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8章 损兵3

第二百七十八章 损兵3

那黑白相间的‘花’斑‘毛’,就好似人世间的黑白势力一般的‘混’搅在一起,但黑却是黑,白却是白,黑白分明。

这只像白虎的灵兽不是别的,也是龙生九子之一,排行在七,名叫狴犴兽,狴犴明断是非,铁面无‘私’,在九子中,素有公正之明,如今,凡是牢狱、衙‘门’中,总有狴犴灵兽的画像。

像水浒传中的林冲误入白虎节堂,其实,那白虎的模样并非是虎,而是龙之九子中的狴犴灵兽,只因为生的像白虎,故此,才称作是白虎之神,也才叫做白虎节堂。

素妙儿身穿雪白的衣裙,白衣飘飘,跨骑在灵兽狴犴上,手中把玩着一支红‘se’的笛子,好似仙‘女’一般清秀脱俗,哪里像是什么妖魔!

尹宫看在眼中,不仅暗自惊叹三‘女’的容貌真是清秀脱俗,妖‘艳’异常!

忽然,尹宫的心一动,暗暗的道:“难道,这三个妖‘女’所骑的莫非是九子中不曾见过的灵兽不成?哎呀,对呀,我听师傅说过,这像白虎的灵兽,不正是狻猊吗?那另外的两只灵兽,莫非是嘲风兽和狻猊兽不成,对了,小师弟的九子凝冰剑上,就曾有这九大灵兽的雕塑呀,这正是找不到的那四只灵兽中的其中三个呀!哎呀,怎么这几只灵兽都到魔域妖魔手中去了?难怪一直都找不到了……”

别说尹宫,就连其余的弟子,都不仅惊异万分,都被这三大灵兽和三位倾国倾城的美人惊呆了。

这就叫美‘女’和野兽,这种美更加的能令人心倾意昏。

蒋谋、武略和文韬三人乃是三子原天宁的徒弟,曾不止一次听过师傅原天宁提过他所钟爱的灵兽嘲风的样子,而且,也见到‘玉’霄九子凝冰剑上所雕刻的九兽的模样了,今日一见嘲风灵兽,三人立刻就知道这是什么兽了。

‘玉’霄的九子凝冰剑,剑上的那条冷龙,其实就是上古第一龙,而这九个不像龙的龙子,就是九子凝冰剑上的冷龙的灵魂和天地苍穹剑上赤龙的灵魂所生的孩子。

可以说,九子凝冰剑和天地苍穹剑上的两条龙的灵魂就是九兽的父亲和母亲。

九子凝冰剑冷龙的灵魂,就是九兽的母亲,由于九子凝冰剑是九子的生母所化,故此,肚腹中有九兽的图像在剑上,因为这九子就是它生的。

可是,‘玉’霄却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因果,只是知道,赑屃灵兽和其余的灵兽都对这两把神剑唯唯诺诺怕的很,见到‘玉’霄的神剑,简直像是见到了亲爹亲娘一样。

菁菁鸟曾经给‘玉’霄解释过原因,它说,囚牛,睚眦,赑屃,蒲牢它们这些动物说,这两把剑上有龙的灵魂,乃是它们生父生母,所以,他们才怕这两把剑。

‘玉’霄付之一笑,根本就没当真,还以为小菁菁鸟在这里胡编‘乱’造的,不过,他也信了一半,因为这两把剑上真的有龙的灵魂在,每当‘玉’霄实在化解不了危机了,他就会用内力将两龙的灵魂‘bi’出,帮着自己。

蒋谋失声道:“二位师弟,你们快看,那……那莫不是师傅常说的灵兽嘲风不成?”

武略喜道:“哎呀,正是呀,若是咱们给师傅找到这只灵兽,送给师傅,那师傅该是多高兴呀。”

文滔道:“可不是嘛,师傅美梦以求就是想得到这只跟他一同名列九子之一的三兽嘲风,如今,竟然在此相遇,莫非是天意让九兽聚首?”

蒋谋道:“这三只灵兽可千万别伤了,最好是活捉,然后驯服,那该多好呀。”

三个人小声的说着话,那边三圣‘女’已经骑着灵兽飞了起来,三个倾国倾城的妖‘女’骑着三只灵兽,三只灵兽脚踏祥云,三‘女’就离着城三十余丈,停在了城的上空两丈来高的白雾中了。

狐媚儿骑着嘲风灵兽,手中转着那把粉红‘se’的珍珠伞,笑的好似一朵娇‘艳’的玫瑰‘花’一般的妩媚动人,哪里像是什么妖魔,简直就是瑶池仙子!

