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4章 秘密3

第二百八十四章 秘密3

< >

梵若身为‘女’子,那想成什么正果,她是无可奈何,因为丈夫铁了心的这么做了,她唯有去做尼姑,假装也对佛法痴‘迷’,跟丈夫一起研究,这样才能在丈夫身边,这样,儿子和自己,才不会冻饿而死,她和嫂子其实是权宜之计罢了。。

但儿子根本不原谅自己,她并不怪儿子,因为儿子是个可怜人,是被佛法害成了这样,他本该有爹有娘,爹娘近在眼前,他却不知道,这二十几年,他就这么孤独的,他如何能不恨呢?

而且,儿子这就要死了,梵若出了哭,还能有什么办法?

梵若呜呜的哭道:“我们一直在你身边,至于实情,我们不敢说啊,若是说出来,定然对佛‘门’的声誉有染,不过,我们一直都很疼爱你,照顾你的……独儿……原谅娘和你爹吧……我们都是被命运选中的,是迫不得已……”

**凄然一笑道:“命运?哈哈哈……真好笑,普度众生?真好笑,你们救的了谁?念经就能救众生吗?佛法就能救众生吗?你们真是太傻了,为什么要听如来的,是佛法害的我有爹找不到,有娘不能认,自小到大,孤苦无依,难道我还感‘激’佛祖?哈哈哈……真是好笑啊,好笑……我居然是和尚和尼姑的儿子,哈哈哈哈……”

**狂笑着,就好似疯了一样,这打击对他太大了,还不如不知道这秘密的好!

他简直恨透了佛教了,本来,他很尊敬师爷如来,但没料到,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为了弘扬所谓的佛法,竟然抛弃家庭,‘弄’的妻离子散,这么多年来,亲爹亲娘是谁,都不知道,爹娘就在眼前,他却叫爹娘二十三年的师傅师叔,这真是太荒缪了。

**经不住这个打击,而且已经油尽灯枯,**狂笑了几声,嘴里吐出一口鲜血,绝气而亡……

“独儿啊……”梵若抱着儿子的尸体哭的痛不‘欲’生……

‘玉’霄长叹一声,他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暗暗的埋怨四个和尚师傅太过愚钝,什么弘扬佛法,为了所谓的普度众生,却害的自己妻离子散不能相认,这真的值得吗?

假如是‘玉’霄,他管他娘的佛法不佛法,如来不如来的,他有这么好的妻子,这么好的儿子,享受天伦之乐多好,闲的没事去做和尚?那真是脑袋被驴踢了,下雨天落了水,神经错‘乱’了,那真是太荒谬了。

‘玉’霄绝不会这么做,但世上这种痴‘迷’的人很多,这四大圣僧就是如此,‘玉’霄真不知道究竟是该敬佩他们,还是该骂他们迂腐了。

四大圣僧抱着各自死去的儿子都哭成了泪人,虽然他们成了和尚,但毕竟儿子是儿子,和尚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们也有感情,儿子死了,焉能不痛,‘玉’霄的心也如刀割一般的难受,但四个和尚师傅这么伤心,‘玉’霄还能说什么。

白莲轻轻的在一边劝解着师傅,但四大圣僧还是止不住的哭泣,因为死的是他们的骨‘肉’!

忽然,梵慈像疯了似的,惊呼道:“对了,弥儿呢?”

梵若也想起了小儿子,也惊呼道:“对,勒儿呢?”

现在,他们的大儿子都死了,还有小儿子呢?小儿子万一再出什么意外,那叫他们该怎么活啊!

刘角知道情况,也正在旁边,赶紧道:“四位师伯不用担心,二位师兄去救援山下了,应该没什么事。”

‘玉’霄道:“四位师傅,你们放心吧,我让九位师傅下山去了,他们去支援,不会出事的。”

梵慈抓着‘玉’霄的说,哭道:“霄儿,我方寸已‘乱’,请你帮我多多照顾禅弥和禅勒,他们是我们的骨‘肉’,我们就他们两个儿子了……”

‘玉’霄叹道:“师傅放心就是,我这就下山了,我会让两位师兄回山的,你们放心吧。”

‘玉’霄看了看白莲,沉声道:“白大嫂,你就留下照顾你师傅,犇犇,皛皛,你们也留下,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们了。”

白皛皛道:“你放心吧,你也要多加小心。”

‘玉’霄点点头,看了看曲仙儿三姐妹,道:“仙儿,袖儿,桂儿,你三个也留下。”

“不行,我们一起去!”三姐妹几乎异口同声的道。

‘玉’霄正‘色’道:“你们留下,不要胡闹!”

