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6章 伏击4

第二百七十六章 伏击4

修道之人,没有兵器驭动,根本在空中待不久,也飞不远。[说書*哈.哈^小^說.網]

禅悟双锤一到手,一招横扫千军,双锤左右一扫,将围上来的虾兵砸倒了一片,然后飞身而起,又飞上了半空。

虾兵一见禅悟落了下来,嗖嗖嗖,无数的羽箭‘射’向了禅悟。

禅悟双锤一摆,叮叮当当,将羽箭击飞,然后飞高了一些,避开了羽箭。

再说熊破冰,也不例外,熊掌破冰铲沉重无比,铲头足有两尺方圆大小,铲柄足有碗口粗!

这大铲落下,正好砸中了好几只大螃蟹,将蟹将砸死了五六只!

无数的螃蟹‘精’哪里能去袭击熊破冰,而且也不敢怪他,急忙躲在一边。

熊破冰大骂道:“真他妈饭桶,这么重的兵器掉下来,会没有觉察,砸死了也活该!赶紧攻城,别愣着!”

那些螃蟹‘精’嘴上不说,心中这个骂,心道:“是你饭桶被别人震掉了兵器砸死了这么多弟兄,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却骂别人,真他妈不讲理。”

但虾兵蟹将敢说什么,只好答应一声,加紧了攻城。

禅悟刚刚召回兵器,熊破冰就杀了回来,两个猛将又战在了一起。

倪梨姗这个笑,心道:“唉,禅悟真是有劲没处使用,干嘛硬碰硬,这一人一妖魔真有趣。”

倪梨姗去了一个劲敌,单独对付那金尾鳄鱼‘精’,立刻也轻松了不少。

倪梨姗枪法最妙,最善于枪法,在龙‘女’派弟子中,基本都是用剑和用刀的多,用枪的亲传弟子仅有两个‘女’子,一个是倪梨姗,另外一个是苏冰的三弟子沈梅。

沈梅用的枪法是梅‘花’枪法,而倪梨姗的枪法是梨‘花’枪法,而且,倪梨姗的修为和枪法,要比沈梅技高一筹。

倪梨姗的梨‘花’枪可是一绝,倪梨姗乃是贞烈仙子罗贞的小徒弟,但修为和本事却比大师姐魏晓晨和二师姐谢雨霏差不了太多。

在龙‘女’派弟子中,论修为和道术,可在前五名,甚至在岳盈、秋离之上,不过,这几人也差不了多少。

但总的来说,比岳盈和秋离要强一些,因为她的长枪长,比剑要好用的多,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就是这个道理了。

倪梨姗人称飘影梨‘花’枪,这就是说她的枪法很美,就好似一个美丽的倩影在梨‘花’中一样。

梨‘花’枪长一丈一,枪是银白‘色’的,就连枪缨也是银白‘色’的,秀雅的好似梨‘花’开放一般的美丽。

倪梨姗一去了劲敌,变成了一对一的公平决斗,立刻就采取了主动。

倪梨姗将手中梨‘花’枪扑棱扑棱的一抖,再看梨‘花’枪空中一颤,十八个银白‘色’的枪尖出现,令人分不清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的。

倪梨姗冷笑一声道:“哼哼,金鳄,咱们来好好的比一比,不要以为我怕了你,让你知道本姑娘的厉害!”

金鳄也不服气,怒吼道:“贱婢,放马过来!”

倪梨姗一抖梨‘花’枪,大枪一招金‘鸡’‘乱’点头,刷刷刷,就见银白‘色’的枪尖立刻化作了十八个枪尖,分别刺向了金鳄的全身上下十八个不同的部位!

金鳄大吃一惊,根本分不清哪一个枪尖是真,哪一个是假了,暗叫厉害!

金鳄手中的鳄鱼金蛟剪,其实就是一把巨大的大剪刀,但却是鳄鱼金鳞,鳄鱼模样的剪刀。

金鳄急忙将鳄鱼金蛟剪一并,当作了棍子使用,去拨打刺来的十八个枪尖!

但拨打了半天,一下没碰到!

倪梨姗的枪法该是多‘精’妙,这一招无非是‘迷’‘惑’人的招数,真正的杀招在后面!

倪梨姗一见金鳄上了当,心中暗笑,急忙大枪回撤,一招青龙出水,又是一枪刺去。

金鳄急忙往上一拨,又走了个空!

大枪,在十八般兵器中被称作是贼,这就是说,枪的变招最快。

大枪多是刺,走的多是中平枪,变招快,速度快,最不好招架了。

在十八般兵器中,大刀为百兵之帅,剑为兵中君子,而枪却号称百兵之王!

