:“好吧,就这么办吧,不过,一旦有事,立刻派弟子前来送信,万不可耽搁,若是实在不敌,就算要舍弃大殿,也不可硬拼。”

应天生道:“那是自然,咱们老样子,飞鸽传书,接到书信,前来支援,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到了,一炷香的时间,这么多人定然能守得住。”

叶方士道:“还有,霄儿说,要防备着妖魔报复百姓,最好叫百姓也做好防范。”

曲天赋点头道:“嗯,尹宫,你亲自去给炎黄国的两个国王送个信,让二位王爷下令做好防范,让百姓各自都钻进地窖和地道,晚上不可外出,没事也不要到处去。”

那时候,为了抵御妖魔,防备妖魔,家家几乎都有地窖,地道也多的很。

而炎族和黄族是合在一起,炎帝的部落和黄帝的部落合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强大的国家,叫做炎黄国,炎族中选出了一个国王,黄帝一族中也有一个国王,两个国家合在一起,有两个王,一个治理东,一个管理西。

尹宫答应一声,御剑而飞,前去送信去了。

三老长叹一声,但也无可奈何,他们信送了,而且也没算白来,虽然没有按‘玉’霄所想的那样都迁移到了囚牛峰,但确实是团结了许多,力量也大了好多,也有了防范,仔细的想想也是,三处大殿都是主殿,若是就这么退走,谁又能甘心呢?他们这么做也不算不对。

曲天赋道:“事不宜迟,各位师弟就立刻行动,前去各自的大殿聚集,放弃其余的地方。”

应天生道:“好,今晚我就带所有人一起到上清殿,师兄,告辞了。”

应天生陪着笑来到三老面前,拉着三老的手道:“三位哥哥,不远千里前来送信,真是辛苦了,到家坐坐吧。”

三老一起摇摇头,叶方士微笑道:“这都是应该的,辛苦谈不到,我们就不去了,应老弟要多加防范,不可掉以轻心。”

应天生道:“嗯,我明白,那我就告辞了。”

“请。”

“请了。”

其余的人纷纷打过招呼,然后各自御剑飞回了各自的山峰。

曲天赋轻叹一声,望着几位师弟离去的影子,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难道人越大距离真的就越远吗?

以前九子亲如弟兄,但现在分居各处,有了各自的家,各自的弟子和道观,彼此的距离是越来越远,的的确确不及以前那么亲密了。

叶方士道:“曲道兄,还有龙‘女’派,也该给她们送个信,就算劝说不了,也让她们做好防范才对。”

叶方士算是看明白了,就算‘玉’霄在信中用了‘激’将法,这些人一时半刻也舍不得各自的地方,但无论如何,也应该解劝一番,或者送个信也好有个防备。

曲天赋苦笑不已,自己的师弟都劝说不了,都不能聚在一起,难道龙‘女’派的‘女’人就能买账吗?

曲天赋不想以掌‘门’的身份去压师弟,因为他怕师弟们说闲话,怕别人说,为了自己的‘玉’清‘门’,而要别人放弃自己的大殿,怕别人说他自‘私’,所以,他不能压制,只能劝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