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6章 伏击5

第二百七十六章 伏击5

众多军兵哪敢抗命,而且,**的话也不算完全没有道理,就算一点道理都没有,军令在,也不能不听。。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小^說.網]

幸好,城中还有三百多匹战马,这些战马乃是为了撤退时准备的,三百多军兵骑上了战马,挥舞着大刀,打开了城‘门’,也杀出了城!

禅机,岳盈,倪梨姗,楚烟寒,应刑等人正在跟妖魔在半空中决战,就见军兵开了城‘门’,居然杀了出去!

七个人不仅都惊呼不已,这是谁下的命令?谁这么糊涂?竟敢抗命不听?

禅机一见**冲在最前面,就知道定然是这个爱搞独立分裂的小师弟下的命令了,不由得气的顿足捶‘胸’,但也无可奈何!

战场上一片‘混’‘乱’,军兵都杀出了城外,这么‘乱’,如何阻止,而且也来不及了。

岳盈气的破口大骂道:“真他妈‘混’蛋!竟敢抗命,真是一群蠢材!”

倪梨姗大叫道:“师姐,这样打,咱们岂能占到便宜?姐夫明明不让咱们杀出去,让咱们固守城池,不知是哪个王八蛋这么‘混’蛋,我看,定然是**和藏伽这两个臭和尚做的好事,咱们怎么办?”

岳盈也气的够呛,但如今正在大战,几人如何能走得开,而且,也阻止不了了。

岳盈边打边冲着禅机大叫道:“禅机师兄,这一定是你两个师弟做的好事,快让他们回来,坚守就可,不要出去胡闹!”

禅机答应一声,不由得脸‘色’通红,暗骂**不该不听话,爱搞独立分裂,真是好糊涂,这般的独立分裂,定然势单力孤,哪有不吃亏的。

禅机赶忙运用真气,以千里传音之术,对**大喝道:“**,快回来,不可出城,小心埋伏!”

**听见了,心中冷笑,但师兄发话了,也必须回答几句,**九股托天叉横着扫出,一招横扫千军,将十余个虾兵给扫飞上了天,那些虾兵,顿时被扫断了腰骨,死了一片!

**也用千里传音之术,回道:“师兄,你就放心吧,这里只是一些虾兵蟹将,不足为虑,我们二人对付的了,等我们杀退了这些小兵,咱们撤退也没人追杀了,你就别管了,没事的!”

禅机恨得直咬牙,恨不得冲上去掐死**,出出这口气,但眼前就是劲敌灵虚,哪里能脱得开身。

灵虚却很开心,一见**率领兵马杀了出去,不由得欣喜若狂,暗暗的道:“这个叫**的密宗‘门’的和尚,真是蠢材,竟然敢这么做,哼哼,你就等死吧。”

灵虚攻城,当然用虾兵蟹将攻城了,因为虾兵蟹将多如牛‘毛’,死了也就死了,死了后,兽群顺便吃了,还解决了粮食问题。

但灵虚却把‘精’锐都埋伏在远处的林中了,等虾兵蟹将耗损到城中箭尽了,这才命‘精’兵攻城,就一举而下了。

否则的话,那埋伏的‘精’兵,直接攻城,那必然会损伤惨重,正所谓大将督后阵,真正的‘精’兵总是在最后,首先牺牲的都是小喽啰,妖魔也不例外。( 广告)

**哪里知道其中的玄妙,他仅是一个莽夫,出力杀妖行,但却是没有头脑,敌人做出的一些假象,很容易就‘蒙’蔽他,这蠢和尚,头脑一热,什么都不顾了。

有人管着他行,若是有‘玉’霄在,管着这种人,这种人会大有用处,冲锋陷阵,乃是一把好手,可没有人管他了,那就成麻烦事了。

现在就是这样,‘玉’霄不在,廉政不在,禅悟和岳盈又都跟妖魔决战,被缠住了,所以**就像脱了僵的野马,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哪管什么国家的和谐,民族的团结,就开始搞个人英雄分裂独立主义了,像这种没有头脑的蠢材,焉能不吃亏?

灵虚一见**杀出了城,不由得暗自高兴,急忙用千里传音之术,对为首的两个将军道:“撤退,将人类引到林中,围而全歼!一个不准逃走!”