在历代用枪的名将数不胜数,封神中的哪吒,黄飞虎等都是用枪的高手,霸王项羽的霸王枪,三国赵云,姜维,马超也是善用大枪,隋唐的罗家枪,宋代的杨家将一家的杨家枪,岳飞的岳家枪,明朝的戚继光等等,这些都是用枪的大家。

可见长枪在古代兵器中的地位了,十八般兵器无论有多少种排列的顺序,总是刀枪剑戟这四样在前,枪就在第二位。

但枪却比刀可怕,一个用刀的和一个用枪的比斗,多数用刀的吃力。

因为用刀的要杀人,必须抡起刀来,这一动刀,必然就有幅度,就有间隙和破绽了,可是大枪却不同,大枪却是中平枪,根本不必抡起来打,而是抖手一枪就刺,根本不必摆任何没必要多余的姿势,所以,虽然在十八般兵器中,刀的排列在枪之前,但枪的优点却在刀之上。

换句话说,若是用大刀的关羽跟用枪的赵云、马超真的一比的话,那实力差不多的大将,用刀的打的时间久了,那必然会败给用大枪的。

就算关老爷再勇猛,也总有力气用尽的时候,用枪的可以以逸待劳,随便来一个拨草寻蛇,就可以将刀架开,所以,用枪的要占便宜。

倪梨姗的枪法该是多高,加上她不但枪法‘精’妙,而且还修为高,会道术,其实,以她现在的修为若是跟哪吒斗在一起,哪吒也不见得能占到什么便宜。

只可惜,那时候的哪吒还没出生,不但哪吒还没出生,就连他的师傅太乙真人都还在他娘的肚子里没出来,不但连太乙真人没出生,就连太乙真人的师傅元始天尊还是个‘尿’‘床’的娃娃呢。

倪梨姗梨‘花’枪‘荡’起重重枪影,左手兰‘花’指还不住的弹着,顿时,白雾‘迷’‘蒙’,金鳄更加看不清枪的来路了。

倪梨姗刷刷刷,连环枪刺出,一刺面‘门’,二挂两目,三扎咽喉,四刺‘胸’肺,五破肚皮,六扎小腹……

金鳄‘弄’了个眼‘花’缭‘乱’,招架不及,这才知道倪梨姗的枪法实在是太妙了,刚才也就是二打一,捡了个便宜罢了!

金鳄手中的金蛟剪本想剪断枪头,但连枪都碰不到一下!

就在他忙‘乱’之际,一个不慎,倪梨姗大枪一点,本来扎咽喉的一枪,猛地变成了往下刺,直刺向了他的小腹!

这一招声东击西,更是难度太大,要知道从上三路枪立刻变做了下三路枪,这变化就好似本来飞天,立刻一个跟头往地下飞去,真是令人措手不及。

金鳄也真是厉害,急忙用手中金蛟剪猛地下挡,身子猛地后退,这一枪稍微扎歪了一点,‘噗’的一声,正好扎在他的左大‘腿’上!

刹那间,就在这鳄鱼‘精’的大‘腿’上给扎了一个一寸多深的血‘洞’!

鲜血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虽然金鳄全身鳞甲,但这大枪这么锋利,也挡不住!

金鳄刚一愣,倪梨姗大枪一颤,又奔他咽喉点去!

他刚一招架,倪梨姗的枪又变了!

时间不大,再看这鳄鱼‘精’浑身上下被刺了五六枪,血不住的流着!

这鳄鱼‘精’身子笨拙,行动不便,乃是猛将,但灵便却不足,所以吃了亏了。

而倪梨姗却灵便的很,以巧招戏耍他,所以大占便宜。

不过,这鳄鱼‘精’挨了这几枪,根本毫不在乎,而倪梨姗用的是快枪,扎的他也不深,也要不了这妖魔的命。

金鳄被气的暴跳如雷,倪梨姗枪快如电,百般的戏耍他,根本不跟他硬拼,金鳄简直气疯了,虽然被刺了几下,伤不重,但也是疼痛无比的,金鳄怒吼道:“贱人,我跟你拼了!”

