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6章 伏击3

第二百七十六章 伏击3

禅机叮嘱道:“公主,只要抵挡一会就可,小僧将那妖魔打退,就会支援公主,千万多加小心。-[说^小^說.網]”

楚烟寒微笑道:“师兄尽管放心就是,我没事的。”

禅机点头,沉声道:“大家上,缠住这几个厉害的魔头,一会廉道兄若是撤兵了,就会送信来了,咱们也撤。”

禅机,禅悟和楚烟寒,立刻驭剑加入了战团,这一来,公平了,成了一对一了。

冷凝,岳盈,应刑和倪梨姗四人,真是长出一口气。

冷凝一对儿,已经受了伤了,但只是咬牙坚持着,这几人之所以派出楚烟寒送信,也是因为楚烟寒的特殊身份罢了。

楚烟寒飞身上前,雌雄冷寒钩一晃,就将洋跃拦了下来,微笑道:“大师姐,辛苦了,你没事吧?”

冷凝道:“没事,师妹,可要多加小心!”

楚烟寒笑道:“没问题,这两个畜生咱们一人一个,结果了它们都行!”

冷凝真是长出一口气,挥舞碧绿‘色’的凝碧剑就跟师奎厮杀在了一起,冷凝恨的简直都要咬碎了银牙,刚才二打一,冷凝一个不慎,肩头和左臂被师奎的独角狮头槊的尖刺扫中了一笑,被洋跃刺中一燕尾刀,虽然伤不重,但也疼痛无比。

这一次一对一,冷凝总算有了报仇的机会了。

冷凝左手剑指在凝碧剑一扫,一道碧‘色’的冰气直‘射’师奎,怒喝道:“畜生,现在咱们决一死战!”

师奎也是暗暗的着急,二打一,竟然久战不下,真是气坏了。

但冷凝跟他们俩周旋,上下‘乱’飞,不正面打,这种打法,想要在广阔的空中击毙一个会飞的人,那真是不容易。

这一次,冷凝总算跟他一拼了,师奎用的是独角狮头槊,沉重无比,也是一员猛将。

这独角槊,其实就跟独角铜人娃娃槊没什么太大的区别,都不是那种特别长的槊,都是短槊,只有四尺左右长罢了。

独脚娃娃槊的模样,是一个小孩子双手合十在前,好似童子拜观音的模样一样,而那小孩子的脚,一只‘腿’立着,一只‘腿’盘着,用这种兵器的人,就拿着那‘孩子’的一只立着的脚,论起来砸人,这就是独脚娃娃槊的模样。

而师奎的独角狮头槊的模样,跟这个差不多,只不过不同的是,在铜人的头顶,多出来了一个三寸长锋利的刺,就好似匕首一般,这根刺,就是它做妖怪时口内的牙所化而成的,那独角槊上的小刺,就是它做海狮时候的胡须所化。

师奎不敢大意,一见碧‘色’的光芒‘射’来,急忙用狮头槊一挡,砰的一声响,那道碧‘色’的剑气正‘射’在独角槊上,被独角槊击破。

冷凝并不搭话,御剑上前,碧‘色’的剑直刺妖魔的咽喉而去!

剑未到,一股森冷的剑气先到了!

师奎暗自喝彩,赶忙用独角槊去架凝碧剑!

冷凝知道这妖魔的力气很大,兵器很重,哪敢硬碰,急忙手腕子一翻,一招毒蛇寻‘穴’,直奔师奎的心窝扎来!

师奎大惊,赶忙又往下一压剑!

冷凝冷笑一声,用出了绝招,张口一喷,口内吐出一道冰箭,约有半寸的小冰箭,大约有竹枝那么细小,直‘射’师奎的左眼!

苏冰最善于冰雪的道术,她的几个徒弟也不例外,在苏冰的七个‘女’弟子中,这种冰雪道术造诣最高的是卓悠悠,其次就是冷凝和薛冻了,冷凝张口吐出一股气,气化作冰刺当作了暗器使用了,这一招道术可谓很高。

师奎大惊失‘色’,但想要躲避来不及了,赶忙使劲一转头,这支冰箭就歪了一些,正好在他的耳朵上穿过!

‘噗’的一声轻响,又细又小又锋利的小冰箭就好似一根银针一般,正好‘射’中了这妖魔的耳朵,将这妖魔‘肥’大的耳朵穿了一个小‘洞’,就好似‘女’人打的耳‘洞’相似,不过却粗大了好多。

刹那间,师奎的耳朵就流出了血,虽然伤不重,却也很疼。

但师奎顾不上疼痛了,因为冷凝一翻‘玉’腕,手中碧‘色’的凝碧剑刷!刷!刷!刷!刷,一连五剑,扎双眼,刺咽喉,挂两肋,迅疾无比!

