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3章 夜火2

第二百六十三章 夜火2

楚烟寒乃是炎族的公主,父亲乃是楚王,乃是炎族的国王,当时,还没有皇帝的称谓,王就是最大的,而且,那时候的王,并非是世袭的,乃是谁优秀选谁,公平的选出来的。,

六徒弟乃是黄族的公主,名叫荆淼儿,父亲乃是荆王,黄族现在的国王,荆淼儿用的是一把剑,名叫凤鸣剑。

这二人乃是炎族和黄族的两位公主,身份尊贵,时常不在山上,但二人虽然修为和道术不及卓悠悠,不及冷凝,但也算不错了。

七徒弟,也就是苏冰的最小的徒弟,就是卓悠悠了,卓悠悠原先改名叫做卓霜雪的,只是后来遇到了‘玉’霄,才又叫悠悠了。

只有卓悠悠手中的剑是师傅所赐的,卓悠悠的手中的霜寒剑,全名叫做冰雪霜寒剑,乃是苏冰心爱之物,年轻时用的剑,后来,师祖龙‘女’将那把九寒冷‘艳’剑给了苏冰,苏冰就把自己心爱的剑赐给了卓悠悠使用了。

这乃是苏冰的七大亲传弟子,其中,以卓悠悠的造诣最高,其次是冷凝,楚烟寒和荆淼儿,如今,冷凝、薛冻和卓悠悠在路上随着‘玉’霄保护着百姓不在山上,楚烟寒和荆淼儿都下山在父母的身边。

山中只有沈梅和钟嫣在身边。

姚霞的弟子并不多,她弟子的成就也并不大,姚霞只收了四个亲传弟子。

大徒弟就是刘畅,用的是剑,名叫龙泉剑,刘畅是在她四个弟子中道术修为是最高的,但在龙‘女’派三代弟子中,却不及雪紫儿等人。

二徒弟叫做郑爽,用的是一把刀,名叫七星盘龙刀,修为和本事也不错,仅次于大师姐。

三徒弟叫做王‘玉’,用的是‘玉’龙戟。

四徒弟叫做赵纯,用的是碧水剑。

总的来说,姚霞的这四大弟子论修为和本事,虽然比不上雪紫儿、卓悠悠和魏晓晨等人,但却跟冷凝、秋离等人相差无几,也并非是弱者,只是相比之下,不及那几个弟子罢了。

如今,龙‘女’派中也有数十名高手,好多弟子,岂能靠着捕风捉影的猜测就轻易的迁派,那简直就是笑话了。

如今山上有三‘女’在场坐镇,宣静,罗贞,苏冰三人。

弟子有宣静的两个徒弟陈莺和程蓝。

罗贞的两个弟子颜莉娟和宋瑶佳。

苏冰的两个弟子沈梅和钟嫣。

还有姚霞的四个‘女’弟子刘畅、郑爽、王‘玉’和赵纯四人。

加起来,共有十三名高手,可谓高手如云,弟子众多,焉能随意的就迁到天帝山去?

这十三人,足可以应付十三名厉害的大魔头,虽然赢不了,但也能拖一阵,而且龙‘女’山还有八百多‘女’弟子,的的确确力量并不弱。

不过,‘玉’霄估算的时候,是怕那三十来个厉害的妖魔一起出动,他也并不知道只有十八个妖魔前来报复。

以龙‘女’派的实力,的确可以一战,甚至比天帝山三殿的势力也有过之。

天帝山囚牛峰‘玉’清殿中有曲天赋,尹宫,加上三老,洪天福的五大弟子,楚天祥的四大弟子,总计也有十四名高手。

睚眦峰上清殿中有原天宁夫妻和龙天罡坐镇,弟子有熊天燚的两个弟子,原天宁的两个弟子,龙天罡的四大弟子,也有十三名高手。

狻猊峰太清殿中有齐天寿和应天生夫妻坐镇,弟子有齐天寿的四个弟子,应天生的两个弟子和陶天喜的四个徒弟,也总计有十三名高手了。

可以说,以这些人的力量,虽然没有按‘玉’霄所说三派都到囚牛峰聚集,但已经可以一战了,力量不会那么薄弱了。

但虽然力量壮大了不少,可是想要没有伤亡,想要击毙前来挑衅的妖魔,那是不可能的。

而‘玉’霄的本意是让这些高手都聚集在一起,若是妖魔来犯,可将妖魔全歼,而现在这么安排了,只是仅仅能保住大殿,但却不能没有伤亡,也难以将来犯的妖魔击毙全歼了。

这一次,妖魔来犯的有十八个,个个都是绝顶高手,这些弟子们,除了雪紫儿等‘女’子,廉政等优秀的弟子能一战不相上下之外,其余的都稍逊一筹,绝不是妖魔的对手,尽是能抵挡罢了,所以,依旧难以避免有伤亡。

妖魔真的会来吗?

