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4章 秘密5

第二百八十四章 秘密5

‘玉’霄道:“你们回山去找你们的师傅,见到你们的师傅,你们就知道什么事了,唉,不过却是一喜一悲,快回去吧。。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岳盈啜泣道:“小师弟,我也要回去,我要将二师姐的尸体带回山去。”

雪紫儿听的清楚,心就是一颤,失声道:“谁……谁的尸体?”

岳盈哇的一声哭了,抱着大师姐呜呜的哭道:“是二师姐的尸体,二师姐不幸死了,尸体就在林中。”

雪紫儿就觉得眼前一‘花’,陈莺那是她的师妹,她们师姐妹五个,都亲如姐妹,尤其是陈莺,人送外号出谷黄莺,能歌善舞,生‘性’温柔,很有人缘,听到二师妹不幸惨死,雪紫儿也哭了。

雪紫儿颤声道:“快带我去看。”

‘玉’霄等人在后跟着,岳盈头前带路,一直到了林中,找到了陈莺的尸体,陈莺早死多时了,尸体都已经僵硬了。

雪紫儿抱着师妹的尸体呜呜的哭了起来,哭罢多时,雪紫儿擦了擦泪水,沉声道:“是谁杀的二师妹?”

岳盈啜泣道:“是……是一个用虎尾三节棍的怪物,还有一个总摇着头,满头金黄头发的怪物,是两个大魔头。”

雪紫儿仔细的想了想,咬着牙道:“一定是魔域三圣‘女’的两个弟子,九头狮子‘精’姚百和白虎‘精’林霸!我问你,那个金黄‘色’‘毛’的怪物,用的是不是一把……”

雪紫儿见过这俩怪物,当然了解内情了,岳盈却是第一次见到,只顾着厮杀了,也没问姓名。

岳盈详细的说了说,雪紫儿怒道:“正是那俩畜生!我定然将这两畜生碎尸万段,替二师妹报仇!”

‘玉’蝶叹道:“妹妹,人死不能复生,还是不要太伤心了,咱们只要记住这仇恨,日后报仇就是。”

雪紫儿比较坚强,擦干了泪水,握着师妹的手,轻轻道:“好妹妹,你放心,姐姐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玉’霄叹道:“好了,不要伤心了,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咱们还是赶路要紧。”

雪紫儿站起身来,叮嘱道:“小师妹,将二师妹的尸体好好的带回去,‘交’给你了,我要到城中去。”

岳盈答应一声,抱着师姐的尸体,跟两个和尚一起往天帝山飞去。

这就是亲传弟子和普通弟子的区别,普通弟子死了,没人管,兽群一走一过,就化为枯骨了,可是亲传弟子,却有人搭理,最起码能落得一个全尸。

‘玉’霄等人往炎城飞去,一行人追随着,很快的就消失在云雾中。

原信智望着‘玉’霄离去的背影,叹道:“唉……此人究竟是人,还是魔?有时候,他做的事实在是太狠毒了。”

谢雨霏苦苦一笑,挽着未婚夫的手,柔声道:“算了,咱们还是听他的,也只有他这种狠毒的人,才能对付的了妖魔,假如都跟咱们这样的心慈,根本不是兽群的对手。”

原信智苦苦一笑,道:“是啊,也许他做的对,看来,他不愧是拯救人类的救世主,也许,他真的是人类的救星,走吧,行动吧。”

这一次,大家不再保护百姓了,也不用管粮草了,因为粮草几乎都被烧光了。

原信智等人叹息了一声,望着一望无际的难民百姓,不仅泪如雨下,很快的,这些人就会都死了,因为兵这一退,兽群追杀上来,‘玉’霄又不让保护,这些百姓又这么多,不被兽群咬死那就是怪事了。

也许,这路上二十多万的难民差不多都要报销在此处了。

‘玉’霄这一招太缺德了,也的确有点太过分了,但为了保存实力,只有这么做,这就叫牺牲小我,成全大我了,神仙就是这么做的,就是为了‘逼’‘玉’霄修道才这么做的,神佛这么缺德可以,他这么做,就不行吗?他这么做,是为了让人类别绝种,又有什么错。

‘玉’霄等一行人到了炎城,炎城的攻守战打的正‘激’烈!

这一场人和兽群之战,是异常的惨烈!

廉政拼死命的守城,下了死命令,人在城在,城破人亡,不许后退一步,那怕全都死绝了,也不准逃!

