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6章 伏击2

第二百七十六章 伏击2

其中,禅机和**还曾经随着凌‘玉’霄一起去追杀过天魔,在‘玉’霄的率领指挥下,十四个修道高手虽然历尽惊险,但却无疑死亡,都总算是安然无恙的回家了,不但如此,十四个人以少剩多,杀了足有好几千的动物,可谓是大获全胜。

所以,在禅机和**的心中,只服凌‘玉’霄一人,只听师傅的话。

尤其是**,在他的心中,根本是不服廉政的,认为廉政过于谨慎,无论在哪方面,都不及‘玉’霄,也不及岳商。

廉政不爱说话,沉默寡言,虽然**跟廉政也是一起出生入死过,也都是好友,但却跟廉政不那么要好,相反的,**跟岳商住在一个水晶泡泡内,相处了好几个月,跟岳商的感情却是深厚的。

而廉政,随着‘玉’霄追杀天魔的时候,跟魏晓晨总在一起,毕竟跟**住在一起没有过,而岳商毕竟跟禅机和**总在一起,在地下相处了三个多月,而且,岳商也会为人办事,所以,**跟岳商‘交’好,这并不奇怪。

但这次,‘玉’霄竟然把三派的总指挥权都‘交’给了廉政,而却没有‘交’给岳商,**其实很不服,但不敢多话,知道‘玉’霄可不是好惹的。

**就这样,就是这种欺软怕硬的人,只要你压的他服了你,他是一辈子老老实实的,若是你压不住他,那他就要搞独立分裂了,谁都不听了,真不愧是**。

但搞独立的后果,脱离国家和民族的后果,下场只有一个,那不就是死,就是伤。

**住在昆仑最南边,也算是西藏的和尚,乃是西藏密宗‘门’的第一代和尚,西藏的和尚**搞独立分裂,没什么好下场。

廉政虽然在智谋上并不比‘玉’霄差,指挥的也很有方,但还是压不住**,因为他并没有在**的心中树威过。

而‘玉’霄却不同,‘玉’霄却处处讽刺**,若是不听,当面几句话就能让**面红耳赤无言以对,恨不得有个地缝都钻进去,而且,‘玉’霄嬉闹梵音阁,差一点害的四僧都葬身到牛犇犇之手,最后,四僧不但不怪,反而给‘玉’霄磕头,求‘玉’霄拜他们为师。

就连他的师傅都对‘玉’霄百般的容让和佩服,**当然更不敢得罪‘玉’霄了。

而且,经过这三个多月的时间,追随‘玉’霄南征北杀,见到‘玉’霄处处料敌在先,以少剩多,杀的妖魔狼狈逃窜数千里,可谓是威风八面,出尽了风头,所以,**真是服了‘玉’霄了。

可是廉政,却一直以来是‘玉’霄的手下,根本没指挥过他,而且,他的心中,认为岳商比廉政更优秀,所以,这一次他并不服廉政。

但廉政大权在握,他也没有办法。

如今,廉政派他出来独挡一面,他倒是很开心,因为这样,他就可以实行独立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必听别人的了,他就成了一军之帅了。

四僧随着楚烟寒来到了事发之地,离着石桥约有一百多里地的渊城,只见这小小的渊城正在大战!

渊城也在长江以南,就在楚城的东边,离着楚城有二百多里路,乃是楚城东边的‘门’户,廉政不敢大意,派出一万多‘精’兵守住了渊城,以防妖魔分兵在东边攻来。

不过,渊城在楚城之后,靠近长江边上,离着战场颇远,所以,廉政并没有派遣修道弟子去守把,而是派出了炎国的大帅林渊在哪里守把,但也是暂时的守把,等到百姓都退走了,粮草什么的都运走了,等楚城的‘精’兵都撤走了,他们也就要撤走。

浮桥都在长江上搭好了,就等着廉政的将令,只要廉政的将令一到,他们这一万多‘精’兵,就从浮桥上撤走,然后火烧浮桥,防止妖魔过江。

但就在这时候,江里的妖魔杀来了,杀来的都是无数的大螃蟹,大龙虾,这些螃蟹和龙虾,都足有一丈大小,比人还要大,都十分的凶恶。

灵虚亲自率领六大弟子杀来的,林渊一见不好,赶忙命人紧闭城‘门’,立刻飞马去给押运粮草的应刑和岳盈等修道的半仙送信。

岳盈和应刑刚刚将长江以南所有的粮草和百姓保护着过了桥,也就离着渊城仅有五十多里地,闻听妖魔在水中来了,正在全力攻打渊城,岳盈和应刑就急了。

要知道,渊城一被破,虾兵蟹将攻击楚城的后面,跟前面的妖兽来一个两面夹击,那楚城的廉政等人,腹背受敌,必然全军覆没!

