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4章 秘密4

第二百八十四章 秘密4

卓悠悠道:“对啊!这些百姓不死伤大半,也差不多!”

魏晓晨道:“你这么做,不太缺德了?”

‘玉’霄冷笑道:“我就是要借助群兽的手,除掉一些老弱病残,这样,咱们才能活下去,若按你们那样,咱们不用打,就都死绝了!”

曲仙儿道:“拜托!你这是什么逻辑?”

‘玉’霄道:“你们自己看,这两国的百姓,没有五十万,也有三十万,这要掩护他们什么时候?难道为了这些百姓,就将‘精’兵全都葬送掉?还有,粮草都烧光了,吃什么?难道只凭着天帝山那点粮食?那点粮食,不用一天就能吃个干干净净,咱们为了这些百姓,却葬送了二十万的‘精’兵,到时候,这些累赘,不但还要死,而且还要拖累咱们一起死!魔域的妖魔,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其实,以他们的势力,很快能破城,但他们却不会破,只会派一些小妖魔去送死,这样做的好处,就是让这些死去的动物做粮食,动物们没有粮食吃什么?当然需要吃尸体,吃死去的动物了,这就叫牺牲一部分不厉害的,让这部分死尸去充当厉害群兽的口粮,顺便耗损我们的‘精’兵,烧光我们的粮食,让那些百姓都活下去,活活的吃光我们的东西,这样,人家不用打,活活的就能拖死咱们,你以为廉政谨守关隘有功?其实,按理我该将他斩首,因为他太愚蠢了,害的大约十几万‘精’兵葬送在守城中!”

众人简直都听傻了,因为‘玉’霄的思维太奇怪了,不过,他说的还真有道理。〖完美世界无弹窗阅读text_〗.:。

魔域派遣那些无关紧要的小妖攻城,的确是达到了两个目的,一个当然解决了口粮问题,死去的动物正好被吃掉,解决了吃饭的问题,加上死去人类尸体,那足够这群兽吃半个月不成问题了。

第二,正好也耗损了人类的‘精’兵良将,也的确如此,为了掩护百姓撤退,守城死去的‘精’兵已经不下十万了!

还有一点,这么多难民聚在一起,一天该吃多少东西?那简直能拖垮‘玉’霄等人了。

而炎黄二国不过就百万人口,大约有‘精’兵二十多万,这一战就死去了十几万,‘精’兵的确耗损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了百姓,再若是这么守下去,不用别人打,饿都能饿死了,加上这么多难民,当然要吃饭了,可是粮食基本都被烧光了,吃什么?难道吃人吗?

‘玉’霄这么做,其实就是牺牲那些老弱病残,留下‘精’壮的保存实力,不过,这么做,的确是太残忍了。

魏晓晨听傻了,‘玉’霄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不会考虑什么仁慈不仁慈,不会管他什么百姓不百姓的,死了,死了活该。

魏晓晨皱眉道:“那按你这么说,那些百姓不就全死了吗?这才退了三十里,兽群一个冲锋就会追到的,咱们怎么能这么残忍呢?”

‘玉’霄叹道:“战争就是这么残酷,还有,这一次战斗,乃是生死存亡之战,就算救了这些百姓,他们也活不了几天,饿也要饿死他们,动物可以吃自己的同伴,人可以吃人‘肉’吗?还有,为了保护他们,却葬送了咱们的主力‘精’兵,如何打下去?这就叫牺牲小我,而成全大我,为了咱们人类能存活下去,只有牺牲一部分人了,这也是在所难免的,反正,人都是要死的,早死晚死,又有什么区别?”

楚桂儿嗔道:“你这什么逻辑啊?难道人都是要死的,就让他们死吗?”

‘玉’霄缓缓道:“咱们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了,就算拼尽了‘精’兵掩护他们逃到了山上去,不出三天,他们饿也饿死,咱们的‘精’锐都死了,照样守不住山,这样,兽群破山,他们依旧要死,就算现在救了他们,无非是让他们多活三五日,这跟今日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所有人都纷纷摇头叹息,因为‘玉’霄的道理虽然对,可是不管百姓,任凭百姓被兽群吞噬,这真的是太残忍了。

雪紫儿叹道:“霄大哥,你……你再想想别的办法吧,这样……实在是太残忍了。”

‘玉’霄冷笑道:“残忍?这世上什么不残忍?我问你们,神仙为了让我拯救人类,故意的牺牲我们傲人族,这难道不算残忍?神仙一定会说,这就叫牺牲小我而成全大我,牺牲我傲人族一百多条最有骨气的人,却去拯救几千万没有骨气的人类!这难道不残忍吗?我问你们,这对我们傲人族的人公平吗?”

