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5章 火海2

第二百八十五章 火海2

以‘玉’霄现在的本事,完全能打败廉政,就算是九子九‘女’和四大圣僧,也不是他的对手了,所以,‘玉’霄没必要怕廉政,‘玉’霄知道,廉政现在需要的是发泄,否则,定会被气出病来的。:。

‘玉’霄一见廉政到了,将酒葫芦收起来,微笑道:“噢,原来是廉大哥,快请坐,我一个人喝酒怪没意思的,一起喝两杯吧。”

六个姑娘这个气,鼻子都差点被‘玉’霄气歪了,这时候,他还有心情喝酒,人家这是来找他拼命的。

廉政也气坏了,用剑指着‘玉’霄,怒喝道:“凌‘玉’霄!我问你,是不是你下的不抵抗命令,让兵弃城逃走的?”

‘玉’霄笑道:“是呀,正是我,除了我这个天才之外,谁能做的出来。”

廉政恨得简直都咬碎了牙,他一直很敬佩‘玉’霄,也很喜欢‘玉’霄,在心中拿‘玉’霄做亲兄弟看待一般,但今日的事却真气坏他了。

廉政厉声道:“凌‘玉’霄,你还是不是人?你自己出去看看,几十万的百姓就因为你,全都死于群兽中!”

‘玉’霄冷笑道:“你错了,我若是按你的做法的话,不但几十万的百姓最后一样会死,就连我们都会死,人类就此灭绝了,你信不信?”

廉政现在如何能听的进去,厉声道:“你不用解释,这几十万的生灵就是你害死的!”

‘玉’霄悠然笑道:“不错,我就是故意让他们死的,那又如何?我是这里的主帅,我有权怎么指挥,不用你来教我怎么做!”

楚桂儿赶紧掐了‘玉’霄一把,嗔道:“你少说几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曲仙儿叱道:“你给我闭嘴,你还说什么,你还有理了,你诚心的道个歉就是了,你倒成了对的了。”

魏晓晨怕打起来,一见廉政被气的浑身颤抖,赶紧挡在前面,柔声道:“廉哥哥,你别这么生气了,其实,‘玉’霄是迫不得已的,就算掩护这些百姓逃走了,但‘精’兵都死了,粮食也光了,那些百姓最后一样会死的,你只能救他们多活个三两天罢了,你想想,他们早死几天,晚死几天,还不是一样的……”

廉政气的将魏晓晨拽到了一边,厉声道:“你给我滚开,这里没你的事,不用你帮他解释!”

魏晓晨吓的不敢再多说了,因为她要是再多说,‘弄’不好先跟丈夫翻脸了。

雪紫儿叹道:“廉师兄,你不要生气了,‘玉’霄真的是迫不得已,其实,我们也很恨他,但他说的有道理,我们真的已经到了绝境了,除了这么做,真的没办法了。”

‘玉’蝶也道:“是呀,廉师兄,你就别生气了,我让他给你道个歉……”

廉政痛声道:“几十万的生灵啊!几十万啊!他就这么一走了之,将这些人都丢给了兽群,这不等于谋杀?凌‘玉’霄呀,凌‘玉’霄,算我有眼无珠,拿你当英雄,拿你当弟兄,你简直不是人!”

‘玉’霄si毫不怕,悠然笑道:“廉政,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倒来找我了,其实,我这么做不但没有罪,而且有功,还是功德无量的,日后,就可知道我这么做的重大意义了,至于你,算我看错了你,你真是愚蠢极了,我问你,荆楚二城之战,你折损了多少人马?我已经算过了,这两城中,你就将我七万多‘精’兵葬送,还有,炎黄二城之战,你又损失了多少人马?我也算过了,炎城大约损失了四万多人,黄城损失了五万多人,差不多十万‘精’兵!加上押运粮草的,也损失了两万余人,这几处加起来,不过才短短的三天时间,你就给我葬送了约有二十多万的‘精’兵啊!我问你,是保住三十万老弱‘妇’孺的‘xing’命重要,还是保住这二十多万‘精’兵的命重要?现在,你可知道我们还有多少兵?总共不过才七万人了!你自己说说,你犯了多大的罪?”

廉政眼圈红了,因为‘玉’霄指出的这些也的确是因为他的固守,才折损了这些人马,但魔域大军来了,难道不抵抗?

