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8章 损兵4

第二百七十八章 损兵4

< >

只见一道赤红的刀芒电‘射’一般的‘射’向了三个圣‘女’!

“小心呀!”顿时有人惊呼道……

但令人费解的是,喊小心的不是圣‘女’‘门’的亲传弟子,也不是魔域的群兽,而是那大部分观战的两万‘精’兵。,:。[说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这两万‘精’兵有大部分叫了出来,但一喊出,却知道自己喊错了,焉能给妖魔提醒呢?

血红这个气,心里暗骂道:“***,你们***是那头的?”

三大圣‘女’离着城只有三十余丈远,就在城的上空三丈左右高的一朵云上,骑着三只灵兽,满面是笑容的望着城中的人,所以,离着并不远。

而且,修道之人的御剑术都可以飞百里斩人,更何况这么近了。

血红更厉害,修为并不在尹宫、岳商和廉政之下,乃是第一排的弟子,如今,出手暗算妖魔,的确是不太光彩。

就见刀光刚飞出,与此同时,有一道刀芒电‘射’而出,半空中就跟嗜血魔刀绞杀在了一起!

就见氤氲白雾中,红光和电光相持不下,飞来飞去,令人目不暇接!

原来,祭出刀挡住血红嗜血魔刀的不是别人,正是九头狮子‘精’姚百。

就头狮子‘精’姚百乃是九命天猫的爱徒,得到了天猫素妙儿的指点,近几年修炼的很快,这九头狮子,也有千年的道行了,已经化为了人形,不过却是金发金眼,生的十分的凶恶。

姚百一见刀光飞来暗算三位圣‘女’,他哪肯依,急忙祭出霹雳雷霆刃,就跟血红的飞刀斗在了一起!

残阳一见师兄动了手,毫不犹豫,抖手就祭出了飞剑!

残阳用的是一把残阳剑,名叫残阳魔剑,跟血红一样,也是熊天燚的高徒,熊天燚的三个徒弟,都是脾气暴躁,但修为却都不错。

血红,残阳和索命,在天帝山被称作是三煞,用的刀,剑和枪,都带个魔字。

残阳的剑是一把淡红‘色’的剑,血红的刀是血红‘色’的,索命的枪也是红‘色’的,正由于三人兵器都是红‘色’的,所以才被称作是三魔器。

残阳连剑鞘都没有,若是祭出飞剑或者拔出剑时没有剑鞘可以快的多,由此可见,残阳的急躁脾气丝毫不次于师兄血红。

残阳左手掐剑诀,一指狐媚儿,一道红‘色’的剑光又飞了出去,电‘射’一般的斩向了狐媚儿!

残阳也祭出了飞剑,但就见那道剑光离着狐媚儿还有五丈多远,空中一道白光也飞了出来,就迎住了残阳的飞剑,两道光又绞杀在了一起!

索命就在二位师兄旁边,一见师兄动了手,索命也不客气,抖手就掷出了赤血魔枪,将血红‘色’的长枪祭出,就见又是一道血红的光飞了过去。

本来,廉政并没有让索命前来,因为索命受伤了,其实想让他和刘角在山上好好的养养伤。

刘角还好说,因为他是断臂,可是索命是中了蛇毒,虽然经过这些日子的调养好了很多,但功力也只有八成,并没有完全复原,所以,廉政都没叫人通知他。

但索命还是个急脾气,一听大家都走了,都去杀妖魔去了,他得知师兄们都走了,立刻就追了上来,岳商刚走,索命就赶来了。

索命赤血魔枪祭出,半空中也被拦住!

林霸怒吼一声,将虎尾天劫棍祭出,将赤血枪挡住!

就见六件兵器就在半空中绞杀在了一起,就好似六条蛟龙在云雾中上下翻飞,不相上下!

狐媚儿咯咯笑道:“喂,你们真不要脸,怎么不打声招呼就出手了?”

素妙儿道:“我都替你们脸红!”

血红也觉得尴尬的很,这若是飞剑,飞刀祭出将妖魔斩杀了那也就罢了,但出其不意的一击,没有伤到妖魔,那还让飞刀飞剑在半空中斗个什么劲,就算斗下去,都分不出什么胜负。

血红一招手,将嗜血刀召回在手中。

残阳也召回了飞剑,索命也将自己的赤血枪召回。

血红一横嗜血魔刀厉声喝道:“呔!妖‘女’,少要废话,要打就打,要战就战!”

