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2章 消息5

第二百六十二章 消息5

曲天赋道:“霄儿年轻,生‘性’顽劣,言语不周之处,还请见谅,莫要跟他一个孩子生气。”

宣静笑道:“那里那里,霄儿也是好意,我们焉能怪罪,是不是七师妹?”

苏冰轻轻的哼了一声,但曲天赋代‘玉’霄说客气话,‘玉’霄也的确是晚辈,所以,苏冰碍于身份,也真不便生气。

苏冰冷冷的道:“不错,一个不懂事的小子,我焉能跟他一般见识,算了。”

谈天笑心中暗笑,心道:“我就气气你,叫你这么神气。”

谈天笑想到这里,哈哈一笑,给苏冰躬身一揖,笑道:“苏仙子,我给你道喜了,咱们是一家人了。”

苏冰就是一愣,谈天笑这话说的太突然了,而且,她光看信了,至于徒弟卓悠悠的事,她至今并不知道。

苏冰道:“道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谈天笑生‘性’也是爱开玩笑,如今,他看苏冰不顺眼,所以,这是故意的气对方。

谈天笑笑嘻嘻的道:“噢,对了,仙姑还不知道呢,我们还没说呢,先给各位仙姑报个喜信,各位的宝贝‘女’徒弟都没事,雪紫儿、魏晓晨和卓悠悠这几个孩子都没事,正在回来的路上。”

苏冰欣喜的很,冷冰冰俊俏的脸上立刻有了笑容,她最宠爱的就是两个小徒弟,尤其是卓悠悠最受宠爱,卓悠悠失踪了几乎大半年了,没有任何消息,她早就挂心的很,如今听到徒弟没事,她当然开心了。

不但苏冰开心,就连宣静和罗贞脸上都满是喜‘色’,她们何尝不是。

雪紫儿是宣静最宠爱、也是最欣赏的徒弟,宣静都有心在百年之后将掌‘门’之位传给雪紫儿,雪紫儿修为高,悟‘性’高,很给宣静争气,也是宣静一手养大的,如此优秀的传人,那个做师傅的不喜爱?

罗贞也一样,魏晓晨同样是她最得意的‘女’徒弟,若是以后再开基,龙‘女’派的分掌‘门’必然是魏晓晨的,所以,罗贞最看重魏晓晨,当然也关心徒弟的安危了。

雪紫儿、魏晓晨和卓悠悠随着‘玉’霄去追杀妖魔,一去三个多月没有信,不知生死,如今闻之这三大得意的爱徒安然无事,当真是令三‘女’都开心的很。

在龙‘女’派中,这三人的位置是举足轻重,都是三‘女’的接班人,悟‘性’也高于其他的‘女’弟子,深得三‘女’的宠爱。

苏冰冰冷俊俏的脸上都有了笑容,苏冰抱拳道:“多谢三位道兄来送信,多谢了。”

罗贞轻轻叹了口气,喃喃道:“唉,谢天谢地,这三个孩子没有事。”

谈天笑暗自好笑,故意道:“这还不是喜事呢,喂,三位仙子,以后,咱们是一家人了,苏仙子,你的贵徒卓悠悠,噢,不对不对,应该是卓霜雪,卓悠悠如今已经跟我的霄儿成了亲了,已经做了霄儿的老婆了,再过不久,就该生娃娃了,你说说,这不是天大的喜事吗?所以,我在这里恭喜苏仙子了,以后呢,咱们可是一家人了,我们是霄儿亲伯伯,你呢,是悠悠的亲师傅,咱们以后不是亲上加亲了吗……”

谈天笑还没说完,就见苏冰刚刚有了笑容的面容上已经变得苍白如雪,苏冰失声道:“什……什么?霜雪……嫁……嫁给了那个无赖?”

谈天笑嘿嘿笑道:“此言差异,霄儿如何能是无赖呢?他们可是青梅竹马的,的的确确,他们已经成了亲了,都做了两个多月的夫妻啦,你就等着抱娃娃吧,哈哈哈哈……”

再看苏冰慢慢的坐在了座位上,好似失去了魂魄一般,这真是太出乎意料之外了,这怎么可能呢?

忽然,苏冰跳起来抓住了谈天笑的衣服领子,怒道:“你骗我!霜雪不会不禀告我就擅自做主嫁给那无赖的,我是她师傅,她焉能不禀告我一声?你胡说!”