倪梨姗暗自好笑,一见金鳄来势猛恶,也不招架,而是御枪就逃,避开后再用‘精’妙的招数对付金鳄。

一人一魔,在半空中飞上飞下,来回盘旋着,斗了个难解难分,不相上下,但却是倪梨姗占了上风。

应刑对付海象‘精’向雄,一对一,也不这么吃力了,立刻也打成了平手。

七个人和七个妖魔公平的在半空中决战了起来,一时半刻,是难分胜负。

可是,城中却出现了变化。

本来,虾兵蟹将已经占了上风,很快就可以攻占了城池了,可是藏独和藏伽这一来,立刻出现了显著的变化。

藏独和藏伽都是勇猛之将,修为都很不错,这些虾兵蟹将,仅是普通的小妖,哪里能比的上他俩的修为。

这些普通的小妖对付平常的人类还行,对付修真之士的高手,那就明显差多了。

藏独挥舞着九股托天叉,一叉一个,时间不大,就率领守兵将攻进城内的虾兵蟹将给杀了个落荒而逃!

藏伽也一样,手中一对摩云金绞锏,左右开弓,专‘门’往虾兵蟹将的头顶砸去!

虾兵用的几乎都是长矛,蟹将用的是它们本体的两个大铁钳子,这些螃蟹和龙虾‘精’都还没有修‘成’人形,完全是一副虾米和螃蟹的模样,不过,却都一丈大小,都能站起来行走,跟人差不多高。

时间不大,二人就已经扭转了战局,守住了城池。

按道理说守住城池也就罢了,但是,藏独却是一个嗜杀成‘性’的和尚,一见七大妖魔都被挡住,仅剩下这些虾兵和蟹将,他是丝毫没有放在眼中,这一轻易的打败了这么多小妖,藏独杀的双眼都红了,更加开心了。

藏独一见虾兵蟹将还在往城上爬,按道理说,就该占据有利地形,好好的守住也就罢了,但藏独却不,杀的高兴了,真是忘乎所以了。

藏独高举起九股托天叉,高声道:“打开城‘门’,跟这些妖魔决战!”

他话音刚落,藏伽就吃了一惊,他知道师兄的脾气秉‘性’,好勇斗狠,嗜杀成‘性’,虽然很勇猛,可是却有勇无谋。

外面虽然都是些虾兵蟹将,虽然没有大妖魔,但虾兵蟹将却堕入牛‘毛’,开城出去决战,那岂不是找麻烦?

藏伽赶紧飞到藏独身边,拦住道:“师兄不可,万万不可!”

藏独怒道:“有何不可?”

藏伽道:“廉道兄曾经说过,只准坚守,不准出城迎战,咱们岂能违命呢?”

藏伽不说廉政的命令还好,一说廉政,藏独更来气了,藏独怒道:“你懂什么?廉政胆小如鼠,只会被动挨打,他并不在这里,他若是在这里,见到没有几个大妖魔,只有这些小喽啰,他也会出城迎战的,咱俩的本事能惧这些虾兵蟹将不成?笑话!城中我看有三百多骑兵,骑兵一个冲锋,步兵紧随其后,咱俩做先锋,定然能杀这些小妖个落‘花’流水,这种好战机,焉能不把握好?休要多言,这里我做主,来人,骑兵队准备,上马,开城!”

兵随将令草随风,那个大胆敢不听?

炎国的大帅已经阵亡了,被妖魔重伤,伤重而死,妖魔杀来的时候,修真弟子并没有赶到,所以,七个妖魔没人能抵挡得住,大帅就这么被妖魔击毙了。

也幸好弓箭多,暂时的抵挡了一会,而岳盈等人赶来的快,否则,这城就保不住了。

如今真是群龙无首了,但还有几个将军,几个将军一听也为难了,真的要出城跟妖魔一拼?

几个将军刚一愣,藏独怒了,藏独喝道:“还愣着做什么?你们这样唯唯诺诺,怕死贪生,有什么出息?咱们若不反击,不给这些小妖一些颜‘色’看看,他们还以为咱们怕了他们了,咱们出城一战,打败他们,就算撤兵这些妖兵也不敢追了,否则,咱们一撤,这些妖兵追来,还不是要决一死战?那时候,你们谁也活不了,还不如现在趁着妖魔锐气大挫,咱们奋力一击的好,听我的,骑兵在前,步兵在后,杀出城去,决战!违令者,斩!”

这一来,再也没有人敢不听了,藏独下完命令,也不管别人,自己先飞身跳下了城楼,在城‘门’口就砍杀了起来。

藏独也真是勇猛,的的确确也是猛将,这些小妖哪里能是他的对手。

就见藏独,九股托天叉神出鬼没,碰着就死,挨着就亡,直杀得虾兵和蟹将滚的滚爬的爬,刹那间,就杀了个血流成河!藏伽一看师兄杀出了城,长叹一声,万般无奈,只好也杀出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