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3章 夜火3

第二百六十三章 夜火3

更是一个不但笨的可怜,而且还自大自傲、自以为是的木头,就算妖魔去了,她就一个人,她也必然像个傻瓜似的,先打一阵,然后再逃走,这样面子也好看,对于迁派到天帝山的事,她必然先提出反对,她甚至会觉得,我们‘女’人不比你们男人差,凭什么要靠你们男人庇佑?凭什么往天帝山迁派,你们天帝山的人为什么不能往龙‘女’派迁,这种屁话,当然她说的出……”

他还没等说完,魏晓晨、卓悠悠和雪紫儿三个姑娘嘤咛一声,对着‘玉’霄就收拾开了。-

卓悠悠拧着他的一只耳朵,雪紫儿拧着他的另外一个耳朵,魏晓晨敲着他的头,三个‘女’子就骂开了。

卓悠悠嗔道:“放你的屁!你敢骂我师傅,找打呀!”

雪紫儿道:“喂,你什么身份,竟敢直呼我们师傅的名字?你说我师傅是守财奴?真是欠揍!”

魏晓晨气道:“你敢骂我师傅?你还敢叫我师傅的名讳,看我不打的你满地找牙……”

这三个姑娘都是她们师傅的宠儿,跟师傅的感情极其的深,‘玉’霄直呼她们师傅的名字,骂她们师傅是守财奴,是死要面子,是自‘私’自利,她们焉能不气。

其余的姑娘其实也生气,但跟‘玉’霄却没这么自然,不这么熟。

但这三个姑娘跟‘玉’霄十分的要好,两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朋友,都曾经出生入死过,所以,跟‘玉’霄玩笑惯了。

别说这几个姑娘生气,就连秦扬等‘女’子也生气,因为‘玉’霄骂其余的九‘女’,就跟骂她们没什么区别,但她们碍于身份,哪能跟‘玉’霄这般的胡闹。

这也就是‘玉’霄说说罢了,这几个姑娘跟他闹一阵,拧他几下,敲他几下,跟玩笑似的也就罢了,若是换做别人这般的说话,她们早就拉出兵刃将对师傅不敬侮辱师傅的人杀了。

‘玉’霄哈哈笑着,他也不在乎这些,故意叹道:“唉,你们再打我,我可要正当防卫了,到时候,‘肉’包子被抓,臭屁股被掐,就别怪我了……”

“呀……”

三个姑娘正欺负‘玉’霄,正在出气,一听这话,一个个双手‘交’叉护住了两点要害就退到了一边。

因为‘玉’霄是敢说敢做,到时候,当着这么多人,真的去‘摸’她们的r房,‘摸’她们的屁股,岂不是太羞人了。

魏晓晨狠狠啐了‘玉’霄一口,嗔道:“呸!无耻,↓流!”

‘玉’霄乐的前仰后合,故意气她道:“怎么了?我说想抓‘肉’包子吃,这有什么错?怎么无耻了?难道吃‘肉’包子有罪吗?”

“你……”

众人明知道他嘴里的‘肉’包子并非是真的包子,而是指的‘女’人的‘胸’,但那个‘女’人去跟他辩解这个。

‘玉’霄哈哈笑道:“喂,你们为什么打我,总要讲道理吧,我问你们,人的名字不就是给人叫的吗?难道我叫不行吗?”

雪紫儿嗔道:“放屁!你一个晚辈,直呼我师傅的名字,你还有理呀?”

卓悠悠道:“还有,你骂我们的师傅,你这也有理呀?”

‘玉’霄嘻嘻笑道:“当然在理了,第一,她们是你们的师傅,又不是我师傅,第二,我凌‘玉’霄,以后再也不做别人的徒弟,再也不做别人的晚辈,我要跟西天的如来,天上的‘玉’帝,三十三重天的鸿钧老祖,补天造人死了的‘女’娲,开天辟地的盘古以及三皇五帝平起平坐,噢,不对,是我要比他们要高一头才对,我要凌驾于他们之上!别说你们的师傅,就算是他们,我都要直呼其姓名,第三,起名字就是让人叫的,要不然干脆别起好了,第四,我说的是实话,他们明知道,这样做虽然能守住,可是必然会死一些普通的弟子,但他们却非要这么做,岂不是自‘私’自利?第五,他们这么做,为的是基业,为的是四处大殿,岂不是守财奴吗?要知道,东西毁了还可以重建,可是人死了,却不能再活,像他们这般,宁愿死人,都要死撑着打下去的笨蛋,难道我说的不对吗?难道说实话也有错吗?你们要是承认这世上不能说实话,只能说假话,这世上只准虚伪的奉承,只准拍马屁,那我就无话可说了,你们说对不对呀?”

