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5章 魔军3

第二百七十五章 魔军3

熊天燚的几个徒弟,就比洪天福的徒弟强一点,但熊天燚的徒弟不多,只有三个,但都是高手,尤其是血红和残阳,也在高手之列。-叔哈哈-

原天宁的徒弟,智是有了,但本事都很平均,原信智倒是进步很大,已经不在几个师兄之下了。

华楼乃是楚天祥的徒弟,也善于幻化之术,这天机盘的黑白子就是楚天祥其中一个本事,那就是将棋艺融入到了道术中了。

华楼乃是首徒,不管是资质还是悟‘性’,都是上上之选,乃是楚天祥的爱徒,这道术焉能不高。

华楼这一大显身手,他的三个师弟也是开始运用师傅的得意本事,那就是暗器和幻化之术。

楚天祥的这四大弟子其实都很优秀,另外的三个也不弱。

这四大弟子在天帝山被称作是楼、台、亭、阁,四大弟子,跟曲天赋的五大弟‘子’宫、商、角、微、羽,可以说是齐名。

夏台用的是一支七尺长大的巨笔,名曰一统江山笔,他也会幻化之术。

夏台将一统江山笔点点戳戳,再看半空中,出现了无数的碎石,这些碎石排山倒海一般的就砸向了无数的飞禽!

他可没有楚桂儿那般的心灵手巧,幻化不了那么复杂的东西,但幻化石头瓦砾什么的,那是个人就会画,并没有什么难处。

夏台学着师兄一样,也将这些幻化出来的碎石专‘门’‘射’飞禽的双睛,跟师兄联手,顿时,就将半空中‘射’来的箭雨给止住了。

这些幻象不但‘射’凶禽和人兽的双睛,而且还‘射’那些‘射’向城中的飞箭,没等飞箭‘射’到城内,就被这些碎石幻象给撞歪了,立刻失去了准头。

文亭用的是一把白‘玉’逍遥扇,这把逍遥扇可不一般,这可是楚天祥年轻时所用的兵器,只是后来,圣帝真君死了后,圣帝真君的遗物玄机山河山给了徒弟楚天祥了,所以,楚天祥将自己以前所用的逍遥扇给了徒弟文亭使用了。

白‘玉’逍遥扇可是一件仙家法宝,逍遥扇乃是白‘玉’所制,天蚕丝所穿就的,扇子有十二片白‘玉’,在白‘玉’上还雕刻着山水,十分的雅观。

白‘玉’逍遥扇上雕刻着一山,一水,一亭,一阁,‘花’草树木,鸟虫鱼兽。

文亭将逍遥扇祭出,再看逍遥扇上,山中流下的瀑布,山上的碎石,山中的野兽,飞鸟,顿时化作了无穷的幻象,排山倒海一般黑压压的半空中就压了下来!

骑在飞鹰等凶禽上的半兽人,一见天空中压下了一座大山,落下了无数的泥石流,好似山崩地裂一般,骇的面如土‘色’,简直都要吓死了!

一个不慎,无数的人兽坐不住飞禽,半空中就一头扎下,摔了个粉身碎骨!

就连那些凶恶的猛禽也不辨真假,还真以为山崩地裂了,所以,亡命而逃,这一加速,又甩掉了不少的人兽,无数的人兽,在飘渺的云中坠落,又不知摔死了多少!

还有一些逃避不及的,正好被这大山,洪水,和亭阁砸中!

半空中一声轰然巨响,这无穷的幻象蕴含着真气,将无数的凶禽给撞的羽翎簌簌如雨一般的落下,人兽哪里能坐的住,无数的人兽就被震下了飞禽,又摔死了不少!

但这幻象却不能杀人,仅是能吓人罢了,那些幻象撞在飞禽身上,是撞不死的。

因为那些飞禽太大了,足有一两丈大小,这幻象蕴含着真气,撞中飞禽,就好似击中飞禽一掌一般,虽然将飞禽打伤了,但却没有打死。

但即使这样,也十分厉害了,这一来,顿时,空中的箭雨止住了。

文亭十分得意,他这一下就不知吓死、摔死、撞死了多少人兽,比之二位师兄的本事又高了一层了。

他正得意,半空中一只两丈大小的飞鹰俯冲而下,飞鹰的铁爪直奔他的头抓来,而飞鹰上的人兽恶狠狠的一矛就刺向了他的心窝!

文亭的白‘玉’逍遥扇还在半空中没有召回,顿时措手不及!

他赶忙就要召回白‘玉’逍遥扇,但这一矛恐怕避不开了!

