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5章 火海1

第二百八十五章 火海1

兽群一路的追杀,直接追出了一百里地,追杀到了‘玉’霄提前‘射’好的埋伏中,到了两山夹一谷的要路上。

立刻,守山的人‘乱’石一阵‘乱’砸,几乎都将整个山谷填死了,总算是堵住了‘潮’水一般的兽群。

可叹三十几万的逃难百姓,几乎被兽群给咬死了一多半,‘腿’快的,逃了‘xing’命,但进不了山了,往其余的地方逃去,‘腿’慢的,就死在了群兽嘴里……

兽群攻到了山口被挡住,这时,天也就要黄昏了。

七大魔圣、三大圣‘女’和九大巫尊听到了消息,忽然见到自己的兽群不受控制了,势如破竹的追杀人类,不仅大吃一惊。

赶紧派手下打探,这才知道,炎黄二城破了,群兽破了城。

可把这些魔头惊坏了,这怎么可能?

他们都知道‘玉’霄等人都回来了,有了援兵,如何反而这么轻易的被破了城?

这会不会是一计呢?

元真赶紧命猛攻三座山峰不下的兽群退后五里地,暂时的停下进攻。

众妖魔不解其意,元真叹道:“我们的计策被识破了,唉,凌‘玉’霄此人狡诈‘yin’险,是咱们的对手,他这是故意让咱们去追杀,好借助咱们的力量除掉那些百姓,否则,这些落难的百姓就会吃光他们的粮食,就会拖死他们,这小子已经识破了咱们的计策。”

狐媚儿苦笑道:“我就知道这小子一来,什么计策都瞒不过他。”

原来,‘玉’霄一点都没猜错,妖魔仅是用了一部分不重要的动物去送死,耗损炎黄二国的‘精’兵良将,然后派遣奇兵从天而降,去烧粮,然后让廉政等人为了掩护百姓逃命不得不拼命守城,这样就能拖死众人了,可以做到不战而胜了。

但‘玉’霄一来,就识破了这计策,故意的让他们破城来追杀,借着兽群的手除掉了多余的老弱病残,保住‘精’兵,可以说做的很妙。

元真一拍大‘腿’道:“嗨!这小子比咱们还狠毒,下一步该怎么办?”

狐媚儿冷笑道:“只可惜他来晚了,就算是死了一大批百姓,可还有一些,也够他们受的了,不出三天,就会断粮的,咱们不妨按兵不动,就让那些难民逃回山去。”

巫姑道:“而且,他手下的‘精’兵耗损的差不多了,顶多还有六七万人罢了,咱们的实力,明日一阵冲锋,就可打到山脚下,他来的太迟了。”

元真道:“不错,天也黑了,也不好进攻了,不如就休息一夜也好,以免中了这小畜生的诡计,我看,咱们先别攻了,调集后兵,等明日天亮再攻也不迟。”

这些妖魔商议着,最后达成了一致,将主力兽群,也就是最厉害的兽群,都停在了炎黄二国的城中,海中的妖魔,停在水里待命,而其余的兽群,就原地休息,等待命令。

这兽群也太多了,有几百万之多的动物,幸好,这里的食物够多,到处都是死尸,有人类的,也有动物的,动物可不管那些,不管是人类的还是动物的,都当作点心来吃。

炎黄二城离着‘玉’霄所布守的山峰约有百里的路程,这百里的范围内,已经到处都是兽群了,密密麻麻的,已经布满了百里范围。

一场惨烈的厮杀较量暂时的结束了……

但这只是暂时的,更加惨烈的厮杀还在后面。

百里范围内,到处都是死尸,到处都是残骸,也到处都是飞禽猛兽了……

当然,也到处都是‘乱’草干柴!

‘yin’霾的天空下,到处都是血淋淋的场面,这里,好像就是地狱一般,这里就是地狱,血淋淋的地狱!

这个大地其实就是地狱,是每一条生命的地狱!

因为在这世间的动物始终都在彼此的伤害着,每一刻,每一秒,这种血淋淋的景象都在上演,这就是这世界的本来面目。

这不是地狱是什么?地狱都没有这个世界可怕!

一望无际的都是狰狞恐怖的野兽,这些野兽都趴在了草堆中休息。

乌压压的,漫山遍野,也不知魔域大军究竟有多少。

在这些野兽的脚下,全是血淋淋的骨骸!