狐媚儿甜甜的一笑,媚眼如si,城中见到的两万‘精’兵,不仅都被这一双媚眼勾去了灵魂,一个个张口结舌简直都看傻了,连嘴角边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素妙儿看着那些人,不仅低声骂道:“瞧他们人类男人那点出息,姐姐,你看,都被你‘迷’倒了。”

狐媚儿咯咯直笑,轻轻的掩着樱桃小口,眨着媚眼,柔柔的道:“人类的男人,就是这种好s的东西,可以说,人类的男人和‘女’人,都是……之徒,‘女’的,男的好……贪婪,恨不得将普天下的美‘女’供其一朝之欢,都不能释放其y望,‘女’人不知被男人玩死了多少,这世上真情真爱的能有几个?”

梅朵儿道:“所以说,人类这种无耻的种族就该灭绝,都该死!”

狐媚儿微笑道:“人类越是无耻好‘se’越好,那么咱们姐妹就会‘迷’倒他们了,那收拾起来不就省事了吗?哈哈哈……”

三个魔域圣‘女’叽叽喳喳的说着玩笑话,就好似天真可爱的纯洁少‘女’一般,轻轻的耳语着,令看到的铜臭男人,不仅都被这三大倾国倾城的妖‘精’勾掉了魂魄,男人那肮脏的东西,不仅都起来了,变成了一根坚硬的铁棍。

无数的男人,恨不得冲上去,将这三个娇滴滴、美‘艳’‘艳’的三个美娇娘揽在怀中,压在身下,这些人那才会觉得快活了。

别说是那两万‘精’兵看傻了,就连尹宫等几个亲传弟子,望着这三大圣‘女’也直吞口水,都不仅硬了起来。

尹宫就感觉一股烈火在丹田升起,他本清心寡‘yu’,一心向道的,很少有这种邪念,但一见这三个‘女’子这般的挠首‘弄’姿,卖‘弄’风‘骚’,就连他都升起了那种想法,内心烈火熊熊,只觉得自己那东西慢慢的变了,心中一阵阵发热,也有一种释放的冲动。

幸好,那时的人都穿的衣服‘肥’大,男人那东西就算众目睽睽下变成那样,在外面也看不出来,否则,换了如今的男人的装饰,‘裤’子,短衣,那若是变成这样,那可真是尴尬极了。

尹宫赶紧运玄功压制住了心中的火,这才觉得心中清凉一片,虽然那东西,一时半刻是没这么快下去,但至少心不这么焦躁了。

尹宫暗骂一声道:“真是狐狸‘精’!真是祸水,好可怕的媚术!”

狐媚儿等三大圣‘女’就骑着三只灵兽,宛如仙子一般的盈盈笑着,叽叽喳喳的说笑着,可把这两万男人的魂给勾走了。

狐媚儿吃吃笑道:“二位妹妹,我敢说,这些不要脸的臭男人,那玩意一定都起来了,没有一个那玩意不硬起来的,你们信吗?”

素妙儿咯咯笑道:“信,人类的无耻,不信才怪,不过,若是问他们,这些虚伪的伪君子一定会否认的。”

梅朵儿叹道:“不过,人类中也有真男儿,凌‘玉’霄就是一个好男人,最起码他真诚,实在,从不虚伪做作,他喜欢‘女’人,他好‘se’,他自‘私’,就明着,就承认,从不虚伪的掩饰,只是这一点,他就比这些无耻的男人强!”

素妙儿吃吃道:“是呀,那小s狼有了六个倾国倾城的美‘女’了,居然还这么好‘女’,而且,居然还敢明目张胆的跟咱们提要求,要亲亲咱们的嘴,‘摸’‘摸’咱们的……,这么又可爱又可恨,又好‘se’又坏的小‘混’蛋,真是天下少有,也难怪能‘迷’倒那六个死丫头了,唉,‘玉’霄真是个好男人。”

狐媚儿幽幽叹道:“唉,只可惜,人类中,这么唯一一个好男人,为何会是人类呢?若他不是人类,而是咱们魔域中的,那该多好?”

素妙儿吃吃道:“那姐姐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梅朵儿笑道:“姐姐是不是想嫁给他呢?”