在滚滚黑雾中,有一个大琵琶虾,那大虾‘精’,身高过丈,通体天蓝‘色’,这乃是蓝魔虾成‘精’了,这个蓝魔虾‘精’,也有二百多年的道行了,也会飞了,被灵虚封为龙骧将军,手中用的是两股托天叉,十分的骁勇。

还有一个八爪墨‘玉’蜘蛛蟹,全身漆黑如墨,就好似蜘蛛一般的有八条‘腿’,若是加上两个大铁钳子,总共有十条‘腿’了,这黑蜘蛛蟹,乃是少有的品种,也是怪胎,毒‘性’十分的大,而且还会吐丝,厉害的很。

这墨‘玉’蜘蛛杀人蟹,被嗷泽和灵虚封为虎贲将军,也有二百年的道行了。

这两个妖魔虽然不是灵虚和嗷泽的徒弟,但却是十分的凶恶。

千里传音的秘术,只有被告知的人能听得见,其余人根本什么也听不见,这就是千里传音之术了。

虽然说是千里传音,不过,哪里能做到千里说话对方能听得见,不过能做到几十里罢了,这不过就是一种形容罢了。

蜘蛛杀人蟹和蓝魔虾‘精’听到主人命令,发出了一声怪啸,再看本来奋不顾身死了又勇往直前冲上去的虾兵蟹将,闻听顿时一哄而散,纷纷往黑雾中逃窜。

这种奇异的怪啸,乃是动物的特殊的语言,人类哪里能听得懂。

**杀的高兴,一见虾兵蟹将果然是不堪一击,挥舞九股托天叉在后就追杀!

禅机看的清楚,急忙大喝道:“快回来,穷寇莫追,小心……”

他话没说完,灵虚的命运烈焰刃当头斩落!

禅机顾不得说话,急忙横降龙月牙铲招架!

灵虚烈焰刃一指,一道烈焰‘射’出,直‘射’禅机的咽喉!

禅机急忙降龙禅舞动如飞,将烈焰气刀劈开!

灵虚大吼一声,又杀了上来!

顿时,禅机连说话的功夫都没有了,只好拼命的大叫道:“**,我命你快回来,否则,师傅回山,我要禀明师傅,将你‘门’规处置!”

岳盈也气的大叫道:“**师兄,你违抗军令,凌‘玉’霄回山,我立刻跟霄大哥说,让姐夫治你的罪,‘玉’霄姐夫说过,什么都听廉大哥的,你竟敢抗命,你赶紧回来罢了,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不会告诉姐夫了,若是再敢不听命令,霄姐夫回来,我定然禀告霄姐夫知晓,治你的罪!”

岳盈很聪明,她也没叫错,叫‘玉’霄姐夫也是应该的,因为雪紫儿是她的大师姐,雪紫儿嫁给了‘玉’霄,那‘玉’霄当然是她的姐夫了。

岳盈知道‘玉’霄在众人心中的威信,若说天帝山能令三派的弟子都服从的人,只有‘玉’霄有这个能力和本事,至于廉政,威信和威严都不够,所以,万般无奈,只好抬出‘玉’霄来压一压**了。

这一来,还真有效。

**正在追杀,本来一听师兄用师傅压他,心中不忿,根本不理会。

但闻听岳盈用‘玉’霄的命令来压他,顿时,这可有了作用,一个人若是服了一个人,怕了一个人,那真是没得可讲,有时候,一辈子心里都有个‘阴’影。

**就是如此,他是真服了‘玉’霄了,也惧怕‘玉’霄几分,闻听‘玉’霄有令,暗暗的道:“哎呀,这不好了,若是这丫头真的禀告了‘玉’霄知道,‘玉’霄的为人,那可不是饶人的,到时候,在大众面前,损的我无地自容,我怎么见人?若是再处罚我,定我个脱掉‘裤’子打屁股,那岂不是羞死人了,唉,我这是何苦呢,辛苦杀敌,反倒是落得个埋怨,何必呢,算了,见好就收得了,总算胜了,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想到这里,**就想‘迷’途知返,来一个见好就收,收军回城了。

但想走,那有这么容易,已经来不及了!

猛然间,忽听号角响了,一个虾兵吹起了螺号,刹那间,随着螺号声一响,本来撤退的虾兵蟹将忽然间来了一个反包围,在四面就围了上来,将后路堵住掐断!

与此同时,白雾黑气中,一声声惊天动地的猛兽吼声,再看黑雾中,小林内,飞奔出来了一批北极白熊,那些北极白熊个个都足有两丈大小,站起来,身高三丈多,张口血盆大口,就飞奔而来,直奔骑兵撞来!