谈天笑毫不生气,笑嘻嘻的道:“我为何要骗你呢?你虽然是她的师傅,可是你却不是她的娘,再说了,就算有娘的都没跟娘说就嫁人了,更何况你这做师傅的,比起亲娘来不差的太多了吗?”

苏冰厉声道:“我……我绝不允许霜雪嫁给那畜生!”

谈天笑仰天打了个哈哈,笑道:“你不许?你可真霸道呀,别忘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女’人总要嫁人的,你的徒弟跟我的宝贝霄儿情投意合,就算是亲生父母都无权干涉,你又算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反对呢?真是可笑呀,可笑……”

苏冰登时语塞,因为谈天笑说的对,‘女’子嫁人当然有自己的权利,做师傅的,做父母的又有什么权利干涉?难道就因为长辈讨厌,那‘女’子就该什么都听吗?这算什么道理?

所以,苏冰登时语塞,无言以对。

谈天笑嘻嘻笑道:“喂,就算你反对也晚了,如今,木已成舟,生米做成了熟饭了,反对又有什么用?喂,仙姑,请你庄重一些,你抓着我像什么话?我只是告诉你个信,叫你开心一下,我只是传话人,你就这么对待客人的?”

苏冰如同傻了一般,慢慢的松开手,喃喃道:“你……你一定说谎的,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谈天笑笑道:“不信的话,你问问我大哥和二哥,不信你问问曲道兄,我撒谎,他们不会撒谎吧。”

苏冰颤声道:“这……这件事是真的吗?”

叶方士和小糊涂仙都点点头,叶方士道:“千真万确,我三弟真的没撒谎。”

曲天赋也黯然长叹道:“唉,不但是你的徒弟,就连,就连……唉……”

谈天笑笑嘻嘻的道:“还是我来说吧,不但是你的徒弟,就连曲道兄的宝贝‘女’儿曲仙儿,阳娇的宝贝‘女’儿洪袖儿,朱青的宝贝‘女’儿楚桂儿,连同‘玉’霄的姐姐‘玉’蝶儿,一起都嫁给了‘玉’霄,这你明白了吗?”

在场的‘女’弟子,连同三‘女’几乎都惊叫出声!

要知道,这几个姑娘,个个都是佼佼者,都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平常的男人能娶到一个都是一生的福气了,都是烧了高香了,更别说一人娶了五个了。

如今,一股脑的都嫁给了‘玉’霄,这如何不令人吃惊?

这简直太惊人了,就算这些人做梦都想不到。

谈天笑哈哈笑道:“看看,还是我霄儿有本事,天下最美的‘女’人又如何?还不是被我宝贝霄儿征服?哈哈哈哈,霄儿呀霄儿,你真没令我失望,到时候,这几个丫头一人生他几个娃娃,那我们就做爷爷啦,到时候,我们整日里抱着这几个丫头生的娃娃玩,那该多爽呀,我们真是太幸福了,噢噢噢噢,以后,我们有人陪着玩啦……”

三老是打内心就替‘玉’霄高兴,因为三老时常都在想‘玉’霄该怎么处理跟这几个姑娘的关系,因为,每一个姑娘都这么可爱,都这么漂亮,也都这么优秀,更都跟‘玉’霄情深意重,娶一个,而舍去其余的,那另外的肯定伤心‘欲’绝,可若是一起娶,这些姑娘又不会同意,所以,就连三老一想到‘玉’霄身边的几个姑娘都替‘玉’霄头疼。

而如今,‘玉’霄竟然在机缘巧结合下化解了这个难题,而且还是一起娶了过来,这份勇气,这份幸运,真是令人吃惊和赞叹。

作为‘玉’霄最亲最近的三老,三人如何能不替‘玉’霄开心。

宣静苦苦一笑,一见苏冰颓丧无比,不由得劝道:“唉,师妹,算了,木已成舟,什么都晚了,想开点吧。”

罗贞也劝解道:“是呀,做人要看开点,悠悠说不定有苦衷的,是迫不得已的,你听听三位道兄讲讲过程。”

谈天笑暗笑,心道:“你们劝她?等会,我再说你们俩宝贝徒弟的风流韵事,我看你们能受得住不。”

谈天笑咳嗽了一声,故作正经的又对宣静和罗贞道:“哈哈,二位仙子,我也恭喜你们俩呀,你们俩的宝贝徒弟,如今也嫁人了,不满你说,雪紫儿和魏晓晨都嫁人了,嘿嘿,你们猜猜,嫁给谁了呀?”

