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5章 魔军2

第二百七十五章 魔军2

但猝不及防,兽群也被飞驰撞来的牛群践踏死了不少,可是,转眼间,兽群就定下了来,无数的群兽学乖了,一见牤牛冲来,先躲在一边,让那些大家伙对付它们。[書*哈.哈^小^說.網]

三百多火牛放了出去,足足也践踏死了一百多妖猴,二百多饿狼,三百多半兽人,以及许许多多的昆虫……

廉政一见火牛放的差不多了,赶忙命人关闭城‘门’,又登上城楼指挥。

惨烈的战斗依旧继续,箭和飞石、滚木依旧如雨点一般的砸着……

那几百头疯狂的牤牛挂着火蛇,践踏死了不少的妖兽,但只要冲进了黑雾中,就消失不见……

廉政的心凉了半截,知道三百多头火牛就这么报销了,定然已经被妖兽撕成了碎片。

但这些牛留着也是死,兽群来到,必然尸骨无存,而且也不能运上山,若不处理掉,除了成了兽群的口中食,或者成了兽群一党,那样还不如利用一下了。

所以,死了也就死了,最起码用这些火牛撞死了不少的妖兽,这也是白捡来的。

忽然半空中嘶鸣不已,再看遥遥黑雾中,飞出来了无数的鹰、雕和秃鹫,无数的猛禽,从半空中杀来!

廉政早有准备,急忙大喝道:“快,准备网!”

五百多修道弟子,早就做好了准备,这五百人,是专‘门’为了应付空中的猛禽准备的,刹那间,五百多修道弟子,一个个撑开一张张网,来回在空中飞着,开始网那些凶禽,半空中就跟飞禽恶战在了一起。

但那些飞禽并非只是飞禽,还有不少怪异的人类骑在飞禽上面,就见那些人类,瘦小枯干,大约都只有五尺左右高,面黑如墨,浑身长‘毛’,生的是奇形怪状,人不人,兽不兽的,手中拿着弓箭和长矛,就在半空中远了用箭‘射’,近了用长矛刺,顿时,半空中就‘射’来了箭雨。

这些奇特的人类,也真是奇特,有的是狗头,人身,有的是人头狗身,有的是半豹脸半人脸,有的是满脸疙瘩,有的生着尾巴……

真是奇形怪状,千姿百态!

其实,这些并非是真人类,而是人类和动物的‘混’合体,乃是半人半兽,不过,却是取动物的‘精’子,人类‘女’子的卵子,卵化而出的怪人,这乃是巫术的一种,十大巫尊善于巫术,这些年来,‘精’心培育了不少这种人兽,准备用来对付人类的。

这种人兽很是聪明,比一般的动物要聪明的多,修炼也容易的多,但可惜,卵化出来的人和兽的杂‘交’品种,大多的人兽个头太小,难以长大。

但别看这些人兽个头都不大,但一个个都十分的凶悍,嗜杀成‘性’。

人兽中当然也有大个的,例如大象和人类卵化出的象人,就高大无比,足有一丈五尺高,还有,老虎,猎豹等等,结合产出的人兽,也是凶悍无比。

那些瘦小的人兽,就骑着猛禽飞在半空中,毒箭‘乱’‘射’,‘射’向了城中的人。

那五百多修道者虽然厉害,但御剑飞行的本事却没有,虽然能一跃十余丈高,轻功都不错,但还不会飞,所以,相比之下,差了好多。[说書*哈.哈^小^說.網]

网没等罩住那些凶禽和人兽,‘乱’箭就‘射’了下来。

无数的人躲避不及,被‘乱’箭‘射’中。

有的人,只好将长布抖开,遮挡箭雨,有的则顶着盾牌遮挡箭雨。

这一来,‘激’怒了这些亲传弟子,十余人怒吼一声,御剑飞上了半空,就跟凶禽和凶禽上的人兽斗在了一起!

廉政赶忙指挥着,指挥着一部分人遮挡箭雨,一部分人死死守住城池。

廉政并没有飞上半空,而是和魏晓晨并肩在城楼上指挥,哪里有厉害的妖兽攀爬上了城池,就亲自过去斩杀在刀剑下。

刹那间,城池就被鲜血染红了!

刹那间,城下死尸就堆积如山了。

城上的人拼死守着城,兽群则拼命的往上攻,时间不大,围着城就满是群兽和人类的尸体了。

廉政命人泼上鱼油,将城下的尸体全部烧毁,这尸体一烧起,又不知烧死了多少兽群,但群兽如‘潮’水一般,无边无际,根本数不清,死一批,就冲上来另外一批,猛攻不退!