正面飞奔出来的北极熊足有千余只之多,个个都那么大,那么凶恶!

正面窜出来了一批白熊,在侧面,一声声狼嚎,再看侧面的黑雾中,飞出来了一批白狼,就见那些白‘毛’狼,个个也都有两丈大小,全身雪白,这乃是北极狼!

北极雪狼凶猛无比,乃是冰河时代幸存的品种,而且一只只都这么大,刹那间,就能将一头牛撕成碎片!

这一群北极雪狼,不下千余只,正是灵虚埋伏在黑烟白雾中的埋伏!

再看右边,窜出来了一群白狐狸,这正是北极狐!

这些北极狐也是巨大无比,也都有两丈大小,也窜了出来!

除此之外,虾兵蟹将也翻身杀回,不但杀回,而且又加了不少的兵,再看杀回来的虾兵蟹将不在只是一丈大小的了,而是变成了两丈大小的虾兵蟹将了!

这北极狼,北极狐,北极熊,都是北极最厉害的动物,不但耐冻,抗寒,也都很聪明凶猛。

北极熊自不必说,体型巨大,鲜有对手。

北极狼成群结队,团结在一起什么都不怕。

北极狐狡猾,也是群居,所以,北极这三种动物都是北极的霸王,就连成群成群的企鹅都不敢惹它们。

三种猛兽飞奔而来,北极熊熊掌抡起,就开始照着那些骑着战马的人而去!

那些战马一见这么多可怕的巨兽,吓得瑟瑟发抖,简直都不会逃命了!

北极熊冲进马群中,横冲直撞,巨大的熊掌一阵‘乱’拍,那些北极熊站起来都足有三丈高,那些战马渺小的就好似一只只苍蝇没区别了。

就见北极熊就跟拍苍蝇一般,一阵‘乱’拍‘乱’砸,可叹那三百多匹战马和三百多骑兵,只是眨眼间,就被全拍成了‘肉’泥!

**骇的脸‘色’惨白,都没有了人‘色’,这时候才明白为何廉政一再叮嘱,只守不攻了,原因就是,群兽太多,群兽都巨大无比,人的力量比起群兽来,简直没法比,出去决战,只有死路一条,就算是占据有利地势守城都不见得能打的过,更何况没有有利地形的硬拼了。

这一次**总算明白了搞个人分裂独立主义的下场了,但已经太迟了。

**拼命大叫道:“快,后队变前队,杀出重围!”

但进入了埋伏圈,想要杀出重围,谈何容易?

别说这冲出城来的三千多人,就算是他自己,想要杀出来都势必登天都难!

就在这时,一个凶猛的北极熊飞奔而来,迎面就是以熊掌拍了下来!

但**就是**,不愧是猛将,修为也很高,想要一下击毙**也不这么容易。

**急忙飞身而起,跳到一边,这一熊掌没拍中他,正好把他身后的一个骑兵连人带马给拍了筋骨碎裂,惨死于当场!

**刚避开北极熊的一掌,猛然侧面一个大螃蟹‘精’,舞动两个锋利的钳子就夹住了他的两条‘腿’!

**吃惊非小,这若是被擒住,那岂不是死路一条了?

**猛地一甩‘腿’,但那螃蟹‘精’足有一丈多大小,双钳夹住**的‘腿’,都已经夹到了‘肉’里,哪里能这么容易甩的脱?

**就觉得双‘腿’刺骨的剧痛,急忙将九股托天叉一顺,恶狠狠的对着那大螃蟹‘精’一阵‘乱’戳!

噗噗噗噗噗……

**‘乱’戳一阵,那螃蟹‘精’眨眼间被扎成了筛子,惨死于当场!

**用叉照着螃蟹‘精’的两个钳子扎了下去,将螃蟹‘腿’给卸了下来!

他刚脱困,一条凶恶的北极狼嗷的一声扑来,扑向了**!

**躲避不及,被扑倒在地!

立刻,一人一雪狼就在地上翻滚了起来!

**松开了手,在靴子内‘抽’将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照着雪狼恶狠狠的就刺了出去,噗噗噗噗,一连十余匕首,将那雪狼给扎的面目全非,惨死于当场!

**将那雪狼一脚蹬出,还没等站起来,一头白熊抬着巨大的脚丫子对准**的小腹就踩了下来!

这若是被踩中,那肠子都能被踩出来,那真是必死无疑!

**赶忙来了一个懒驴打滚,在白熊的脚下避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