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2章 消息4

第二百六十二章 消息4

新书推荐:

至于陶天喜的六个徒弟,资质都不错,不过,有什么师傅就有什么徒弟,师傅不用心教,徒弟不用心学,整日里就是玩笑,当然这六个徒弟的本事不及廉政等弟子,但跟应刑等弟子差不多。

欢欢是陶天喜的大徒弟,手中用的是一把金丝大环刀,刀长五尺五寸,刀脊上有八个铁环,故此,这把大刀名叫九耳八环刀,被陶天喜命名为金丝龙鳞闪电劈。

欢欢的修为和道术在陶天喜六大弟子中是最高的,本事仅次于落日、尹宫等人。

笑笑是二徒弟,用的是一把铡刀,看上去就是铡刀一般,这把特殊的大刀,名叫龙啸烈焰斩。

吵吵是三徒弟,用的是一根大棍,这根大棍,一半是黑的,一半是白的,所以名叫阴阳无极棍。

闹闹是四徒弟,用的一把刀,名叫盘龙金刀。

潇潇是五徒弟,用的是青龙大砍刀,名叫青龙偃月刀。

洒洒是六徒弟,用的是一对镔铁八棱锏,名叫水磨八角锏。

要说陶天喜这六大弟子,资质还真不错,也都有勇力,本来要是刻苦的去修炼,欢欢,笑笑足可以能跟廉政等弟子一样,成为一等一的高手,但这六大弟子跟师傅一样,生性顽皮活泼,不刻苦修炼,故此在弟子中属于二级弟子。

但即使如此,名师出高徒,陶天喜的本事在九子中是佼佼者,悟性是佼佼者,所以,教出来的弟子也并不算太差。

这六大弟子也真挺争气,倒真的没给师傅丢脸。

这就是天帝九子所有的力量,当然,还远不及这些,但有名有姓的弟子,从数千弟子中脱颖而出的不过就是这些亲传弟子,其余的弟子,资质不行,因为修道一途,资质不行,就算修炼再久,也难有进展的。

就好像跟玉霄一起修炼的那二十几个孩子,如今,也已经长大了,不过,由于资质的问题,隔空去物,御剑遨游的本事,却做不到,因为他们的资质实在是有限,仅仅能做普通的弟子,却做不了亲传弟子。

但那些其余的弟子,本事也不算低,若是跟后来江湖上的侠客来比,个个都是大侠剑客的身份了。

可若是飞天跟妖魔翱翔于青天中决斗,他们还没有这个本事,虽然有一些也能御物飞一点路程,但却飞不远,飞不高,不过,这份轻功也足矣羡煞后世的侠客们了。

各处山峰,吃的、穿的、用的,那有这么容易就全部搬完,但掌门有命,速速撤离汇集在一起,所以,这些弟子们仅是每人背着几袋粮食,护送着粮食到各自的上清,玉清和太清三处大殿汇集。

整整忙活到深夜三更左右,所有的弟子这才都赶到了目的地,于是,本来分守九峰,现在改为分守三峰了。

这一来,力量的确是增加了不少,壮大了不少。

每一处都有千余弟子把守,的的确确能抵挡一阵了。

但这抵挡一阵分跟谁比,对于魔域的高手来说,那些普通的弟子,却帮不上太大的忙,因为,魔域高手是从空中而来的,那些普通的弟子们却没有飞天的本事,虽然也能飞,但在空中激战,却做不到。

若是妖魔空中而来,在空中决斗,没有高手应付空中的话,必然还是要吃亏的。

分守三殿之后,各大弟子都不敢懈怠,日夜都有人巡逻防范着,当真是严阵以待。

三老看着这些跃跃欲试的弟子,心中也放宽了好多,渐渐的也觉得玉霄是多虑了,这么多弟子,就算来二十几个魔域高手,也的确能抵挡一阵了。

但抵挡归抵挡,难道就没有伤亡吗?