魏晓晨嗔道:“臭‘玉’霄,你给我闭嘴!这怎么能怪廉哥哥呢,这些人都是为了守城战死的,这怎么能一样呢。”

‘玉’霄冷笑道:“怎么不一样,都是死了,不管怎么死的,结果是一样的,又有什么区别?我害了二十多万的百姓,还给大家节省了粮食,可他害死了二十万的‘精’兵,那可是炎黄二国的‘精’锐,这些兵都死了,以后还打个屁呀?我问你,究竟是二十万百姓的命重要,还是‘精’壮兵的‘xing’命重要?假如我不快退兵,就连这六万多的兵都完蛋了,到时候,他娘的,我们就成了光杆元帅了,人家魔域的群兽几百万,你凭着几个人的力量还能救谁?人家兽群,横行直撞,势如破竹,就横推过去,见人就杀,到时候,不但这里的百姓完蛋,炎黄二国的北方,那里的百姓也会遭殃,到时候谁去救他们?还有,没有了吃的,大家都饿死吗?难道人吃人吗?”

廉政泪流满面,他想不通,自己难道真的错了?

难道该学他这样,见到兽群来了,不顾百姓的安危,先逃到山上去,就将这些百姓的‘xing’命都送给兽群吃吗?这也太残忍了,这种事,他一辈子也做不出来。

廉政叹道:“凌‘玉’霄,我不想跟你争辩谁对谁错,你出来,我要跟你决斗!假如你赢了我,我不再管这件事,假如你输了,别怪我无情!”

‘玉’霄哈哈笑道:“好啊,我正要会会你,一直以来,我都没跟你‘交’过手,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本事,来吧,咱们今日就好好的比比。”

廉政冷冷的道:“我在外面等你!”

‘玉’霄笑道:“我这就到。”

曲仙儿失声道:“喂,你俩疯了?都是自己人,比什么啊?”

“就是,不准你去!”

“你就不能跟廉大哥道个歉?”

‘玉’霄推开了几个姑娘,冷笑道:“道歉?胡说八道,我凌‘玉’霄根本就没做错,为何要道歉?都给我滚到一边去,这是我跟他zhijian的事,跟你们‘女’人无关。”

‘玉’霄推开了几个姑娘,迈步走出了大帐,廉政冷冷的道:“跟我来!”

魏晓晨央求道:“廉哥哥,别比了,你打不过他的。”

廉政厉声道:“打不过我也要打,我要替死去的几十万百姓讨个公道!”

廉政御剑腾空而起,往山谷里飞去,落在了一处僻静的山谷中,等待着‘玉’霄。

‘玉’霄毫不示弱,也紧紧的赶了上来。

曲仙儿三姐妹急的直跺脚,赶紧跑去找自己的父亲,去找九子,她们知道,只有九子才能制止二人的决斗了。

二人已经开始决斗了,廉政并不搭话,现在他简直恨透了‘玉’霄了,就算不杀了他,也要好好的教训他出出这口恶气,否则,他真能被活活的气死了。

廉政大吼一声,人剑合一,奔着‘玉’霄就刺去!

‘玉’霄并不招架,而是御剑飞起,避开了这一剑!

“砰!”一声巨响,‘玉’霄身后的一株大树被这一剑给‘洞’穿,轰然倒下!

‘玉’霄也够气人的,嘻嘻笑道:“好厉害,不过,没打着!”

“畜生!”廉政大吼一声,凌空而起,双手握剑,奔着‘玉’霄当头斩落!

空中十几丈长的剑气罩住了‘玉’霄,好厉害的一剑!

‘玉’霄冷笑一声,心道:“难道我会怕你,算了,我若不跟你好好的比比,你也出不来这口气,那我就跟你好好的比比,看谁厉害。”

‘玉’霄不躲不避,一见廉政空中劈来的一剑,一声长啸,迎着剑而去!

‘玉’霄手中的两把剑也‘荡’起层层剑气,两个人就撞在了一起!

半空中,五彩斑斓,剑气四‘射’,‘玉’霄在半空中被廉政压落,直奔石头上落去!

“轰!”又是一声巨响,‘玉’霄脚下的石头都碎成了数块!

无数的碎石一通‘乱’‘射’,将附近的树木都给‘射’断!

‘玉’霄就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道‘潮’水一般的撞来,自己几乎抵挡不住,不由得暗叫一声厉害,心道:“廉政的修为真不错,看来不在我之下呀。”

‘玉’霄双手运力,将廉政的剑架开,凌空飞起,双剑并举,奔廉政当头斩落!