“啊……”

“你……”

一番话,将所有人给说的哑口无言了。

若是承认说实话不对,那就成了虚伪的了,那就如他所说,世上的人都在拍马屁,阿谀奉承,谁能说他说实话不对?

只是众人听了这个气,简直气的要吐血,因为你凌‘玉’霄也太狂傲了,他居然敢跟这么多尊神平起平坐,直呼其名,还敢凌驾于这些尊神之上,实在是不能再狂了。

‘玉’霄看着众人望着他愤怒的目光,丝毫不顾这些人的感受,依旧哈哈笑道:“喂,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难道都赞同我说的吗?还是‘女’人都看我生的英俊潇洒,都喜欢上我了,都要嫁给我呢?”

“啊,呸!”

‘玉’霄的几个姑娘对着‘玉’霄就吐开了口水。

曲仙儿摇摇头道:“唉,这个人疯了。”

洪袖儿道:“我看,脑袋被驴踢了。”

“是脑子进水了……”

“哈哈哈哈……”‘玉’霄放声大笑,悠然道:“世人皆以为我疯了,但世人却比我还疯,我凌‘玉’霄一不求神,二不拜佛,我活着就有尊严的活着,从不会跪倒在别人的脚下!可是世上正常的人呢,求神拜佛,不相信自己,却去相信泥雕,而我凌‘玉’霄只靠自己,从不靠别人,而这些人呢,却去求别人,拜别人,不信自己,信别人,请问,连自己都不信,却去信别人的人,跟我这信自己,靠自己的人比起来,谁是疯子?谁又是傻子?”

一席话,说的在场的和尚面红耳赤,说的道士们低下了头。

因为‘玉’霄没有说错,‘玉’霄就算死,都不去求神拜佛,要活就有尊严的活着,要死,就有尊严的去死,从来只信自己,只靠自己,只凭着自己的一双手和脑子去解决问题,从不像那些没有尊严和廉耻的人们对着个泥雕又拜又求的,失去了做人的尊严。

‘玉’蝶轻轻的掩住了‘玉’霄的口,柔声道:“好啦,你就别说啦,非要把大家都惹怒了,就好了?你这人,从不怕得罪人。”

‘玉’霄嘿嘿笑道:“怕什么?得罪他们怎么了?别忘了,他们这些人还要靠我去救呢,再说了,我能怕得罪他们?顶多不理我,那更好了,到时候,我带着你们,咱们隐居山林,什么人类的死活,灭不灭绝,关我什么事,我省的受力不讨好了。”

卓悠悠嗔道:“真不知羞,难道离了你就不行了?”

‘玉’霄悠然笑道:“当然了,这世界上的人,有的是为种地而生,做奴隶,做人下人,有的是为了艺术而生,除了画画,写字,都不会了,而有的人则是为战争而生的,我就是为战争而生的,世上论智谋,论聪明,没有比得过我的,论悟‘性’,也没有能比得过我的,只要给我两年的时间,我定然可以参悟透最高的道术,更上一层楼,到时候,天上的‘玉’帝,鸿钧,西天的如来,哪怕死去的盘古,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哈哈哈哈……”

众人简直都气的都想过去给他几个嘴巴了,他嘲笑所有信佛信道的信徒是没有尊严,不知廉耻的人,这里大多都是佛和道的信徒,谁能不生气。

但气也没用,如今,是这胡闹的人救了他们,而且,‘玉’霄是天命救世主,天魔克星的传言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了,谁能得罪他们的救世主呢?

若是得罪了这个小魔星,这小魔星投靠魔域,掉过头来帮着妖魔对付人类,那岂不是人类的末日了?