有人类的,也有动物的,血淋淋的残骸,白森森的枯骨,到处都是血淋淋的……

受难的百姓死了足有二三十万,百里沿途上都是百姓的骨骸,有的野兽正叼着血淋淋的大‘腿’啃噬着,有的还玩着人类血淋淋的人头,有的正吞噬着死者的肠子……

这二三十万的遇难者都成了动物们的糕点,都成了动物们的美餐了。

它们不用吃熟的,它们喜欢吃生的,生吞活剥,将血‘肉’吞噬的一干二净。

人类生吃活剥动物的时候,可曾想到有今天这个报应?

在三座山峰顶上驻守的兵和修道者都不忍再看,这场面真是太可怖了,也太凄惨了。

生命都是自‘私’的,在人类的眼中,若是如此的吃动物的‘肉’,那是正常的,不能说是残忍,但一旦事情掉了个,换成动物在吃人类的‘肉’,那人类就觉得残忍了,动物都可杀不可留了,罪不容恕了。

岂不知,动物也是生命,它们本身也不想被人类吃掉,难道只允许人类残杀动物,就不允许动物吃人吗?

这算什么道理?这公平吗?

所以,这世界没有公道和天理,只有强权没有天理和公道,适者生存,强者为霸,永远都是真理!

‘玉’霄被人恨透了,因为就是他下的这种惨无人道的不抵抗命令,才害的生灵涂炭,几十万的生命化为枯骨!

其实,这不抵抗‘玉’霄不过才退兵百里,比起后世民族英雄张学良的不抵抗退兵三千里强多了。

不过,那时的‘玉’霄可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比他不抵抗还牛比的人物,更不知道,人家的不抵抗,照样能做民族英雄。

‘玉’霄心中也不是滋味,也没有了过去的玩笑,在中军帐内长吁短叹,因为他这是不得已,除了这么做之外,再也没有办法了。

这一点‘精’兵,万不能葬送在无意义的守城中,就算守上两天,早晚城还是要破,人还是要死,早死晚死,不过就差个几天罢了,也没太大的区别。

若是为了守城都死绝了,那一切都玩完了,还有那些落难的百姓,假如都活下去,只是吃饭问题就解决不了,最后,不但都会饿死,而且还拖累了大家,还不如就让他们这么跟兽群拼个同归于尽得了。

虽然解决了二十多万的难民,但依旧还有十余万的难民,这十余万的难民,吃饭的问题还是一件头痛的事,‘玉’霄正在想办法,怎么让这十余万的百姓也都死了得了。

这若是其余人知道他正在想这主意,简直能被他活活的气死!

上天安排他来救人类的,而不是毁灭人类的,他这么做,岂不是毁灭人类?这那是救人?

但生命的存在,本就是建立在被毁灭的生命上,每一条生命都在伤害着别的生命才能活下去,不毁灭一些生命,又如何能活下去呢?

就算打败了兽群,可这几十万的难民该怎么办?

天寒地冻的,粮食都烧光了,该吃什么,几十万的难民都需要吃饭,都需要张开嘴吧吃饭,这么多要吃饭的生命,一天该吃多少,这些粮食谁来解决?

这么多难民,以初具规模的炎黄二国根本供养不起,不用十几天,就都活活的饿死了,就算打败兽群,也等于败了。

所以,最关键的就是粮食,这就是‘玉’霄没走之前之所以让将粮食大批的运到山上去的缘故了,又派重兵守把,就是很重视粮食的问题。

可他走了后,余下的人将问题看简单化了,他们只注重百姓的生命,却忘记了生命活下去需要吃东西,结果,守把粮草的兵撤走了不少,押运粮草的兵和高手太少,而保护百姓的兵和高手却太多,致使粮草几乎都被烧毁了,所以,现在的局势很严峻。

‘玉’霄有心怪廉政、尹宫和岳商,但想想,也不能完全怪他们,毕竟,他们是为了救人,所以,‘玉’霄也就不指责了。

但这种行为就叫好心做坏事,不但救不了百姓,而且还会‘弄’的形势更糟,像这种形势,若是‘玉’霄指挥的话,就会命‘精’兵一人扛着一袋粮食逃命,逃到山上去,借助山高险峻的优势固守,如此可减少伤亡,又可保住粮草。

至于百姓,那就让他们自己逃命,‘腿’快的,能逃得‘xing’命,‘腿’慢的,只能牺牲,这是无可奈何的。

兵将不是百姓的保姆,总不能为了他们,都给牺牲了,若都给牺牲了,你百姓到时候撒‘腿’就跑了,可是这些修道者还要继续拼命,但没有兵,没有将,如何守住呢?至于百姓,肯听调遣吗?