师奎那还顾得上耳朵上的血‘洞’,赶忙用独角狮头槊一阵忙活,这才应付过去这危险的几招!

但还是被刺中了一剑,被冷凝一剑刺中了左肩,立刻鲜血也流淌了出来。

师奎这次不敢大意了,急忙飞身后退,退出去了五丈远!

用手一‘摸’耳朵和左肩上的鲜血,怒吼道:“贱婢,拿命来!”

冷凝冷笑道:“这是还给你的!看剑!”

一人一妖魔,又‘激’战在了一起!

楚烟寒在十余丈远边打边吃吃笑道:“师姐,你给他打耳朵眼做什么,他又不是‘女’的,哈哈……”

冷凝不爱玩笑,这时候也不是玩笑的时候,于是叮嘱道:“师妹,多加小心,不要分神。”

楚烟寒答应道:“哎,知道啦。”

楚烟寒双钩舞动如飞,好似雪‘花’盖顶一般的就钩向了洋跃的咽喉!

二人仅是打了几招,洋跃就吃惊非小,因为楚烟寒的双钩招数奇妙,修为和内力都很不错,根本不在他之下!

洋跃本是企鹅修炼了约有八百多年成的人形,企鹅行动笨,他修炼成‘精’后,本‘性’也是一样。

那一双手还没有分叉,还像是企鹅的两个鳍,而楚烟寒却用快招,‘弄’的洋跃手忙脚‘乱’。

洋跃恶狠狠的一刀叉去,叉向了楚烟寒的美人头。

楚烟寒冷冷一笑,左手钩挥出,钩向了洋跃的鳍尾刀!

这鳍尾刀就跟燕子的尾巴模样差不多,是分两个叉的,这钩就钩向了鳍尾刀的一个刀刃!

洋跃一个不慎,正好被双钩挂住了鳍尾刀的刀刃!

这也是他打了这么久,有的累了,而楚烟寒却是新生力量,正有力气的时候。

洋跃想要进招,被楚烟寒的钩挂住了,而且,不等他进招,楚烟寒哪里能不趁机进招?

洋跃急忙去甩开鳍尾刀!

就在这时候,楚烟寒的右钩就到了,锋利的冷寒钩挂定风声,直奔他的脖颈钩来!

这若是钩中,那脖颈必然跟头颅分家了,就算是妖魔也不例外!

洋跃急忙一甩鳍尾刀,猛的一低头!

这把钩就走了个空!

还没等他抖落开被钩住的鳍尾刀,楚烟寒手一翻,右钩回带,又回来了!

这一招,就叫做回光返照绝命钩!

洋跃暗叫不好,猛的一俯身!

这把钩擦着他的头扫过,总算躲过去了!

他刚避开,楚烟寒的左手钩本来钩着他的兵器,这时候左手钩一牵一引,将洋跃的鳍尾刀‘荡’开,顺势一招反背撩‘阴’钩,从下往上钩划向了洋跃的小腹!

别看钩不是剑,带着一个弯钩,但那弯钩却锋利无比,绝不会比剑差,而且,比剑更可怕的是,这钩可以锁住敌人的兵器,钩挂住敌人的兵器,另外一把钩,就是必杀技!

自古以来,这护手双钩,比剑都可怕,一个不慎,被挂住兵器,想要甩脱都难。

楚烟寒的钩是锋利的,带着弯度,但钩的后面,却也是锋利的好似剑锋一样,根本就跟一把带钩的剑没区别!

这一招来的太妙了,也太快了!

洋跃暗叫不好,急忙运用北极冷功,刹那间,在肚皮上就生出了一道冰罩!

与此同时,洋跃拼命往后一退,总算他躲避的及时,这一钩并没有给他开膛破肚!

若慢的一慢,必然被开膛破肚,那真是死在当场了!

但即使这样,也还是被钩扫中,护体寒冰罩也护不住!

那一钩,从下往上,将冰层划破,连带着厚厚的肚皮,也给划破了一点!

刹那间,洋跃的白肚皮上就鲜血淋漓了,鲜血都把护体寒冰染红了!

“啊!”洋跃失声惊呼,用手一‘摸’肚皮,一手的鲜血!

洋跃急忙封住了‘门’户,怒道:“你……你是什么人?谁的‘门’徒?”

楚烟寒冷笑道:“‘玉’龙九‘女’第七‘女’,冷‘艳’仙子苏冰‘门’下五弟子,炎国楚王的‘女’儿,楚烟寒是也,妖魔拿命来!”

洋跃将手一抹,将肚皮上的伤口冻结了,立刻,鲜血不流了。

这时,洋跃可不敢大意了,他可知道这弱不禁风的‘女’子的厉害了,而是加了一百个小心,就跟楚烟寒战在了一起!