半空中,也‘激’战在了一起,这十余个亲传弟子可不是好惹的,御剑飞行,修为高深,亲自飞上了半空,跟无数的凶禽‘激’战在一起。

石力,冯成,童山,黄矗,燕镰,姚光,耿忠,华楼,夏台,文亭,明阁,禅悟,禅机,**,藏伽等十五人,各自施展法术,开始大战天上的飞禽。

在这些弟子中,除了廉政和魏晓晨之外,最厉害的要说是燕镰,华楼,夏台这三人,以勇猛著称的是石力,童山,黄矗,禅机,禅悟,**这几人。

其余的弟子虽然修为也都不错,却不及廉政,华楼,燕镰等人了。

燕镰用的是一把黑漆漆的大镰刀,镰刀足有五尺长,镰刀头好似一把弯刀一般,这把大镰刀名叫死神半月镰。

这是九子中开山力神洪天福的小徒弟,也是最得意的徒弟,可谓是不但有勇,而且还有谋,洪天福都打算将自己的‘门’长之外传给燕镰。

而且,现在的燕镰,也的确是‘门’长了。

燕镰驭死神镰飞上半空,在半空中,将死神半月镰的铁链抖开,就见死神半月镰是迎风就长,刹那间,死神镰变成了一丈长的大镰刀了,而那仅有两尺多的短链子,也变成了三丈多长!

燕镰大吼一声,手中抓住铁链,将死神半月镰转了起来,再看半空中,方圆四丈范围,就被黑漆漆的死神半月镰遮住!

那死神半月镰急速旋转着,就好似飞机上的螺旋桨一般的旋转,所到之处,真是碰着就死,挨着就亡!

刹那间,乌压压的头顶上,无数的凶禽和人兽被‘逼’的四散躲开,燕镰的死神镰刀是漫空‘乱’飞,‘乱’斩一通!

那些凶禽虽然厉害,但那见过这种可怕的兵器!

一只一丈大的秃鹫,刚要避开,死神镰转着圈子就到了!

死神镰刀雪亮的刀刃,就好似铡刀一般,直奔那秃鹫的身子斩来!

要躲根本来不及了,秃鹫上的那个人兽,急忙用手中长矛去架开!

但那长矛焉能招架的住!

咔嚓一声响,连长矛带人兽,连那只凶猛的秃鹫就被斩成了血淋淋的两截!

被斩断成四截的人兽和秃鹫,哀鸣一声,摇摇坠落!

漫空下着血雨,四截血淋淋的尸块被飞速旋转的镰刀又扫中,飞出去十余丈,从空中摔落……

刹那间,黑褐‘色’的翎羽‘乱’飞,鲜血‘乱’‘射’!

无数的人兽一见这么厉害,纷纷将羽箭‘射’向了燕镰!

但无数的羽箭没等‘射’到燕镰,就被旋转不已的死神半月镰将羽箭给绞成了碎片!

燕镰的修为和本事该是多高,那是这些人兽和凶禽能比的。

其实,上次两派大比试中,燕镰并不在山上,而是回家奔丧去了,他母亲亡故,回家去了,所以并未参加,若是燕镰参与了那次天帝山和龙‘女’派弟子的比试,以他的本事,也能打进前十名。

但他虽然厉害,毕竟比起‘玉’霄来差的太多,比起廉政和岳商来,还是稍逊一筹,但在天帝山所有三代弟子中,也是前十名的高手。

九大巫尊在黑雾中观看着,一见燕镰这么凶猛,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暗自惊呼道:“这个弟子也好厉害,但不知这又是谁。”

九大巫尊并没有出手,因为他们还在等,等时机。

现在,城中的箭还不少,而且,锐气正盛,就算他们上去,也是不上不下的局面,一时半刻,也难以打败廉政等劲敌。

所以,妖魔的目的,就是先消磨这些人的体力,等廉政等亲传弟子疲惫了,弓箭什么的也用的差不多了,这样他们再出手,就不必怕暗箭了,这就是这些妖魔的诡计。

反正兽群多的是,就算死一些,都没有太大的关系。

华楼远远的看到燕镰的本事,哈哈笑道:“燕师弟真是又‘精’进了许多,咱们就比比,看谁杀的畜生多!”

燕镰哈哈笑道:“好呀,我正有此意!华师兄,你也不必客气了,拿出你的本事来吧。”

华楼哈哈一笑,道:“师弟多加小心,不可大意。”

华楼叮嘱完毕,也开始使出了看家本事,华楼用的是一方棋盘,名叫黑白天机盘,就见华楼将棋盘一晃,再看原本两尺见方的棋盘,转眼间变成了一丈方圆!