自从三老来报信,已经过去了三天了,这三天以来,四处的弟子人人都不敢怠慢,日夜防护着,但一连三天,却依旧平安无事,难道是‘玉’霄猜测错了?

其实,就算他猜测错了,也没有人会怪他,因为他毕竟不是神仙。

可是,‘玉’霄并没有猜错,只因为妖魔晚了一步罢了,也没料到‘玉’霄会想到这一点,提前派人送信了。

三老在路上耽搁了三天,回来后又防守了三天,这已经是第六天了。

六天的时间,三四千里的路程,妖魔们那有这么快的赶到。

但就当众人心情忐忑的防备着时,终于在第六天的夜晚出事了。

九峰都在不同的地方,太清‘门’三峰在西南方,西方和西北方,狻猊峰在正西方,靠近西边,也是离着西方最近的地方。

而上清‘门’三峰,则在东方,东南方和正南方附近,睚眦峰在正东方。

‘玉’清‘门’的三峰,囚牛峰则在这八峰的正中间位置,而另外两个山峰则在东北和正北方。

至于龙‘女’山,在这八峰的中间,就好似八卦中的‘阴’阳两个点一样,阳点是‘玉’清教的天帝山,‘阴’点是龙‘女’派的龙‘女’山,天帝山和龙‘女’山正好都在中间的位置,遥遥相对,一个在南边一点,一个在北边一点。

其实这附近的山脉都属于天帝山的山脉,和十个山峰都属于天帝山十峰。

不过,自从有了龙‘女’派,龙‘女’山就被称作是龙‘女’峰,已经占了一席之地了。

单说太清‘门’,狴犴峰和螭‘吻’峰,两个偌大的山峰上已经空无人烟了,都已经转移到了狻猊峰太清殿中了,只留下了空楼。

也就是午夜三更时分,螭‘吻’峰上火光冲天,映亮了半边天!

这一来,不管是龙‘女’派,还是‘玉’清教的三峰上的人,都被惊醒了!

彼此隔着都不算远,都仅有二百多里的山路,这二百多里的山路,遥遥都能看到远处高耸入云的山脉。

如今,正是晚上,这么大的大火,焉能看不见?

不用问,妖魔已经来了,第一个袭击的是陶天喜原先住的螭‘吻’峰,‘玉’霄果然没有料错!

留在天帝山的五子和龙‘女’派的人都纷纷遥望这场大火,神情十分的严峻。

曲天赋大惊失‘色’,果不出‘玉’霄所料,如今,他才服了‘玉’霄了,因为‘玉’霄果然是料敌在先,有先见之明。

若不是‘玉’霄前来送信,以螭‘吻’峰陶天喜四大弟子的力量,焉能是妖魔的对手?到时候,不但那四大弟子被害,就连螭‘吻’峰上的五六十多个弟子也同样难逃厄运!

这么大的火要去救吗?

不能去救!

因为乃是黑天,又隔着颇远,就算去救也已经来不及了。

更何况,这说不定是妖魔的一个诡计,故意的去放火,引出大批的弟子,半路就开始劫杀。

而且,御剑飞行二百多里的本事,一炷香左右能到达目的地的弟子真不多,只有这几个在几千弟子中脱颖而出的亲传弟子,其余的弟子做不到。

这几十个弟子就算飞去救火,一定被妖魔堵住,定然难逃活命,所以,不能去救。

曲天赋没有去救,原天宁也没有去救,齐天寿也禁止徒弟去救,众人只能远远的看着,看着那座山燃烧在烈火之中。

九子都不是傻瓜,夜黑风高,妖魔却去放火,多引人注意?

若是这时候去,敌暗我明,必然吃大亏,所以,齐天寿,曲天赋和原天宁都没有失去头脑。

幸好陶天喜的螭‘吻’峰已经是空的了,也幸好,陶天喜的螭‘吻’峰在九子中是规模最小的宫殿,耗费的不大,烧了以后要重建根本不费事。

烈火这一烧起,立刻引起了整个天帝山的警戒,所有的弟子更加警惕了。

这场大火方圆五百里之内几乎都看得见,包括‘玉’霄等人,也看的清清楚楚。

这已经是第六天了,白皛皛和‘玉’蝶以奇‘门’遁甲之异术,五天走出峡谷,到了第六天,又行了四百多里,离着天帝山只有七百多里地了。

而太清的三峰最靠近西边,所以,‘玉’霄离着只有四百多里。

这三峰有前有后,虽然说是围着天帝山囚牛峰这般排列的,但那有那么整齐,必然有的近,有的远。

‘玉’霄等人是在螭‘吻’峰和狻猊峰大约中间的位置来的,隔着狻猊峰约有四百多里路,隔着螭‘吻’峰约有三百里山路,明日再要是行一天的路程,就可到达狻猊峰休息,几乎就算到家了。

如今近的距离,这般大火焉能看不见?