曲仙儿轻轻道:“霄哥哥,难道你忘了咱们夫妻的誓言了吗?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的!”

洪袖儿道:“不错,我一定要一起去!”

楚桂儿微笑道:“我们姐妹的本事,不会比悠悠她们差吧,你有什么担心的?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快走吧,少废话了。”

‘玉’霄没有办法,叹道:“好吧,以免人手不够,你们去也好,叫上苏师娘,舒师娘,罗师娘和‘玉’师娘四个,咱们一起走。”

‘玉’霄夫妻到了大殿前,叫上了‘玉’龙九‘女’中的苏冰、舒韵、罗贞和‘玉’洁四‘女’,加上雪紫儿、冷‘玉’蝶、卓悠悠、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共是十一人,一起往炎黄二城去支援。

三仙累的不轻,叶方士一见宝贝孙子‘玉’霄和孙子媳‘妇’要走,赶紧叮嘱道:“霄儿,多加小心。”

‘玉’霄淡淡一笑道:“三位伯伯放心,替我好好的照顾好飞飞和菁菁。”

论年纪,‘玉’霄管他们应该叫爷爷,可是论辈分,‘玉’霄却叫他们伯伯,而且‘玉’霄也习惯叫他们为伯伯。

‘玉’霄刚要走,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在乾坤袋中掏出了两大块龙‘肉’,塞给了三仙,笑道:“三位伯伯,霄儿还给你留了一点好吃的,如今生死难料,这两块乃是龙‘肉’,就算是霄儿孝敬三位伯伯的,三位伯伯就算死了,能吃几块龙‘肉’,也不枉此生了,死也瞑……哎呦……别打啦……”

三仙这个气,‘玉’霄说着说着,把他们说死了。

谈天笑重重的敲了‘玉’霄的头一下,嘴里道:“呸呸呸,童言无忌,你这小‘混’蛋,怎么说话的?谁死?放你的臭屁!我们怎么能死呢?”

‘玉’霄嘻嘻笑道:“我是说,我要死,唉吆……”

叶方士拧着‘玉’霄的耳朵,叱道:“你呀,少要胡说,这么大了,还这么没正经,还是口无遮拦的‘乱’说,不准说死呀死的,咱们谁都不会死的。”

‘玉’霄叹道:“好吧,既然大家都不死,那这两块龙‘肉’我吃了得了,就别给你们了。”

谈天笑一把抢了过来,嘻嘻笑道:“哈哈,龙‘肉’?我倒要尝尝,喂,臭小子,怎么就这么点?”

‘玉’霄道:“抱歉,路上都被我们吃了,就这两块了,这还是我省下来孝敬三位伯伯的。”

谈天笑照着‘玉’霄的屁股踢了一脚,骂道:“你个馋嘴猫,就给我们留十几斤?真是太不像话了。”

卓悠悠吃吃笑道:“行啦,你们就知足吧,能留下这两块,他已经算不错了。”

‘玉’霄笑道:“行了,你们三个赶紧去吃吧,吃了死后也死的瞑目了,我们夫妻去死了。”

“臭小子……还‘乱’说……”

三仙笑嘻嘻的骂着,但心中却很开心,因为‘玉’霄虽然说的不好听,但其实,心中却有他们,‘玉’霄能将龙‘肉’省下两大块来给他们,少说这两块龙‘肉’也有五十斤,这可是龙‘肉’,天上龙‘肉’,地上驴‘肉’,驴‘肉’能吃到,可龙‘肉’谁能有福气吃?

三十三人这么多人,‘玉’霄还能给他们省下这么几十斤,可见‘玉’霄多么重视他们了,可见彼此的感情多么深厚了。

三老将两大块龙‘肉’紧紧的抱在怀中,偷偷的回房间去了。

‘玉’霄望着三老高兴的离去,‘玉’霄淡淡的一笑,对于三老,他是打内心中敬重和感‘激’,虽然总爱开三老的玩笑,但在‘玉’霄内心中,把他三个当作了自己的亲人对待。

三老对于‘玉’霄的恩情,那是比天高,比海深,三老为了‘玉’霄,不远千里送他到这里学艺,又为了他十年不下山,总在‘玉’霄身边照顾着,可见对‘玉’霄的疼爱了,‘玉’霄是个感恩的人,那能不对三老感‘激’。

但现在,魔域大军杀来,也许,下一刻,谁死去都不一定,也许是自己,也许是三老,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让他们开心了。

‘玉’霄骑上了龙鱼,率领着十个‘女’子往炎黄二国而去,行到半路,离着城池还有五十多里,半空中正打的热闹!