这两万多‘精’兵和一千多的修道弟子就全都‘交’代了,这如何得了?

所以,岳盈和应刑这两个押粮官,立刻召集那十余个修道高手,商量对策。

岳盈不愧是这里面的主事者,这乃是九‘女’宣静的四徒弟,是雪紫儿的四师妹,也是龙‘女’派三代‘女’弟子中的佼佼者,如今,还是应刑的未婚妻。

岳盈当机立断,派出了一半人去支援渊城,这些人就是她自己,应刑,倪梨姗,冷凝和楚烟寒。

她率领的押粮和保护百姓撤退的亲传修道弟子,仅有十人,她不敢都派出,怕中了妖魔的调虎离山之计,万一妖魔趁虚而入,放火烧了所有的粮草,那罪过可大了。

岳盈乃是一个‘精’细的‘女’子,哪里能这么糊涂,所以,她让沈梅等‘女’子护送粮草,而她亲自到渊城去支援和指挥。

岳盈等五个修道者,御剑而飞,什么兵也没带,直接飞进了渊城。

岳盈一见这形式,就知道不好,渊城是守不住了,急忙派公主楚烟寒快去给廉政送个信,让廉政速速派救兵,赶紧想办法早点弃城转移。

这就是以往的经过,楚烟寒回来的时候,渊城依旧在‘混’战!

虾兵蟹将都已经杀到了城头了,形势十分危机!

岳盈等四个修道高手,正在大战灵虚魔圣师徒七人!

四个打七个,真是苦不堪言!

岳盈暗暗的叫苦不迭,没想到这七个妖魔这般的厉害,一个对一个,都不见得能赢,更何况差不多两个打一个了。

幸好,岳盈等四人都是这些弟子中的高手,虽然不是妖魔的对手,但在空中缠斗,一时半刻还不会败北。

岳盈一人斗鲲鹏魔圣灵虚,杀了个难解难分!

岳盈人称倾城剑,手中的仙剑名叫倾国倾城剑,是龙‘女’派弟子中仅次于雪紫儿,魏晓晨等‘女’子的高手。

若是将龙‘女’派的众多‘女’弟子按照修为和本事排排名次的话,岳盈当可进十强。

第一,是雪紫儿无疑,雪紫儿手中一把紫芒刃仙刀,又叫做紫芒‘玉’龙斩,可以说是艺压龙‘女’派所有的‘女’弟子,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

第二,就要说是魏晓晨了,魏晓晨在修罗‘阴’煞之术的造诣上,谁也比不了。

第三,就要说如今的卓悠悠了,卓悠悠在冰雪霜寒等道术的造诣上,那是谁也比不了。

第四个,就要数谢雨霏了,谢雨霏在雨‘露’风雾等道术的造诣上,那是谁也比不了。

第五个,要算是倪梨姗了,倪梨姗在枪法的造诣上那是第一。

第六个,就要算是岳盈了。

第七个,要算是秋离了,秋离用的是龙凤秋分剑,也是佼佼者。

第八个,要数冷凝了,冷凝乃是苏冰的首徒,修为和道术都不错。

第九个,要数楚烟寒了,别看楚烟寒是炎国的公主,修为和本事,远在几位师姐之上。

第十个,要数刘畅了,刘畅乃是姚霞的弟子,修为和本事也是不错的。

至于其他的,再往下,就是沈梅,程蓝,薛冻等‘女’子了。

所以,鲲鹏魔圣灵虚虽然厉害,但想要打败岳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岳盈一把倾国倾城剑,使出了浑身的解数,竟然跟鲲鹏斗了个旗鼓相当!

灵虚大奇,真没料到,岳盈小小年纪,生的如此的俊秀,竟然会有如此好的修为和本事,竟然不在她的师傅九‘女’之下了,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灵虚暗自佩服,他见过雪紫儿和卓悠悠的伸手,当时就暗自惊奇,看得出,这两个‘女’子的修为和本事不在自己之下,可今日一见岳盈,又是惊异不已!