“啊!啊……”

宣静和罗贞正在劝解苏冰,没想到晴天一个霹雳又打在了她们的头上,两个‘玉’‘女’简直都惊呆了。

宣静失声道:“什么?紫……紫儿也嫁人了?”

“啊!晓晨也嫁人了?这……这怎么可能呢?”

要知道,二‘女’对雪紫儿和魏晓晨十分看重,其实打内心中就不想徒弟嫁人,因为一嫁人,就会离开龙‘女’派了,也就不能做龙‘女’派的掌‘门’人了,因为龙‘女’派的掌‘门’必须是冰清‘玉’洁的‘玉’‘女’来做。

更令二‘女’吃惊的是,雪紫儿高傲无比,不爱跟人说话,总是高高在上的。

魏晓晨也一样,如此两个冷傲无比,高贵无比的仙‘女’如何能被男人俘虏呢?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谈天笑嘻嘻笑道:“喂,你们高兴才对呀,你们的宝贝徒弟终身有了依靠,你们做师傅的应该替徒弟高兴才对呀,难不成,你们自‘私’的,自己孤独一生,也要徒弟孤独寂寞一生不成,那岂不是太自‘私’了?”

三‘女’根本没听见谈天笑说什么,因为三‘女’的心‘乱’成了一锅粥,因为这消息太惊人了,但三‘女’知道,这种事,谈天笑绝不会说谎。

谈天笑笑道:“别看你们这三个宝贝徒弟都这么高贵,这么高傲,这么美丽,但再美丽的‘女’人,也总有男人能征服她,我的霄儿这么了不起,什么‘女’人征服不了?喂,你们猜猜,雪紫儿和魏晓晨嫁给了谁呀?”

宣静失声道:“啊……不会,不会也……也嫁给了凌‘玉’霄吧……”

罗贞颤声道:“难道晓晨也嫁给了……凌……凌‘玉’霄不成?难道七‘女’嫁一……夫……”

谈天笑哈哈大笑道:“回答的一半正确,一半错误,其实呢,也算回答正确,本来,以霄儿的本事,魏晓晨定然也会嫁给他,只可惜,廉政这臭小子捡了个便宜,跟魏晓晨在一起时间多,所以,魏晓晨嫁给了那个木头傻小子,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而雪紫儿却嫁给了‘玉’霄,六个‘女’子一起嫁给的我的宝贝霄儿,哈哈,霄儿呀,霄儿,你泡妞的本事可真不一般呀,老伯伯我有你一半的本事,就不会孤独一辈子了,哈哈哈哈……”

在谈天笑的心中,世上最美、最优秀的‘女’子只有嫁给‘玉’霄才算是嫁的对,嫁给别人,就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一般。

三‘女’都惊呆了,呆呆的足足坐了半柱香的时间,谁也没说话。

良久,良久,宣静定下了心,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若没有大事,若不是迫不得已,这三人绝不会不禀告我们姐妹就‘私’定终身嫁人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罗贞道:“不错,出了什么事?”

曲天赋叹了口气,暗自埋怨谈天笑胡闹,故意的去气人,就算要告知三‘女’,也该委婉一点,不过,谈天笑却没有撒谎,而且,这件事也不能瞒着,必须要说出来。

曲天赋叹了口气,就将三老跟他说的关于几人追杀妖魔的事,原原本本的跟三‘女’诉说了一边。

三老在一边加油添醋的补充着。

等几人介绍完毕,三‘女’彼此看看,不由得一阵阵苦笑,原本怪三位徒弟,如今,气消了一大半。

苏冰跺脚道:“唉,冤孽!冤孽!”

宣静苦笑道:“唉,真不该放她们出去。”

罗贞也苦笑道:“男人和‘女’人就不该走在一起,咱们应该引以为戒才对,几位师姐妹,岂不是前车之鉴?”

三‘女’暗自苦笑,但也知道,再高傲,再美丽,再了不起的‘女’人,也难摆脱爱情的魔咒,一旦遇到心仪的男人,也难免**,这根本是无可奈何的事。

如今,不做已经做了,七人早就成了亲了,有了夫妻之实了,又能如何?

难道反对?要是反对的话,男人没有什么,可是‘女’人呢?

‘女’人的贞节,比生命都重要。

若是她们后悔,若是‘玉’霄变心不要她们了,那她们还有脸活着吗?难道要‘逼’死徒弟吗?

更何况,三个姑娘也的确是迫不得已的,也的确情有可原。

三‘女’如今能做的,只有暗自后悔,后悔不该把这三个心爱的‘女’徒弟派出去,尤其是不该派出去跟男人走在一起。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