九大巫尊并没有走,而是趁机去帮着展翔烧粮杀人去了,跟**弟子又厮杀在一起。

本来,**弟子斗十八个妖魔成了势均力敌的局面,但九大巫尊这一来,又被动了。

谢雨霏一见不好,招呼着大家边战边走,不跟敌人硬拼,否则,十六人可以说是无一生还了。

十六人打不过,可是逃跑的本事还是有的,十六人赶紧各自御剑就逃,跟这些妖魔转开了圈子,他们是真抵挡不住了。

正当这些人抵挡不住的时候,天帝九子和魏晓晨等四人支援来了,半路正好遇到这些妖魔,刹那间,又捉对彼此厮杀起来,打了个难解难分,又成了势均力敌的局面了。

这些人和妖魔正在血战,就在这时,‘玉’霄等十人又赶了上来,‘玉’霄等人又杀了上去,这一来,立刻又比妖魔的高手多了,妖魔立刻处了下风!

展翔知道再打下去是讨不到便宜的了,而且,目地也完成了,大批的粮草已经烧的差不多了,也没必要打下去了。

而且,‘玉’霄等十人都是高手,若是二打一,一下子几个打一个,用这种损主意的话,那就能各个击破了。

而且,‘玉’霄惯用的还就是这种伎俩,他们也不是吃的一次亏了。

展翔很聪明,‘玉’霄的确还是用的老招数,横推过去,一出手,就是夫妻七人一起动手打一个,魔域的高手,不管那一个,以一对七,也打不过他们夫妻七人,根本都挡不住三招五式,因为他们夫妻七人,都是绝顶的高手,七个打一个,这谁能打的过。

展翔大叫道:“快走,不打了!”

所有的妖魔也都知道不好,内心中最怕‘玉’霄,因为‘玉’霄太坏,主意太‘阴’损,总是以多为胜,这如何能招架的住,逃的慢了,那就完了!

所以,二十多个大魔头各自施展逃跑的功夫,化作一道光就逃,连打都不敢打!

众人要追,‘玉’霄都给叫住了,‘玉’霄沉声道:“曲师傅,你们师兄弟九人去黄国,立刻撤退,退往狴犴峰和蒲牢峰,在两座山峰上安排好人手,在两座山峰中间,驻扎一支人马,堵住谷口,但人马离着谷口后退十里地扎营,山上,多多准备石头,这样,魔域妖魔若来了,两座山峰可御敌,中间可挡住,明白吗?”

曲天赋暗自称赞徒弟的高明,这两处正是魔域大军的必经之地。

曲天赋点头道:“明白了,放心吧。”

‘玉’霄道:“对了,一炷香后一起撤退,给你们一炷香准备的时间,一炷香后若不退,后果自负,因为我们立刻撤退的话,你们要是走的迟了,就会被魔域的妖魔包围,那就走不了了。”

魏晓晨道:“怎么可能呢?咱们撤退的时候,先放火烧城,这样就可以挡住大批的兽群了,就可以退了,以前廉大哥就是这么做的。”

魏晓晨很得意,以为‘玉’霄没有想到这点,故意的提醒,也好称赞自己丈夫的聪明。

其实,‘玉’霄那里能想不到这个,只是他不这么做。

‘玉’霄冷笑道:“廉政这么做太愚蠢了,九位师傅,你们要退的话,不要烧城,就开开城‘门’在北杀出去,什么都不要管,直接退就好了。”

魏晓晨失声道:“啊……你有‘毛’病啊?几十万的百姓都还没退完,你这么撤退,那魔兽杀上来怎么办?百姓不都遭殃了?”

曲天赋也道:“是啊,霄儿,这么做不妥吧?”

‘玉’霄微笑道:“我就故意这么做的。”

“那百姓呢?他们怎么办?”

‘玉’霄道:“很简单,‘腿’快的逃得‘性’命,‘腿’慢的就死,这还不简单吗?”

‘玉’霄一席话,气的众人简直都要吐血了,就连他的六个妻子都气坏了,那有人这么做的,这简直就是故意的让百姓去送死。

‘玉’蝶皱眉道:“霄弟,你脑筋有‘毛’病?你这么做,那这些百姓不都完了吗?”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