这些兵无可奈何,虽然知道必死无疑,但除了战死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而且,身后就是他们的亲人,那些老弱病残多半是他们的家人,扼守城池,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亲人,所以,他们也甘心牺牲。

廉政一见‘玉’霄到了,真是欣喜若狂,他可不知道,‘玉’霄的坏主意。

‘玉’霄了解廉政的为人,知道此人太过正直,若知道这么做的话,是不会同意的,‘玉’霄对着魏晓晨使了个眼‘色’,让魏晓晨配合点。

‘玉’霄道:“廉大哥,你辛苦了,这里‘交’给我了,你先回山,听说你两天两夜都没睡觉了,山中空虚,你先回山驻守,这里‘交’给我了,去吧。”

廉政摇摇头道:“不用,这里形势危机,我怎么能走呢?”

‘玉’霄笑道:“我来了,就安全了,快回去吧,山里也空虚了,你先回去驻守。”

魏晓晨道:“是啊,廉大哥,咱们先走吧,这里‘交’给‘玉’霄了,咱们回去,也好准备好防御,有‘玉’霄在,你怕什么呢?走吧。”

廉政也真累了,只好点头道:“好吧,霄弟,一定要坚持下去,守到了明天早上,百姓差不多就可退走了。”

‘玉’霄心中好笑,心道:“守到明天早上?神经病,你丫的,按你这么做,那这点人马就都完了,那以后还打个屁,等把你骗走了,我这就率领大家一起逃命,管他娘的城不城,百姓不百姓的。”

但‘玉’霄心中这么想,嘴上却不这么说,而是一本正经,大义凌然的道:“放心吧,有我在,别说守到明天,守三天都不成问题的,你赶紧回山休息去吧,山中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去吧。”

魏晓晨差点笑了,但不敢笑,因为‘玉’霄‘交’代过,让将廉政骗走,否则,这人太过固执,若知道这么做的话,那是宁愿战死在城中,也不会离开的。

几个姑娘都不敢笑,但看到‘玉’霄一本正经的模样,是真想笑。

幸好,这里打的正‘激’烈,所有的姑娘都忙着守城,也就不管了。

廉政以为‘玉’霄来了,是万无一失了,带了这么多高手来,那还怕什么,所以,他还真放了心,而且真累坏了,‘玉’霄让他守山去,那也是一项重任,所以,廉政点头同意,骑上了吉量马,跟妻子一起离开了城,往天帝山囚牛峰飞去。

廉政再三叮嘱‘玉’霄,‘玉’霄一一答应着,催他赶紧回山,廉政不知是计,又在魏晓晨的劝说下,跟妻子一同走了。

廉政骑着灵兽走了,曲仙儿三姐妹这才一个个吃吃的捂着嘴笑成了一团。

曲仙儿咯咯笑道:“你呀,真是坏透了,跟真事一样,真是笑死人了。”

洪袖儿吃吃笑道:“我差点就忍不住笑了。”

楚桂儿道:“可不是,廉大哥就是个大傻瓜。”

‘玉’霄嘻嘻笑道:“此人就是太过正直,唉,其实我真不该派他做主帅的,看看,白白葬送了十几万的‘精’兵,害的现在多被动。”

楚桂儿道:“那按你的意思,兽群来了,直接就率领兵逃命?”

‘玉’霄微笑道:“那是当然了,兽群来了,就弃城走,一个兵背着一袋粮食,逃之夭夭,将百姓丢给他们吃就是了。”

“啊,呸!”三个姑娘气的对着‘玉’霄狠狠啐了一口。

曲仙儿拍着‘玉’霄的心口,道:“你的良心都叫狗吃了?”

洪袖儿用手指点着‘玉’霄的额头道:“你也太缺德了!简直缺了八辈子的德啦!”

楚桂儿拧着‘玉’霄的耳朵,道:“世上最无耻的人就是你了,这真不是一般的缺德!”