他们那里知道,玉霄的目的不是抵挡一阵,而是不想有伤亡。

这些人选择了折中的办法,玉霄若是知道,一定会气的暴跳如雷的。

因为这折中的办法虽然好,依旧不能应付这么多妖魔。

妖魔的目的是为了报仇,当然是血洗天帝九峰了,若没有足够的高手能挡住妖魔,一处仅是能有个高手,而魔域高手若来二十几个,那妖魔派出个高手,就可以当作了这个高手,其余的妖魔就可以大肆的屠杀这些弟子们了,那这些弟子们,如何能应付这么多高手?根本不是对手,必然会损失惨重的,所以,这折中的办法玉霄不是没想过,而是觉得行不通。

只有九峰齐聚一峰,能抵御魔域高手的甚至比妖魔多,如此才能没有伤亡,这才是玉霄想的。

可是九子中开基创业,实属不易,三处大殿都想保存,所以选择了折中的办法,其实,这也就是听了玉霄的话,若不如此,没有一个愿意离开自己住的地方的。

九峰的各处弟子几乎忙乎了半夜多,这才都聚齐了。

第四日的清晨,曲天赋和三老亲自动身赶去了龙女派,去劝说龙女派的女弟子前来相聚共同对付妖魔。

虽然知道龙女派的女人根本难以劝说的通,但也只能一试了,就算劝说不了,也该送个信,让这些要强的女人们也有所防范才对。

龙女派就在天帝山的后面,仅隔着一百多里地,并不太远。

天帝山很少收女徒弟,而龙女派却只收女徒弟。

天帝山道教一旦来了女人前来拜师,九子就介绍到龙女山,所以,一直以来,龙女派俨然成了女子们修仙的向往之地了,所以极其的兴盛。

但可惜,玉龙九女九人嫁出去了六个,所以,这嫁出去的六个,除了姚霞由于嫁的晚,收了徒弟之外,其余的玉龙几女,秦扬等女子却没有收徒,因为天帝山尽是男子,女子在那很不便。

而那时的女人,一旦嫁了人,就要相夫教子,不方便出头露面了。

所以,嫁人的五女,用心的教导彼此生的孩子,那五个孩子,就是曲仙儿,洪袖儿,楚桂儿,原信智和应刑五人。

其中,曲仙儿三姐妹悟性最高,也很聪明,造诣也最高,远远胜过了后面的两个男子。

如今,玉龙九女中八女纯真仙子姚霞也嫁给了陶天喜,所以,姚霞将她这一门弟子都交给了大徒弟刘畅管理了。

曲天赋一来,掌门清净仙子宣静不敢怠慢,三女亲自迎接,因为龙女派和天帝山同气连枝,乃是如出一辙,彼此的师祖乃是一对恋人,虽然生前没有结合,但死却同葬一穴。

更何况,玉龙九女有六女跟九子结合了,所以是亲上加亲。

宣静将曲天赋请进龙女殿,三女贞烈仙子罗贞和七女冷艳仙子苏冰也都在坐,刘畅代表师傅姚霞,所以,也特殊的有了座位,也有资格前来开会了,刘畅就坐在了末坐相陪。

寒暄一阵后,三老拿出书信,递给了三女。

共有四封书信,分别是半路上保护百姓往这边赶的四女亲笔所写的,姚霞写给徒弟传人的一封信,告诉徒弟,同意迁移。

秦扬、阳娇和朱青则分别劝说师姐师妹们也迁移到天帝山去,大体就是如此的意思。

宣静看完了没有表态,而是将三封书信又轮流的给苏冰和罗贞看了看。

罗贞看完了没有什么变化,可苏冰却气坏了,因为见到玉霄用血写的那几句话,气的拍案而起。

原来,在秦扬所写的那封信的末尾写道:“常听闻,龙女祖师多么了不起,觉悟多么高,尔等若是不听我言,不肯迁派,足可证明此言假也,因为尼姑可千里迁派,而道姑却连百里都做不到,可笑啊,可笑,凌玉霄留字。”

如此奚落的言语,如何不令人气愤?

但玉霄只是用激将法,出发点是好的,但这一次玉霄还是错了,因为不管怎么用激将法,仅仅凭着几句话,就让一个大门派放弃基业,没见到妖魔的影子,先退走,这些女人好强的很,焉能这么做。

尤其是苏冰,一向是心高气傲,冷若冰霜,人称冷艳仙子,但却屡次被玉霄戏弄,早就对玉霄极其的不满了,但爱徒卓悠悠乃是玉霄的朋友,又百般的给玉霄说好话,而她碍于身份,不便跟玉霄一般见识,所以,只好暗自生气。

如今,玉霄又在信的末尾写了这么一些奚落讽刺的话语,苏冰如何不怒?