文亭急忙用了一招太极护体,凭空一画,一个‘阴’阳太极图的模样出现,先挡在了头顶!

但出乎意料的是,没等那飞鹰的铁爪抓到太极图上,就听一声大吼,好似半空中打起了闷雷一般,然后就见红光一片,‘阴’阳太极图上顿时溅满了鲜血,血淋淋的飞鹰和半兽人哀鸣着擦着‘阴’阳太极图从空中摔落……

文亭定睛一看,只见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洪天福的大徒弟石力!

石力正在旁边,心中不由得暗自给文亭叫好,但在空中决战,只要兵器出手,难免有疏漏,而且,修道之人御物可以飞行,但没有东西凭借,是在空中停不了太久的。

他一眼瞥见了飞鹰和人兽偷袭,一见文亭有了危险,哪里能不救,所以,大吼一声,驭开天霹雳斧恶狠狠的一斧头就将那两丈大小的飞鹰连人和飞禽,一起给斩成了两半!

石力一抓文亭的手,将文亭扶住,沉声道:“文师弟,多加小心。”

文亭虽然用太极护体挡一下,不见得就能受伤,但石力前来救援,这乃是人情。

文亭赶忙道谢道:“多谢师兄援手。”

石力憨厚的一笑,道:“文师弟,我给你护驾,你尽可全力施展法术,不必有什么顾虑。”

文亭喜道:“那真是太好了,多谢师兄。”

于是,石力在一边保护着文亭,文亭则毫无顾忌,将白‘玉’逍遥扇化作幻象不住的压下……

空中的十几个亲传弟子,施展法术,刹那间,就挡住了数百只飞禽的空中突袭。

战斗依旧惨烈的很,廉政和魏晓晨二人联手,将攻上城来的无数猛兽都给斩杀在刀剑合璧之下了。

二人刀剑合璧威力奇大,可谓是无坚不摧。

“廉大哥,快看!”

魏晓晨一刀将一只爬上城的半兽人斩落城下,忽然指着黑雾中大叫。

廉政定睛一看,也吃了一惊,原来,在黑雾中,飞来了一群蜈蚣!

在蜈蚣的身上,还趴着无数的人兽和无数的黑蜘蛛,除此之外,从兽群中,密密麻麻的爬来了无数的血红的毒蝎子!

那些毒蝎子,一只只都有一丈大小,血红血红的,毒尾翘翘着,就往城上爬来!

虽然城池很高,但就见那些毒蝎子,爬起来并不费事,蝎子尾朝上,嗖嗖嗖的就往城上攀爬而来,这一招,就叫做蝎子倒爬墙,后人的武术招数,人类也创出了爬墙的办法,就给这种攀爬的姿势取名叫做蝎子倒爬城,乃是夜行人常用的一招。

廉政暗叫不好,万万没料到,蜈蚣居然会飞,而且,那些蜈蚣,一个个都两三丈多长,身上趴着无数的毒蜘蛛,毒蝎子和半兽人,这若是飞到了城上,将身子一抖,将这些毒虫抖落在城中,那要死多少人?

那些蜈蚣,生着六只翅膀,忽闪着六只大翅膀就飞了起来,张牙舞爪的扑来!

这就是六翅蜈蚣,这些蜈蚣,乃是用巫术喂养的,都是嗜杀成‘性’,凶残无比!

这些蜈蚣,有的浑身漆黑如墨,有的赤红似血,无数的‘腿’上尽是倒刺,抓上人一下,就算完了。

廉政冷汗直流,急忙运用千里传音之术,大喝道:“军兵听真,大刀队在前,长枪队在中,准备网,罩住毒虫,‘乱’枪戳死,点燃火把,将柴火丢在城下,泼上鱼油,点燃阻挡住毒蝎子!”

廉政内力深厚,虽然战场上喊声如‘潮’水一般,但他运功修为和真力,使用千里传音之术,在场的弟子和兵将是听的清清楚楚。

廉政当即一阵安排,早就有人答应一声,领命而行,如此生死存亡的时刻,谁敢不从。

一千多官兵赶忙将准备好的干柴浇上鱼油就给成捆成捆的扔在了城下,再看城墙上,无数的毒蝎子已经爬上来了不少,还有不少的蝎子依旧在爬着。

干柴都丢下去了,火把一丢下去,立刻,城墙的四周,被一团烈火包围住了!