所以,保住‘精’锐兵将,比保住百姓的命要重要。

因为他们这些修道者若是成了光杆司令,就会被兽群全歼了,那他们这些修道者都死绝了,那人类就只有被灭绝的份了,因为没有了他们这些修道者对付妖魔,百姓犹如一盘散沙,根本不堪一击。

这就是弃车保帅的策略,可是,很多人都不理解‘玉’霄,都觉得‘玉’霄心肠太狠毒,根本没有良心。

就连‘玉’霄的六个妻子见到这个惨状,都恨透了‘玉’霄了,自从到了山中,六个姑娘都不理‘玉’霄,见到‘玉’霄就横眉立目,真想将‘玉’霄好好的打一顿才解气。

天黑了下来,兽群停止了进攻,都撤走了,撤退了五里地,开始享受留在沿途上的美餐点心了,一场人‘肉’大宴就此开始。

‘玉’霄心如刀割一般的难受,他也不去看那惨状,他怕看的多了,就硬不起心肠去做了,假如他硬不起心肠,那就是所有人的末日,所以,他只能不去看,不去想。

‘玉’霄闷闷不乐,更令他心痛的是,很多人都不理解他,暗中都在恨他,就差杀了他,就差骂他了。

‘玉’霄谁也不理,一个人在喝着闷酒,六个姑娘一直瞪着‘玉’霄,心里这个骂。

楚桂儿小声嘟囔着道:“喝喝喝,喝死你,呛死你……”

‘玉’霄假装没听见,继续喝着闷酒,心中却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就听外面有人破口大骂道:“凌‘玉’霄!你给我滚出来,你在那?”

紧接着,大帐的帘子被掀开了,一个英俊但满脸憔悴的年轻人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被‘玉’霄用计骗走的廉政。

廉政回到山,一见山中有这么多高手在,安全的很,根本不必他回来,这么惨烈的大战,怎么好好的让自己回来呢,难道真是为了自己好?

廉政就怀疑开了,但他怎么想也没想到‘玉’霄竟然会玩这么一手,把遇难的几十万百姓都让他们自生自灭,这简直就等于谋杀一样了,这跟做凶手又有什么区别?

廉政一见山中很安全,休息了一阵,立刻就要回来帮着守城,魏晓晨左拦右拦,实在拦不住了,廉政知道有事瞒着自己,追问不止,魏晓晨没有办法,就将‘玉’霄的目地都告诉了廉政。

廉政听完,气的直接背过气去了,差一点被‘玉’霄气死。

他这么辛苦的守城,就是为了拖住时间掩护百姓安全的逃命,往山上逃去,而‘玉’霄竟然放弃抵抗,让兵逃命,让百姓去对付兽群,这简直岂有此理,那样的话,究竟会害死多少百姓?

廉政心挂百姓,如何能不痛心,所以,又急又怒,活活被气死过去了。

魏晓晨赶紧抢救他,廉政醒来就不干了,气的剑眉倒竖,眼角都瞪裂,拔出正气鸿‘蒙’‘yin’阳剑,就要找‘玉’霄来拼命算账。

魏晓晨赶紧拦着,但根本拦不住,魏晓晨急忙跟着而来,一路之上,一边飞一边给廉政解释着,二人到了山谷口,一见远处,都是兽群了,就知道,城池已经失去了。

廉政看到了哀鸿遍野,死了这么多的百姓,简直都要被气死了,他从来没这么生气过,但现在他真的忍不住了。

廉政询问了‘玉’霄在那里,立刻提剑就来质问‘玉’霄。

‘玉’霄就知道廉政若是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来找自己算账的,但‘玉’霄并不怕他,因为不管是比武,还是比什么,他都不会败给廉政,廉政是杀不了他的。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