狐媚儿轻轻笑道:“啧啧啧,好一个脾气暴躁的小伙子,喂,你是什么人,就算要打,也要报名再战吧?”

血红厉声道:“我师傅乃是九子中二子炽焰真君熊天燚,我乃是他老人家的首徒,名叫血红是也!”

狐媚儿笑道:“那另外的两位英俊的娃娃呢。”

残阳冷笑道:“我乃是熊师傅的二徒弟,残阳是也,这位是我小师弟,索命!”

狐媚儿抚掌笑道:“哦,原来是熊老二的三个宝贝徒弟,我说呢,除了熊老二这般的急躁脾气谁也教导不出这种没规矩的徒弟了。”

三人的脸不仅都一红,不宣而战,放飞剑偷袭,那真是不对。

素妙儿冷笑道:“不愧是二子睚眦道人之徒,果然跟睚眦一般的蛮横无理,好勇斗狠!”

梅朵儿笑道:“喂,三位小娃娃,就算要打,何必急在一时呢?我们姐妹还有话没说完呢,等说完了,再打就迟了吗?”

血红怒道:“有话就说,少要废话!”

狐媚儿微笑道:“那我们就说了,也不跟你们多说了,喂,你们这里谁主事?我相信,不管是凌‘玉’霄做主帅也罢,还是廉政做主帅也罢,都不会让你们这三个‘毛’‘毛’躁躁的‘毛’小子来做主帅的,你们也就只配冲锋陷阵做个先锋,做主,你们不配,喂,谁做主帅呀?”

三人被损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均是怒目而视,都不再说话。

尹宫抱拳道:“在下尹宫,乃是‘玉’清教掌‘门’曲天赋之首徒,这里我是主帅,几位圣‘女’有什么事?”

狐媚儿等三个‘女’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尹宫,就见尹宫,青袍,短须,面白如‘玉’,剑眉朗目,气质文雅,风度翩翩,真是气宇轩昂,颇有仙风道骨。

狐媚儿赞道:“哈哈,我就说嘛,刚才我就看的出你就是主帅,因为这才有个主帅样,嗯,不错,不错,廉政这小子也很有眼光,也非是泛泛之辈,虽然不及凌‘玉’霄,但也不是没有谋略之人,尹宫,本姑娘有一言相劝,只要你们这些人肯加入魔域,那我就饶你们一干人的‘性’命,否则,我令旗一出,到时候让你们尸骨无存,本姑娘有好生之德,所以,在没打之前,先规劝你们一番,也算是尽到心了。”

尹宫冷笑一声,抱拳道:“恕在下难以从命了,不过,在下也有一言劝三位圣‘女’,三位圣‘女’,看上去也并非是十恶不赦的妖魔,何必非要跟我们人类为仇作对呢?只要三位仙子退出魔域,隐蔽山林,那我们绝不会再为难你们,如何?”

狐媚儿嘻嘻笑道:“嚯嚯嚯,真不愧是曲天赋的高徒,果然是有礼貌之人,不过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怎么能背叛教主和圣教呢?”

尹宫道:“哼哼,那在下又如何能背叛师傅和炎黄国的百姓呢?”

狐媚儿道:“那是非要打不可的了?没有商量的余地?”

尹宫冷笑道:“除非你们退兵,否则,再进一步,咱们就决一死战!”

狐媚儿幽幽叹道:“唉,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呀,凌‘玉’霄都死了,九子和九‘女’,外加那四个秃驴也都死了,你们这些做弟子的,又何苦这么执着呢?也该为自己考虑一下嘛。”

梅朵儿道:“就是,你们人类不是有句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吗?你们去追杀我们教主的三十三人都死无葬身之地了,你们何况卖命呢?你们能是我们的对手吗?”

三个‘女’子也是用的攻心战术,在这里散播谣言,瓦解军心。

这一招果然凑效,这一席话说出,顿时就一片哗然!

血红失声道:“什……什么?你们说谎!”