那些毒蝎子虽然十分的歹毒,但也怕火,顿时,纷纷后退,不敢往上爬了。

但也有一些蝎子已经爬上了墙,就往城上攻来,早有大刀队做好了准备,无数的人大刀一阵‘乱’砍‘乱’剁,将无数的毒蝎子给斩杀干净。

这时,百余支会飞的蜈蚣已经飞来,弓箭手‘乱’箭‘射’着,有不少毒蜘蛛,毒蝎子和人兽被‘射’成了刺猬,但即使这样,一时半刻还没死。

廉政沉声道:“晓晨,咱们联手用修罗和鬼道之术,将城下的魂灵都招出,将这些毒虫给废了!”

魏晓晨答应一声,二人几乎同时,用出了看家的本事。

二人都是修习的‘阴’煞鬼道之术,借助‘阴’魂戾气运用到道术上,可以增加无穷无尽的能量。

这一招就跟御雷真诀一样,不过,天雷御剑真诀是引天雷神电在剑上,增加自己的功力和力量,而二人修行的却是‘阴’术中的最高一层,跟御雷电术是不同的,一个是阳,一个恰好属于‘阴’,一个阳中道术中的最高境界,一个是‘阴’中道术的最高境界。

廉政所修的是鬼道之术,名叫九幽鬼道术,魏晓晨习练的则是修罗‘阴’煞功,但却是如出一辙,大同小异。

魏晓晨立刻咬破中指,将自己的鲜血涂抹在了淡紫‘色’的修罗刀上了,再看修罗刀,紫‘色’渐渐的消失,渐渐的变成了淡黑‘色’。

魏晓晨手掐法诀,喝道:“修罗尊神,赐我力量,九幽冤魂,为我所用,修罗之‘门’,炼狱魔界,为我而开!”

随着她念动法诀,再看城楼下的堆积如山的死尸中,一阵阵煞气蒸蒸升起,就好似无穷无尽的恶鬼幽魂凝聚在了一起,然后张牙舞爪的扑向了魏晓晨!

无数正在守城的兵士看到了,不仅吓得面如土‘色’,纷纷失声道:“鬼啊!”

有的人纷纷抡起刀剑,就去劈向了‘阴’灵戾气,但劈过去,却是虚无缥缈的空气,穿过幽魂,竟然什么也劈不到!

魏晓晨大喝道:“不必害怕,这些魂灵都被我吸住了,你们对付群兽就行!”

魏晓晨将无穷无尽的幽魂召集在了一起,然后左手一引,右手的修罗刀一举,再看无穷无尽的恶鬼幽灵就好似飞蛾扑火一般,纷纷嚎叫着飞进了修罗刀中!

廉政也没闲着,也开始做法,廉政也咬破中指,将自己的鲜血涂抹在了正气鸿‘蒙’剑的白‘色’的一面,顿时,鸿‘蒙’剑不再是一白面一黑面了,而是都成了黑‘色’的!

廉政左手掐动法诀,喝道:“九幽十鬼,聚气为灵,凝聚一剑,为我所用……”

城下不下千余的死尸,有人类的,也有动物的,这些死尸刚死不久,灵魂还没去远,就从半路被招了回来,破土而出,化作一道道黑气,凝聚在了空中!

廉政将正气鸿‘蒙’剑一指,再看无穷无尽的鬼气都围绕在了正气鸿‘蒙’剑上!

二人做法完毕,互相看了看,都暗自的敬佩对方,因为这一年的功夫,经过一系列的征战厮杀,双方的功力都提高了不少,比之以前用这招的时候,娴熟了很多,驾驭起来比之以前更得心应手了。

廉政沉声道:“晨妹,用刀气斩掉飞天蜈蚣的双翼,这样就飞不过来了!”

魏晓晨点头道:“嗯,我明白。”

廉政道:“动手!”

随着他话音一落,正气鸿‘蒙’剑凌空一劈!

刹那间,空中风声大做,黑气滚滚,无穷无尽的幽灵化作了一道剑气,就斩向了空中飞来的蜈蚣的左翼上!

‘咔嚓’一声,那六翅蜈蚣离着城池还有五六丈远,就被剑气斩中,左半边的三只‘肉’翼顿时被齐齐的斩断!

没有了一半翅膀,这飞天蜈蚣哪里还能飞的起来,顿时失去了平衡,身子一歪,就从半空中摔落!

魏晓晨也不示弱,修罗刀凌空一劈,一道凌厉的黑气也‘射’出,斩在了另外一条蜈蚣的翅膀上,‘咔嚓’一声,那蜈蚣也一样,从半空中摔落!

二人手拉手,飞上了半空,然后刀剑接连挥舞着,无数的黑气化作了一道道刀芒和剑光,漫空‘乱’‘射’,半空中飞来了约有一百多会飞的蜈蚣,没等接近城池,均被二人给斩落在地!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