‘玉’霄大吼道:“你也接我一剑!”

廉政那会在乎这个,也大吼一声,迎着‘玉’霄的剑而去!

‘玉’霄双剑落下,正好斩在廉政的剑上,三把剑又是一‘交’,僵持不下,廉政也被在几丈的空中压落到了山头,轰隆一声巨响,廉政双脚踏碎了山上的青石,双脚陷进去一尺多深!

廉政就觉得心口一阵发热,被‘玉’霄震得身子一阵摇晃,差一点就架不住这两把神剑!

廉政也是打心底就服气,暗自称赞道:“凌‘玉’霄当真是好厉害,看来,我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廉政大吼一声,也将‘玉’霄的双剑架开,二人飞来飞去,剑来剑往,叮叮当当的在半空中就拼杀开了!

雪紫儿、‘玉’蝶、卓悠悠和魏晓晨都赶上来了,几个人在附近观战,急的直措手,就见二人都拼了命了,各不相让,打的这个‘激’烈!

四个‘女’子急坏了,二人谁有个三长两短,那都不行,因为这二人都是天帝山的顶梁柱,更是她们的丈夫,谁都不想受伤。

毕竟廉政还是稍逊一筹,‘玉’霄还是比廉政要高,二人眨眼间,就拼了一百招,廉政明显的落了下风了,但廉政根本不在乎,明知道不是‘玉’霄的对手,那怕死在‘玉’霄手中,他也要为死去的几十万生灵讨个公道!

二人各不相让,各显其能,眨眼间打了一百来招,半空中你来我往,斗的正‘激’烈!

就在这时,三个姑娘带着九子也找到了决斗的地方,三个姑娘很聪明,知道除了九子能劝住廉政和‘玉’霄之外,没有人能阻止这场决斗了。

三个姑娘找到了九子,‘玉’霄和廉政早就打了起来,等九子和三个姑娘都到了,二人都拼杀了一百多招了。

廉政这几日疲倦不堪,能挡住‘玉’霄一百招不败,实在是很不易,其实,也是‘玉’霄无心伤他,只是想让他打一阵出出气,若是‘玉’霄想杀了廉政,廉政恐怕这时候已经死了。

但‘玉’霄那能伤了他,大家是师兄弟,而且,他也一直拿廉政当兄弟看待,在关键时刻,‘玉’霄是会留情的。

其实,以廉政的修为和本事,若不跟‘玉’霄硬拼,跟‘玉’霄周旋的话,短时间是不会败的,但他是跟‘玉’霄拼命了,所以,时间不大,就看出谁高谁低了。

这种硬拼的打法,比的就是内力和修为,谁的修为高,谁就能赢,谁的内力深厚,谁就能胜。

魏晓晨一边看一边替廉政担心,因为‘玉’霄实在是太厉害了!

魏晓晨暗暗的道:“臭‘玉’霄怎么越来越厉害,才几天的功夫,好像本事又长了不少,看他的本事,估计就算是师傅他们都不是他的对手了,唉,‘玉’霄真是奇才。”

曲仙儿三姐妹到了,九子也陆续到了,曲仙儿跺脚道:“臭‘玉’霄,别打啦,我爹爹来啦!”

陶天喜倒是高兴,哈哈笑道:“哇,这俩小子难得比比,喂,咱们打个赌吧,我赌我徒弟‘玉’霄胜,你们谁跟我赌呀?”

楚桂儿照着陶天喜的头敲了一下,嗔道:“行啦,胡闹什么?没看到他们在拼命,你还有心情玩?”

曲仙儿道:“就是,真是为老不尊。”

陶天喜皱眉道:“喂,他们又死不了,不过是比比武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洪袖儿道:“别胡闹了,赶紧阻止他们吧!”

曲仙儿道:“爹爹,各位叔叔,你们快去阻止他们,拦住他们啊!”

曲天赋点点头,高声道:“霄儿,政儿,还不快住手!”

曲天赋说罢,跟几个师兄弟一起飞上了半空,在两个爱徒的中间一‘cha’,将二人拦住。

‘玉’霄不用拦,他根本不想打,只是陪廉政玩玩罢了。

六个姑娘将‘玉’霄拽到了一边,这个骂他,那个打他,开始教训‘玉’霄了。

应天生挡住了爱徒,喝道:“政儿,还不住手,都是自己人,为什么自相残杀?”

廉政一见是恩师,那敢无礼,流着泪道:“师傅……我……”f