狐媚儿笑着去胳肢两个好姐妹,好似一个天真可爱的‘女’孩被说中了心事,撒娇顽皮的可爱模样一样,真是令见到的人都不仅为之触动。

狐媚儿胳肢着两个姐妹,笑骂道:“净胡说,不准胡说,还敢不敢了,敢不敢了。”

三个妖‘精’好似天真小姑娘一般的玩笑,这一来,就见城中的两万‘精’兵顿时被‘迷’倒了一万多!

噗通!噗通!噗通……有的人看的太过着‘迷’,身子一软,就摔在了地上。

顿时这个碰那个,那个碰这个,本来大家魂都被勾走了,本都是魂不守舍的,这么轻轻的碰在了一起,脚下都没有根了,所以,立刻倒了一串又一串……

三个妖‘精’这个笑,一见这情景,不仅都笑成了一团,更是笑的人的骨头都酥了。

素妙儿咯咯笑着,指着城中的人道:“二位姐姐,你们快看呀,他们都没魂了,笑死人了。”

尹宫被气的冲冲大怒,这真是丢尽了人类的脸,丢尽了男人的脸!

尹宫等几个亲传弟子功力深厚,能受得了这三个妖‘精’的媚态,可是其余的人真是受不了这三个妖‘精’的妩媚之术,都被‘迷’的神魂颠倒,这也不算奇怪。

血红是个暴躁脾气,虽然他刚才也被‘迷’得都呆住了,也是内心燥热无比,但他功力深厚,立刻运用玄功,将这股无名的火压制住了,心头一凉,这才舒服多了。

血红暗暗的道:“好厉害的妩媚之术,看来,这一定是魔域的三大魔‘女’,狐狸‘精’等三个妖魔了!”

血红一见一万多人被这三个妖‘精’这么轻轻一笑,就倒下了一半,那一半若不是扶着东西,恐怕都能两万多男人都被‘迷’倒在地上了,这真是丢尽了仙疆修道者的脸,也丢尽了人类的脸,丢尽了男人的脸!

血红更加恼怒,不仅怒吼道:“都他妈给我起来!你们***真是太没出息了,滚起来!”

尹宫喝道:“大家都不要看这三个妖‘女’,这三个妖‘女’会邪法!”

三圣‘女’咯咯的又笑成了一团,那银铃一般甜甜的笑声,简直令听到这笑声人的骨头都笑酥了。

两万多男人依旧在死死的盯着这三个倾国倾城的妖‘精’,要说她们是妖‘精’,真是打死他们都不信,若不是跟兽群一起来的,绝没有男人能当她们是妖‘精’。

这个嘀咕道:“唉,若是在死之前,能亲亲‘摸’‘摸’这三个美‘女’再死,那就算死,这一生也无憾了。”

另外的人叹道:“是呀,若是下辈子能选择的话,我宁愿做那三美‘女’的贴身内‘裤’和肚兜,这样,就可以时时刻刻的跟美人最好玩、最美丽的地方接触了……”

“唉,你们看看,她们一笑起来,‘花’枝‘乱’颤,那俩球都轻轻的颤动,好像没穿肚兜呢……”

“傻瓜,人家穿肚兜了,只不过,肚兜只是块薄薄的纱布,哪里能遮住这呼之而出的‘诱’人的……”

“哎呀,真美呀,我的天,她们是妖‘精’吗,她们是仙‘女’吧。”

“若是死在她们的‘玉’手之下,我都甘心情愿……”

无数的人叽叽喳喳的窃窃‘私’语,再也没有一个伪君子了,都将心底的话说出来了,因为这两万人知道,等会就是一场大战了,到时候,就会死,说不定都会死。

既然都要死了,又何必再虚伪下去?

炎黄子孙就这样,只有到死的时候,才会放弃那张虚伪的嘴脸,显‘露’出真实的一面。

但人一不虚伪,将心中所想流‘露’出来,就完全可见人那颗肮脏的心了。

但这本就是人的本‘xing’,谁都不能否认。

因为是个男人都好‘se’,没有一个不想碰‘女’人的,尤其是见到漂亮‘xing’感的‘女’人,都恨不得供自己乐一番。

是个‘女’人,难道就不好了?

‘女’人也一样,都想让那的地方,享受一下快乐。

但这都是人内心中的想法,没有人知晓。

只要一个人能将不正的念头控制住,不去实践出来,那也算是一个好人了。

好人和坏人,往往就在一念zhijian罢了。

血红暗咬牙,若不是他修为高,恐怕连他都被‘迷’得神魂颠倒了。

“这三个祸水妖‘精’,真是可恶!我让你们笑!”

血红将手中嗜血魔刀对准了三个圣‘女’一抖手就祭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