狐媚儿悠然笑道:“我们何必说谎呢?若是他们没死,我们又怎能趁虚而入呢?现在,灵虚和嗷泽正进攻炎国,你们的师傅,被引到了冰地道内,然后他们将机关发布,那座好似山一般的冰堡顿时塌陷了,他们被活活的都压死在冰山中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乃是灵虚和嗷泽亲眼所见的,这如何能假呢?所以,我才劝你们投降算了,别做无谓的牺牲。”

狐媚儿也是狡猾异常,其实,她说的也是一半是真,一半是假,‘玉’霄等人是被引进机关内不假,也被埋在冰下不假,但却并没有死,这一点,灵虚和嗷泽并没有见到。

但灵虚和嗷泽觉得这个战机太难得了,天帝山三派三十二名高手被困在冰下,就算不死,短时间内也出不来,没有个十天半月,是难以脱困的,也许,这些人永远都出不来了。

所以,两个魔圣觉得这战机太难得了,这才立刻通知了其余的妖魔,趁着三派空虚,发动了总攻。

尹宫一见不好,也是暗自骂三个妖‘精’太狡猾了,这简直就是瓦解军心和斗志,这如何得了。

尹宫赶忙运用真气大叫道:“大家别‘乱’!不要相信她们的话,她们都在说谎,大家不要相信她们,咱们去的人都是高手,绝不会有事的,大家不要信!”

狐媚儿咯咯一阵笑,笑道:“喂,信不信由你们了,我们没必要撒谎,只是就事论事罢了,喂,尹宫,你们既然不降,那你也该为这些人着想呀,这么多人陪着你们一起死,难道你们就忍心吗?”

素妙儿道:“是呀,喂,你们谁投降呀?投降可以免死,只要你们跪倒在地,给我们姐妹磕九个头,承认以前屠杀动物是错的,然后呢,缴枪扔刀,出城投降,那样的话,那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两万‘精’兵一片哗然,还真有人动心了,因为谁也不想死,只是磕几个头,就可以保命,那还真不错。

在炎黄国人眼中,尊严又算的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他们的狗命重要!

尹宫急忙大吼道:“大家不要‘乱’!你们是人,堂堂正正的人,焉能跟妖魔妥协,这岂不是连狗都不如?你们知道吗,在峡谷一战中,也有很多没有骨气的畜生屈膝投降了,结果怎么样,还不是惨死了?为了你们的子‘女’,为了炎黄国,为了咱们人类的存亡,咱们应该奋起一战,拼了才对,死又算的了什么?妥协难道就能活命吗?你们醒醒吧!”

血红厉声道:“谁他妈没有种敢投降魔域的妖魔,不用妖魔杀你们,我先宰了你们这些没种的龟孙子!我看谁敢投降!”

这一来,还真镇住了,两万多‘精’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知道,真若是有投降的念头,真的第一个站出来,那准死无疑,到时候,这些修真的半仙飞剑‘射’出,还是死路一条。

与其丢了半天的人,还死,还不如‘挺’直‘胸’膛去死了。

残阳厉声道:“就算咱们的师傅都死了,咱们也不能投降,咱们应该跟妖魔拼死一战,为死去的百姓报仇,咱们做就做堂堂正正的人,做就做英雄,绝不能做狗,大家说对不对?为咱们的师傅报仇!为死去的亲人报仇呀!”

索命也很聪明,知道大多数人就是墙头草,只要带头鼓舞士气,这些人就会改变了。

索命振臂高呼道:“杀尽妖魔,为死去的百姓报仇,跟他们拼了!”

“跟妖魔拼了……”

“为死去的人报仇呀……”

刹那间,两万多‘精’兵振臂高呼,‘激’动不已!

三个圣‘女’彼此看看,不由得暗暗的吃惊,没想到这一招没好使。

三个圣‘女’暗暗的佩服这几个弟子,没想到,九子,九‘女’,四僧和凌‘玉’霄等灵魂人物不在了,这些弟子们竟然还这么难应付。

血红厉声道:“妖‘女’,有本事决一死战,拿命来!”

血红说罢,这就要御刀飞上去拼命,但却被尹宫一把拉住,尹宫沉声道:“敌众我寡,以守为上,不可莽撞!”

血红万般无奈,只好停下,气呼呼的道:“唉,气死我了,多亏了师兄提醒,我就是这么个急脾气。”

尹宫苦笑不已,他跟血红等人入‘门’的时间都差不了多少天,当然都熟悉彼此的秉‘性’了,尹宫之所以一直站在血红等三人的边上,就是怕一个看管不住,这三个惹祸的愣头青出去玩命,要是中了埋伏,那后果不堪设想,到时候,还不能不救,可若是救,就会中埋伏,那就麻烦了,所以,尹宫再三叮嘱这三人千万不要莽撞,也随时随地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