大火映红了半边天,方圆几百里都能看到火光。

众人大惊失‘色’,纷纷驻足往起火处观看着。

陶天喜惊的跳了起来,因为起火的地点,正是螭‘吻’峰的大体位置,那正是他的家呀!

家中起火,家的主人焉能不急?

陶天喜这就要回家看看,被‘玉’霄拦住了。

陶天喜怒道:“喂,我家着火啦,我要回去救火呀!”

‘玉’霄微笑道:“你去救火岂不是晚了吗?这里离着螭‘吻’峰还有三百多里,你去又有什么用?你用什么救火?难不成用驭雷术引发一场暴雨救火吗?”

陶天喜跺脚道:“那……那也不能坐视不管呀!”

‘玉’霄叹道:“唉,这乃是妖魔的一计,引人去的,若是你去了,妖魔半路劫杀,以多打一,十几个打你一个,必然一下子就击毙你,如此陷阱,焉能去上当呢?”

楚天祥也道:“不错,咱们已经送信去了,你的螭‘吻’峰应该已经是空的了,烧了就烧了吧,以后打败了妖魔,再重新修建也就罢了。”

‘玉’霄皱皱眉,喃喃道:“我看,八峰未必都迁走了,若是我没估计错的话,龙‘女’派必然不肯迁派,上清宫、太清宫殿宇浩大,修建不易,几位师傅也未必会舍得,唉……”

楚桂儿道:“啊,什么?你说什么?”

‘玉’霄道:“我是说,上清宫,太清宫和‘玉’清宫外加龙‘女’派,必然不肯迁移,说不定,上清‘门’的汇聚到上清宫,太清的汇集到太清,‘玉’清的到‘玉’清,龙‘女’派必然不肯动,唉,如此做虽然力量壮大了一些,可是,想要击毙来犯的二十多个魔域高手却是力不能及,而且也难免有伤亡。”

曲仙儿撇撇嘴道:“喂,你以为你是神仙呀?什么都算的对?”

‘玉’霄微笑道:“不信,咱们就打赌试试吧,若是等会狻猊峰没有着火,那就证明狻猊峰并非是空的。”

洪袖儿道:“你不是说你的‘激’将法很灵的吗?”

‘玉’霄叹道:“唉,分什么事了,我的这些师傅,还有龙‘女’派的‘女’人,一个个都是好面子,一个个也都是守财奴,没有见到妖魔的面,仅仅凭着猜测,他们必然不肯迁派,而且,就算知道妖魔定然去,他们也必不肯轻易的迁派,不过,为了力量壮大一些,说不定会舍弃六峰,而守三处要殿,要知道,这三处要殿都是‘玉’清教的根基,乃是多年的心血,焉能说放弃就放弃?而且,宫内这么多弟子,也并非不能抵挡一时,至于龙‘女’派的‘女’人,一个个更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笨‘女’人,当然更不能轻易的迁走了,更何况,要迁到天帝山‘玉’清教,靠着‘玉’清教的保护,这些自尊自大的‘女’人们,焉能肯呢?”

‘玉’霄分析的真是头头是道,众人频频点头。

但他刚说完,大部分人都不高兴,因为他言语中实在是对‘玉’清教和龙‘女’派太不尊敬了,因为他直接骂这些人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是守财奴。

雪紫儿照着‘玉’霄的头就弹了个脑崩,嗔道:“喂,你说我们龙‘女’派什么?你说谁是守财奴,谁是自尊自大?”

‘玉’霄微笑道:“这还用说吗?当然是你们的三位师傅了,宣静,表面上不错,可是,龙‘女’派的基业,她舍不得舍去,宁愿多死几个‘女’弟子,也必然先守一守,这就叫舍命不舍财,十足的守财奴,而且自‘私’自利,宁愿死人,也不愿意失去基业,罗贞,更是要强的很,就算妖魔入侵,她也必然一战,若不战而逃,岂不是被人耻笑?罗贞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女’人,这就叫煮熟了的鸭子,就只剩下一张硬嘴了,至于苏冰,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