天金刚禅机,一晃降龙月牙宝铲,替下了岳盈,沉声道:“岳仙子,‘交’给贫僧了。”

岳盈也累坏了,一见有人替下自己对付这个劲敌,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岳盈微笑道:“有劳大师,多加小心。”

岳盈避开,截住了海豹‘精’单速,又跟单速斗在了一起。

这一来,岳盈可轻松多了,单速虽然本事不错,但那里能赶得上师傅灵虚,以岳盈的本事,是绝不会落败的了。

灵虚一见来了一个和尚,头上月牙金箍勒着秃头,身穿袈裟,颈挂着一百零八颗墨珠,浓眉大眼,手中一根镔铁降龙月牙铲,真是威风凛凛!

禅机可是梵音阁八大护法金刚之首,论修为和本事仅次于牛犇犇,乃是一员不但勇猛,而且很有头脑的僧人,论现在的修为,虽然不及灵虚,但也差不了太多。

灵虚问道:“你是什么人?”

禅机道:“贫僧法号禅机,乃是梵音阁八大金刚之一,请问施主是谁?”

灵虚傲然道:“圣教鲲鹏圣人,灵虚是也!”

禅机吃了一惊,上下打量了一下灵虚,暗暗的道:“原来他就是鲲鹏魔圣灵虚,魔域的七大魔圣中的第二个,真是名不虚传。”

禅机单手在‘胸’前一立,口念佛号道:“阿弥陀佛,原来是前辈,前辈,何苦遭下这么大的杀孽?”

灵虚冷笑道:“少废话,禅机,我看你也是个人才,若是能加入魔域,我保你一命,如何?”

禅机冷笑道:“恕小僧不能从命。”

灵虚喝道:“那你就放马过来,我倒要会一会梵音阁八大金刚之首有什么过人之处,我看看梵仁那老秃驴教给你都什么本领!”

禅机脸上的青筋暴‘露’,这妖魔辱骂自己的师傅,他如何能忍受的住。

禅机冷笑道:“好,那小僧就动手了,得罪了,接招!”

禅机跃在空中,双手抡起降龙月牙铲,半空中就拍了下来!

灵虚那里能退避,并不躲闪,而是飞身而起,命运烈焰刃挂定烈火迎了上去!

半空中,命运烈焰刃正好跟禅机的降龙月牙铲撞在了一起!

空中一声巨响,再看一人一魔,均被震出去了三丈多远,这才稳住身形。

灵虚就觉得双臂酸麻,暗自惊呼道:“这小秃驴好大的力气!看来不能小窥!”

禅机也被震得双臂酸麻,也暗自吃惊,禅机稳定了一下心神,晃动月牙铲,跟灵虚斗在了一起。

虽然禅机总体上修为稍逊一筹,但也差不了太多,也完全能抵挡的住,一人一魔,杀了个难解难分,不相上下!

禅悟也没闲着,一见那白熊‘精’高大无比,力大无穷,倪梨姗一对二,十分的吃力,急忙替下了倪梨姗,挡住了那凶恶的白熊‘精’!

倪梨姗可累坏了,若不是靠着‘精’妙的枪法来一个巧招对付二魔,早就被击毙在当场了。

禅悟这一来,可替倪梨姗解了围了。

禅悟大吼一声,两柄伏虎霸王锤恶狠狠的砸向了白熊‘精’熊碎冰!

白熊‘精’熊碎冰也是勇猛著称,北极熊本来就凶猛,这一成了‘精’,当然更猛了。

熊碎冰横着熊掌破冰铲就架!

当!一声惊天动地的脆响,两把重锤正好砸在破冰铲上!

再看这一魔一人乐子可大了!

禅悟被震得双锤撒了手,飞向了城中!

熊碎冰也不例外,熊掌破冰铲也撒了手!

三把重兵器直往城下砸去!

禅悟和熊碎冰都尽了全力,但都没料到对方都这么大劲,所以,一个不慎,双方的兵器都震飞了!

禅悟就觉得手都震出了血,暗自惊呼,心道:“这妖魔的力气竟然不比‘混’沌魔圣‘蒙’明小,也不比那黑熊‘精’差,真是好厉害!”

禅悟赶忙化作一道光,往地下落去,一边飞一边召回自己的兵器。

熊破冰也不例外,也急忙去追自己的兵器。

禅悟的两柄大锤,正好砸中两个虾‘精’的头上,将两个虾兵给砸了个脑浆迸裂,惨死在当场!

两柄大锤刚落地,禅悟就到了,一招手,两柄锤飞了起来,禅悟手握双锤,驭双锤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