所以,就连他以前的师傅都不敢得罪‘玉’霄,只是气的直哼哼。

熊天燚气的直哼哼,洪天福气的直暗中放屁,但如今,徒弟不再是徒弟了,而且‘玉’霄又立了这么大的功,于情于理,仅凭这几句话也无法惩罚他。

更何况,他们也反驳不倒‘玉’霄,到时候被‘玉’霄一席话问的哑口无言,只是白白再丢脸罢了,到时候,更没面子了。

所以,四子、四僧加四‘女’假装没听见,不去理会。

楚天祥一见没人理会,‘玉’霄也不胡说了,这才道:“霄儿,不要开玩笑了,如今,大敌当前,说不定狻猊峰已经一场大战了,咱们理应该速去支援才对。”

‘玉’霄冷笑道:“去支援?万一是妖魔的调虎离山之计呢?咱们离开这里,妖魔来一个声东击西,再来偷袭这里,那这里的一千八百多人没有人保护了,到时候,再要是死了个七七八八的,你说,这值不值呢?”

“这……”楚天祥登时语塞,是呀,‘玉’霄所说不假,敌暗我明,防不胜防。

妖魔都是高手,一个突袭,一但不敌,立刻逃走,等去了,也晚了,再若是顾此失彼,真是得不偿失了。

秦扬皱眉道:“那……那咱们就按兵不动?光这么看着吗?”

阳娇道:“不行,咱们连夜赶路,今夜就赶回去!”

‘玉’霄哈哈笑道:“赶路?我不但不赶路,我还要在此停留两天。”

众人几乎一起失声道:“啊!”

曲仙儿道:“你说……说什么?山上大战,你……你却在这停留不前?”

洪袖儿道:“那……那岂不是要死很多人吗?

‘玉’霄悠然笑道:“死人就对了,打仗那有不死人的?我的五个师傅和龙‘女’派的‘女’人就这样,不吃点亏,他们是不会想通的,再说了,死人就死呗,反正人这么多,死几个又有什么?再说了,人那有不死的呢?他们不过就是早死几年罢了,早死几年,和晚死几年又有什么区别?早死早超生,早点去极乐世界去陪伴佛祖去享福嘛,早死了,早点荣登仙界,去做神仙嘛,这又有什么不好的。”

众人这个气,鼻子几乎都要被他气歪了。

虽然人都是要死的,哪怕是一个人活到了一百岁,明知道过两天就死了,也没有人愿意早死两天的,哪怕早死半个时辰,也没人愿意的,虽然和尚喜欢极乐世界,但活着时,也没有愿意去死的,道士虽然喜欢做神仙,也没有说做了道士后,不等寿终正寝就自己自杀的。

可‘玉’霄就这么可气,居然眼睁睁的看着人去死不救,而且还幸灾乐祸的说着风凉话。

洪袖儿气的拧住‘玉’霄的耳朵,嗔道:“喂,你的良心都叫狗吃啦?”

‘玉’霄微笑道:“喂,这时候不死几个人,他们是不听话的,以后还会死人的,这是难以避免的,既然难免,不如如今叫他们吃吃苦头,这事可不怪我,怪就怪五子和三‘女’不听我的,我可是千里派人送信去了,已经尽到仁至义尽了,我要让他们知道自己的错,知道不听命令的后果,若是这时候他们不吃点亏,依旧会固执的很,哼哼,这些弟子们的死伤,都是他们自‘私’自利造成的,都是他们守财舍不得丢弃造成的,这可不是我的过错,你们可要搞清楚了。”

众人哑口无言,又被问倒,是呀,‘玉’霄已经派人送信去了,他也写了血书,甚至用了‘激’将法,但这些人依旧不听,这能怪他吗?

只是他的作法实在是太可气了,明明能夜间赶路就能赶回去了,但他偏偏要驻扎两天再赶路,让妖魔去杀人,让妖魔去放火,让这些人去死,吃点亏,这简直太可气了。

‘玉’霄忽然扑哧一笑,哈哈笑道:“现在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的话多么有趣了,这道士也一样,跑了道士跑不了道观,你们放心,妖魔定然不会毁掉三清大殿的,一定会好好的给你们留着,妖魔呢,今晚上来杀一些人,明天再杀一些,而和尚和道士呢,却为了保住道观和寺庙,不忍舍弃,不能逃走,所以呢,妖魔闷了就杀几个人来解解闷,哈哈哈,有趣,有趣,唉,真是守财奴呀,难道和尚和道士不知道,出家人无儿孝子多的道理吗?只要能打跑妖魔,还愁孝子们不给出钱修建道观和寺庙吗?可笑,笑死我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