而宣静性情温顺,涵养不错。

罗贞碍于身份,城府很深,也不便发作。

可是苏冰却是性情之人,虽然为人冷傲,可却是直来直去的,所以,苏冰拍案而起。

苏冰怒道:“凌玉霄!小畜生!焉敢如此对我师傅不敬,以后我非找你算账!”

苏冰最敬重师傅,焉能受得了玉霄对她师傅的不敬?玉霄竟然说龙女觉悟是假的,没什么了不起,苏冰哪里能接受的了。

但玉霄不在天帝山,也没有来,她到哪里去找玉霄算账,所以,只好骂几句解解气罢了。

她有心骂三老,但也知道,三老不远千里送信,完全是好心,若是对三老不敬,简直是于理不通了,她并非那种不讲理的女人,焉能做那种事。

但她骂玉霄,三老也不高兴了,因为玉霄是三老所带上上,又从小照看大的人,骂玉霄就等于骂三老,所以三老很不快。

叶方士和小糊涂仙倒没有什么,假装没听见,可是谈天笑却不高兴了。

谈天笑道:“喂,仙姑,请你说话尊重一些,你说谁是小畜生?真是不知好人心,霄儿远在几千里之外,依旧惦记着你们龙女派,前来给你们报信,虽然他很顽皮,不该写这么几句话,但他完全是好意呀。”

苏冰冷笑道:“好意?好意我心领了就是,不过,迁派到天帝山我不同意!我们龙女派人才济济,高手如云,又有这么多弟子,小小的妖魔何足道哉?没等见到妖魔的影子,先望风而逃,岂不被世人耻笑?二位师姐,我不同意!”

谈天笑也冷笑道:“既然你不同意,那我问你,霄儿这句话哪里说错了?你们难道不是觉悟没尼姑高吗?人家尼姑几千里迁派,为了抗魔大业汇集在一起,而你们呢,离着天帝山仅有二百多里,却不肯,霄儿那里说错了?”

苏冰怒道:“凌玉霄算什么东西?他有什么资格评价我们龙女派?我们龙女派的觉悟高不高,也不是他说的算的!更何况,凭什么我们要迁派到天帝山,天帝山玉清教为何不能迁到龙女山?曲师兄,你说对不对?你们玉清大殿神圣,修建不易,难道我们龙女山的圣女殿修建的就容易吗?这乃是我们祖师的心血,焉能说舍弃就舍弃了?”

谈天笑登时语塞,不知何言答对,因为苏冰说的也对,迁派凭什么非要到天帝山,凭什么以天帝山马首是瞻?龙女派的女子心高气傲,代表着女人的尊严,她们当然不同意了。

叶方士拉了拉谈天笑,让三弟不再多话,因为他知道,就算劝说也白劝说,是不可能劝说通的,何必闹得不愉快呢。

叶方士微笑道:“苏仙子不要动怒,咱们只是商议罢了,不知宣掌门和罗仙子什么意见呢?”

罗贞微笑道:“我也不同意,这只是玉霄的推测罢了,妖魔来不来还不一定,若是我们没等妖魔来,先放弃多年辛苦创建的门派,岂不是被世人耻笑?我们姐妹,很感激三位道兄不远千里前来送信,真的很感激,不过,迁派之事,我们是不会做的。”

宣静道:“不错,二位师祖墓穴在龙女山,这圣女殿修建不易,焉能轻易的舍去?不过,咱们三派同气连枝,若是妖魔杀来了,我们定当竭力相助,不过,迁派之事乃是大事,魔域的妖魔还没杀来,我们就迁派,三派齐聚,不下五六千人,耗费极大,天帝山也负担不了,我们就不给贵派添麻烦了,多谢,多谢。”

宣静不愧为掌门,涵养极高,嘴里说的客气,其实,内心中也不服气。

曲天赋轻叹一声,知道再劝无益,也就不多劝,微笑道:“那几位姐姐要多加小心,一旦有事,请派人给我送信,我立刻前来支援。”

宣静笑道:“一定一定。”

《》是作者“廉红文”写的一部小说,最新。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