就见那桌面大小的棋盘滴溜溜转了起来,棋盘上的十九道线,忽然间好似脱离棋盘飞出,‘交’织在一起,好似一张网一般,出现在了空中,再转眼间,半空中白雾萦绕,方圆十余丈的范围内一片白雾朦胧,底下的人竟然都看不清了!

无数的凶禽正在‘射’箭,刹那间不见了底下人的影子,被一片白雾遮住,顿时就失去了准头。

再一看,只见半空中出现了无数的格子,十九道的棋盘线出现在了空中。

整个天空,仿佛成了一盘棋,一盘巨大的棋盘!

就见白雾中,一个黑点滴溜溜急速的旋转不已,刹那间,十九道两线‘交’叉的点上,又出现了无数的黑白棋子……

就见那些黑白棋子星罗棋布,不住的变化着方位,布成了一个又一个奥妙的幻阵,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顿时,天帝山的弟子们一阵欢呼,齐声替华楼喝彩!

华楼所布的棋局,乃是天机谱中的一式,这一招,叫做星罗棋布。

华楼将棋局布在了空中,不但遮住了箭雨,而且还将无数的飞禽困在了其中!

这一来,底下的人就轻松了不少,十余丈方圆的空中,飞箭‘射’的就不那么多了。

燕镰遮住了半个天空,华楼施展法术,也遮住了半个天空,这一来,整个城楼上可谓就安全多了,廉政大喜,暗自称赞,于是在城上安心的指挥,不再顾虑空中了。

华楼将棋局布在了半空中,他也消失在了云雾中,他仿佛也化身为一颗棋子,仅是能看到白雾中那急速旋转的黑点,那黑点,其实就是天机盘的中心位置,天元!

华楼大喝一声,兰‘花’指连着弹出,再看漫空的黑白棋越来越多,不住的变化着方位,忽然间,无数的黑白棋子化作了流星,直‘射’天上飞着的凶禽和人兽!

嗖嗖嗖……噗噗噗……啊啊啊……

飞禽哀鸣不已,小眼睛中鲜血直流!

无数的人兽用‘毛’茸茸的爪子捂住了双睛,一道道鲜血顺着手指缝渗出……

这黑白子化作气剑,专‘门’‘射’凶禽的眼睛和人兽的眼睛!

这气剑虽然‘射’不死这些凶禽,但‘射’眼睛却能‘射’瞎!

再厉害,再凶猛的动物,双眼也是薄弱的!

华楼用的这一招,就叫做流星石雨,将无形的黑白子化作小气剑,‘乱’‘射’一通,无穷无尽!

这一招跟龙‘女’派的化血为箭,雪崩霜散,姹紫嫣红,龙鳞凤羽等招数大同小异,都是暗器的招数,但也十分的凌厉!

无数的人兽,疼痛难忍,坐不住飞禽,惨嚎着就从半空中坠落……

华楼一边‘射’着黑白石雨,一边将黑白天机盘祭出,就见黑白天机盘,化作一道道白光,在空中‘乱’飞不已,飞到那里,哪里就是一片血光!

躲避不及的飞禽和人兽,就被天机盘旋中,给劈成了两截!

他的天机盘,四周也是锋锐无比,就好似飞轮一般,不过,却是四四方方的飞轮罢了。

这些凶恶的猛禽和人兽被打瞎了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天机盘这时候就到了!

眼睛都瞎了,哪有能力反抗,这天机盘转着圈子‘噗’的一声,就将人和凶禽给斩成了两半!

就见空中天机盘四处‘乱’飞,飞到那里,哪里就是血光一片!

就见空中,黑白子不断得变换方位,如同暴雨一般的‘激’‘射’不已,‘射’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惨叫声!

仙疆的弟子声威大震,不仅齐声叫好。

华楼在弟子中的道术可是佼佼者,若是将天帝山的九峰弟子评价一番,除了凌‘玉’霄之外,前十名的弟子有,廉政,岳商,华楼,血红,尹宫,残阳,燕镰,沈渊,黄矗,夏台等人。

至于后边的弟子,像是原信智,应刑,石力等人,就稍微逊‘色’几分了。

华楼可以说是前四五名的高手,评价一个修道者的本事,并非只是评价勇力,而是全方位的总结,像是洪天福的几个弟子中,多是勇力之人,但综合来说,就不行了,一生的修为也就到此止步了,想要更进一层,是难得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