但灵虚却比岳盈要高一筹,可是要打败杀了岳盈,那真是不容易,而且他自持身份,还不能在六个徒弟中叫过来一个徒弟,来一个师徒双战岳盈,那样实在是太有**份了。

所以,灵虚跟岳盈斗了几乎二百多招,除了打中了岳盈左臂一掌之外,竟然再也没有伤到岳盈。

应刑力战两个妖魔,一个是海豹‘精’单速,令一个是海象‘精’向雄,这两个妖魔,在灵虚的六大弟子中是最弱的,但应刑的本事和修为,不及未婚妻岳盈,但跟向雄和单速却相差无几。

这几年,应刑的进步也很大,虽然还是不及师兄廉政,但也算不错了。

若是一对一,应刑绝不会败给这两个妖魔,可是二打一个,应刑就吃力了,应刑累的是只有招架之功,仅是能支持。

幸好岳盈离着他近,在应刑危机的时候,就帮应刑抵挡几下,应刑可是她的未婚夫,正所谓,夫妻情深,虽然他们还没成亲,岳盈也是关心未婚夫的。

所以,应刑也勉强招架住了。

冷凝大战海狮‘精’师奎和企鹅‘精’洋跃,也是十分的吃力,但为了能稳住大局,也只好咬牙坚持,如今,冷凝已经负伤了好几处,所幸不是要害,只是轻伤。

万般无奈,冷凝只好展开了游战,缠住了两个妖魔。

最危险的是倪梨姗了,倪梨姗大战北极熊‘精’熊破冰和金尾鳄鱼‘精’金鳄,这两个妖魔可厉害的邪乎,是灵虚六大弟子中最厉害的两个了。

若是公平的一对一,以倪梨姗的修为和本事,跟这两个妖魔相差无几,但二打一,倪梨姗就吃力了。

但倪梨姗乃是龙‘女’派弟子中,可以算是第五大高手,仅次于雪紫儿等高手,相差无几,那修为和本事,都绝不一般。

虽然倪梨姗十分的吃力,但展开游战,一时半刻还不至于败北。

四个人正在拼命的大战妖魔,已经顾不上指挥守城了,所以城中简直都要‘乱’了。

四人这个着急,为什么救兵还没到?

正当四人着急的时候,救兵就到了。

这里离着楚城仅有二百多里,楚烟寒御剑飞行,半柱香的时间就到了,所以,这四人坚持了约有一柱香的时间,救兵就到了。

四人真是长出一口气,一个个累的都气喘吁吁,若是再打一炷香的时间,那这四人都要‘交’代了。

禅机赶紧做了安排,道:“藏、独,藏伽,二位师弟,你们速去指挥守城,只守不攻,明白吗?”

**真是巴不得,他高高兴兴的答应一声,挥动九股托天叉就飞到了城中了。

禅机对楚烟寒道:“公主,你……对付那个用好似燕尾一样刀的那个妖魔吧,咱们一人对付一个。”

禅机其实说的是哪个企鹅‘精’洋跃,在这里面,就数着企鹅‘精’的本事稍微损‘色’一点,而楚烟寒乃是炎国公主的身份,不到万不得已,都不想让她参战,但现在,正好是七个对七个,实在是找不出人手了,这才让楚烟寒先抵挡一下。

若是派楚烟寒去指挥守城,城中这么多虾兵蟹将,更加危险,还不如一对一的给她找个弱一点的对手这样还安全,所以,禅机才这么安排。

其实,这也幸好这些妖魔带来的大多是虾兵蟹将,多是海里的妖魔,会飞的凶禽没有,所以,这些人也捡了个便宜。

灵虚也没料到这么棘手,攻打侧面,避实击虚,本以为势如破竹。

但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救兵,这真是意料不到的,灵虚也知道指挥的大帅是廉政,在心中也是暗自佩服廉政的做事谨慎和足智多谋。

楚烟寒嫣然笑道:“好啊,‘交’给我了。”

楚烟寒多聪明,他也知道禅机的顾虑,顾虑她的身份,怕她有什么危险,但现在还没有人手,只好给她找个差点的对手罢了。

禅机并不知道楚烟寒的本事,还以为她是个文弱的‘女’子,仅是会一点道术罢了,他哪里知道,楚烟寒的本事,丝毫不在大师姐冷凝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