所有人都低下了头,因为为了让他来学道拯救人类,命运的确是非要傲人族灭亡不可,这的确对傲人族不公平,但为了拯救人类,牺牲一百多有骨气的,救几千万没有骨气的人类,在数量上,这就叫牺牲小我而成全大我,也没有人说不对。

‘玉’霄十分的震怒,冷笑道:“既然上天牺牲了我们傲人族,为的是让人类生存下去,那就是我说了算,既然我们傲人族这么有骨气的人可以牺牲,那他们这些没有骨气的人为什么不能牺牲?你们说要救,那我问你们,粮食烧光了,吃什么?三四十万的百姓都上了天帝山,妖魔围住不打,一天粮食就吃没了,三天后,又该吃什么?难道人吃人吗?我问你们,吃什么?是不是人吃人?是不是?你们给我想个办法!”

众人被问的哑口无言,无言以对,因为粮食真吃没了,真的就没吃的了,三四十万的难民,一天吃多少东西?就算一人背着一袋粮食逃出来,都不够吃一天的,都吃光了,吃什么呢?兽群可以吃死去的同伴,人呢?人难道吃死去的人吗?

假如那样的话,还不如让人被动物吃了,最起码不用出现人吃人的惨剧!

‘玉’霄问的大家哑口无言,又接着道:“这些人死了,有很多好处,他们被兽群追上,迫于无奈,跟兽群拼命,那定然可以耗损一部分兽群,拼死一部分,总算没有白白的牺牲,还有,大部分人都死了,负担也就小了,咱们留下‘精’兵,还可以一拼,还有,他们来不及上山,可以往别处逃命,这样,就剩下了很多粮食,少了很多的累赘,为了能让人类生存下去,不让人类绝种,只有牺牲他们,保住一少部分人了,只有这样,才能跟兽群坚持下去,这个道理,你们好好的想想,不过,现在时间不多了,若不当机立断,死的就是我们了,我们死了,百姓也会死,那大家就全完了,你们若没有好主意,就按我说的办,若不听我的话,不服从我管,那我现在就他娘的拍拍屁股走人,人类爱死不死,跟我无关,反正我们傲人族都完了,死的又不是我傲人族的子民,死了也活该!我问你们,你们听不听我调遣?”

众人纷纷长叹,‘玉’霄解释了一番,他们算是明白了,不过,这样做,的确是太残忍了,这简直就是故意让这些百姓去送死,当真是有点太缺德了。

这种事,廉政是做不出来的,廉政的做法是,即使拼了‘xing’命,即使全军覆没,也要掩护百姓逃命,他一切是为了百姓。

可是‘玉’霄却不同,‘玉’霄却是让大部分‘精’兵逃命,百姓的生死,根本不管,让百姓自生自灭,其目的,就是为了胜!

虽然‘玉’霄做的过分,可是‘玉’霄做的却没错,虽然廉政做的对,可是却做错了。

因为他这么做,把‘精’兵都耗损光了,最后,百姓没有人保护,还是会死,救的了一时,救不了一世,最后的结果是全都完蛋。

而‘玉’霄这么做,是保住主力‘精’兵,借助兽群,除掉多余的累赘,顺便让这些人战死,再杀一些兽群,正好两全其美,虽然缺德点,但做的却是对的。

曲天赋漠然长叹,因为‘玉’霄虽然太过分,但你不能说他做的不对,当人类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牺牲一部分人,的确是在所难免。

就算不牺牲,按‘玉’霄所说,这么多难民,的确能一天的功夫把粮食都吃光了,等吃完了东西,那就只有饿着肚子等死了。

‘玉’蝶流着泪哽咽着道:“这……这也太残忍了……”

‘玉’霄轻轻的替她拭去珠泪,喃喃道:“战争就是如此的残忍,是不能‘妇’人之仁的,其实,廉政一开始就做错了,妖魔来了,应该每个士兵背着一袋粮食,弃城而逃,退到山上御敌,这样,就可以保住‘精’锐了,他这么一做,为了救一些所谓的百姓,却牺牲了十几万的‘精’兵,唉……我若不回来,明日天帝山就完蛋了,也许等不到明日……”

不过,‘玉’霄却不怪廉政,因为廉政的心是好的,也是为了救人。

众人纷纷叹息,但还能做什么?难道真的按‘玉’霄说的,为了让那些百姓多活三五日,却要将所有的‘精’兵搭进去?