‘玉’霄气道:“‘奶’‘奶’个熊,老子他娘的是为了你们好,假如‘精’兵都他娘的为了守城都完蛋了,那还打个屁?兽群再攻山,一走一过,就完蛋了,就算你们都有道术本事,你们能是这么多兽群的对手?能杀的完这么多兽群?难道咱们拼命,那些百姓就没有拼命的义务吗?难道只允许咱们牺牲,他们就不必牺牲吗?现在这种时候,任谁都要牺牲,他娘的,就好像这世上就我最卑鄙无耻似的,你们他娘的伟大,好吧,那你们守城吧,我看你们怎么死的,我看你们能救了那些百姓不。”

三个姑娘一看‘玉’霄真生气了,也不敢多说什么了,本来人家‘玉’霄就是为了大家好,若不这么做,等会‘精’兵耗损光了,一样守不住城,群兽照样会杀进来,那时候,不但守不住城,恐怕就算是山都守不住了,到时候,跟‘玉’霄说的一样,百姓依旧是死的份,而且,这么一来,‘精’兵都死绝了,没有指挥的兵了,只有他们这三四十个修道高手,那又有什么用?自己逃命行,还是救不了大家。

楚桂儿嘿嘿陪着笑脸,给‘玉’霄顺着‘胸’口,嘻嘻笑道:“我们错啦还不行嘛,又不是不听你的,好好好,你伟大行了吧。”

曲仙儿道:“对对对,你最伟大。”

洪袖儿嘟囔着道:“是真的太伟大了,把所有的百姓都送给兽群做点心吃,真伟大。”

‘玉’霄气道:“说什么呢?”

洪袖儿嘿嘿笑道:“没有,夸你足智多谋呢。”

三个姑娘也很有趣,左一句,右一句,就夸赞起‘玉’霄来了。

‘玉’霄这个笑,摇摇头道:“得啦得啦,我也不需要别人夸我,赶紧准备撤兵了,先守一炷香的时间,别废话了。”

兽群的猛攻依旧不停,但不见魔域的魔头,只有兽群攻城,昆虫,飞蛾,蝙蝠,跳蚤,蝗虫等等,群兽不停的攻着,死一堆冲上来一堆……

‘玉’霄亲自指挥着众人守城,足足守了一炷香的功夫,一看差不多了,‘玉’霄用千里传音之术高声道:“弟兄们,城不守了,大家撤退,赶紧逃命啊,大开北‘门’,快逃呀!”

所有的兵几乎都怀疑听错了,这命令太怪了,就算逃命弃城,那也不能这么就走,也该将城烧了,用火来挡住兽群才对。

可‘玉’霄不管这个,就这么叫大家开‘门’就逃,真是莫名其妙。

石力问道:“小师弟,就算要弃城,是不是烧城呢?”

‘玉’霄骂道:“废话,都逃命了,还管城做什么?什么也不做,就是撒丫子逃命,大家比比看谁逃的快,逃的慢的,死了我可不管,赶紧开城,对不起了各位,我先逃命了。”

‘玉’霄说罢率领着自己的妻子各自御剑就逃,飞到了北城,让开开了城‘门’,让所有的兵都逃命。

华楼等人正在其他的方位守城,一听‘玉’霄千里传音的命令,再看守南城的兵‘乱’了,四散而逃,都不仅大吃一惊,这究竟怎么回事?

华楼、禅悟、冷凝都飞来询问,‘玉’霄不管别的,只叫逃命,这些弟子不敢不听,而且,官兵都‘乱’了,都纷纷的逃命,也没人守城了。

这主帅逃命了,官兵还守什么,这一来倒好,城中约有四万的兵不比别的,开始比开了谁跑的快了。

没有了守城兵的抵挡,兽群很快的冲进了城中,但城已经成了空的了。

兽群紧随其后,就在后追杀。

单说逃命的百姓,提老携幼,推车的,挑担子的,浩浩‘荡’‘荡’的难民,半天多的功夫,才走了三十多里地,就在这时,城破了,无数的兵‘潮’水一般的逃亡,这些兵都是年轻力壮的,一阵奔逃,就越过了百姓了。

无数的百姓还不知怎么回事,再回头观看,只见官兵身后一里多地乌压压的追杀来了一群又一群的兽群……

“我的娘啊!”无数的百姓骇的心惊胆裂,撒‘腿’就逃,东西也不要了,金银细软也丢了,车也翻了,担子也丢了,孩子哭,大人叫,顿时哀鸿遍野……

兽群很快的就追上了百姓,立刻,百姓就跟兽群拼杀在一起……

这一来倒好,一路之上到处都是惨嚎声,到处都是无可奈何拼命的百姓……

‘玉’霄等人飞在空中,见到如此惨状,真是惨不忍睹。

数十个修道弟子都呜呜的哭了,这叫什么事,这不是把百姓们都卖了吗?

这一招也太缺德了,真是太‘阴’损了。

其实,‘玉’霄心中也不是滋味,但不这么做,那就全完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