那三五日后呢?‘精’兵都死绝了,谁来保护他们?他们不还是要死吗?

众人再也没有了异议,因为他们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也许,只有‘玉’霄的主意可行,这种牺牲一部分人,才能保住一部分吧。

能牺牲一些老弱病残弱者,保住一些‘精’兵占据有利地势守山,的确是一条妙计。

那时候还没有刘玄德携民渡江的事,刘备的‘妇’人之仁,不但将自己的军队彻底毁掉,而且,保护的那些百姓,也都无一幸免的遇难了,这就是‘妇’人之仁了。

现在的情况一个道理,甚至比那个还要严峻。

‘玉’霄正‘se’道:“好了,我解释的很清楚了,你们听我的,就按我说的办,不听我的,后果自负,我敢打赌,不用明天,今晚就可以全军覆没,被兽群夷为平地,没有了兵,就算你们的道术再高,也无法抵御了,究竟怎么办,你们自己拿主意吧。”

曲天赋长叹一声,流着泪道:“也许,你说的对,好吧,就按你说的办。”

‘玉’霄微笑道:“这就对了,你们九个立刻去支援,不得有误,记住,不要烧城,就让兽群来追,追来的时候,你们只管逃命,不用管百姓的死活,跑的慢的百姓,自然就会拼命了,就能拖住兽群了,你们就可以安全的到了,行动吧!”

九子纷纷叹息着,各自御剑去了黄城。

‘玉’霄看了看四周,沉声道:“原信智、应刑、谢雨霏听令,我命你们三率领着剩余的人,带着所有的‘精’兵,一边撤退,一边将这附近的房屋拆毁,将附近的柴草‘乱’撒在四处,在房屋顶上,浇上鱼油,然后撤退,不得有误!”

谢雨霏问道:“这……这是做什么?”

‘玉’霄冷笑道:“我不会让百姓白白牺牲的,不用多问,按我所说的做,将易燃之物‘乱’扔,树林中也扔一些,房屋浇上鱼油,然后你们就撤退,退到嘲风峰和蒲牢峰,将一部分兵扎在山峰山,将一部分在了两峰zhijian山谷中扎营,退后十里堵死去路,做好防御,至于百姓不管他,按我的要求做就是了!”

楚桂儿道:“你……你难道要用火攻?”

‘玉’霄捏捏桂儿的脸蛋,悠然笑道:“小宝贝,还是你聪明,我这叫‘诱’敌深入,然后在两座山峰zhijian,设好防御,将兽群挡住,等到了晚上,放一把大火,将失去的城和附近的村舍房屋树林,一起点燃,火烧百里,将大批的兽群都给烧死,所以,那些百姓的死,并不是没有代价,因为我会给他们报仇的。”

楚桂儿由衷佩服丈夫的聪明,因为这一招实在是太高明了。

原信智等人躬身答应一声,虽然这么做残忍,但也不得不说‘玉’霄的计策很妙。

‘玉’霄沉声道:“记住,按我的要求做,速度要快,我只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后,我就会退兵了,大队人马就会逃命了,兽群也就追杀上来了,顶多你们就半个时辰的时间准备,速去准备,集合所有的‘精’壮兵丁,按我说的做,至于载重东西,锣鼓帐篷,都不必管了,都丢了。”

‘玉’霄安排停当,道:“好了,咱们这些人去炎城,准备退兵吧。”

‘玉’霄刚要走,楚桂儿拉着‘玉’霄的手,指了指禅弥和禅勒两个和尚,低声道:“霄哥哥,你忘了一件事。”

‘玉’霄恍然大悟,微笑着拍拍禅弥和禅勒的肩头,笑道:“二位师兄,你们俩回山吧,我要恭喜二位师兄了,真是天大的喜事。”

禅弥挠挠头道:“喜事?什么喜事?”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